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前言、緒論、第一章:魔鬼毀人之三十六計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九日】

前言

撒旦對人的誘惑並不是只發生在伊甸園中,今天它仍然以人類意想不到的方式誘惑、恐嚇和毀滅著人。以神的標準衡量,魔鬼已經佔領了我們的世界,這個過程就是人類受到誘惑和脅迫而不斷背離神的過程。這個魔鬼就是共產主義邪靈。

共產主義並非一種思潮、學說,或者在人類尋找出路時一個失敗了的嘗試。它是魔鬼,亦稱共產邪靈,由恨和宇宙低層空間各種敗壞物質構成。它原本是一條蛇,到了表層空間的體現形式則是一條紅龍。它與仇視正神的撒旦為伍,同時利用各種低靈和魔禍亂人間。這個邪靈的終極目的就是要毀滅人類,在神歸來挽救眾生的最後關頭,讓人不信神,讓人的道德敗壞到背棄神和傳統,聽不懂神的教誨而導致最終被淘汰。

共產邪靈詭計多端、千變萬化,有時會以屍山血海的暴力來恐嚇不肯追隨它的人;有時打著「科學」、「進步」的口號和勾畫出美好的藍圖欺騙人追隨它;有時以故作高深的學問讓人以為它是人類未來的發展方向;有時則以「民主」、「平等」、「社會公正」等口號滲入到教育、媒體、藝術、法律等諸多領域中以潛移默化地將人吸引到它的旗下;有時冠以「社會主義」、「進步主義」、「自由派」、「新馬克思主義」、各種左翼黨派等令人迷惑的名稱;有時打著「和平反戰」、 「環保主義」、「全球化」、「政治正確」等貌似正義的旗幟;有時支持「先鋒藝術」、「性解放」、毒品合法化、同性戀等放縱人的慾望還讓人誤以為是一種社會時尚──暴力或激進並不是唯一的表現形式,它有時也偽裝出心懷大眾福祉的嘴臉,但它的根本特徵是不擇手段地摧毀傳統的一切,包括信仰、宗教、道德、文化、家庭、藝術、教育、法律等,讓人在道德淪喪中墮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這個邪靈和它的各種變種,不但沒有隨著東歐共產黨的解體而消失,反而正在全世界大行其道。不止中國、古巴等國家仍公開宣稱自己是共產黨政權,就連被視為自由世界龍頭的美國也在共產邪靈的進攻下近乎全面淪陷,更遑論早已社會主義化的歐洲和共產黨勢力籠罩的非洲和拉丁美洲。這就是人類所面臨的觸目驚心的現實──共產邪靈毀滅人類的陰謀幾乎得逞了。

人類趨利避害的本能會讓人想要逃避苦難,或想出人頭地,或建立一番轟轟烈烈的事業,或只是為了享受生活等等。這些想法本無可厚非,但人類一旦遠離了神,這些念頭都會成為共產邪靈的把柄,被它激勵和放大,從而讓人落入它的掌控。而共產邪靈反神逆天的狂妄,也造成了被操控者的狂妄──圖謀通過權力、金錢、知識來扮演上帝,主宰他人的命運和歷史的進程,並進而形成一種社會潮流。

人是神造的,人性中善惡俱在。人如果棄惡揚善,就可以歸向神;反之則倒向魔,這一點全憑人的選擇。

我們發現,許多本性尚在的善良人,都是在不知不覺中成為共產邪靈的代理人或成為被共產邪靈操縱的、列寧所形容的「有用的白痴」。雖然社會整體上已經在共產邪靈的誘惑下墮落到毀滅的邊緣,但真正心甘情願地把靈魂抵押給魔鬼、有意敗壞人類的人畢竟極少極少。對大多數人來說,人性中的善良還是給了人擺脫邪靈的機會──這就是我們撰寫這本書的目的,將這個複雜而艱深的問題儘量用淺白的語言和道理闡述出來,讓人看清共產邪靈的各種伎倆,更重要的是將神給人確立的道德、文化、藝術等傳統呈現出來,讓人在神和邪靈之間做出選擇。

人的善念一出,神就會幫助人跳出魔鬼的控制,但認清魔鬼的過程卻需要讀者深思明辨。我們將從一個全新的高度、廣闊的視角,重新審視幾百年來的歷史潮流及演變,辨析魔鬼是如何以各種面具、各種手段佔領及操控了我們的世界的。我們的目的不只是為了寫歷史,我們更關注如何能不再讓魔鬼統治我們的世界。這有賴於人自身的覺醒、主動拋棄邪惡和走回神給人規定的傳統之路及生活方式。

神一定會戰勝魔鬼,而我們選擇站在哪一邊卻決定著我們生命永遠的歸宿。

緒論: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

目錄

1.共產主義是魔鬼,其目的是毀滅人類
2.魔鬼毀滅人類的主要方式
3.共產主義思想是魔鬼的意識形態
4.作為一種超自然力量的魔鬼的特點
5.魔鬼的多個面目
6.社會主義是共產主義的初級階段
7.對共產主義的嚮往是一種「羅曼蒂克」的幻想
8.魔鬼造成文化的毀滅和道德的崩潰
9.回歸神,恢復傳統,走出魔鬼的安排

******

蘇聯的解體和東歐共產主義政權的垮台,標誌著持續了近半個世紀的東西方兩大陣營間冷戰的結束,很多世人為此感到樂觀,以為共產主義的威脅已經成為過去。

而實際情況是,原教旨的和改頭換面的共產主義思想仍然在肆虐全球,這既包括仍然固守著共產主義意識形態話語的中國、北韓、古巴、越南,也有共產主義因素仍然囂張的前蘇聯東歐國家;既有打著民主或共和旗號實行社會主義的諸多非洲和南美國家,也有被共產主義因素嚴重侵蝕而不自知的歐洲和北美民主國家。

共產主義造成的戰爭、飢荒、屠殺、暴政雖然觸目驚心,但其危害卻絕不限於此。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與人類歷史上的所有政治制度截然不同的是,共產主義與人性、人的價值和尊嚴為敵。在一個多世紀的實踐中,它建立了包括蘇聯和中國在內的一系列龐大的極權國家,造成了上億人的非正常死亡,奴役了幾十億人口,並曾經一度把世界帶到核戰爭的邊緣。更重要的是,它造成了大面積的家庭解體、社會混亂、道德崩潰和整個人類文明的沉淪。

共產主義的本質到底是甚麼?它的終極目的又是甚麼?共產主義為甚麼似乎處處與人類為敵?人類的出路在哪裏?

1.共產主義是魔鬼,其目的是毀滅人類

「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 《共產黨宣言》以「幽靈」做開場白,絕非馬克思一時的心血來潮。如本書前言所述,共產主義並非一種思潮、學說,或者在人類尋找出路時一個失敗了的嘗試。它是魔鬼,亦稱共產邪靈,由恨和宇宙底層空間各種敗壞物質構成。它原本是一條蛇,到了表層空間的體現形式則是一條紅龍。共產邪靈與仇視正神的撒旦為伍,同時利用各種低靈和魔禍亂人間。這個邪靈的終極目的是毀滅全人類,在神歸來挽救眾生的最後關頭,讓人不信神,道德敗壞到背棄神和傳統,最終聽不懂神的教誨而導致被淘汰。

冷戰後,東歐和蘇聯的共產政權解體了,而共產主義並沒有解體,共產主義的幽靈未死,它的毒素不僅繼續危害前共產國家,而且早已通過各種形式滲透到了全球。魔鬼藉由掌控人的意識形態,滲透進人類社會的各行各業。共產邪靈所刻意灌輸給人類的各種變異觀念,不知不覺中已經在全球泛濫,迷失的人們甚至將其當成了自己的想法和願望,導致人類的是非、善惡標準大幅度地傾斜、顛倒。魔鬼的陰謀幾乎得逞!

