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配合與不配合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一日】看到明慧網上的消息報導,邪黨中央政法委和公安部因公安網上「在冊」的法輪功學員太多,不利於大數據管理,在二零一九年,全國搞了所謂的「清網行動」,也叫網絡「清零行動」。其實是邪黨要把所謂能「轉化」的學員,從公安網上清理出去,對那些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重點用大數據監控。

「清網行動」十分邪惡,必須照抄「三書」等四份污衊大法、聲明放棄修煉的現成文本模板,同時單位、社區、村屯、街道等都要簽字畫押擔保,拍照錄像公示,並以停發工資、降職降薪、開除、收回承包土地等威脅不同意配合的法輪功學員。

在明慧大陸綜合消息也看到幾例被迫配合,也看到幾例不配合的。警察對不配合的學員就找其子女,以下崗(失業)、不讓孩子考大學、考公務員等來脅迫就範,讓子女抄寫、簽字,再讓學員按手印。學員在內外雙重壓力下,有的違心的按了手印。也有的子女站到父母一邊,抵制、不配合,使其陰謀未得逞的。

其實這一行動從二零一七年下半年就開始了,有一天午飯時,我老伴接到一個電話,是原戶籍所在地派出所新來的片警打來的,找我,問我在不在?問我還煉不煉法輪功,不煉了吧?老伴沒回答,只問他有甚麼事?對方說:中央要「解脫」一批法輪功學員,只要不煉了,就填一張表,貼上最近照片,報上去,就除名了。以後就自由了,子女家庭都不受影響了。老伴說我現在沒和她在一塊,等我看見她時再說。老伴還說現在社會治安這麼亂,那些殺人、盜竊、攔路搶劫,你們多管管,比啥都強。他說也管,不是不管。他還說法輪功,我們也不願管,上邊逼著,沒辦法。臨掛電話時,要求老伴用手機給我拍一張新照,發過去也行。我們沒理他,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二零一九年七月末,原戶籍所在地派出所又一新換的片警帶人把大鐵門捶的咚咚響,我從外面剛進門,正換衣服,聽到砸門那氣勢洶洶的勁兒,就知來者不善,沒給開。那時正是邪黨七十年大慶前夕,據說黨魁要「大閱兵」,也格外下本錢。北京順義區和其它地方的警察公開說:上邊指示,「四二五」和兩會間,抓個法輪功(學員)獎勵五千元,舉報一名法輪功學員一千元。把打壓、防範法輪功放在第一位。他們把我的情況和我居住地的警察與居委會說了,然後做了街坊鄰居的工作,派人在鄰居家監控。當然外面也有,實施二十四小時監控。他們沒見到我,就分別去了幾個孩子家、孩子的單位、我的單位,說是讓我寫個「保證書」,還上網查是否買了火車票、汽車票去了外地。

其實中共邪惡這樣做,就是造聲勢,敲山震虎嚇唬人,他們明知道我在家,我不給開門,也沒辦法,敲了幾次,就不敲了。我知道我不能配合他們,開門的後果會造成他們對大法一連串犯罪,我也要蒙受很大損失。不開門就把這些犯罪和損失堵住了。

監控直到十月六日長假以後,他們給自己找個下台階,說我去了孩子家了。其實,我家門挨門的那家鄰居的女主人就是居委會的,我下樓偶爾能看到監控人坐在她家門廳裏。老虎還有打盹時,我出去都選在他們人困馬乏的時候出去。在師尊的加持保護下,每次都能平安往返。

我家樓下的小媳婦也是居委會的,還是黨員,我看到過她幾次張貼黨員開會通知,我每次往返都要經過她家門口,而且廚房下水道、沖廁所水聲,樓下都能聽見,因為我就能聽到樓上的這些聲音。所以我在不在家,這兩家是最清楚的。右邊的這家不知是幹甚麼的,但從門上貼著的派出所頒發的「文明家庭」看,關係就不一般。人中有句話:你有千條妙計,我有一定之規。從師尊講的法理中,我知道一正壓百邪,「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1]師尊的威德,法的威力在這段時間,讓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

