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反右們葫蘆裏賣的甚麼藥?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有的「進步」,打著「自由」的名義,比如男女同廁、大麻合法化,這樣的「自由」卻在每天付出著代價;

有的「平等」,打著「寬容」的名義,比如偷竊不算犯罪,這樣的「寬容」卻令多少社區遭受損失。

如果大麻合法化會怎樣?知名醫學網站「柳葉刀」(The Lancet)報導,2019年美國因濫用過量的鴉片類藥物死亡近7.2萬人,達到歷史最高水平,也就是說因吸食大麻、芬太尼,每天有190人失去了生命。

在2020年10月,在加州繳獲5000磅冰毒。聯邦緝毒局局長謝伊說:「繳獲的毒品數量之大,足夠讓每一位在美國和墨西哥的男女老幼都能被毒到」。他並說,「反覆的調查報告顯示,哪裏有冰毒吸毒者,哪裏的暴力犯罪,包括搶劫、謀殺等,就上升。」

如果偷竊不超過950美元只算輕罪會怎樣?一個小偷進入商店,拿完東西迅速離開,而一些商店卻禁止雇員攔截小偷,即使小偷公然拿走商品、對著攝像頭或收銀員笑著走出大門,店主也不會干預攔阻。甚至有小偷拿著計算器進入商店,計算商品價格。他們明白,只要不超過950美元,即使被抓,最後也會安然無恙。

這樣的平等、自由,卻是極力推崇「社會主義」的美國民主黨左派們,正在熱衷推行的主張。2014年美國加州通過「小區安全和學校法」,因為人們看到是「小區安全法」,所以表示支持,待通過後才發現,該法案表示因監獄人滿為患,950美元以下的盜竊歸屬於輕罪,而不會入獄。該法案實施後的第二年,加州砸車窗盜竊案例增加了15%,加州的暴力犯罪增長也高於全美其它地區,直接導致小區損失達數十億美元;而加州試圖通過「大麻合法化」,正在讓這裏變成吸毒的樂園。

極左們的葫蘆裏賣的甚麼藥?在2020年的大選中,媒體把拜反右捧成自由、民主的主流,把回歸常識和傳統的川普斥為另類,這確實在一段時間內,令相當多的人感到困惑,問題到底出在了哪裏?

美國憲政的開創者之一托馬斯﹒潘恩曾寫過一本小冊子《常識》,「太陽絕不是因為更有利可圖才照耀大地」,有些事情是不用證明的常識,然而,這些常識卻往往被踐踏。當這種常識廣為人知之時,那些製造假相的人將無處藏身。

大選中,「沉默的大多數」卻站了出來,向人們表明「常識」,就是不用證明的道理。

沉默的大多數的聲音

一位生活在大陸的朋友,非常關注美國大選,但是看來看去,在媒體看不出所以然,就打電話給美國親戚,親戚告訴他有關大選的事情:

從長遠來看,極左們雖然給你一些糖果吃,但實際上他在破壞美國的秩序。他們不要求過程公平,而是結果公平。他們要每個人按比例享受公平,而不是鼓勵大家努力。

川普並不是種族歧視,而是要維護普世的價值觀。我們無論是投資移民,科技移民,還是親屬移民,要投入時間和金錢,要抽籤,要通過審批,走漫長的程序。非法移民翻個牆,跨個山就來了,還要爭取福利。

民主黨的公平和博愛都是在打擊遵守法律的人,對高學歷、工程師和正在等待抽籤的人來說,是一種傷害。

拜反右上台,馬上就要大赦犯罪分子,給非法移民發綠卡,鼓勵全美全世界人民特別是青少年亂性變性,還要每年迎接10萬難民。這些人進來,又成了民主黨的票倉,他們不是為了這個國家,只是為了黨派自身的利益,個人的利益。

沒有是非的公平,是在縱容惡行,而不是鼓勵善良。

從社會主義國家來的人 深知共產主義危險

一位來自共產國家──越南的移民巴克﹒索格斯(Buck Soggs)說,我知道共產主義代表著甚麼。

「我們因為共產主義而失去了我們的國家,所以我們都認識到了共產主義的模樣。」索格斯說,「共產主義利用媒體說謊話或操縱你,他們控制了報紙,控制了所有的媒體,他們轉過身來,試圖讓所有人都支持他們,而事實證明這一切都是謊言。」