當共產邪靈即將在獰笑中慶祝它的勝利時,絕大多數世人卻認為它走向了失敗。世人處於毀滅的邊緣,卻還蒙在鼓裏。還有比這更危險的境地嗎?

2.魔鬼毀滅人類的主要方式

人是神造的,慈悲的神一直守護著他的子民。魔鬼深知,要想讓神不再管他創造的人類,唯有切斷人和神的聯繫。它為了毀滅人類,採用的最主要方式是破壞神傳給人的文化、並敗壞人的道德,把人變異到神難以挽救的程度。

人是神性和魔性同在、既可道德墮落、又可道德提升的生命。信神的人都知道,一個有道德追求的人,他的正念正行會得到神的眷顧,神會加持他的正念,神也會幫助他的正行,神更會為他創造奇蹟;同時,神會提高他的道德層次,使他成為更加高尚的人,直至回歸天國。然而,一個道德低下的人,一個充滿私慾、貪婪、愚昧、狂妄無知的人,他的惡念惡行不可能得到神的認可;相反,魔鬼會加強他的狂妄無知,加重的他的私慾、惡念,更會操縱利用他的惡行造業,貽害人間,使他道德持續下滑,直至墮落地獄。當人類社會的道德水準普遍下降,魔鬼就會推波助瀾,以各種方式肆意操控利用人們的惡念惡行,以徹底毀滅人類。

十八世紀以來,歐洲歷史進入劇烈動盪時期,人類道德的整體滑坡給魔鬼造成了可乘之機。它有步驟地顛覆善惡是非標準,灌輸無神論、唯物論、進化論、鬥爭哲學等邪說。它選定了信奉邪教的馬克思作為其人間代理人,於1848年推出《共產黨宣言》,揚言用暴力消滅私有制、階級、國家、宗教和家庭。1871年的巴黎公社是共產主義第一次嘗試奪取政權。

馬克思主義追隨者聲稱,政權問題是馬克思主義政治學的中心問題。我們如果了解了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就會發現政權問題對共產主義來說既重要又不重要。說它重要,是因為掌握政權是大面積敗壞人類的快捷方式,只有掌握了政權,共產黨才能用暴力和強制推廣其意識形態,在短時間內從根本上破壞一個民族的傳統文化。說它不重要,是因為即使沒有掌握政權,魔鬼依然可以用其它方式變異人的道德,達到其毀滅人類的終極目的。因此,在其實踐中,暴力不是唯一的方法,政權不是唯一的手段。事實上,共產主義這個魔鬼採用了極為靈活多變的手法,利用人類的一切弱點,使用欺詐和愚弄的手段,通過擾亂人類思想、顛覆正統文化、破壞社會秩序、製造社會動亂、分化撕裂社會等方式,全方位佔領了世界。

3.共產主義思想是魔鬼的意識形態

神給人類社會奠定了基於普世價值的豐富文化,鋪墊了人回歸天國之路,魔鬼的共產主義和神奠定的傳統文化是根本對立、水火不容的。

共產邪靈以無神論、唯物論為核心,集合了德國的哲學、法國的社會革命、英國的政治經濟學等元素,以一種世俗宗教取代了神和正教在社會及文化中的位置。共產主義把整個世界變成了它的教堂,把人的社會生活的各個層面都納入了它的控制範圍。魔鬼佔據了人們的思想,讓人們反神、排神,背離傳統;魔鬼在背後操控著人類一步步地走向毀滅。

魔鬼選定馬克思等人間代理人,在人間反對和破壞神給人類社會奠定的法則,宣揚階級鬥爭,廢除舊的社會制度。在東方它發動暴力革命,建立政教合一的極權國家;在西方通過高稅收、高福利進行財富再分配,搞漸進式的非暴力共產主義;在全世界將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滲透進各個國家的政體,通過摧毀一切社會秩序的世界革命而達到消滅國家的目的,最後建立一個世界性統治機構取代所有國家和政府,讓魔鬼掌控世界權力。這便是共產主義許諾的建立一個沒有階級、國家和政府,並且進行集體生產的社會,最終使人類社會達到「各盡所能,按需分配」的所謂「人間天堂」。

共產主義以實現其世界大同、「人間天堂」的理念為綱領,推動無神論指導下的「社會進化」;用唯物論摧毀人的精神追求、信仰和宗教,讓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滲透到社會的每一個領域、每一個角落,包括政治、經濟、教育、哲學、歷史、文學、藝術、社會科學、自然科學、甚至宗教等等。如同意識形態中的癌細胞,共產主義不斷增殖,並排除一切其他意識形態,其中包括對神的信仰,進而毀滅國家主權、民族意識,最後消滅人類的道德和文化傳統,讓人類走向毀滅。

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揚言:「共產主義革命就是同傳統的所有制關係實行最徹底的決裂;毫不奇怪,它在自己的發展進程中要同傳統的觀念實行最徹底的決裂。」這句話相當準確地概括了共產主義近二百年來的實踐。

道德來源於神,神規定道德標準永恆不變。道德標準從來不該是人來定的,也不會隨著人的權勢而變。而共產主義則要對任何一種道德「宣判死刑」,讓共產主義的信徒來重新定義道德。在否定道德的同時,共產主義用各種負面因素驅逐人類傳統中的正面因素,進而讓負面因素佔領整個世界。

傳統的法律源於道德並維護道德,共產主義讓道德和法律分離,通過制訂惡法、惡意曲解傳統的憲法和法律來摧毀道德。

神叫人行善,共產主義鼓吹階級鬥爭,提倡暴力和殺戮。

神給人奠定了家庭作為基本的社會單元,共產主義認為家庭是私有制的表現形式,揚言要消滅家庭。

神讓人有獲得財富的自由和生活的權利,而共產主義要消滅私有財產、剝奪地產、提高稅收、壟斷信貸和資本,徹底掌控人的經濟生活。

神奠定人類社會的道德、政府、法律、社會和文化形態,而共產主義則要「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

神傳給人正統藝術,是為了將神和天國世界的景象通過這種獨特的方式傳遞給人,讓人回憶起天國的美好,升起敬神的信心,提升人的道德與修為。共產主義則讓人崇尚現代變異藝術,窒息人的神性,放縱魔性,操縱整個藝術界傳播擴散低、醜、怪、惡、頹廢的負面信息。

神讓人謙卑、敬天敬神,共產主義專門給人灌輸魔性和狂傲,讓人走向對神的悖逆、不服從。它放大人性中的惡,用所謂的「自由」讓人們隨心所欲,失去道德的約束並消除人的負罪感;以「平等」為口號煽動人的妒嫉心,並用各種手段刺激人的虛榮,讓人們被眼前的名利誘惑而跟從魔鬼。

二戰後,有形的共產主義陣營進一步擴大,共產黨社會和自由社會在世間對峙,開始了數十年的冷戰。共產主義學說成了共產黨國家的世俗宗教,成為課本上不可挑戰的「真理」。在其它國家,改頭換面的共產主義也產生了極大的影響。