我居住的小區是區上舊小區改造試點,所有安裝的攝像頭都是兩個一組或三個一組編織成「天網」覆蓋整個小區無空白點。而且每個單元電子鐵門邊上就是人臉識別,忘帶鑰匙者,用自己的這張臉就可開門。挨窗近的攝像頭都能照到屋裏,所以受到威脅的,家家窗戶都安上了防護欄。我家也是一樣。在這樣的環境下,監控一個大法弟子,在常人這方面看簡直太容易了。

自那以後,我外出採買時,後面有時有一男一女兩個小青年跟著,有時是一個女的,人員不固定,一次一換,都躲躲閃閃的,和我保持一定距離。我往前走,他們就跟著,我回頭看他們,他們就轉過身去假裝看別處,待我轉過身去,他們再跟著。但也不總這樣,有時就沒有跟蹤的。他們是根據政治形勢的需要。

有時,我心裏也犯嘀咕:自己到底做的對不對?是不是走極端了。每逢這時候,我就想起師尊的法:「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2]

師尊還說:「從另一方面講,舊的勢力能幹了它們要幹的,弟子們哪,那還不是大家默認了它們所要幹的嗎?叫你去你就去,叫你寫你就寫,叫你怎麼樣你就怎麼樣,抓你判你你就無可奈何的默認。」[3]

我覺的我兩次不配合,在我所在層次認識上,還是符合法的。曾經和我一起做項目的三個老年大法弟子:一個是被騙開門的,一個是被迫開門的,結果人被帶到派出所,家被抄。另一個,只知人在派出所關了一天一夜後放出來,具體情況,目前還不清楚。他們倆的被綁架,使我們一直堅持好幾年效果很好的項目被迫中斷,人也聯繫不上了。因為都有片警和社區人員全方位監控,給證實法和救人都帶來一定損失。

前幾天上網,看到同修的一篇文章《還有其它選擇 可以不回答》很有同感。同修有一句話說到事情本質:「這種提問就是邪惡利用大法弟子的善和講真話,然後想用大法弟子的真話,再去迫害大法弟子。我們不怕,也不縱容邪惡,也不給邪惡藉口和機會。」

這讓我聯想到迫害初期,邪惡之徒在一問一答中,不費吹灰之力,抓走多少大法弟子,否則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他們如何能辨認出來誰是法輪功學員,誰不是法輪功學員。師尊早就告訴弟子們:「當有邪惡之徒問到你們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時,可以不答理他、或採取其它迴避方法、不要主動被邪惡帶走。」[4]我們才猛然醒悟,按師尊講的法理歸正了自己。當初的邪惡抓捕何嘗不是利用大法弟子的善和講真話而操作的呢。這一伎倆貫穿在他們迫害大法弟子的始終。

現在疫情緩解了,中斷了的二零一九年「清網行動」又重新撿起來。

前幾天,孩子接到原戶籍街道辦事處人員電話詢問我的事。他們不找我而找孩子,孩子在電話裏表達了對他們這種做法的強烈不滿,指責是騷擾。我就有些納悶:他們為何不直接找我,反去拐彎繞道找不修煉的孩子呢?

直到昨天看了同修的《「統一行動」騷擾 邪不壓正》的文章後,才知道,為了達到目地,他們採取慣用伎倆,以大法弟子的工作、退休金、親屬子女的前程和工資待遇等恐嚇要挾,一般不直接找大法弟子本人,而是以利益威逼、利誘的手段,把矛盾轉向大法弟子的親屬、子女,讓親人反過來逼迫大法弟子,而且是歷次中共整人運動中慣用的手段。文中共舉八例邪不壓正事例,很讓人大開眼界,增添正念。如果大法弟子和家屬、子女都能這樣不配合、抵制、反迫害,環境真的就不一樣了,邪惡的「建檔」、「清網行動」或「清零行動」的騷擾、迫害還能繼續下去嗎?他們還能達到清理「轉化」學員,減輕公安網的壓力,對堅定法輪功學員重點用大數據監控的邪惡陰謀目地嗎?

