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政法書記組團參觀「藏字石」 聲明退黨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六日】二零零二年六月,貴州省平塘縣掌布河谷風景區,發現地質奇觀「藏字石」,崩裂的巨石斷面內,驚現六個排列整齊的凸起大字──「中國共產黨亡」,其中亡字特別大。中國的各路地質專家經實地考察後,一致認為,這「藏字石」上未發現任何人工的痕跡,乃天然形成,堪稱世界奇觀。「藏字石」成了掌布河谷風景區的「七奇」之首,每年吸引著大量的慕名而來的遊客前去參觀。

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國家地質公園門票
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國家地質公園門票

這六個字「中國共產黨亡」昭示著「天滅中共」的天意,警醒世人趕快脫離共產黨這個邪惡組織。很多世人是在網上看到藏字石,也有不少人是在親臨實地考證後,毅然決然的選擇了退黨(邪黨的黨、團、隊組織)。

我們鎮的一個姓華的政法書記(註﹕中共在鄉鎮一級主管政法的,叫政法書記,縣和縣以上,叫政法委書記),不但自己去看,還組織了政府的十個人一同去考證參觀,回來後,就聲明退黨了。下面我講講整個事件的由來和經過。

二零零零年底,我因為張貼真相資料,被鎮黨委書記騙到鎮政府後非法抓捕,他惡狠狠的說:「你這個人壞得很,到處貼傳單,把整條街都貼遍了,必須抓。」我對他說:「我貼傳單是為了讓群眾明白真相,澄清江澤民一夥對法輪功的誣蔑,這是做好事。我是修真善忍做好人,抓不得喲。善惡有報是天理。你現在抓我,用不了多久你也要進去。」

我被非法抓進看守所二十多天後,這個書記就因為受賄也被關進來。一關進看守所監舍,他就被犯人暴打,轉了幾個舍房,都是如此,被打得鼻青臉腫,最後,他轉到我所在的監舍。

我因為在五月十三日這天帶頭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看守所的其他舍房二十幾個法輪功學員和一些犯人跟著齊聲高喊,整個看守所都沸騰了。

看守所警察給我戴上一百斤重的腳鐐和手銬後,叫兩個身強力壯的犯人架起我,把我的頭使勁往牆上撞,也不知撞了多少下,直到他們累了,才停下來。誰都以為我必死無疑,可我卻像沒有事一樣,一點痛都感覺不到,頭不紅也不腫。全舍房的犯人都驚呆了,感到不可思議。他們推舉我當舍房的老大,我就帶著他們每天煉功、抄寫學習法輪功的經文。有個犯人還開了天目。

這個書記轉到我的舍房後,我如果想報復他,他的日子會非常不好過,甚至度日如年,看守所整人的法子太多了。可我是修大法的,師父要求我們無怨無恨、善待他人。我不但沒有報復他,反而給他不少照顧。他從此改變了對法輪功的態度。因為受賄金額不大,他免予起訴回去後,被降級到居委會工作。

二零零四年底,大紀元退黨網站開始給中國大陸人士提供發表退黨聲明的平台後,我們地區每天大量的人要求退黨,有的三三兩兩、一撥一撥的找到法輪功學員要求退黨退團退隊。由於那時候電腦很少,我們初期那段時間退黨名單都是交給這個書記(他也是退黨了的),他再用自己的電腦,把名單提交到大紀元網退黨。他幫我們提交了幾千人的退黨聲明,後來我們有了電腦,就沒有找他了。

我在看守所被關了幾個月後,就非法開庭了,我在法庭上對公訴人的指控一一駁斥,堂堂正正的做無罪辯護。庭審結束後,合議庭合議了十多分鐘後,宣布判緩刑,判三緩四,當庭釋放。這簡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此前都以為我要被判重刑。

回家後,中共政府要求我在緩刑考驗期每天到鎮政府華姓政法書記那兒報到(那些其他被緩刑的人是一月一次)。如果不能去,要用座機,不能用手機,說明情況。我就利用這個接觸的機會給他講真相。二零零五年,明慧網發表了對貴州藏字石的報導。我給他講了後,他感到非常震驚,認為我在騙他。我說:「你如果不信,你自己可以親自去看一看。」他說:「如果沒有這回事,怎麼說?」我說:「如果沒有,我賠你來回的車費和誤工費。如果有,你又怎麼說?」他說:「如果有,我請客吃飯。我不但自己去,我還要組織些人一起去。」我說:「吃飯是小事,恐怕你得考慮考慮這個書記還要不要再當了。」

他很快就組織了政府的十個工作人員一起去貴州平塘參觀藏字石。他沒有食言。幾天後,他給我打來電話,說他在飯店點了一桌菜,叫我和妻子一起去吃個便飯。在飯桌上,他說:「現在咱們也算是朋友了。謝謝你這些年讓我明白了很多。尤其是這個藏字石,沒想到是真的,看來真是天要滅共產黨啊。」

我說:「既然你也去看了,也知道藏字石是真的了。這說明天滅中共是千真萬確的。共產黨惡貫滿盈,壞事幹盡,天真要滅中共了。退出共產黨是順應天意,不退出就只能做邪黨滅亡時的殉葬品。退了吧?」華書記說:「就按你說的辦。我看我這個政法書記也不要當了,在這個職位上面,免不了要參與迫害法輪功,我也不想因為迫害法輪功遭報。」

當時,我們鎮因為參與迫害法輪功遭報的很多。鎮黨委書記因受賄被抓;鎮長患脈管炎兩腳被截肢,第二次做手的截肢手術時,死在手術台上。有個村支書在會上叫囂:「我就不相信法輪功動不得,我今天就來試一下。」他到處搜村裏法輪功學員家的書籍,兩個月後,暴病而亡。這些惡報對華姓政法書記產生了強烈的震懾作用。

我說:「你當也可以,不當也可以。當,你就暗中保護法輪功學員。」他想了想,還是決定辭職不幹了,一直在政府當一個普通閒職人員,直到退休。

在前些年迫害法輪功的高峰時期,中共邪黨投入了大量資源迫害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抓到一個法輪功學員,獎勵幾萬元,還有嘉獎提職等獎勵。華姓書記在明白真相後,放棄了這些名利誘惑,順應天意,遠離邪黨,為自己選擇了一個光明美好的未來。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16/鎮政法書記組團參觀「藏字石」-聲明退黨-4077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