4.作為一種超自然力量的魔鬼的特點

魔鬼是一種超自然力量,理解共產邪靈的屬性是理解魔鬼製造的世間亂象的鑰匙。

共產邪靈由恨構成,它從人的恨當中汲取能量。

共產邪靈與撒旦為伍,有時不可分,我們也不必試圖把二者分清。

魔鬼在東西方同時布局,在各行各業同時布局,其力量時而分開,時而合一;聲東擊西、借力打力;不拘一格。

魔鬼是超限戰的始作俑者:宗教、家庭、政治、經濟、金融、軍事、教育、學術、藝術、媒體、娛樂、大眾文化、社會生活、國際關係,全都變成魔鬼毀滅人類的戰場。

魔鬼的黑色能量瞬間就從一個領域蔓延到另外一個領域,從一個團體轉移到另外一個團體,從一個運動擴展到另外一個運動。比如,七十年代西方反越戰運動退潮後,魔鬼操控反叛青年轉而推動女權運動、環保運動、同性戀合法化運動,另外一部份則進入西方社會體制內,試圖從內部顛覆西方文明。

魔鬼能夠操縱有不好思想的人做它的人間代理人,以偽善欺騙善良而單純的好人做它的代理人或辯護士。

魔鬼代理人遍布社會頂層、社會上層、社會中層、社會下層、社會底層,因此魔鬼的行動有時表現為自下而上的革命,有時表現為自上而下的陰謀,有時表現為由中間層發起的改良。

魔鬼能夠變形、分體。它能夠調動另外空間的低靈為它服務。色情、毒癮都是魔,都成為邪靈利用的工具。這些低靈爛鬼從人的負面情緒──仇恨、恐懼、絕望、狂妄、悖逆、妒嫉、淫邪、憤怒、發狂、怠惰等──當中吸取能量。

魔鬼隱秘而狡猾,它利用人的各種貪慾、邪念、魔性、陰暗與負面的東西。人符合了它的想法,它就會控制人。很多時候人以為在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事,其實卻是邪惡在背後操控。

5.魔鬼的多個面目

正如魔鬼有多個名字,共產主義也以不同的面目示人。魔鬼慣用相互對立的表現形式迷惑世人:或為強制極權,或鼓吹民主;或為計劃經濟,或為市場經濟;或是全面的言論管制,或是極端的言論自由;在一些國家反對同性戀,在另外一些國家推動同性戀合法化;有時大肆破壞環境,有時鼓譟環境保護,不一而足。它可以主張暴力革命,也可以信奉和平演變。它可以表現為一種政治經濟制度,也可以表現為藝術文化思潮。它可以表現為純粹的理想主義,也可以表現為冷血的陰謀權術。共產極權國家只是魔鬼的一種表現形態,絕非其唯一的表現形態;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只是其歪理邪說的一部份,絕非其邪說的全部。

自從十八世紀的空想社會主義以來,世人至少目睹了科學社會主義、費邊社會主義、工團社會主義、基督教社會主義、民主社會主義、人道的社會主義、生態社會主義、福利國家、馬列主義、毛主義等等諸多流派。這些流派可以簡單地分為兩大類:暴力共產主義和非暴力的共產主義。滲透和蠶食是非暴力共產主義的主要手段。

魔鬼最具有欺騙性的招數之一,是在貌似對立的東西方兩大陣營同時布局。當魔鬼轟轟烈烈侵略東方的時候,同時也改頭換面潛入了西方。英國的費邊社,德國的社會民主黨,法國的第二國際,美國的社會主義黨和其它為數眾多的社會主義團體,把毀滅的種子撒播到了西歐和北美國家。冷戰過程中,蘇聯和中國的大屠殺、集中營、大飢荒和大清洗,使一些西方人慶幸自己仍然擁有優裕的生活和自由的環境。某些社會主義者從人道主義出發,甚至公開譴責蘇聯的暴行,更讓很多人放鬆了警惕。

共產主義魔鬼在西方使用了十分複雜多樣的面具,打著各種不同的旗號,讓人防不勝防。自由主義、進步主義、法蘭克福學派、新馬克思主義、批判理論、反文化運動、和平反戰運動、性解放運動、同性戀合法化運動、女權主義、環保主義、社會公正、政治正確、經濟上的凱恩斯主義、各種前衛藝術流派,多元文化運動等等,這些流派或運動,或來源於共產主義,或被共產主義所利用,來實現其邪惡目的。

6.社會主義是共產主義的初級階段

在西方社會,很多人把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分割開來,給社會主義大行其道提供了土壤和空間。其實按照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社會主義就是共產主義的初級階段。

1875年,馬克思在《哥達綱領批判》中,明確地提出了共產主義第一階段和高級階段的設想。恩格斯晚年,迫於國際形勢的變化,提出利用選票獲取政權的「民主社會主義」,被「第二國際」社會民主黨的領袖和理論家採納,成為今天世界上很多資本主義國家的左翼政黨。列寧對社會主義、共產主義作出了明確界定。他認為,社會主義是共產主義第一階段或初級階段,共產主義是在社會主義基礎上發展起來的。

可見,社會主義本來就是馬克思主義的一部份,是國際共運的一部份。社會主義的公有制和計劃經濟是共產主義的前期準備。當今西方流行的各種社會主義或左翼學派,表面上好像與共產主義無關,其實,就是非暴力共產主義的具體體現。相對於暴力革命,西方的選票就是非暴力的革命手段;相對於公有制,西方的高稅收就是變相的公有制;相對於計劃經濟,西方的社會保障和社會福利制度就是蠶食資本主義的變相體制。事實上,西方國家的許多左翼政黨把實行社會保障和社會福利制度看作是實現社會主義的一個極其重要的方面。

在人們譴責共產主義的罪惡時,不應該只看到暴力和屠殺,更應該有能力識別社會主義制度本身帶來的危害。非暴力的共產主義,也正在以各種社會主義的名義招搖撞騙,蠱惑人心。認識共產主義,就不得不首先認清共產主義的初級階段,因為共產主義不是一蹴而就的,如同一個生命,它也有從小長大的過程,也是從初級階段發展起來的。

現在歐美的某些社會主義或福利國家的「共同富裕」是以犧牲個人自由為代價的。這些國家的人民尚能夠維持一定的政治自由,是因為其社會主義發展程度不高的緣故。但社會主義不是一個靜止的概念。社會主義國家以結果平等為最重要的目標,勢必不斷剝奪人的自由。社會主義必然會向共產主義過渡,也即個人自由會被不斷地剝奪。

如果一個自由國家一夜之間變成極權國家,宣傳與現實之間的巨大反差會使大部份民眾的心理無法適應,很多人會奮起反抗,至少是消極抵抗。這就造成了極權國家統治成本極高,當權者必須大規模殺戮以消除阻力。蘇聯和中國都在和平時期對本國民眾進行了大規模殺戮,這是重要原因之一。

與極權國家不同,自由社會的社會主義以立法的方式,「溫水煮青蛙」式地、一部份一部份地剝奪民眾的自由。建立社會主義制度的過程持續幾十年、幾代人的時間,讓人逐漸地麻木、遺忘、適應,因此更具有欺騙性。就其本質與目的而言,這種漸進式的社會主義和暴力的社會主義並無實質的不同。

社會主義以立法的方式保證民眾的「平等權利」,實質是讓人在道德上向下拉齊,剝奪人向善的自由。在正常條件下,民眾的宗教信仰、道德水準、文化素養、教育程度、聰明才智、吃苦耐勞、認真負責、勇於進取、創新創業等各個方面都千差萬別,要保證平等,不可能把低水平的瞬間拔高,只可能人為地抑制水平較高的人群。尤其是在道德方面,社會主義在西方國家以「反歧視」、「反仇恨」、「價值中立」、「政治正確」為藉口,取消道德判斷,無異於取消了道德本身。所以我們才看到各種反神、瀆神的言行、性變態行為、魔性藝術、色情產業、賭博、毒品被法律保護、「合法化」、「常態化」了。這就構成了對信神的、道德高尚群體的反向歧視,最終是要把這些群體邊緣化、逐漸消滅掉。

