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政要減薪抗疫 中共政權撒幣維穩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四日】武漢肺炎在多國蔓延,使全球遭遇了經濟寒冬。西方國家紛紛拿現錢給民眾紓困,中共則是發放消費券推進捆綁消費,甚至強扣民眾工資兌換消費券。

疫情肆虐,西方政府一方面放錢賑災民眾,另一方面高官大幅減薪,與民共度時艱。中共對百姓吝嗇算計,但為保黨,疫情期間卻大幅提高軍官工資,維穩方面大撒幣,拿著百姓的血汗錢迫害百姓。


一、西方政府要員減薪抗疫

首先讓我們來看看西方政要減薪情況。

新西蘭:4月15日,新西蘭政府新聞發布會上,新西蘭總理Jacinda Ardern宣布,政府決定,包括總理,內閣及各部長,以及公共事務部門的各CEO均將在未來6個月內進行20%的減薪。

除了總理公布的減薪外,政府中的一些部門領導也自願要求減薪。如公共衛生總幹事Dr Ashley Bloomfield、國家事務委員會會長Peter Hughes,以及副長Helen Quilter也已經提出了20%減薪。最大反對黨國家黨領袖Simon Bridges已經向總理主動提出了減薪要求。

行動黨黨魁David Seymour4月初曾提案稱應該讓所有國會議員都減薪20%。他表示:「全國眾多企業都在受到打擊,突然沒有收入,新西蘭人也做得夠多的了,只有國會議員們也展示出一致性才公平。」

新加坡:新加坡政府早在2月28日就已宣布,總統與高官減薪一個月,高級公務員減薪半個月,國會議員則減少一個月津貼。至於醫護人員及其他部份前線人員則獲發特別獎金。

副總理兼財政部長王瑞傑3月26日發表追加預算案聲明,宣布部長和次長將增加減薪幅度,其中高級政治職務者如總統、部長、國會議長、副議長等,將減薪3個月。其他政府官員會按職級減薪半個月至3個月。

馬來西亞:首相辦公室3月26日宣布決定,內閣70名成員減薪兩個月,並將這筆減薪款項捐給武漢肺炎抗疫基金。目前馬國內閣有一名首相、32名部長和37名副部長,兩個月的減薪總額為180萬令吉。首相辦公室發布文告指出,此舉顯示了政府幫助受疫情影響人民的決心。

印度:印度總理莫迪宣布自4月1日起,他和內閣部長及所有國會議員減薪30%,為期1年,所減得的薪資、津貼和退休金捐到印度基金(Fund of India),用作支持受新冠肺炎疫情重創後的印度經濟復甦工作。原定印度的國會議員地方發展計劃亦暫停兩年,所省下的資金將用作政府抗疫工作。兩項措施連同為抗疫及復甦工作籌得790億盧比(約73.36億元人民幣)。

南非:南非總統拉馬福薩4月9號向全國民眾發表電視講話說,政府非常清楚「封禁」給南非經濟造成的打擊,給民眾生活帶來的不便。他宣布政府高級別官員將減薪,以籌集資金用於應對疫情。「政府決定,接下來3個月,總統、副總統、部長和副部長的工資將扣除三分之一,這部份資金將用於抗擊疫情。」

約旦:當地時間4月18日,約旦總理事務大臣薩米﹒達烏德表示,因新冠疫情影響,約旦政府將降低該國公務員和軍人2020年度的薪資。他表示,此舉順應約旦民眾的要求,將為政府節省3.6億約旦第納爾(約合36億元人民幣)的開支。


二、古代君臣修德禳災

西方政府不僅從國庫裏拿錢救助疫情中的民眾與企業,官員、公務員、軍隊還從自己的薪水中劃出份額,幫助國家與民眾應對艱難時刻。這一與民共濟的普世價值理念,在中華民族傳統社會也是很常見的。

