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的一點再認識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九日】近日來在學法中,也是在師尊慈悲點化下,我對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有了新的認識,改變了自己以往對舊勢力的認識,從新擺正大法弟子與大法修煉、救度眾生和舊勢力的關係。在母親同修的支持下,想寫出來與各位同修共同切磋,其中有不當之處還望各位同修不吝指正。

長久以來,我在對舊勢力的認識上一直法理不清,以至於自己從未認識到在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根本沒有徹底否定它,從而讓舊勢力鑽了空子,帶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最近我發現一個自己從來沒有想過的問題:雖然我和一些精進的同修表面看上去比同齡人顯得年輕,但是我們都不同程度的出現了老化狀態。不僅如此,我們的肉體都出現一些小的病業狀態,而且持續很多年,雖然都沒有太大的問題。

我自己是修煉了二十多年,從年輕時到現在的中年,但是現在已經出現少量的白髮並且脫髮,面部皮膚可以看到少量的老年斑,肉體上不定期的出現各種情況,雖然都沒有甚麼大礙。面對老化狀態自己總是在無奈中認為:因為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這裏是迷的空間,所以就得符合這個空間的理,不能顯得太年輕了,那樣的話就破迷了。面對肉體病業我總是認為:由於自己有執著心沒有修好,所以舊勢力就會鑽我的空子,安排所謂的考驗,這種考驗就是以身體病業形式存在的,但是只要我提高心性,改變觀念,這個關難就會過去。很多時候是當時解決了,過不了多久就又出現了,然後我又重複上述的方法,總是這樣,循環往復。結果導致我自己疲於奔命式的修煉,應付過去一關又來一關,沒完沒了的在過關難。我從來都沒有認真想過應不應該出現這樣的問題?

我修煉二十多年了,一直都在大法中精進,為甚麼還會出現老化狀態?為甚麼沒有展現出大法的超常狀態?即使我也發正念解體著邪惡因素,也否定著舊勢力的安排,但是並不能完全杜絕這樣的現象,更重要的是這直接干擾我做好大法三件事!

現在我才意識到以前的認識的侷限:舊勢力安排的魔難根本就不應該存在。阻礙我展現神狀態的就是這舊的勢力,我一直都在舊勢力安排的魔難中修煉卻還覺的自己修的不錯,其實是自己完全脫離了真正大法修煉的軌道,這不是師父想要的。舊勢力以我修煉中有各種執著心為藉口,不斷的在我修煉的路上安排各種魔難來所謂的考驗,它們不接受「師父在正法和救人」的事實,為給大法弟子創造所謂的修煉環境,不惜毀掉宇宙和宇宙中的無量眾生。而我卻變相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沒有完全徹底的否定它。我平時做到的只是部份否定舊勢力,並沒有從根子上徹底否定它的安排。

我們是修煉中的人,肯定會有這樣或那樣的執著,即使有執著心,也一定能在大法中歸正,根本不是在舊勢力安排的魔難中、考驗中歸正。這樣的魔難是舊勢力強加給我的難,不是師尊安排的,我不應該承認它。不能按照舊勢力的安排修煉,我是師尊的弟子,有師尊管,應該按照師尊安排的修煉路走,不能走舊勢力的路。如果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不僅直接影響我們救度眾生,而且嚴重動搖大法弟子對師父對法的正信,動搖大法弟子的意志,無形中給修煉造成困難,還導致這麼多年來不同程度的浪費師尊為我們延續的救度眾生的寶貴時間,沒有完成好救度眾生的使命。

我悟到:我們修煉這麼多年,就應該展現出大法的美好與神奇狀態:肉體上呈現年輕態,無病一身輕,工作中努力向上領導不斷嘉獎,科研成果層出不窮,家庭中家人關係融洽夫妻和睦父慈子孝,物質生活豐富。這樣的我們,不管是讓我們的家人、親屬、朋友、鄰里看到還是我們和有緣人講真相都會證實大法的美好,因為我們就是一個活生生的見證大法神奇的例子,你都不用過多的介紹大法,只說一句「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法輪大法好!」人們就會非常的信服,因為他們看到了我們展現出的大法美好的、神奇的狀態。我悟到:這就是師父想要的。