7.對共產主義的嚮往是一種「羅曼蒂克」的幻想

至今仍然有不少西方人對共產主義抱著「羅漫蒂克」的幻想,是因為他們沒有真正在共產黨國家生活過、吃過苦頭,對共產主義的現實缺乏了解。

冷戰時期,很多西方的知識分子、藝術家、新聞記者、政客、青年學生到蘇聯、中國或者古巴參觀、訪問、旅遊。他們看到的情況和這些國家民眾的真實生活之間有著天壤之別。共產黨國家把欺騙性的對外宣傳做到極致。參觀者看到的是特意給他們布置的樣板村、樣板工廠、樣板學校、樣板醫院、樣板幼兒園、樣板監獄等,所有接待者都是事先安排好的共產黨員或者「政治上可靠的」人,很多參觀都經過彩排。迎接參觀者的是鮮花、美酒、歌舞、宴會、天真爛漫的男女青年、笑容可掬的官員,他們看到的熱火朝天的勞動場面、平等自由的交談、求知若渴的學生、海誓山盟的婚禮。他們看不到的是走過場的審判、草率的判決、公審大會、武鬥、批鬥、綁架、強制洗腦、關禁閉、古拉格的勞改營、集體屠殺,沒收土地、房屋和財產、飢荒、公共服務嚴重匱乏、沒有隱私權、普通公民被竊聽、盯梢、人人互相監視、告密、政權交接時的殘酷鬥爭、特權階級窮奢極侈、老百姓受苦遭罪。

參觀者把他們看到的假象當成共產黨國家的常態,通過寫書、寫文章、演講的方式傳播到社會上,至今仍然主導著西方人對共產黨國家的想像。少部份人看出了一些破綻,但卻掉進了另外一個陷阱:他們以共產主義「同路人」自居,覺得「家醜不可外揚」,「共產黨國家的殺戮、饑饉和壓迫是探索過程中的必然現象」,「雖然道路是曲折的,前途卻是光明的」,說出真相就會給「社會主義事業」抹黑,他們因此缺乏必要的誠實和勇氣講出真相,相反卻選擇了可恥的沉默。

共產主義宣稱,將建立一個人人自由、人人平等、沒有壓迫、沒有剝削、物質產品極大豐富、各盡所能按需分配、每個人都能夠自由發展的十全十美的人間天堂。這樣的社會只在幻想中存在,是魔鬼欺騙人的誘餌。權力永遠只掌握在少數人手中。真正的共產主義制度是少數人使用國家機器壓迫、奴役、剝削大眾的極權國家。因為時機未到,現在某些以社會主義體制自詡的國家還戴著溫情脈脈的面紗。只要條件成熟,「圖窮匕首見」,天真地憧憬著美好未來的社會主義者們悔之晚矣。

8.魔鬼造成文化的毀滅和道德的崩潰

魔鬼在各個國家、各個領域都安插了自己的代理人,帶領無知而輕信的世人在毀滅的路上大踏步行進。

共產主義教人反神、排神,它一方面從宗教外部攻擊宗教,一方面操縱敗壞了的宗教痞子到宗教內部變異宗教。宗教被政治化、商業化、娛樂化,為數眾多的神職人員道德敗壞,胡亂解釋宗教經典,用歪理邪說造成信眾的思想混亂,甚至奸淫信眾,包括年幼的信徒。這些亂象造成了真誠的宗教信徒的困惑和絕望。僅僅一個多世紀以前,虔誠地信神是好人的代名詞。時至今日,信神、信仰宗教竟然成為愚昧、迷信的標籤,甚至是幾個私人朋友在一起,也不敢提起自己的宗教信仰,怕被人嘲笑。

共產主義以消滅家庭為重要目標,它以男女平等的名義破壞家庭結構、宣揚共產共妻。二十世紀以來,它又掀起當代女權運動,鼓吹性解放,混淆性別角色,攻擊所謂「父權制」,削弱父親在家庭中的地位和作用,改變婚姻定義,鼓吹同性戀合法化,鼓吹離婚權、墮胎權,用福利政策鼓勵單親家庭。這一切造成了家庭的解體和與之伴生的貧困和犯罪。這是過去幾十年中最令人觸目驚心的社會變化之一。

政治上,除了共產黨國家繼續實行專制以外,自由社會的政黨政治也出現全面危機。共產主義利用民主國家制度和法律上的漏洞,努力操控一個或者幾個主要政黨。為了在黨爭中勝出,政治家們競相使用不道德的手段,向選民許諾無法兌現的好處。共產黨和受共產主義操控的政黨滲透政治的結果是,各個國家的政治光譜普遍向左偏移,紛紛採納強徵稅、高福利、大政府、干預主義的政策,並用法律把這些做法固定下來。政府行為對社會有很強的塑造作用。伴隨著政府左傾,整個社會都被左派意識形態滲透,再用教育給青少年洗腦,下一代人就只能選出更加左傾的領導人。

本該傳承人類智慧和文明精華的教育殿堂也遭到了駭人聽聞的顛覆。從上世紀初葉,共產邪靈就安排了人類教育的系統破壞。在文化傳統深厚的中國,為了切斷中國人和傳統文化的聯繫,早在共產黨成立之前,共產主義就操縱了「新文化運動」,對傳統思想道德、語言文學進行惡毒的攻擊。「白話文運動」、「簡化漢字運動」切斷了中國人和傳統文化的聯繫。中共建政之後,迅速完成了教育的國有化,把共產黨文化作為教科書的基本內容,把幾代中國人培養成了好勇鬥狠的狼崽子。

在西方,邪靈打著科學、進步、民主的旗號,發起「進步主義教育運動」,通過控制哲學、心理學、教育學研究,一步步控制教育學院,對教師和教育管理者進行洗腦。在中小學教育方面,把正統理念、傳統道德逐漸逐出教材和課堂,同時降低教學難度,使很多學生得不到足夠的讀寫算術能力以及常識和判斷力。學生被以各種方法灌輸了大量的無神論、進化論、唯物論和鬥爭哲學。六十年代反文化運動以來,「政治正確」成為新的思想警察,強制教師灌輸各種變異思想。年輕人從學校畢業,沒有道德,不懂文化,缺乏常識和責任感,只能隨波逐流,加速社會的整體下滑。

社會上毒品泛濫,犯罪猖獗,媒體上充斥著性和暴力,藝術以醜為美,各種邪教和巫術橫行,青少年沉迷於追星、電腦遊戲、社交媒體,精神萎靡不振。恐怖主義以針對無辜民眾的無理性暴力,突破了一切傳統政治規則的底線,更讓人惶惶不安,有朝不保夕之慮。

9.回歸神,恢復傳統,走出魔鬼的安排

人類文明是神傳給人的。中國文明曾經出現過漢唐盛世,西方文明在文藝復興中期達到頂峰。如果人能保持神傳給人的文明,當神再來的時候,人能夠接續與神的聯繫,聽懂神傳給人的法。如果人破壞了這個文化傳統,道德墮落,當神再來的時候,人會因為罪業太大與思維變異而聽不懂神的教誨,這對於人類來說就是最危險的。

這是一個絕望和希望並存的時代。不信神的人在感官享樂中得過且過,信神的人在困惑不安中等待著神的歸來。

共產主義禍亂人間,意欲最終毀滅全人類,其安排細緻而具體。它們的圖謀是如此地「成功」,其中絕大部份已經完成或接近完成。魔鬼正在統治我們的世界!