從另一方面講,自九九年江氏和中共邪黨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開始,就把法輪功當成頭號「敵人」來打壓。作為邪黨專政工具的警察,甘心情願也好,被迫無奈也好,只要他們在執行邪黨迫害政策,帶著迫害任務,迫害目地而來,不管態度好壞,就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圍繞迫害而進行,都是為了完成罪惡任務,達到罪惡目地。配合他們,不僅害了自己,也害了他們,又往下推了他們一把,客觀上,起到助長了迫害勢頭和氣焰,把不合法變成了合法。同時也為他們日後的迫害提供了藉口和機會。不回答不配合,則沒促成他們進一步犯罪。對邪惡者,那一刻就打擊了他的迫害勢頭和氣焰;而對已明真相或不願迫害或善心未泯的警察就有了借坡下驢的機會。這種灰溜溜的無果而返,那是啥滋味!也許他們會把法輪功學員強行綁架帶到派出所或送到其它甚麼地方,那我們就鐵了心,橫下一條心,就按師父說的做,到哪兒我都不配合,就講真相,他們就乾沒招。老子講: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一個心中只裝有師尊和大法的大法徒,誰也動不了。

再從修煉角度講,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民間有句話:蒼蠅不盯無縫雞蛋。師尊讓我們遇事向內找。我就想,我在修煉上到底有甚麼漏和把柄被舊勢力抓住了,指使警察兩次找我?一是怕心:二是在二零零一年「法制教育中心」(洗腦班)的迫害中違心的走了彎路。所以邪惡才「柿子專找軟的捏」。他們把我當成所謂「能轉化」的來對待了,用舊勢力話說加大魔難過關,很可能是這樣。

然而今非昔比,那永生難忘的恥辱給我心靈罩上的陰影,久久不能除去!那生不如死的痛悔讓我永生難忘!那對師尊和大法的負罪感壓著我,把在修煉中證實法所做的一切都看作是在減罪和彌補!感恩和珍惜師尊的無量慈悲和鼓勵,給我勇氣,給我機會能繼續在大法中修煉。大法的慈悲與威嚴同在!師尊的話讓我銘心刻骨:「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怎麼能向邪惡低頭呢?怎麼能去向邪惡保證甚麼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惡妥協,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為,神絕對不會幹這種事。在被迫害中哪怕真的脫去這張人皮,等待大法修煉者的同樣是圓滿。相反,任何一個執著與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圓滿,然而任何一個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圓滿的關,也是你向邪惡方向轉化與背叛的因素。」[5]「大法弟子們在任何情況下都絕對不能向邪惡轉化」[6]。

所以,每當我在網上看到或聽到有的同修或因怕心或被名利情牽絆而被脅迫做了不該做的事時,我心裏就非常難過,說不出是啥滋味。我就警告自己,記住師父講的,一概不配合!就是不配合!

當有同修指出不該配合簽字時,簽字的同修卻說:「不簽不行啊,所長都來了。」同修啊,所長算個啥?不該簽的,皇帝來了,也照樣不簽!我們走到今天,法理也明白了,也都知道該怎麼做了。我們是師父的弟子,就聽師父的,對於邪惡的要求,就是不配合,一概不配合。

今天寫出此文,也是想讓和我有同樣經歷的同修在修煉最後考驗的關鍵時刻,一定要感恩和珍惜師尊的慈悲!感恩和珍惜師尊為我們所做的一切!珍惜自己;珍惜這萬古不遇的機緣;珍惜現在師尊用巨大的承受和付出給我們延長來的寶貴的修煉和救人時間!在當前和以後的考驗中、過關中,給慈悲偉大的師尊交一份合格的答卷!隨師返天鄉,唯願師尊笑!

個人所在層次認識,不符合法的地方,還望同修慈悲指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堅不可摧〉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在海外電話會議上的講法〉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11/也談配合與不配合-4075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