儒家文化經典,如《周禮》、《孟子》、《春秋繁露》中都認為瘟疫流行的終極因素是人君「政教失所」、「王政之失」所造成的,從而引發了上天對統治者的警告與懲罰,如若君臣拒不悔過,將會導致更大的天懲。因此,古代君王遇天災,都會下詔罪己,檢討自己過往敗德以匡正。如漢文帝,就是古代第一位以國家公文形式發布「罪己詔」的君王。唐太宗、康熙等史載有德行的千古一帝逢災異,首先要做的事就是向蒼天懺悔己過。

就算是口碑不太好的帝王,如漢恆帝,面對民間水旱、病疫,也都會發出「政亂在予」的悔過之語,認為災禍是上天給他的「遣告」。古代人君深查己過不是停留在口號上的,而是依據《周禮》來規範自己,比如「衣素服」、「不殺牲」、「乘素車(無裝飾的車)」、「懸樂(禁聽樂音)」,皇上還會令百官減俸以謝罪承責。

為了救治,朝廷會派重臣、太醫去疫區救治,免費發放藥品,承擔亡民喪葬費用。災後開倉賑糧、免徭役稅賦,甚至大赦天下。這一切行為都是著眼於安民撫民,以民為本,施仁政。官員也多體現出德行仁心。

如《水滸傳》開篇楔子裏就寫道:「嘉祐三年春間,天下瘟疫盛行……開封府主包待制,親將惠民和濟局方。自出俸資,合藥救治萬民。」

明朝嘉靖國子監博士李贄,曾記載了一位荊州屬官李中溪的事蹟,當地官員不能合理照料工程勞役者,以致纖夫疫死無數。李中溪親自到藥材市場買藥材,熬煮參芪藥水,救活了很多染疫者。後來,李中溪主持築堤障江工程,曾受恩惠的役者紛紛出力。

李贄認為,李中溪所花費的藥費不過四五百金,卻救活了數以萬計的疫病者,這樣是因為李中溪仁心所致,感動了天地。


三、疫情期間中共政權撒幣維穩

自詡為人民「大救星」的西來幽靈中共,自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以來,對內暴力式維穩防疫,民生舉步維艱之際,不但不廣施救濟,還大筆經費用於維穩,導致民不聊生,民怨載道。

1)「五毛」漲資變「七毛」
台灣《自由時報》報導,中國「五毛」網軍傳出調薪消息,自4月8日起,評論每則文章可領0.7元人民幣,4月9日每篇可拿0.8元人民幣,調幅約14.4%。而海外社交媒體推特、臉書近期流出中國五毛網軍薪資單上,4月8日當天網絡水軍成員每「讚」1篇文章,可獲得0.7元人民幣,到了4月9日價位竟調0.8元人民幣。據網絡爆料人透露,僅一天時間就上調0.1元,是因為前一天調價不到位,水軍熱情不高。

而推特上也流出五毛網軍翻拍的微信訊息,內容顯示「接上級部門通知,要求各單位,所有人對該微博進行點讚」,要求將中共央視1條「美國小哥實拍疫情嚴重的紐約」視頻衝上微博熱搜榜。

中共文宣系統、政法委系統、教育系統、團中央系統等各大系統各自雇佣的「五毛」多如牛毛,總體數字不得而知,有媒體披露,單團中央系統下屬高校就有所謂「青年網絡文明志願者」一千多萬。

「五毛」的職責主要是通過網絡點讚或灌水、跟評在網絡空間製造中共所需要的政治正確氛圍,完成黨的欺騙宣傳,阻擋真相傳播,引導控制民眾輿情,製造虛假民意。說白了,五毛就是中共的網絡紅衛兵、輿論痞子。

2)603億的公共衛生和防控補助費
據中共財政部網站透露,財政部與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今年撥發了人民幣603億元經費,來加強基層疫情防控工作。其中99.5億元為增補防控補助資金。

正常國家政府,這些資金應該都用於有關疫情的醫療救助物資、運輸、調度、服務及管理等方面。但是,中共是將維穩防控放在疫情防控之前的。疫情期間,中共派出大量警察、協警、社區工作人員、民兵大隊,這些人員無論在街頭巡邏,還是深入居民家中強行拉人隔離,都身著隔離服、全副疫情防控裝備,醫療防護設備比一線醫院等級還要高,我們無法得知這些經費到底是從公安維穩經費支出還是從公共衛生經費支出,或是本部門的辦公經費支出,反正最後都是從國庫支出,全國納稅人買單。