人類古老的智慧告訴我們:一正壓百邪;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魔鬼看似強大,在神的面前卻不堪一擊。假如人能保持真誠、善良、慈悲、寬容、忍讓的本性,就一定會得到神的護佑,魔鬼就會無能為力。

創世主慈悲無限,給了所有生命走出劫難的機會。如果人類能恢復傳統,提升道德,聽懂創世主的慈悲呼喚和解救人類的天法,就能衝破魔鬼的毀滅性安排,走上得救之路,走向未來。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日】

第一章 共產主義魔鬼毀滅人類大勢鳥瞰──魔鬼毀人之三十六計

目錄

1. 變亂人類思想
【第一計】詭稱無神
【第二計】妄言唯物
【第三計】邪說進化
【第四計】迷信科學
【第五計】鬥爭哲學
【第六計】眾聲喧嘩
【第七計】變亂語言
2. 顛覆正統文化
【第八計】腐蝕教育
【第九計】魔變藝術
【第十計】控制媒體
【第十一計】推黃賭毒
【第十二計】變異各業
3. 破壞社會秩序
【第十三計】侵蝕教會
【第十四計】解體家庭
【第十五計】東方極權
【第十六計】西方滲透
【第十七計】邪變法律
【第十八計】操控貨幣
【第十九計】超級政府
4. 操縱社會運動,製造社會動盪
【第二十計】發動戰爭
【第二十一計】煽動革命
【第二十二計】經濟危機
【第二十三計】離土斷根
【第二十四計】綁架運動
【第二十五計】恐怖主義
5. 有拉有打,分而治之
【第二十六計】殺戮異己
【第二十七計】拉攏精英
【第二十八計】愚化大眾
【第二十九計】製造暴民
【第三十計】加速淘汰
【第三十一計】肢解社會
6. 掩蓋和防範
【第三十二計】瞞天過海
【第三十三計】聲東擊西
【第三十四計】妖化論敵
【第三十五計】轉移視線
【第三十六計】把握多數

*****

為了在末劫時毀滅人類,魔鬼做了一系列細緻的安排。要想看清魔鬼毀滅人類的大趨勢、大圖象、大脈絡,就必須跳出人世間紛繁複雜的表象,從超越人類社會的高度,審視幾百年來的人類歷史。同時,「魔鬼往往存在於細節當中」。在具有宏觀視野的同時,我們也不能忽略,魔鬼在很多具體事件、群體、部門、過程中,以其慣有的狡猾,安排了很多誘人落入陷阱的陰謀詭計。
1. 變亂人類思想

魔鬼要毀滅人,首先要做到的就是顛倒人的善惡、好壞、是非觀念。它要把壞的說成好的,惡的說成善的。它要把歪理邪說偽裝成「科學公理」,把強盜邏輯詭辯為「社會公正」,把思想鉗制宣稱為「政治正確」,把容忍罪惡美化為「價值中立」。

【第一計】詭稱無神

人是神造的,如果人能保持對神的正信,神會一直保護著人。故而欲毀滅人,必先離間神人關係。於是魔鬼派遣其人間代理人散布無神論,一步一步變亂人的思想。十九世紀初葉,德國哲學家費爾巴哈聲稱「上帝不過是人的內在本性的投射」。共產主義的《國際歌》宣稱「從來就沒有甚麼救世主」。人的倫理道德、文化形式、社會結構、理性思維等等皆來源於神。在不斷遷流變化的歷史長河中,對神的信仰就像是一根堅固的纜繩,沒有它,人類社會這艘小船就會隨波飄盪,不知駛向何方。詭稱無神之後,狂妄的人被誘導著扮演神,試圖左右他人和社會的命運。正如英國思想家埃德蒙‧柏克所言:「凡人假扮上帝,就會如魔鬼般行事。」狂熱的共產主義者往往是這些試圖假扮上帝之人。詭稱無神,是魔鬼一切騙術的第一步,也是其一切罪惡的基礎。

【第二計】妄言唯物

馬克思主義哲學以「物質第一性、精神第二性」為根本原理,殊不知精神物質是一性的。無神論出現時適逢工業革命帶來的生產力大發展,加重了人對物質和技術的崇拜和依賴。本著實證科學的理念,人們開始否定神言、神跡,系統地排斥對神的信仰。魔鬼散布唯物論不是要進行哲學探討,而是以唯物論為武器,顛覆人的精神信仰。唯物論是無神論的必然推論,也是此後一系列形形色色思想流派的總根源。

【第三計】邪說進化

達爾文的進化論原是沒有根據的假說,其立論之魯莽滅裂、推理之粗糙荒謬有目共睹。魔鬼要切斷人與神的聯繫,把神造的人貶損成動物,並進一步使人喪失自尊,推廣進化論邪說。到二十世紀以後,進化論一步步佔領學術和教育領域,把神創論排斥出學校教育,形成壟斷局面;另一方面,把達爾文主義推演成「社會達爾文主義」,宣揚「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邪說,加劇了國家之間的惡性競爭,把國際社會變成叢林世界。

【第四計】迷信科學

宣揚實證科學、唯科學主義、科學至上學說,用「科學理性」取代人的理性,讓人「眼見為實」,凡是看得見摸得著的才相信,看不見摸不著的就不相信,以此加強無神論。現有科學體系不能解釋的現象一概歸為迷信或乾脆視而不見,用科學的大棒打擊信仰和道德,把科學變成一種排他性的宗教,壟斷教育和學術。

【第五計】鬥爭哲學

德國古典哲學家黑格爾的辯證法學說,究其實質,無非是邏輯思維的一般規律,在中國先秦思想裏早有精要的闡明。馬克思主義片面吸收了黑格爾的辯證法學說,並無限誇大矛盾雙方的對立和鬥爭。共產主義的目的不是統一矛盾或解決矛盾,而是「使世界的矛盾,儘量擴大,使人類的鬥爭,永無止境」(蔣介石語)。在實踐中,共產邪靈在人群當中煽動仇恨,製造和擴大矛盾,最後在混亂中趁機發動革命或者政變掌權。這種模式已經重複了無數次。

【第六計】眾聲喧嘩

在無神論、唯物論基礎上創造、傳播大量哲學流派、思潮,比如馬克思主義、馬基雅維利主義、社會主義、虛無主義、無政府主義、功利主義、唯美主義、弗洛伊德主義、現代主義、存在主義、後現代主義、解構主義等,一方面製造意識形態的對立,另一方面讓哲學家和學者陷入大量繁瑣無聊、貌似高深的理論問題之中,對真正重大的問題無暇顧及。學者群體集中了人類社會的才智之士,但過去一百多年中,他們中的很多人成為魔鬼推廣其意識形態的工具,或只能用扭曲變異的思維解讀這個世界。

【第七計】變亂語言

就像喬治‧奧威爾《一九八四》裏大洋國的「新話」一樣,魔鬼也操縱其人間的代理人製造出大量的新語詞,或者對原有的語詞進行重新定義。在魔鬼的詞典裏,自由變成了不受任何道德、法律和傳統約束的極端自由;「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機會均等」等變成了片面的結果平等,也就是絕對平均主義;「仁者愛人」或者「愛鄰如己」之博愛變成了沒有原則的所謂「寬容」;理性變成了狹隘的實證科學的工具理性;「正義」變成了追求結果平等的「社會公正」。語言是思想的工具,魔鬼搶佔了定義語詞的制高點,就等於掌握了人思想的範圍和走向,人們被限制、誘導,只能得出魔鬼允許他們得出的結論。
2. 顛覆正統文化