可是事實並不是這樣的。我們大都展現出來的、讓世人看到的情況是:被迫害致死、被迫害的嚴重致殘、被綁架、被非法判刑、被不明真相的警察或上門或電話騷擾、被迫害後失業、被開除公職、被迫害後扣發養老金或工資、被迫害的流離失所、大法弟子家屬遭受牽連、以及這幾年來頻頻出現的三件事都做的非常好的同修突然病業離世、沒有離世的卻長期處於嚴重病業狀態、不同程度的老化、長期不明的魔難等等負面的情況,沒有給世人示以大法正面的一面。世人以為煉法輪功就會被抓被判刑,害怕的不敢聽真相,不敢煉。有的同修的家人因為懼怕同修隨時被抓而長期處於恐懼中,精神負擔很重,所以不支持同修修煉、做大法的事,甚至直接反對。還有的同修被迫害後失業了,失去了家庭經濟來源,給家庭生活造成很大困難,因此家人就把失業的原因全部推到大法上。還有的同修家人看到同修長期處於病業狀態甚至離世,所以不相信大法的神奇。還有的同修家人因為同修在病業狀態期間堅持不去醫院而導致病業狀態加重或離世,對大法產生不解、怨恨。還有的同修由於在邪惡黑窩遭受酷刑折磨,出來後不久離世了,同修家人把這些原因都歸咎於大法,說出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話,等等等等。

舊勢力會製造出各種各樣的魔難來干擾大法弟子,這些負面影響無形中增加了大法弟子講真相救眾生的難度,不僅救不了眾生,還把眾生都推開了,這與師尊當初要救度宇宙中所有的生命的願望相悖,師父不計所有生命過往之過,只看對大法的態度,而大法弟子是來助師正法的,應該做一切師父想要的事情。救度眾生的事情只能是大法弟子來做,自迫害以來的時間分分秒秒都是師尊慈悲延續下來的救人的時間,正是需要救人的弟子,正是缺人手的時候,師父怎麼會給大法弟子安排這樣的巨關巨難以此來考驗你?耽誤這寶貴的時間去救度眾生、完成歷史使命、圓滿弟子呢?很明顯,就是舊勢力用強加給大法弟子的魔難來阻止大法弟子救度眾生,阻礙眾生得救。所以,我們不能承認舊勢力的任何安排。如果我們能以正念否定舊勢力安排的這一切,不承認這魔難,那結果就不能是這樣。師父說:「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

一些長期處於魔難的同修自己也不知道原因何在,很無奈,也向內找自己的執著,找不到真正的原因。他們當中有很多同修都是完全按照師父說的做好三件事的,這樣的同修出現嚴重病業狀態、離世、老化狀態這是不正常的。師父說:「我們好多人沒有往縱深想一想,到底是怎麼回事,只覺的奇怪,挺懊喪的煉不了功。一個「奇怪」就擋住了,這就是魔在干擾你,它指使著人在干擾你。這是一種最簡單的干擾形式,達到了不讓你煉的目地。」[2]舊勢力的最終目地就是不讓大法弟子修成,不讓眾生得救,它們想淘汰所有不符合它們標準的眾生。師父說:「長期以來大法中的眾生,特別是弟子一直對法在提高心性方面存在著一種不同層次的誤解。每當魔難來時,沒有用本性的一面來認識,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麼邪魔就利用了這一點沒完沒了的干擾與破壞,使學員長期處於魔難之中。」[3]「作為弟子,當魔難來時,真能達到坦然不動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層次對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過關了。再要是沒完沒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為存在其它問題,一定是邪惡的魔在鑽你們放任了的空子。」[3]現在還有的同修感到自己修的不好因此失望、懈怠,這也是舊勢力強加給你的假相,我想對你們說,不管你現在修煉的如何,只要你還在大法中,師尊一定不會放棄你,慈悲等待你的提高;只要正法還沒有結束,你就有機會重新做好,不要放棄正信,做起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來。

我悟到,當我們再遇到魔難的時候,頭腦中馬上先打出:「我不是一般的人,我是煉功人,你們不要這樣對待我,我是修法輪大法的。」[2]然後,我們需要做的就是發出徹底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我不要這樣的安排,只走師父安排的路的正念。師父說:「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說而是行為上要做到,師父一定為你做主。」[4]「我們法輪大法會保護學員不出偏差的。怎麼保護呢?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2]平時,我們不斷發正念解體自身空間場中舊勢力給我們每個弟子下的那個「周密安排」。師父說:「因為他老幹壞事,他破壞我傳大法,我就把他徹底銷毀了。」[2]

有的同修可能會想到,如果沒有舊勢力的一切干擾,那我們就一路平坦了?不是這樣的,我們修煉不可懈怠、放鬆,否則就會自動走入舊勢力安排的路,因為舊勢力一直在虎視眈眈盯著你,尋找一切可鑽的空子。

我感到自迫害以來這麼多年直到現在才明白這個問題,真的是浪費了太多的時間,實在慚愧。

同修們,讓我們改變以往的觀念,真正的在大法中樹立起正念來,堅信大法堅信師尊,讓自己成為一個鮮活的「真相資料」,真正的給世人展現出大法的神奇與美好,對的起慈悲的師尊,對的起期待你的眾生。

以上為個人體悟,有不當之處,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19/對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的一點再認識-4078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