山東省壽光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李清平被舉報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六日】李清平2008年初始接任壽光公安局國保大隊長,夥同副大隊長郭洪堂迫害當地法輪功學員。僅二零零八年邪黨奧運會前夕,壽光國保大隊及派出所,同一夜晚統一行動破門入室從睡夢中綁架近300名法輪功學員,分別關押在壽光市彈藥庫、青州市看守所、留呂敬老院、聖城大倉敬老院55天之久,直至邪黨奧運會結束;其他法輪功學員,均被沒收身份證、駕駛證,關在本鄉鎮或被24小時監控、簽到。僅二零零八年被證實的就有17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至少有58人被非法勞教。

一、個人信息

中文姓名:李清平
中文姓名拼音:Li,QingPing
性別:男
出生日期:1966年 11月21日
工作單位名稱:山東省壽光市公安局
中國大陸的家庭住址(省、市、縣):山東省壽光市

李清平,男,53歲,山東壽光市人,【身份證號:370723196611211514,目前電話:13606363993】,2008年初始,接任壽光公安局國保大隊長第三任大隊長。

二、迫害事實簡述

1、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二日晚,壽光文家街道後遊村法輪功學員遊會福被壽光市工業區派出所和國保大隊非法抓捕,國保大隊大隊長李清平、副大隊長郭洪堂、工業區派出所所長陳虎等惡警對遊會福刑訊逼供、酷刑折磨,不讓睡覺,拳打腳踢,用腳猛踩大腿,狠踢後背,用手搖電話機電擊,用煙頭燙,逼迫他坐在地面上反銬手銬,用凳子壓住他的雙腳,用力向上提手銬,晚上把他的手腳綁在床腿上,用袋子蒙住頭,逼其站立了數小時,變著花樣折磨了七天七夜後,遊會福被綁架到看守所,國保大隊非法提審期間,他被強制坐在鐵椅子上,一坐就是一兩天甚至更長時間。在非法關押近一年的時間裏,這樣的非法提審多達十次,每一次都戴上手銬腳鐐,幾天不讓睡覺,一困就打耳光,木棍敲,或者拳打腳踢,後背腫痛,手銬把手腕都勒破了皮。因為時間太久,他已經記不清都遭受了多少種迫害手段。最後,遊會福被折磨得身體極度虛弱,站都站不住了。壽光市法院將遊會福非法判刑十二年,二零零九年將遊會福綁架到了山東省監獄。

2、二零零八年五月三日早上六點多,國保大隊郭洪堂帶領劉祝身等四個警察闖進富康製藥廠家屬院孟玉芳家非法抄家,搶走大法書、師父法像、電腦、打印機等私人物品。在綁架孟玉芳時,因孟玉芳不配合,四個警察連拖帶拽強行將孟玉芳從三樓抬下硬塞進警車,在車裏兩個警察一邊一個搧耳光。綁架到鐵路東沿街坊一旅館(國保租的私設的刑訊室),用手銬背銬在椅子上,三天三夜不讓睡覺,李清平親自參與了刑訊。郭洪堂指使劉祝身用木棍打腳心;又用膠皮棍打小腿,小腿呈黑褐色,打的骨肉分離。在看守所一個月,有一天非法提審時給戴上手銬腳鐐押到建橋派出所刑訊,國保警察李效東說:「砸殺你,把你裝在麻袋裏,扔在彌河裏」。逼迫家人交了二萬元。一個月後被非法勞教一年。至今被劉祝身打的腿一直疼,不能走路,生活不能自理由老伴照顧。

3、二零零八年四月一日,郭洪堂、劉祝身等人晚上十點多闖進壽光法輪功學員孫桂珍家,連同丈夫、女婿一同綁架的工業派出所並抄家,晚上一點多才把女婿放回家。丈夫四天後才放回家。孫桂珍遭他們拳打腳踢,用手銬銬著一隻手吊起來(上大掛),手銬嵌在肉裏。到現在還有印跡。劉祝身還狂言:「扒個窩埋了她也沒人敢問」。又在鐵椅子上銬了三天後押送到壽光看守所。迫害一個月後逼家人交一萬元錢才放回家。回家半個月都起不來床。