人類的正統文化來源於神的系統傳授,除了能夠維持人類社會的正常運行以外,神傳的文化更重要的作用在於,在末劫來臨時,使人類能夠聽懂神傳的法,從而能夠得救,免於淘汰。神傳授的文化自然具有對魔鬼意識形態和陰謀詭計的防範和抵制作用,因此魔鬼必然用各種方式引誘人、逼迫人破壞傳統文化。推出諸多吸引不同團體和個人奮鬥的「遠大目標」,代替傳統的人生觀和價值觀,讓人去終身奮鬥,甚至為其不惜生命。

【第八計】腐蝕教育

教育的作用在人類社會舉足輕重。幾千年來,傳統教育傳承人類優秀文化,引導人向善,成為道德高尚並掌握一定技能的好人和公民。從十九世紀起,歐美各國開始建立義務教育制度和公立教育系統。進入二十世紀後,公立學校越來越多地向學生灌輸反傳統的理念,信仰和道德被排斥,進化論成為必修內容,各個學科的教科書慢慢被無神論、唯物論、階級鬥爭學說滲透。魔鬼控制教科書的編寫,把不符合魔鬼意識形態的內容,包括傳統文化和偉大經典,摒棄在外。聰明而有思想的學生被引導到魔鬼的意識形態上去,或者是讓他們的聰明才智消耗到無關緊要的問題當中,使其無暇顧及關係人生與社會的重要問題。延長學生在校時間,儘早地把兒童從父母身邊帶走,把學生和家庭影響隔離,以便其從小就接受魔鬼意識形態的灌輸。以「獨立思考」為名,引導學生遠離傳統,培養學生對老師、家長的敵意,鼓勵學生反傳統、反權威。逐漸降低教學難度,使學生的讀寫算術能力越來越差;教給他們各種變異觀念和以「政治正確」名義篡改的歷史,使很多學生喪失思考複雜深刻問題的能力,使其沉溺於膚淺低俗刺激性的娛樂,既沒有思考問題的習慣,也沒有思考問題的能力。

在魔鬼掌權的國家,從幼兒園一直到博士班,在一個幾乎全封閉的環境裏對學生大劑量、長時間、高強度地灌輸魔鬼的意識形態。即使學生畢業以後接觸到真實的社會,也只能以扭曲的思維方式得出變異的結論。

【第九計】魔變藝術

人類的正統藝術來源於神,最早出現在神殿、教堂和廟宇中,是神與人溝通的重要方式,也是維持人的道德水平的重要文化形式。正統藝術表現真和善、美好和光明。變異文學藝術是魔鬼破壞傳統文化敗壞人類道德的重要一環。魔鬼以「表現現實」為藉口,在藝術領域引入印象主義,在文學領域引入現實主義、自然主義;又以「創新」、「批判現實」等為藉口,引入表現主義、抽象主義等形形色色的現代主義、後現代主義。對崇高的嗤之荒謬,純潔的標上無聊;下流的變成有趣,無恥的賞以成功。垃圾被擺上藝術的殿堂,大噪之音和靡靡之音被吹捧為藝術的新潮流,陰暗的繪畫表現的直接就是鬼的世界,充滿魔性的搖滾樂、行為藝術早就突破了人的道德底線。很多青少年更是把外形醜惡、行為墮落的明星當成偶像,狂熱地追捧。

【第十計】控制媒體

為了矇蔽人,魔鬼千方百計地控制人的信息來源,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大眾媒體。在掌握了政權的國家,壟斷一切媒體;所有的媒體都是「黨的喉舌」,起著替共產黨宣傳辯護的作用。在尚未掌握政權的國家,鼓吹極端的言論自由,讓謬誤和造謠、低俗和瑣碎淹沒一切嚴肅的探討和交流。利用經濟手段控制主要媒體,以它們為槓桿,操縱輿論走向。大部份民眾忙於生計,無法從浩如煙海的信息中找出真正重要的內容,只有少數人有足夠的智慧和勇氣看出魔鬼的陰謀,但其呼聲被淹沒在眾聲喧嘩之中,難以左右大局。

【第十一計】推黃賭毒

鼓吹墮落的生活方式,鼓吹性亂、同性戀等變異性行為;推廣賭博、吸毒等,讓人上癮;讓青少年對電子產品、尤其是帶有暴力、色情、靈異內容的電腦遊戲上癮。一旦形成強烈的癮好,此人就會被魔鬼操縱而無法自拔。

【第十二計】變異各業

人類社會的傳統行業是神有意安排傳給人的。如果人能守護傳統行業不失,在一定程度上就能夠保留對神的記憶並保持與神的聯繫。魔鬼不能容忍人保留與神的紐帶,誓要用各種方式消滅傳統的行業。它讓萬魔出洞,把無數光鮮亮麗的時尚亂象改頭換面拋向各行各業,變異、敗壞各行各業中的傳統精神和規範,迅速淘汰傳統行業,讓傳統手藝後繼無人。讓各行各業競相拋棄傳統,陷入所謂「創新」的怪圈。讓魔給追求名利之人以變異的「靈感」、敗壞的「創意」,讓世界變得光怪陸離,引導人們追隨潮流,放大慾望,沉迷享樂。這種亂本身就是成功──因為如果人不能遵循神給人安排的生活方式,沒有時間去思考人生的真正意義,就等於在把人引向魔鬼設定的毀滅之途。
3. 破壞社會秩序

就其人間的表現形式而言,共產黨具有流氓幫派和邪教的兩面性,邪教是其意識形態,流氓幫派是其組織形式。共產黨為了佔領世界,必須選擇一些人間的代理人。在東方,其代理人是列寧、斯大林、毛澤東、江澤民等黨魁及其追隨者;在西方,其組織形式和代理人就非常複雜。眾所周知,佔領世界最快捷的方式是選擇最有影響力的組織和個人,所以魔鬼一定會選擇最有權力者實施其陰謀。而權力主要有三種形式:政權(軍權是政權的延伸)、金權、話語權。政權包括政府和政黨,金權包括財團和工商企業,話語權包括宗教界、學術界、教育界、新聞媒體和文藝娛樂。三種權力形式都是魔鬼急欲染指、控制的領域。

【第十三計】侵蝕教會

變異宗教,用社會宗教代替啟示宗教;派代理人進入教會內部改變教義甚至經書,炮製「解放神學」,把馬克思主義和階級鬥爭引入宗教;敗壞神職人員道德,讓人對神的救度感到徹底幻滅。

【第十四計】解體家庭

神給人創造了穩定的社會結構,其中最重要的社會結構包括家庭、國家和教會。家庭是神傳給人的基本的社會單元,是守護信仰的堡壘、實踐道德的基本環境、社會穩定的基石、傳承文化的重要機構。魔鬼用女權主義、反對父權制、性解放運動、同性戀合法化運動、鼓勵同居、通姦、離婚、墮胎等方式顛覆破壞傳統家庭,混淆男女性別角色。這是魔鬼通過敗壞人的道德來毀滅人的重要步驟。

【第十五計】東方極權

魔鬼利用第一次世界大戰俄國被削弱的機會,煽動革命,首先逼迫沙皇退位,然後發動十月政變,奪取了政權。此後,蘇俄建成了世界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並且建立共產國際(史稱第三國際)向世界各國輸出革命。美國共產黨和中國共產黨分別於1919年、1921年成立,都是聽命於其蘇俄主子的共產黨支部。蘇共支持中共依靠暴力和謊言,也依靠二戰之後中國社會的特殊形勢,奪取了中國的政權。蘇共和中共分別在和平年代針對自己本國人民,以極其殘忍的手段屠殺了幾千萬人。中共在「無產階級專政條件下繼續革命」,發動了「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向一切人類文明成果宣戰,破壞了五千年的傳統文明。八十年代後,中共為了解決生存危機,實行「改革開放」政策,但政治領域絲毫沒有放鬆,又相繼進行了鎮壓「六四」學生運動和迫害法輪功精神信仰的運動,一直維持至今。

