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出來,我們不能再失去

——共產主義已經造成上億人非正常死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五日】美國大選到了驚心動魄的關鍵時刻,堅持調查大選舞弊的美國著名律師鮑威爾(Sidney Powell)在12月2日的喬治亞州新聞發布會上呼籲「現在是每一個愛國者站出來的時候了。」「我們將不允許自己繼續受到共產主義、社會主義,以及任何黑暗勢力的踐踏。」

鮑威爾的演講激勵人心,現場民眾多次歡呼,一遍一遍地高喊:「謝謝你!」美國人知道,現在已經到了為真理而戰的歷史時刻,如果這一步錯了,共產主義不僅將毀掉美國,也將毀掉世界。正像1949年成為中國歷史的分水嶺一樣,中共1949年篡政之後毀掉了中華神傳文化,用暴力與謊言毒害了一代又一代人,在歷次運動中造成8000萬人非正常死亡。要加上蘇共、柬共等共產主義政權的惡行,全世界上億人被共產主義魔鬼所吞噬,我們不能再重蹈覆轍。

「不想要中國那樣的共產主義」

從中國、越南、古巴、波蘭、匈牙利等共產主義國家走過來的人大多支持川普,他們都說「共產主義在騙人」,不想要「中共的共產主義」。

密西根州選民Brian Szuch在反對竊選的集會上對新唐人說:「我是匈牙利移民,我記得我祖母坐在電視前嚎啕大哭,電視正在播放俄羅斯坦克入侵匈牙利鎮壓反對派。那畫面一直刻在我心裏。我不相信社會主義、馬克思主義或共產主義。」

越南裔美國人Lam Nguyen說:「如果這片土地變成了社會主義,我該去哪裏呢?美國是我的第二個家。當我離開越南的時候,越南已經被共產主義所佔領,我離開越南就是為了自由二字。我今天來參加抗議,是因為我看到現在他們將要拋棄自由,這片土地將要變成社會主義國度。我會一直戰鬥下去,即使我將為此付出生命。 」

支持川普總統多年的電影製片人越南裔阮女士說:「川普在哪,我就在哪。我去了很多川普的集會,密西根州、威斯康辛州、俄亥俄州、明尼蘇達州和亞利桑那州的集會我都去過,有許多民眾支持他。不只是我,所有住在這裏的越南人,有近百萬人都對竊選感到不安。因為我們不想要社會主義,不想要像中國那樣的共產主義。」

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州首府哈里斯堡「停止竊選」的集會上,川普支持者 Rod Cameron說:「這不可能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和自由、民主並存,其中一個肯定會打壓其它的。所以這就是我們現在的情況,這是一場戰鬥,爭取自由的戰爭,而自由一定要勝利。我問問你,在中國的人真的開心嗎?香港人開心嗎?他們非常害怕。」

譚女士是三個孩子的母親,她激動地說,當年是僅帶一箱子書和一箱子衣服來到美國,作為一個少數族裔也能靠美國的獎學金和自身的勤勞實現了美國夢,現在我們應該回饋美國。她看見歐洲國家已被左翼社會主義潮流糟蹋,擔心美國在左派民主黨的影響下也走那樣的路,「我們能答應嗎?這是生與死的問題!這是我們華人的覺醒──那就是,我們必須站出來,守衛我們的家園,保護我們的下一代!」她認為,美國的強大不在於物質財富,而在於傳統價值觀和保守的基督教文明。「我們要告訴全世界,即使在美國自由派民主黨的大本營紐約市,依然有一群充滿了正義善良的、有責任有擔當的人擁護川普,支持保守傳統的價值觀念,為美國的未來發聲!」

從東歐共產主義政權解體,到強大的蘇共轟然倒塌,再到川普總統遏制中共,全世界清除共產主義的呼聲與行動從未停止過,但是美國社會主義者利用普通人對貧富差距的不滿、對所謂個性解放的追求,又用共產主義那一套來迷惑人,比如民主黨人桑德斯號稱他的社會主義和委內瑞拉、古巴失敗的社會主義「不是同一個事物」。

已經到美國30多年的廣東番禺同鄉會主席張鈞對此嗤之以鼻,「他們沒經歷過肚子餓的滋味,天天吃牛排的人,怎麼知道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是甚麼?就是這些無賴的欺騙學說在騙人害國家,他怎麼知道無米下鍋的痛苦!社會主義就是你創造的財富,要給少數共產黨的頭子去分配。別被政棍騙了。」

海外華人作家筆會前會長蔡可風說,40年前來美國時,正碰上里根(Ronald Reagan)競選總統,那時聽說「民主黨為窮人著想,共和黨為富人著想」,他馬上就聯想到「共產黨為人民謀幸福」這句話。「這說法太像了。因為在大陸已經被共產黨騙過一次,馬上就懷疑(民主黨)。」他說:「現在看到美國人在搞自我欺騙,沒有看透社會主義的實質。」