4、2008年5月2日晚10點左右,富康製藥廠李玉平被壽光國保邪教副隊長郭洪堂為首以斷電欺騙手段闖入家中,綁架,非法抄家一直到半夜一點多,並於當晚把李玉平綁架,同時搶劫走大法書、幾萬元的存摺,字據也不給開。同時被綁架還有李玉平的妻子梁真修。關押到國保邪教大隊酷刑迫害7天,蒙上眼睛亂打、電刑、拳打腳踢、慘無人道的折磨。2008年6月6日強行關押王村非法勞教一年。

5、2008年3月25日,壽光西關村張澤東被壽光市公安局國保邪教大隊郭洪堂為首的惡警們非法闖入家中將其綁架,當天被關押到壽光市看守所,並搶走張澤東家中的一對石麒麟,在看守所遭迫害20天後又被勒索2萬元。張澤東因修煉大法,多年的病都好了。在遭受一次次的騷擾、恐嚇和迫害中,張澤東的病又復發,含冤離開人世。

6、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三日上午11點左右,國保大隊郭洪堂、王萬春等約20名惡警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韓蓮鳳及張照宇夫婦暫住的壽光市台頭鎮某賓館內。惡警們將張照宇當場綁架,韓蓮鳳和張照宇妻子當時走脫(張照宇妻子後來又被綁架)。韓蓮鳳走脫十多分鐘後,在路上被追來的惡警們劫持。惡警們將她雙手反銬關進台頭鎮派出所,國保大隊惡警王萬春問她叫甚麼名字以便進行迫害,韓蓮鳳不告訴他,王萬春氣急敗壞的打她耳光,不知打了幾十下,直到他打累了才肯罷休。當晚八點多鐘,惡警們將韓蓮鳳拉到了壽光市聖城派出所。連續一週給她戴著手銬、腳鐐進行毆打、刑訊逼供,不准她睡覺,給很少的飯吃,有時一天就給一個小饅頭。國保大隊的惡警們不但綁架了遊會福、韓蓮鳳、張照宇夫婦四人(張照宇妻子當時走脫,後來又被綁架),搶走了他們的電腦、打印機、刻錄機、一體機、資料及大量耗材、3000多元的生活費,還搶走了電動車三輛、三輪摩托車一輛。過後,他們的家屬去要車,國保大隊的惡警們堅決不給。

7、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四日下午,壽光市聖城街道十里村趙素紅、趙素燕姐妹倆正在租住的房子裏休息,國保大隊副大隊長郭洪堂帶領國保大隊和工業區派出所的一群惡警們翻牆入院,野蠻綁架了趙氏姐妹,並將她們的錢物搶劫一空。惡警們搶走的有手機、打印機、電腦、刻錄機、大法書籍、現金7000多元,連她倆平日用來做生意的三輪摩托車也一起搶走。他們在抄家的時候,一惡警用手勢示意另一惡警,叫他搜到東西偷著裝在自己的口袋裏,不要說。惡警們把趙氏姐妹倆綁架到了壽光市工業區派出所,家人聽到消息,她們的三姐趙春萍(法輪功學員)前去要人。惡警們不但不放人,還把趙春萍當場綁架,並去抄了她的家。惡警們非法抄完家後,把房子鑰匙也拿走了,因姐妹倆租住的是壽光市文家街道泮曲村法輪功學員黃彩華娘家的房子,黃彩華去派出所要鑰匙,惡警們不給鑰匙,還把黃彩華綁架並抄了她家。

在壽光市工業區派出所,惡警們把趙素紅、趙素燕、趙春萍、黃彩華四人戴上手銬,每人關一間屋,進行非法刑訊逼供,一惡警用力打趙春萍耳光,當時她被打的都聽不見聲音了。惡警們對趙素紅、趙素燕姐妹倆更惡更狠,他們對她倆非打即罵,惡警們用力踢趙素燕的腿、腳、膝蓋等處,把她的腿、腳等處打的青一塊紫一塊的,腳和腿都腫了,致使趙素燕很長時間走路一瘸一瘸的。趙春萍只是為了要回兩個被綁架的妹妹,就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後又被勞教一年,趙素紅(12年)、趙素燕(11年)姐妹倆被判重刑關進濟南女子監獄,家中只剩十幾歲的女兒輟學在家和近80歲的老母親艱難度日。