【第十六計】西方滲透

中華傳統皇朝、西方傳統的王權、美國三權分立的共和制度是神在不同時期根據人類社會的具體情況給人奠定的政體形式。魔鬼暫時無法通過革命的方式在西方國家掌權,於是採用「滲透」的方式,慢慢侵蝕西方國家的肌體,逐漸掌控在意識形態上的領導權。時至今日,除了不講暴力革命以外,西方國家實行的基本屬於變形的共產主義制度。

【第十七計】邪變法律

神的誡命是法律的來源,道德是法律的不變基礎。在重新定義了「道德」、「自由」等概念之後,魔鬼又進一步操控法律的制訂權和解釋權。在東方共產國家魔鬼制訂惡法,並隨意解釋法律;在西方民主國家,以滲透的方式任意解釋法律,以修改法律的方式重新界定人的行為,取消道德規定的善惡,用法律規定善惡;用法律來保護惡(如殺人、通姦、同性戀)、打擊善。

【第十八計】操控貨幣

廢除金本位,通過控制貨幣發行量製造周期性的經濟危機。改變傳統的「量入為出」的理財觀念,讓政府和個人都陷入「高消費」、「超前消費」的習慣不能自拔。鼓勵各個國家借債,籍此削弱這些國家的主權。鼓勵百姓借錢消費,這樣他們必須依賴銀行、政府,成為終生的債務奴隸。

【第十九計】超級政府

利用經濟全球化趨勢,建立世界政府,迫使各民族國家讓渡自己的主權。魔鬼用「軟」和「硬」兩手,即一方面用「國際聯盟」、「聯合國」、「地區一體化」、「世界政府」等「美好願景」為誘餌,同時對各國政府和政客威逼利誘,以武力、戰爭和動盪來使人類失去安全感,逐漸把世界納入超級極權政府的計劃,以對全人類進行最嚴厲的人口管制、行政管制、思想管制。
4. 操縱社會運動,製造社會動盪

為了徹底顛覆傳統人類社會,魔鬼製造了大規模的人口流動、社會運動和社會動盪,其過程令人驚心動魄,歷時至少幾百年。

【第二十計】發動戰爭

戰爭是魔鬼實現其目的的利器。它能打破原有國際秩序,摧毀傳統的堡壘,加速傳播魔鬼的意識形態。許多戰爭的背後都有魔鬼操縱。如利用第一次世界大戰消滅歐洲幾大帝國,削弱沙皇俄國,為布爾什維克革命準備條件。利用第二次世界大戰,為中共攫取政權準備條件,同時幫助蘇聯武力入侵東歐國家,建立社會主義陣營。二戰也造成前殖民地國家統治失序,蘇聯和中共趁機扶植各國共產黨,發動所謂「民族解放運動」,把亞非拉的很多國家置於其卵翼之下。

【第二十一計】煽動革命

掌握政權是魔鬼毀滅人類的快捷方式,只要有可能,魔鬼總是以掌握政權為第一選擇。馬克思在總結巴黎公社的「經驗教訓」時指出,工人階級必須打破原有的國家機器,代之以自己的國家機器。政權問題一直是馬克思主義政治學說的核心問題。煽動革命可以分為幾個步驟:第一步,煽動仇恨,分化人群;第二步,用謊言欺騙大眾,建立「革命的統一戰線」;第三步,各個擊破反抗力量;第四步,用暴力製造恐怖氣氛和混亂局面;第五步,發動政變奪取政權;第六步,鎮壓「反動派」,用革命的恐怖建立並維持新秩序。共產國家妄圖發動「世界革命」,成立共產國際,向全世界輸出革命,扶植各國左翼勢力,在各國製造亂局。

【第二十二計】經濟危機

製造、利用經濟危機,伺機發動革命,或者以救世主的面目提出社會主義的解決方案。民主國家的政客「病急亂投醫」,只好一次次和魔鬼簽訂出賣靈魂的契約,一步步把國家引入大政府、高稅收的社會主義泥潭。美國新馬克思主義者說:「真正的行動藏身在敵人的反應之中」,從一個側面反映了魔鬼的策略。三十年代的經濟大蕭條,是歐美國家走上大政府、干預主義的關鍵,2008年的金融危機也為政府的繼續左傾準備了條件。

【第二十三計】離土斷根

移民現象自古存在,是人類社會的正常現象。但近代以來,出現了某些大規模的移民潮,包括國際間的和一國之內的移民潮,這是邪靈刻意操縱的結果。讓人們遠離自己的祖國和故鄉,可以達到多重目的:淡化民族意識、模糊國境線,削弱國家主權,也即削弱了各國維護其文化傳統和社會秩序的能力;使大面積人群失去文化的根,更容易被現代潮流裹挾;藉機挑起宗教和民族間的仇恨和矛盾;把立足未穩的新移民變成左派政黨的投票機器;使大面積的人群不適應新環境,為生計而疲於奔命,無暇顧及精神道德層面的事情,也沒有能力深度參與國家和社會的治理,從而方便了魔鬼的代理人竊取權力,左右社會走向。

【第二十四計】綁架運動

共產邪靈利用社會上原有的一些現象和趨勢,煽風點火,使事態升級,把某些正常的社會訴求擴大成聲勢浩大的運動,從而達到其攪亂社會、打擊政敵、搶奪話語權和道德制高點、最終趁機奪權的目的。西方的和平反戰運動、環保主義運動等均屬此列。

【第二十五計】恐怖主義

共產主義革命以恐怖主義起家,共產國家實行國家的恐怖主義。前蘇聯、中共資助扶持國際恐怖主義,作為對抗西方自由世界的一支別動隊。以鬥爭哲學發展出的列寧主義為當代恐怖主義提供了理論溫床。魔鬼以各種方式分化人群,挑起仇恨,使個人怨恨擴展為對更大群體的仇恨,滋長各類恐怖主義行為。恐怖主義非理性的濫殺無辜,增強人的荒謬感、無助感,把社會變成一個無處可逃的所在。無處不在的暴力更容易使人變得反社會、抑鬱焦慮、憤世嫉俗,這就破壞了原有的社會肌體,使社會碎片化,達到了魔鬼對人「分而治之」的目的。
5. 有拉有打,分而治之

為了毀滅人類,魔鬼對不同的人採用了不同的態度,或殺戮,或收買,或控制,或愚弄,或把其變成殺人工具、發動革命和叛亂的暴民。

【第二十六計】殺戮異己

人的慧根不同,有人離神近、悟性好,不會輕易上魔鬼的當。尤其是像中國這樣有悠久歷史的國家,魔鬼的騙術不易奏效。因此中共發動一系列政治運動,殺戮了數以千萬計的傳統文化精英,迅速造成文化的斷層。不管是在中國還是在西方,對於能夠認清魔鬼陰謀的智者和勇士,魔鬼不惜以各種方式消滅其肉體,包括政治運動、宗教迫害、羅織罪名肆意構陷,直至暗殺。