索格斯繼續說道,「我看到共產主義正在這裏發生」,出於這個原因,索格斯說,他支持川普總統和他的反社會主義理念。

一位來自墨西哥的選民勞拉﹒洛薩諾﹒祖尼加(Laura Lozano Zuniga)說, 「我相信川普。正如他所說:社會主義絕不會屬於美國,這很重要。」

她表示,將各行業國有化就是社會主義。她解釋說,墨西哥在1940年代就這樣做,朝著社會主義走。理論上,免費醫保聽起來不錯,但實際上質量卻惡化了。很快,你就看見,醫生和律師開出租車了,因為他們當司機比當醫生和律師賺錢多。更糟糕的是,正如她的同齡人所見,他們加入了日益增多的毒品集團、販毒並最終被殺害。

移民美國十餘年的華人馬女士說:「我們要站出來,我們拒絕社會主義。」她說,所有的華人在全世界都可以過得很好,因為他很勤奮、很努力。馬女士過去在大陸受中共限制言論、思想等自由,而現在她看到社會主義居然要來到美國,她說:「我們辛苦工作不是為了繳納高賦稅,給不勞而獲的人發福利金啊。」

平凡的民意 不凡的良知

在推特圈中,一則消息正在廣為傳閱:

一位居住在加州的白人大媽,每天工作八小時之外,下班回家就打著自己做的小旗,走到外面的高速路上,支持川普,一週六天,每天如此。一個平凡的老年人,每天站在路邊,要堅守良知,感動了許多人。一位網友說:不要看只是一個人看似微小的舉動,蝴蝶雖小,也可以撼動整個大陸。

今年68歲的保羅﹒克羅珀(Paul Cropper),他是一名建築工人,小的時候,他家與拜反右家是住在同一個社區的鄰居。克羅珀說:「拜(反右)不是個誠實的人。」近期,媒體爆出的拜反右兒子亨特的「硬盤門」醜聞,克羅珀相信那完全是真的。拜反右自稱是天主教徒,克羅珀質疑:「如果你連生命權都不尊重,生命對你還重要嗎?」拜反右所在教會的人知道他是個「騙子」,很多人都支持川普。

當拜反右任副總統時,克羅珀還沒有強烈反感他,但他競選總統後,就「忍無可忍了」。他說:「我們的國家不能交在這樣一個人的手裏。」

有一天,克羅珀把卡車停在拜反右曾去的教堂外,上面插有支持川普的旗幟,迎風飄揚。「前後有大約25輛車經過,除了兩輛車外,其餘車上的人都豎起大拇指對我表示支持。還有人過來當面對我表示支持。」克羅珀說。

當他在拜反右家附近抗議時,特警局的人來要挾他離開,但克羅珀表示:「他們想不讓我發聲,除非把我埋地六尺!」在克羅珀看來,「川普是華盛頓以後最偉大的總統」,「川普的減稅讓我的收入大幅增加……川普做的事情都是對的,對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問題上是對的,他做了所有該做的事情,拜(反右)不可能再做更多的事情。如果拜(反右)能做,為甚麼他不說出來。」

當輿論被絕對的權力所挾持,常識可能會遲到,但它終不會缺席。

「每一個謊言都將被揭開」,為川普伸張正義的林﹒伍德律師說,社會主義宣傳媒體機器正在全速運轉,釋放了許多謊言,「最大的(謊言)是拜(反右)贏得大選,其實是川普贏了。」

米蘭﹒昆德拉曾說,譴責古拉格群島是容易的,但共產極權不僅僅是古拉格。共產主義不僅僅是地獄,而且它也是天堂。它是千百年來根植於人類心靈深處的一個對完美社會的憧憬和夢想。

共產主義用謊言竊取了人們心目中的這個夢想,然而今天這一切都走到了盡頭。真相已經顯現,正義必將來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