8、沙阿村劉鳳香2008年7月底被壽光市站前派出所綁架到彈藥庫洗腦班關押迫害50多天。2010年被壽光市「610」與壽光市公安局國保邪教大隊的惡人、惡警綁架到彈藥庫轉化班,被鎖在鐵椅子上,惡警們打她耳光,用皮鞋狠勁打面部、用棍打昏迷後用水潑等惡招進行非法刑訊逼供,被打昏後惡警們又用針扎她指甲、肋部,無反應後被送到醫院銬在病床上灌食十多天,生命垂危騙家人接回。

9、寧秀英,壽光市洛城法輪功學員,零八年十一月的一天,壽光國保大隊郭洪堂、趙春利等三人,將正在菜市場裝菜的寧秀英綁架,用寧秀英的大棉襖把她的頭包起來,把她劫持到一體育館內,包著頭對她暴打一頓,兩天後又把她拉到國保租用的一沿街賓館內,不讓睡覺。大冬天強迫寧秀英坐在水泥地上,兩腿伸直,用手銬把雙手背銬在椅子上,最胖的那個警察用力踩著她的雙腳,另兩人拿一根很粗的木棍放在她的小腿上,一人踩一頭,狠勁來回擀。經過四五天的迫害,寧秀英被折磨的渾身青紫,她的腳被踩的十幾天疼的不敢動,睡覺時雙腳疼的都不敢碰到被子,在壽光看守所遭受迫害半年後,又被判刑十年關押到山東女子監獄。

10、楊文彪,壽光市洛城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底,郭洪堂帶領國保和洛城派出所四個警察闖入洛城街道法輪功學員楊文彪家中,強行抓捕並非法抄家,其後又將楊文彪的妻子也抓到派出所,女兒嚇得大哭,家中年邁的老人被驚嚇。在洛城派出所被非法關押的三天三夜,警察王萬春等三人輪番對楊文彪酷刑折磨、逼供,被摁倒在水泥地上,反銬手銬,用直徑約4公分的刺槐木棍(帶著刺)打他的脖子、肩膀、雙手雙腳,頭被打的起了很多大疙瘩,身上皮肉被打破,滲出鮮血,全身又腫變黑,他們用腳狠踹他的後背、肋骨和大小腿,整宿不讓他閤眼,這樣的折磨持續了一天。第二天,他們又變換了更殘酷的折磨手段,把他的雙腳固定在椅子腿上,手被反銬著,一個警察坐在椅子上,迫使他無法移動一點,然後用一米多長的木棍,一頭擔在肩頭,中間繫一根繩子,繩子穿在手銬上,用腳蹬住後背,用力向上提木棍的另一頭,直到楊文彪疼的暈死過去。醒來後,又用腳踩著木棍在小腿上擀來擀去,直到他再次暈死過去。第三天,他們又用高壓電棍電擊他,把水潑到他的頭上電擊。搧耳光,用袋子蒙頭後猛踹,拳打腳踢,三天下來,整個人面目全非,虛弱不堪。楊文彪一瘸一拐艱難的走進看守所時,他的臉腫大,脖子和手背上滿是傷痕,當他要脫鞋子時,襪子竟然被血粘在腳上無法脫下。他忍痛把襪子撕下,兩腳大拇指的指甲蓋都脫落下來,慘不忍睹。最後被非法判刑九年,關押到山東省監獄。

11、壽光市的鄭惠心 2009年8月23日凌晨一點發資料講真相,被壽光市站前派出所惡警卞豔武、柴某某綁架。壽光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孫某某、柴某某、李新建唆使站前派出所非法暴力審訊、暴打、坐水泥地、戴手銬、坐鐵椅子、打臉、拽頭髮、踩腳、打腿打胳膊、撥拉眼皮、強迫上男廁所等流氓行徑;幾個年輕警察日夜輪流值班採取「熬鷹」不讓睡覺等。國保大隊長李清平和公安局副局長馬某某非法勒索她3萬元,還扣押了1萬5千元的電腦,大法書,一份真相資料,一個mp3。

12、宋宗蘭: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五日,侯鎮六十多歲的宋宗蘭被郭洪堂帶領的壽光國保警察綁架並抄家,在看守所郭洪堂跳起來一腳跺在戴著手銬的宋宗蘭腰上,又跳起來一腳跺倒。遭受折磨後,宋宗蘭一下午小便7次。被關押在看守所三十三天後,郭洪堂逼迫宋宗蘭家人交一萬元現金才放人。致使宋宗蘭留下了至今未癒的後遺症。

