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修自己 改變家庭環境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一日】

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叫丹尼,我開始修煉法輪功已有兩年了。我非常有幸能參加去年的紐約法會,並在同一年帶著我的父母、弟弟去看神韻演出。神韻演出給我的父母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特別是我的父親,他以前從來沒有如此專心認真的看一場藝術演出。看完神韻後的一整晚,他都不停的讚美神韻,並問我更多有關法輪功的問題。

儘管如此,我的父母因為誤解法輪功學員參與政治而不允許我修煉法輪功。這是因為在越南曾經有個警察告訴他們,法輪功組織一群煉功人對中共政權進行抗議。因為越南社會也深受黨文化的影響,我的父母試圖用強力和威脅迫使我放棄修煉。他們威脅停止給我提供資金和支付我在澳洲的生活開銷。他們對我大吵大嚷並想逼我停止學習回到越南。我努力解釋法輪功學員是不參與政治的,他們只是在講真相和幫助人們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以及對人權的迫害。但是我的父親完全不聽,並更強硬的威脅我。他訓斥我,說我不在乎我的家人、父母、弟弟還有祖父母,只在乎和我們家沒關係的那些中國人。

我是怎樣改變父親心意的

1、向內找

在那時我沒有很紮實的修煉基礎,我的正念不夠強。我有些茫然。和一些同修交流後,他們提醒我向內找。我開始回頭看自己,發現父親批評我的言語其實是師父慈悲的點化。我理解到要讓眾生能聆聽真相,我需要修好自己。

師父講了:「這件事情我有甚麼不對的地方?是不是真的我出現甚麼不對了?都在這樣思考,第一念思考自己、想問題,誰不是這樣你就不是一個真正的大法修煉人」[1]。

為了讓父母理解,我必須先修好自己,讓他們信任我。我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做一個負責的女兒,盡子女的義務,照顧好我的父母,年輕的弟弟和我的祖父母。

2、改變自我

因為小時候我被父母寵溺,我從不習慣關心他人,包括我的親人。當我回到越南時,我開始限制自己出去見朋友們,而是花更多的時間在家照顧爺爺奶奶。我幫助餵爺爺吃東西,幫他上廁所,給他聽師父的講法,帶他在床上煉前四套功法,並給他講真相。這些都是我以前從沒做過的。

在越南的那一個月,我每天早晨四點起床並到海邊和同修們一起煉功,每天只睡四到五小時。說心裏話這是一個很大的改變。以前我每天都睡超過十小時,晚上八小時和白天三小時的小憩。在越南有午休的習慣。我覺的我能做到這樣的改變是因為堅持煉功,特別是煉第二套功法一小時。同修們交流說第二套功法能很快的轉化本體並在睡眠少時讓人保持清醒。

3、修出對父親的善

在修煉更精進後,我更關注我父親的工作,並且開始更多的去了解我父母的工作與健康狀況。有時在電話中,我會問他工作的狀況和經歷,因為我知道和子女分享他的工作時他是很開心興奮的。於是我很專心的聽,並記住他講的每句話。有時我也會分享我基於大法的理解,或是基於宇宙的根本特性真善忍的理解。每次談話後,我看到他在反思,有時會贊同我講的。

有一次在父親的一個重要會議前,當我問他會議的流程是甚麼,他講了面對怎樣的困難,他有怎樣的經驗可以去克服困難。在這段長時間的對話的最後,我祝他有一個成功的會議,我說:「祝您明天一切順利,我希望給您三個字作為禮物,他將給予您幫助,那就是真、善、忍。真意味著永遠保持誠實、真誠。善是要為他人著想,忍是要在任何情況下保持耐心和冷靜」。我的父親是個脾氣火暴的人,在他的員工做錯的時候總是毫不猶豫的指責和怒罵他們。我繼續說:「當意外發生,如果一個人能保持冷靜,並在做任何事前深思熟慮,那麼他將用一種理性、智慧和不張揚的方式處理問題而不被情感左右,這是我從法輪功中學到的。」

