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真」的問題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一日】近半年之內,有兩次夢中點化。

夢境一:我要去一個廣場參加洪法活動,得經過一個長長的通道,走著去太慢了,看到旁邊有殘疾人專用電動車,我就假裝是腿腳不便的殘疾人,坐上了車。開著車到了廣場,找到展位,有幾個同修已在那兒了,這時我還一直坐在車上,因我想:如果讓人看到我好好的人卻坐著殘疾人專用車,這對大法影響不好,不能給大法抹黑。夢醒了,這個點化太明顯了。

夢境二:一個大廳,好多人剛聽完演講,我和一位長者進了大廳。有人對我們說:演講者走前留了一個題(謎):大便、木頭。我脫口而出:(謎底)木楔子。這位長者就給眾人解釋:木楔子是插入縫隙中使物體牢固的小木橛、木片。前者(大便)能成木楔子的型,卻起不到木楔子的緊固作用。在夢中我知道謎面背後的內涵是:要「真材實料」,而不能「徒有其表」。

聯想到之前兩個頂針消失,又相繼出現的點化,我強烈的意識到:這是在點化我「修真」的問題。但自己「不真」的表現是甚麼?面對一次次的點化,也一直在思考,卻沒有大的突破,到底卡在了哪裏?

思考中想起幾年前的一件往事:一次聽同修說每次美國開大型法會,師父會在法會上講法,能見到師父,對於弟子來說真是非常期盼的。但因為有的講真相點需要有人留守,所以有的同修就不能去法會現場。當時我問自己:我會怎麼做?我說:如果是我出國後的第一次法會,我會說這一次我去吧,這麼多年了,太想見師父了。以後的法會,我會主動留守點上,把去法會現場的機會讓給同修。

我覺的我會這麼做。可能是天性使然吧,自己從小到大都秉持著一念:讓自己成為更好(境界高尚)的人。在哪兒都是一個認真、守規矩、照顧人、幫助人的角色,在幼兒園時就是一個小大人,有時都充當阿姨的角色;四十歲時,有同事就說我像一位長者,常常是他們傾訴的對像,並能給以建言。所以一般情況下自己付出,做讓別人高興的事都是很自然的。

向內找中再次想起這件事,當我引申想下去,這時我意識到:當一次次把機會讓出,時間長了之後,別人會認為你的讓出是理所應當的時,對自己仍能心甘情願,少了一份自信,感覺會有一種失落感,對自己的善行被忽視、未被理解的一種失落,實質就是對沒有得到好名聲的一種失落。從中看到原來自己成全別人的背後隱藏著滿足自己對名譽、名聲的追求。多麼強的求名的心啊!

再深究下去,審視自己,意識到「名、利、情」三者中,自覺自己最看重的是「名」。「利」畢竟是身外之物,生帶不來、死帶不去的東西,相比之下一直看得都不是很重;「情」也是涉及對他人、事、物的喜怒哀樂,平時看得重,但關鍵時刻做選擇時,還是能放下的。而對「名」,是自己的「名」,才是我最看重的。

我求的是「我是最好的」的好名聲。想起往事一樁:念大學期間,一次,我放在座位上的坐墊不見了,兩個月後,學期快結束時又突然出現了,有同學告訴我:某某拿我的坐墊放圖書館佔座位去了。我當時甚麼話都沒說,只是心想:也就是能拿我的吧,別人的她也不敢拿。除此,對她並沒有生出甚麼不好的想法。現在想想是因為她的行為從側面烘托了我的善良、仁義,滿足了我執著「好名聲」這個心。

因為「做的最好」(精神層面的高尚)這一念立意看起來還比較「正面」,所以一直沒有意識到這也是自己修煉中要放下的執著。再往下追下去,看到求「好名聲」的實質,就是基於為私的基點,對「私我」的執著。

思考中,我看到自己這個求「好」的心真不是一般的強。曾是小學生的我,只要環境許可,我是能站著的時候就儘量不坐著,為甚麼?因為那時穿的都是棉布料的褲子,坐久了站起來後褲子膝蓋處會出大包,不好看,總想以好的形像示人。也是從小學生時就有意識的觀察:別人甚麼行為好、甚麼行為不好。好的效仿,不好的引以為戒,總想使自己更完善。

這就是我,小小的年紀思想就這麼複雜,那麼小就非常在意自己的形像、在意別人眼中的自己是甚麼樣,在意別人怎麼看自己。我母親看我活的這麼心累,曾經說我「別人都在做自己的事,誰總瞅你?」

此時,好像越來越趨近於找到自己「不真」的問題的根源之所在:因為當你在意你的「名聲」時,你會儘量掩飾瑕疵、掩蓋不足;你會為得到別人的讚許儘量表現好,為得到好名聲而做好,而不是無私、真心「為他」的。這不就是「不真」的表現嗎!表現、表現,都是表面的呈現。這也就是為甚麼自己每每看到、聽到那些透著真誠的畫面或話語時,會被震撼,常常淚水盈眶,是因為那時自己的「不真」正被其沖刷、盪滌。思考至此,真似有一種窗戶紙被捅破、豁然開朗的感覺。

幾十年來,一直帶著這麼強的對「好名聲」的執著追求,所以很多時候做人做事,瞻前顧後,顧慮重重,總怕做錯,放不開,結果常常顧此失彼、事與願違。回首往事,真是做了太多太多讓自己後悔、懊悔、甚至痛悔的事(有些事真希望能有機會讓自己從新來過)。這個心也嚴重的影響了自己做好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

一定是慈悲的師父看見我始終抱著這個心不放,為弟子的愚鈍不悟而著急,故以多種形式多次點化。弟子讓師父操心了,愧對師父。真是汗顏!知道這並不是「真我」之本願,都是累積的業力、人心、後天的觀念構成的「假我」所為,方略有釋懷。當時我對自己說:做了這麼多不好的事的「自我」,絕不能再要了。言畢,真就是在另外空間蛻去一層粒子(篩出去)的感覺。

之前有幾個月了,發正念,在念完口訣後念「滅」字時,總像有甚麼東西遮擋著大不起來。但就從發出這一念後,這個遮擋的東西沒有了,感覺想「滅」字多大就能多大。

希望在未來的修煉路上自己能走的更踏實一些,修去各種人心、執著、後天的觀念,不斷的同化 「真、善、忍」 宇宙特性,回歸本真的自己。

無盡的感恩,感恩師父對弟子的慈悲苦度!感恩師父為弟子所做的一切!謝謝師父!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21/我「修真」的問題-4078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