13、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五日,郭洪堂操控壽光聖城派出所,從農商行將正在辦業務的鴻運超市法輪功學員肖振國綁架到洗腦班(老彈藥庫改造而成),銬在帶有手銬腳鐐的鐵椅子上,熬鷹三天四夜,一瞌睡就用木桿捅醒、搧耳光、揪頭髮,施以(開飛機)酷刑逼供:強迫他坐在地上,兩腿伸直,兩手反銬,腿上壓上椅子郭洪堂再坐在椅子上壓住,後面王雲明(音)等兩個警察用木槓穿起手銬向上使勁猛抬,疼的肖振國筋骨欲裂,幾欲昏厥,一晚行刑兩次。九月十九日將肖振國關押到壽光看守所刑拘一個月,十月十七日送山東省第二勞教所(章丘)勞教一年。

14、紀台法輪功學員孟祥彪2009年3月31日被壽光市公安局國保大隊以李清平、郭洪堂為首的惡警與紀台派出所綁架,並抄家,搶走了家中的農用四輪車、摩托車等物品,關押到看守所遭迫害一個月後被非法判刑8年,關押在濟南監獄迫害。

15、胡愛雲,壽光市古城街道俎家村,於2008年3月27日晚,被古城派出所幾個惡警綁架,在派出所裏,惡警把她一隻胳膊被銬在床頭上,不讓睡覺,第二天又被壽光610姓馬的等2人非法關押到壽光看守所遭迫害22天後又被押送到王村勞教所勞教一年,在勞教所期間遭到非人迫害,2009年3月剛從勞教所出來還沒回家就被古城派出所惡警劫持到壽光洗腦班遭關押迫害9天。2009年秋天,先後兩次被古城派出所惡警綁架,被逼迫承認出去散發大法真相資料。2010年夏天又被古城派出所惡警抓去關押到壽光洗腦班遭迫害1天。

16、李愛花,女,紀台法輪功學員,2009年3月16日,她和女兒騎電動車回娘家。被一輛黑色轎車擋住路,壽光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副大隊長郭洪堂等4名惡警綁架了她,被關在壽光紀台派出所的一間小屋裏,以郭洪堂為首的惡警們對她拳打腳踢,一個胖子用電棍電、皮棍打、晚上不讓睡覺,折磨她兩天兩夜,又把她抬進壽光看守所,因傷勢太重,醫生診斷腰椎骨四五節突出、心臟病,惡警們怕出人命承擔責任,關押迫害13天放回家。

17、桑鳳英 女,壽光古城街道俎家村,2009年9月6日被壽光公安局國保大隊郭洪堂等夥同古城派出所十多個惡警綁架到壽光洗腦班(實際上是國保大隊在裏面設的專門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監獄),並被抄家,搶走3塊EVD、2台電腦、2台打印機和2萬9千元現金,惡警把她銬在鐵椅子裏,晚上也不給解開,不讓睡覺,連續刑訊逼供6天,回家後,因國保大隊的惡警們懷疑她上網曝光了它們對她夫妻(丈夫趙世恆)的迫害,又被綁架到壽光看守所遭迫害30天,後被非法勞教,在王村勞教所遭迫害1年3個月。十幾年來,每年邪黨所謂的敏感日都上門騷擾。

18、趙世恆 男,壽光市古城街道俎家村,2008年奧運期間被壽光公安局國保大隊綁架到610壽光洗腦班,被關進鐵籠子遭非人迫害7天後,又被關押了60天,因堅決不放棄修煉,又被古城派出所惡警劫持到古城派出所非法關押7天,被勒索1千元才放了人。2009年9月6日,被壽光公安局國保大隊、古城派出所及壽光610的惡警惡人綁架,並抄家,搶走2台電腦、2台打印機和2萬9千元現金,在國保大隊遭到以郭洪堂為首的幾個惡警暴打等手段刑訊逼供,被關押到壽光看守所遭受迫害6個月後又被判刑7年半,又被關押在山東濟南監獄。