【第二十七計】拉攏精英

拉攏各國、各行各業的精英,使其為自己服務。為了讓精英為自己服務,魔鬼有針對性地施以利益,並以聽命於自己的程度來決定給予其大小不等的權力。對求權求名的各類精英,予之以名、權;對貪婪之士,誘之以利;對狂妄之徒,進一步助其自我膨脹;對無知者,充份利用其無知;對忠誠者,轉移其忠誠的對像;對癡迷者,加重其癡迷程度;對才智之士,用科學、唯物的幌子和話語權去引誘;對有遠大抱負和良好願望者,充份利用其善良和抱負。讓他們覺得自己是總統、總理、學者、智囊、決策者、當權者、精英、領導人、財閥銀行巨頭、教授、專家、諾貝爾獎得主……讓他們有組織,有等級,有出人頭地的身份,有萬眾矚目的權勢,有取之不盡的財富。因勢利導,不拘一格,對症下藥,百試不爽。在魔鬼眼裏,那些上當受騙者統統是「無知的代理人」、「有用的傻瓜」。

【第二十八計】愚化大眾

控制大眾的信息通道,用錯誤的歷史觀(如馬克思的階級史觀)篡改歷史,愚化教育,控制媒體。靈活運用表面的安撫和膚淺的娛樂;讓大眾只關心切身利益、低俗娛樂、情色迷亂、體育比賽、花邊新聞。同時吹捧大眾,迎合選民,使其喪失警覺和判斷力。在共產極權國家,絕不許民眾染指政治;在民主國家,把關心公共事務的民眾的注意力吸引到瑣碎細小、無足輕重的政策問題上(比如變性人的權利),這是中國兵法中有名的「明修棧道,暗渡陳倉」之法。製造社會熱點,炒作轟動事件,甚至不惜發動恐怖攻擊和局部戰爭來掩蓋魔鬼的真實企圖。用現代意識俘獲大眾,用社會的大多數淹沒那些尚具有傳統觀念的人。利用哲學家討論各民族文化的陰暗面,以偏概全,培養民眾對傳統的反感。挑動年輕一代反權威,濫用「批判性思維」、「創造性思維」,從根源上障礙,甚至杜絕他們吸收傳統文化中的知識和智慧。

【第二十九計】製造暴民

在共產國家,把傳統文化精英殺戮殆盡之後,魔鬼力圖把殺不掉的人變成殺人不眨眼的「狼崽子」,尋找合適的時機讓他們把革命和暴亂輸出到其它國家和地區。中共在中國大陸攫取政權後,用了一代人的時間,「成功」培育出一代「狼崽子」,他們在文革初期打砸搶燒,無惡不作,十幾歲的花季少女打死老師亦毫無悔意。現在活躍在中國各社交媒體上的「五毛黨」,動不動喊打喊殺,甚麼「寧願大陸不長草,也要收回釣魚島」,「寧願中國遍地墳,也要殺光日本人」,他們也是中共培養的預備殺手。在西方,共產黨直接吸取法國革命和巴黎公社的「經驗」,每次革命和暴亂都以一群毫無顧忌、也毫無廉恥、憐憫之心的暴徒為先鋒。

【第三十計】加速淘汰

加速代際更替,越來越快地淘汰老一輩人。讓老年人遠離決定社會走向的權力中心,用這種方式加速人類遠離傳統。不斷下調選舉權的年齡下限,在政治上和各行各業中增加年輕人的權重,把有傳統觀念的人、清醒的人邊緣化,直至淘汰出局。在文學藝術和流行文化中,吹捧年輕人的趣味和價值觀,鼓動人追逐時尚、符合潮流,否則就要被淘汰。加速科學技術的更新換代,加快生活節奏,使老年人無法適應;加速移民、城市改造等,改變原有城鄉面貌,讓老年人產生疏離感;給中青年一代製造更大的生活壓力,使其沒有精力陪伴照顧父母,增加老年人的孤獨無助感。

【第三十一計】肢解社會

傳統的人類社會,人們守望相助,發生矛盾時,有宗教、道德、法律、民俗等作為協調人際關係的工具,社會結構具有極大的穩定性。魔鬼無法在短期內使這樣的有機社會分化瓦解、走向崩潰,因此必須把社會分成很小的單元,最好是每個人各自為戰,彼此不相往來,這樣就方便了魔鬼見縫插針、各個擊破。魔鬼千方百計地用不同標準把社會分成互相對立的團體,再煽動各團體之間的仇恨和鬥爭,比如階級、性別、種族、民族、教派等都可作為劃分依據;煽動有產者和無產者、統治階級和被統治階級、進步分子和「落後分子」、自由派和保守派等互相對立。另一方面,政府權力不斷擴大;原子化的、孤立的個人根本無法和掌握了一切資源的極權政府相抗衡。顯而易見,社會的碎片化和極權政府的權力集中化是同一個過程的兩面。
6. 掩蓋和防範

就像犯罪分子在作案現場要抹去自己的指紋一樣,魔鬼也要千方百計地掩藏自己。其騙術登峰造極。

【第三十二計】瞞天過海

小的騙局往往發生在暗處,而魔鬼的天大騙局卻發生在明處,甚至表現得「合情、合理、合法」。普通人無法理解、也無法想像如此邪惡、如此巨大的陰謀,所以即使有人揭露魔鬼陰謀的局部,也很難被人理解和接受。此外,魔鬼還故意以不同方式釋放出計劃的局部,引起人的猜疑和恐懼,增加混亂的因素。

【第三十三計】聲東擊西

冷戰時期,世界分為你死我活的兩大軍事政治集團,但誰能想到,在似乎截然對立的兩種社會制度之下,同一個魔變過程正在以不同的方式發生著。西方改頭換面的共產主義者、社會主義者、費邊主義者、自由主義者、進步主義者甚至公開表示不認同蘇聯或者中國模式,但他們所為之努力奮鬥的社會形式其實並無不同。易以言之,魔鬼在東方和西方、共產主義陣營和自由世界虛虛實實、聲東擊西,起著互為奧援、彼此掩護的作用。

【第三十四計】妖化論敵

把揭露魔鬼的人妖魔化,稱他們為「陰謀論者」、「極端主義者」、「極右翼」、「另類右翼」、「種族主義者」、「性別歧視者」、「排外主義者」、「戰爭販子」、「煽動仇恨者」、「納粹分子」、「法西斯分子」等等,將之打入社會和學術邊緣,成為另類,讓人對他們嗤之以鼻,懼而遠之,使他們的言論沒有市場、他們的存在不具影響力。我們不是要給這些詞代表的人或者現象「平反」,我們只是要指出,使用這些貶義、惡意的標籤是魔鬼的一個慣用伎倆。

【第三十五計】轉移視線

魔鬼把它們的計劃安在某個民族,或者某個群體或個人身上,讓人們去仇恨、猜忌、調查這個民族、群體或個人而忽略了魔鬼本身。

【第三十六計】把握多數

即使用盡以上所有詭計,仍會有人不斷發現魔鬼的秘密,這是些非常有智慧的人。但那時魔鬼已經掌握了絕大多數人,這是它們掩蓋自己的社會基礎。少數發現魔鬼秘密的人就像處身曠野,他們的吶喊不會得到任何呼應而歸於湮滅。

*****

魔鬼毀人的手段層出不窮,千變萬化,列舉三十六計,也只是取其成數而已。上述手段雖然已經十分駭人聽聞,卻遠非魔鬼邪惡的全部。人永遠只能低估魔鬼的惡,卻無法高估魔鬼的惡。限於體例與篇幅,這裏只能概括地說明這些魔鬼常用的策略,具體例證和剖析將在後續章節中逐漸展開。

下載印刷版:《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全套上、下冊(2.1MB)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0/4/19/4040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