為所謂的防控疫情,中共派出全國450萬網格員「築牢疫情防控第一道防線」,實質上這些龐大的網格員隊伍是來執行中共的社會綜合治理任務的。阻止疫情真相傳播是這些所謂網格員重點防控任務之一。全國所有警察、網格員、基層居委會等各類維穩人員的加班費、誤餐費、市內交通費等等費用是一筆不菲的開支。中共2019年的維穩經費開支達1.3萬億元。因為疫情防控,今年決算資金可能會增加。

據公民記者李澤華披露,疫情期間,武漢殯儀館因患者死亡屍體太多,忙不過來,招募搬屍工,開出的價格是搬第一具屍體為500元,搬第二具就是增加200元。武漢殯儀館從3月23日到4月4日共13天,按每家殯儀館每天發放500骨灰盒計算,8家共有死者5.2萬人,假設只有一半屍體是高價搬運的,每具屍體按500元計算,光這筆為了掩蓋死亡數字維穩性搬屍費就高達5.2萬×500元=2600萬元。而在中共向死者家屬發放骨灰盒期間,如果明確表態按照中共維穩流程去做的死者家屬,中共承諾給3000元封口費。

3)疫情期間,中共610仍在迫害法輪功
明慧網報導,武漢肺炎期間,從2020年1月21日至4月4日,有17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離世。1~3月疫情期間有70名法輪功學員被冤判,806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綁架。而山東省委辦公廳2020年2月17日下發給省內各市的一份文件顯示,中共仍把法輪功作為疫情期間迫害的首要目標之一。

中共如想實施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沒有錢是辦不了的。海外媒體曝光,北京房山區政法委內部文件顯示,2018年是政法委基層指導科負責的「雪亮工程」重點建設項目專項轉移支付資金,金額達1400萬元。所謂「雪亮工程」是中共的視頻監控系統「天網工程」在縣市鄉鎮區域的延展,其中一項重要任務就是視頻監控法輪功學員講真相活動。

北京城區及郊區,疫情期間,中共主要是靠翻看監視視頻來尋找法輪功學員作為迫害對像。然而善惡到頭終有報。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前610副主任孫力軍4月19日晚落馬,中共紀委宣布對其實施審查。據海外知情人士透露,孫力軍曾多次參與指揮中共活摘器官罪行。

4)軍隊加薪保黨不倒
中共強調「槍桿子裏出政權」,中共的軍隊說到底不是為了保國家,而是為了保黨。近日,推特網友「liqun chen(陳立群)」4月18日發布消息說,軍改後的陸軍首次軍官加薪昨天已經落實。

網友同時曬出中共軍官漲資如下:下士5750元,中士7820元,上士10120元,四級軍士長12420元;排職10360元;副連11270元,正連12190元;副營13340元,正營17020元;副團20700元,正團26070元;副師29440元,正師34270元。

2020年,中共給予廣大城市建設者主力軍農民工的保障工資,上海最低工資標準是2300元,北京為2200元,深圳、廣州、杭州為2100元左右。這一標準,是中共軍隊中最低檔下士的1/2不到,正師級的6.7%。

《紐約時報》發文評論:「新冠病毒暴發終結了中國近半個世紀驚人的經濟增長」。大陸經濟學家評論這是自改革開放以來最嚴重的一次經濟衰退。同時,大疫仍未結束,中共政權卻只顧把錢撒在加強暴力機構來控制人民。

值得慶幸的是,經過此次疫情危機,國際社會主流漸漸區分了中共與中國,紛紛把聲討的矛頭對準了中共;在認清了中共邪惡本質的同時,洞悉中國人民也同樣是這場疫情與中共的受害者。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0/4/24/西方政要減薪抗疫-中共政權撒幣維穩-4042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