19、丁樹蓮 女,古城街道俎家村,2009年11月份,被古城派出所小王等人騙到派出所,被關押一天一夜,受國保大隊惡警指使,又把她和另一同修的眼睛蒙上,開車轉了好幾圈,然後把她們鎖在鐵椅子裏,後來才知道是囯保大隊在壽光洗腦班設的黑監獄,被逼供折磨一天一夜後,又被關押到壽光看守所遭迫害一個月,被國保勒索4千2百元。

20、洛城街道的韓愛香、董樹真夫婦2008年被公安局國保大隊、洛城鎮派出所非法抓捕、逼供,因純屬子虛烏有,最後還是被罰款2萬元。

21、營裏鎮的王慶香 (1)2008年5月10日被營裏鎮派出所抓到派出所銬在鐵椅子上3天。並勒索1萬元。(2)2009年黃曆11月29日被派出所合同壽光國保邪教非法抓去遭毒打。把臉都打的變了行。(3)2010年3月被營裏派出所綁架到洗腦班迫害7天。

22、營裏鎮的李桂森 2009年被壽光國保邪教大隊綁架到南河派出所,遭受過酷刑折磨、毒打。非法關押迫害40多天,並勒索10萬元。

23、古城俎家村的趙立明,2009年11月20日晚,惡警左江偉翻牆入室,與惡警張某某、國保大隊惡警王增金、王風來、綁架到北洛派出所,銬在暖氣管上,遭王風來毒打,晚上放上音響不讓睡覺,不給飯吃,直到折磨到第五天休克送北洛醫院檢查後要送拘留所,遭醫院女醫生拒絕簽字。但仍被王增金、王風來和一名司機送到拘留所,拘留所拒收又往壽光市洗腦班送,途中司機用腳踢頭踢昏。後又被送到拘留所,因絕食抗議,遭犯人和一名女警強行灌食,拘留所三個領導在場。一個月後第三次被王村送勞教所迫害。

24、壽光市的老年法輪功學員許冠通,2009年11月14日下午壽光市聖城派出所4個便衣非法闖入家中說問點事就回來。結果傍晚轉到彈藥庫洗腦班銬在鐵椅子上待了一夜,第二天由郭洪堂和幾個惡警輪番進行侮辱、恐嚇、逼供。並二次抄家,非法抄走一個mp5.在得不到任何它們所需要的口供和材料後,第二天下午放回家,在其不知道的情況下還向家屬勒索了兩萬元現金,沒有寫任何收據。

25、孫集鎮的張文英2009年黃曆十月二十一日,又被壽光國保大隊夥同孫集鎮派出所非法抓走,鎖在鐵椅子上7天7夜,腳趾凍黑了,手凍爛了,非法罰款7000元才放回家。

26、桑鳳芹 女,壽光市文家街道桑家村(1)2009年9月26日早上,文家鄉派出所所長領著幾名惡警闖入她家,把桑鳳芹和不修煉的丈夫綁架關押到壽光看守所,過後又恐嚇、逼迫其丈夫回家取近2萬元交到壽光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才放了其妻子。家中蔬菜大棚因無人管理加上抄家造成的經濟損失達五、六萬元。(2)2010年5月被文家派出所惡警綁架到壽光洗腦班遭關押5天。

27、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五日,郭洪堂帶領壽光國保警察到侯鎮大地溝村綁架了宋俊芳並抄家,關押在壽光市看守所三十三天,逼迫她家人交了一萬元現金才放人。期間戴手銬、坐鐵椅子。郭洪堂用拳猛擊她的頭、胸,搧耳光,沒頭沒臉的打。還用腳跺腰、肚子、腿等。一警察還把她太陽穴邊上的頭髮擰成綹往上扽。其殘忍無法用語言表述。宋俊芳被打壞內臟,精神高度緊張驚恐,身體消瘦無力,怕見人。從看守所出來四十多天後,她脖根還很疼,頭嗡嗡的響。還經常心疼、肚子疼,拉肚子,疼起來如揪心。她丈夫很老實,她怕丈夫害怕,被打的事一直沒跟丈夫說。最後身體實在承受不了了,到壽光市醫院花了四萬多元動了大手術(手術刀口從心窩到肚臍又向斜下方小腹處拐了個彎),終因醫治無效死亡。