師父說:「往往你的心總是那麼慈祥慈悲的,突然間出現問題的時候,你有個緩衝餘地,思考餘地。心裏老想和別人爭,鬥來鬥去的,我說一遇到問題你就得跟人家幹起來,保證是這樣的。」[2]

4、根據個人情況講真相

我的父親堅信科學,所以我搜索到一些站在科學角度解釋修煉的文章。例如,我找到一篇大衛霍金斯博士寫的關於人體振動頻率,與心性和疾病的關係的研究論文。文章中提到,易怒且有著仇恨的人的振動頻率低並且更容易得病,而知足且和善的人有著高的頻率並且他們可以通過修煉達到這一點。我從這篇文章聯繫到了《轉法輪》中的關於修煉是放棄人的執著心的講法。

師父說:「舉個例子說,一個瓶子裏裝滿了髒東西,把它的蓋擰的很緊,扔到水裏,它也要一沉到底。你把裏面的髒東西倒出去,倒的越多,它會浮起來越高;完全倒出去,它就完全浮上來了。我們在修煉過程中,就是要去掉人身上存在的各種不好的東西,才能使你昇華上來,這個宇宙的特性就起這樣一種作用。」[2]

轉變

我認識到在我修煉狀態不太好的那些日子,我的父母會對我不好並讓我放棄修煉。而修煉狀態好的那些日子裏沒有任何問題。當我有一天去祖父母家並給他們講真相後,第二天我的爺爺跟我父親說:「你的女兒非常溫柔,她講了一個很好的故事,她可以成為一個優秀的政治家。」我以為我的父親會生氣並罵我,但事實上甚麼都沒發生,而且他甚至連抱怨都沒有。我們都笑出聲了。當然我還得在接下來的一天去爺爺家講清楚我告訴他的不是政治。

大約一個月前,父親在電話中告訴我爺爺的健康狀況不太好,而且他的情況在快速惡化。這是因為他的心志不夠堅強。我建議父親幫助爺爺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找到很多因為背九字真言而快速恢復的故事。我給爺爺在電話中念那些故事,而父親坐在一邊很安靜的聽著。

因為父親不喜歡所謂的「迷信」,我當時沒有指望他會接受我的建議。然而我只是單純的想著那是我在那時應該做的,因為念誦九字真言是救爺爺命的最好的方法,所以我就做了我應該做的,說了我應該說的。

我看到了父親逐漸的在轉變。一開始他僅僅同意我在某些問題上是對的。之後,他開始背誦九字真言並且問我他背的對不對。接著他因為難以入睡,開始在晚上念九字真言,並告訴我他感到不太累了。慢慢的,他決定讓我祖父讀九字真言。父親開始很慢的一個字一個字的讀,一遍又一遍的讀,以此來幫著爺爺一遍又一遍的讀。他也將九字真言寫在紙上以便爺爺能在忘記時念它們。

在我寫這篇交流文章時,我打電話給父親詢問爺爺的情況。父親很興奮的告訴我爺爺的狀況在變好。爺爺能記得九字真言並念的非常好,每次父親去看他,父親都和爺爺一起念。爺爺很大聲的通過電話念給我聽,眼睛睜的大大的,眼神十分明亮。我的奶奶每天在爺爺身邊,看到他這樣做也開始念了。我每次給爺爺打電話時都跟他講一些明慧網的故事來鼓勵他堅持下去。我的姑姑也坐在同一間房裏,聽了幾個故事以後也問我怎樣開始修煉。父親甚至開玩笑說:「現在你成功的勸三個家庭成員信法輪功了。」

所有這些都超出了我的預期。人們都知道我煉法輪功,並且他們都說法輪功很好,對法輪功很尊重。

我用了一年的時間改變父母對大法的誤解。我想這是源於好的自身修煉和持續提高自己的心性。我的父親不是被我的言語說服,他是對我的行動信服。我認識到要讓他人相信大法是好的,我自己需要以大法的標準做一個好人。

師父說:「做的好的就會改變自己周圍的環境,做的差的也會使自己周圍的環境隨心而變化。」[3]

以上是我一些有限的經驗和認識,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二零二零年青年大法弟子網絡法會發言稿)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1/向內找修自己-改變家庭環境-4070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