蔡可風到美國後用了多年時間寫了《南風窗:十年文革前後大逃亡港澳紀實》這本書,描述三代人如何翻越中國的「柏林牆」、偷渡香港的境況。他說,中國實行一系列左傾的政策,加上十年文化大革命,民不聊生,廣東連續發生偷渡外逃到香港和澳門的事件。「大逃港」就是老百姓用腳在投票,「到1972~1973年,整個廣州基本上公開說『督卒』──廣東人把水路偷渡稱為『督卒』,文雅一些就說『家裏的南風窗是否開多一個?』人人羨慕偷渡成功的人。」

'蔡可風到美國後出版的這本紀實文學,描述了三代人如何翻越中國的「柏林牆」'
蔡可風到美國後出版的這本紀實文學,描述了三代人如何翻越中國的「柏林牆」

不能成為「最後一次大選」

川普總統的法律團隊針對大選舞弊提起法律訴訟之時,拜登迫不及待地自行宣布當選,並組建內閣。而拜反右任命的成員不僅被發現與中共關係密切,而且拜反右選中的女發言人普薩基(Jen Psaki)頭戴共產黨鐮刀斧頭標誌帽子的照片也被網友翻出,網友抨擊她是共產主義者。

普薩基(Jen Psaki)也曾是當初奧巴馬政府國務院發言人之一,這張照片攝於2014年1月,是當時她與俄羅斯大使和俄羅斯女發言人的合影。網站作家加布裏埃拉・霍夫曼發推文質疑:「如果您厭惡納粹主義和納粹符號,那麼您也應該憎惡共產主義的錘子和鐮刀。」美國保守派媒體《每日來電》副主編弗吉尼亞・克魯特發推文說:「在佩戴共產黨標誌的同時又代表美國?怎樣的背景能讓外界接受?」

這種崇拜共產主義的現象在美國精英中已不足為奇。這些共產主義因素正在摧毀美國的信仰、價值與家庭。現在美國人正在站出來捍衛這些傳統。音樂人Dave Bray說:「我認為這個國家是星球上自由的唯一希望。如果這個大選被允許偷走,這將是美國歷史上的最後的一個大選,美國人的聲音和美國人的自由將永遠不再存在。」

ཇ月30日亞利桑那聽證會,場外大批民眾集會反舞弊,支持川普。'
11月30日亞利桑那聽證會,場外大批民眾集會反舞弊,支持川普。

美國人正在發聲,每次聽證會場外都是支持川普的旗幟與呼聲。還有人騎行30多小時,來到首都華盛頓DC參加摩托車隊的挺川遊行。一位威斯康星州選民為了解真相,一怒之下掏出2.5萬美元下載了該州的大選數據。以往選民可以公開查詢大選信息,但今年被指舞弊嚴重的威斯康星州,民眾下載數據竟需支付2.5萬美元,這位選民自己掏錢買下全部數據並提供給公眾免費下載。

正義之聲在美國上空迴盪。在大選舞弊聽證會上,一位證人說:「我永遠不可能做認證,寧可辭職也不認證那些選舉結果。」一位年僅二十歲的卡車司機說,這是他第一次參加大選,他不想讓它成為他一生最後一次大選,不想把真相帶進墓地,所以他要出來作證。

感恩節當天,網友Giraffe Voice在網上留言:「我今晚吃完火雞後開始讀喬治亞州的起訴書,鮑威爾律師的團隊真的非常厲害,能在那麼短的時間裏搜集和整理出來那麼多證據。我也會繼續給她的團隊捐錢。」

還有網友稱讚鮑威爾:「她冒著破產、聲譽甚至生命風險指控投票機公司與索羅斯等與共產政府有聯繫,勾結腐敗選舉官員,幫助拜(反右)竊取白宮,犯有重罪。 如果指控被推翻,她的職業生涯就完了。如對方告她誹謗,她還可能失去資產和執業資格……她面對的是一個壓制真相龐大的媒體機器,她不僅是律師,還是一位偉大的愛國者!支持她!!!」

11月25日賓州葛底斯堡聽證會後,舞弊真相令人震驚,網友熱評不斷。Aare K說:「川普不贏,有辱做美國人!」 Hongmin Fan說:「葛底斯堡戰役是美國南北戰爭中的戰略轉折點,用於今天,再恰當不過了。」 xiaoyu zhang說:「賓州葛底斯堡聽證,作為歷史見證,載入史冊。權力在民。」

很多人說「川普再次偉大」「希望正義戰勝邪惡」,「川普為了國家放棄了億萬富翁的舒適生活,將留名千史。拜反右謀取不法億萬財富出賣了美國,會遺臭萬年。」「現在的民主黨恰似國共合作時期的共產黨,竭盡搗亂之能事,用盡一切卑鄙手段,撈取個人好處,撈取政治好處!」

還有網民表達「挺川滅共」的心聲,Dongjian Han說:「美國交給拜(反右)等於台灣交給中共,香港的現在就是台灣的將來。」Jiangang Wu說:「我是大陸人,我支持川普,支持共和黨,嚮往美國的自由民主,盼望中國的天早一天亮!」還有人說:「川普制裁中共,說出了中國人不敢說的話。」

在正邪大戰的歷史時刻,每個人都應該站出來為自己,為下一代,為國家的未來發聲,我們不能再失去這個決定未來的機會,不能再讓共產主義毒害世界,因為它已經造成了上億人的非正常死亡,我們已經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價,不能再讓這樣的悲劇重演。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