二零零八年北京奧運前後,壽光法輪功學員有十七人被非法判刑 五十八人被非法勞教。

(一)十七人被非法判刑

張照宇、楊瑞英夫婦,壽光市北關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三日,夫婦被壽光警察綁架,張照宇被壽光邪黨的法院誣判十四年、楊瑞英被誣判八年。

趙素紅、趙素燕姐妹,壽光市聖城街道十里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四日,姐妹倆在租房內被壽光市惡警郭洪堂翻牆入內綁架,趙素紅被壽光邪黨的法院誣判十年、趙素燕十一年。

遊雲升、李素真夫婦,壽光市。二零零八年五月,夫婦被壽光惡警綁架,遊雲升被壽光邪黨的法院誣判六年、李素真四年。

遊會福,壽光市文家街辦後遊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二日晚,被壽光惡警綁架,誣判十二年。

韓蓮鳳,壽光市壽光鎮高家村。二零零八年五月,被壽光惡警綁架,誣判十年。
丁洪,壽光市。二零零八年五月,被壽光惡警綁架,誣判六年。

李錦中,男,壽光人。零八年八月十九日,被奎文區邪黨的法院誣判四年。

鄭法信,男,五十二歲,壽光市孫集鎮鄭家莊。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四日傍晚,正在幹農活,被綁架到壽光市公安局,誣判三年。

趙世恆,男,壽光市古城街道俎家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三日早晨,被古城派出所惡警綁架,誣判七年,非法關押在濟南監獄。

孟祥彪,男,壽光市紀台鎮王府村。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在家被紀台鎮派出所惡警綁架,誣判八年,非法關押在濟南監獄。

王美鳳,女,五十多歲,壽光市退休教師。二零零九年四月底,在杭州兒子家被壽光惡警綁架,後被壽光市邪黨的法院秘密誣判九年,非法關押在濟南女子監獄。

張發香,壽光市孫集鎮。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在煤場上班被孫集鎮警察綁架,劫持到王村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二零一零年新年前後,張發香又被從勞教所劫持到壽光看守所非法關押,後被壽光市邪黨的法院誣判四年。

張鳳美,壽光孫集鎮胡營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日,被壽光市孫集鎮警察綁架,誣判四年。

杜建新,男,原山東勝利油田職工,二零一一年一月四日,在東營市廣饒縣大王鎮租房住,被壽光國保大隊警察跟蹤,綁架。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五日,杜建新的律師接到壽光市邪黨的法院誣判十年的通知。

(二)五十八人被非法勞教

劉福德,男,壽光市紀台鎮堯甸村。二零零七年十月,第三次被非法勞教二年;二零一零年七月,第四次被非法勞教一年。

孫洪柱,男,壽光市聖城街道北後三里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七日,在家被壽光警察綁架,非法勞教一年半。

趙法信,壽光市紀台鎮東方村。二零零七年一月八日,被紀台鎮惡警陳虎綁架,非法勞教一年。

劉增新、劉素蘭夫婦,壽光市孫集鎮王裴村。二零零七年二月八日,夫婦被孫集鎮派出所警察綁架,二人均被非法勞教一年。

蔣春香,壽光市洛城街道辦於家村。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三日,被壽光市惡警郭洪堂綁架,非法勞教一年。

陳秀雲,壽光市紀台鎮齊家村。二零零七年六月十四日,被紀台鎮派出所惡警陳虎綁架,非法勞教一年。

孫德蓮,壽光市兆祥小區,二零零七年七月九日,在柳旺集上講真相,被綁架,非法勞教一年。

李會娥,女,壽光市侯鎮西柴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三日晚,在家被綁架,被侯鎮派出所郭孔俊劫持到王村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孟秀英,壽光市文家小區,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二日,在家被壽光市惡人劉祝身非法闖入家中綁架,非法勞教一年。

田桂梅,壽光市鹽業公司,二零零七年八月三十日,被非法勞教一年。

馬春蘭,女,壽光市聖城街道辦後張村。二零零七年十月九日凌晨,被壽光警察綁架,非法勞教。

孟祥明,壽光市紀台鎮黃孟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五日上午,在大棚裏幹活,被紀台惡警綁架,非法勞教二年。

蔡仁堂,壽光市紀台鎮趙家堯河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一日下午,被紀台惡警綁架,非法勞教一年。

張照宗,壽光市聖城街道辦北關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三日,被綁架,非法勞教。

程雪梅,壽光市古城街道辦臨澤二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在家被綁架,非法勞教一年。

張澤東,六十歲,壽光市聖城街道西關村。零八年三月二十五日,被綁架、非法勞教二年。

桑佩堯,壽光市。二零零七年,被綁架,非法勞教。

畢瑞蘭,女,六十六歲,壽光市稻田鎮西豐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四日,被綁架,非法勞教一年。

王時孝,男,五十五歲,壽光市上口鎮西方呂北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四日,被綁架、非法勞教。

郭秀清,壽光市紀台鎮齊家村,零八年四月一日,被非法勞教一年。

趙修順,男,壽光市古城鄉趙家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三日,在家裏蓋房子,被二十多個便衣綁架,非法勞教一年半。

付淑媛,女,四十八歲,壽光市城裏村。奧運會前夕,被綁架、非法勞教。

胡愛雲,壽光市古城街道辦,零八年三月二十七日,被綁架,非法勞教一年。

郝芸,壽光市營裏鎮。零八年三月,被綁架、非法勞教。

桑春蓮,女,壽光市後張村,零八年四月一日,被綁架、非法勞教。

王永芳,女,壽光市臥鋪鄉北木橋村。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三日,被綁架,非法勞教一年。

國光輝,壽光市。二零零八年四月,被綁架,非法勞教一年。

李秀娥,壽光市。二零零八年四月,被綁架,非法勞教一年半。

趙春萍,壽光市聖城街道十里村。二零零八年五月,被綁架,非法勞教一年。

李孔法,四十七歲,壽光市古城街道趙家村。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被古城惡警綁架、非法勞教。

陳成葉,女,三十九歲,壽光市聖城街辦崔家老莊。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被綁架,非法勞教一年。

李月蘭,女,六十一歲,壽光市聖城街辦辛莊村。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被綁架,劫持到濟南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劉洪君的小女兒劉小麗,壽光市。奧運會前夕,被綁架、非法勞教。

榮立成,東北人,奧運會前夕,被壽光警察綁架、非法勞教一年半。

張秀華,女,壽光市。奧運會前夕,被綁架,非法勞教一年半。

遊姐,壽光市,奧運會前夕,被綁架,非法勞教。

張福慶,壽光市。二零零八年七月,被非法勞教。

吳玉玲,壽光市。二零零八年奧運前,被綁架,非法勞教。

肖振國,壽光市。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五日,在聖城街道北關村鴻運超市,被城區派出所惡警綁架,非法勞教一年。

宋宗峰、慈明學、李天祥、宋宗蘭、孫彩娥、張月芳,壽光市。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國殤日之際,被綁架,均被非法勞教一年。

張秀芹,女,四十多歲,壽光市。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九日下午,去學校接孩子,被綁架,非法勞教一年。

張月香,女,壽光市紀台鎮黃孟村。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六日,被壽光國保大隊和紀台派出所惡警綁架,非法勞教一年。

尹德秀,女,五十一歲,壽光市王望鄉稻田。二零零九年五月,被非法勞教。

胡雲錦,男、四十多歲,壽光市道口鎮。二零零九年十月,被非法勞教一年。

趙立明,男,一九六三年出生,壽光市古城街道辦俎家莊。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三日清晨,在家被壽光國保惡警王增金、王鳳來、古城派出所左江偉、馬玉斌等二十多人翻牆入室野蠻綁架,非法勞教。

桑鳳英,女,壽光市古城街道俎家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三日,被綁架,非法勞教一年零三個月。

楊桂梅,壽光市營裏鎮。二零零九年黃曆十一月,被非法勞教一年。

張金鳳,壽光孫集鎮馬曈張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在家被綁架,非法勞教一年。

汪愛香、隋義蘭,壽光台頭鎮,二零一零年九月,被惡警劫持到王村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王春景、李淑梅夫婦,壽光市侯鎮李家河東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晚,夫婦被國保惡警綁架到王村勞教所,李淑梅被非法勞教一年,王春景查體不合格勞教所拒收。

王欽蘭,女,四十歲,壽光市。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五日,在壽光市上口鎮西方呂北村家中,被上口鎮派出所及壽光市惡警綁架,非法勞教一年零三個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