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到底面對著怎樣的挑戰?

——一場80年的正邪之戰 終於到了尾聲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五日】2020年11月的美國大選,不僅成了美國的焦點,也成了世界的焦點。即便是在中國國內,對此事的關注程度也超過了其它任何話題,在微博上的關注度超過了64億人次。

一位英國球迷在大洋彼岸的古德森公園上空打出巨大橫幅:全世界都知道川普贏了!但是美聯社、《紐約時報》、CNN等媒體大幅報導拜登勝選。

全美國、全世界都知道大選作弊,為甚麼所謂的主流媒體不知道?就像全世界都知道拜登「硬盤門」,主流媒體卻假裝不懂。

川普到底觸動了誰的利益?為甚麼這些曾經聲譽卓著的「主流媒體」,為何如此偏激的攻擊川普,甚至不惜自毀形像、製造假新聞呢?

從30年代潛入西方的「紅潮」

從上世紀的30年代,美國的兩位新聞記者的專著,對美國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一位是約翰﹒裏德的《震撼世界的十天》,一位是埃德加﹒斯諾的《紅星照耀中國》。

裏德是被埋葬在克里姆林革命公墓的三個美國人之一,本身就是共產主義活動家,他對十月政變的記敘,將蘇聯共產革命視為新生事物。斯諾是共產主義的同路人,毛澤東與斯諾在陝北窯洞的談話把中共描繪成一個公開透明、開誠佈公的開明形像。

從「五月花」號開始,美國以信仰立國,被稱為「山巔之城」,是「上帝的國家」,在美元上印著一句話「我們信仰上帝」,就是這樣的含意。傳統的美國政府充當著「守夜人」的角色,是社會秩序的守護者,而不是用權力去攫取利益。這和中華傳統文化中的「替天行道」、「順天而行」有著同樣的內涵。

1929年,西方發生了百年不遇的經濟大蕭條,工廠關閉,人們失業。發生在蘇聯與中國的共產革命被西方記者包裝後,成為改變世界的新藥方。

美國的「羅斯福新政」,正是受到了蘇聯計劃經濟的啟發,與此前「無為而治」的傳統社會相比,美國政府走上了大政府、干預主義的道路。保守派思想家丹尼什﹒德蘇薩在著作《大謊》中指出:「羅斯福新政基本上給美國的自由市場制度敲響了喪鐘。」

到了1963年,約翰遜總統發起了「向貧困宣戰」和「偉大社會」運動。而「偉大社會」的綱領和《美國共產黨新綱領》(A New Program of the Communist Party USA)幾乎如出一轍。

也正是在60年代,在中國發生文化大革命的同時,「共產風」也吹到了西方,街頭嬉皮士,反傳統、反權威、反道德,性、毒品、搖滾樂應有盡有。

60年代的年輕人街頭革命受挫之後,他們中的一些人進入大學、研究所,完成博士碩士學業,逐漸進入美國社會的主流,教育界、媒體、政界、工商界,打著「進步主義」、「理性主義」的旗號,把埋藏著社會主義基因的觀念滲透到美國社會,一場非暴力革命持續數十年,又稱「體制內的長征」。各種馬克思主義的變種深入美國社會機體,而且具有了自我生長繁殖的能力。

上世紀70、80年代以後,大量受共產主義思想影響的美國人進入社會主流,美國社會的主要的媒體、高校、好萊塢大多成為左派的大本營。裏根總統在位時,在政界稍微扭轉了向左轉的勢頭,但90年代以後,政策再度左轉,到近年達於頂峰。

社會主義在美國登堂入室,已經到了肆無忌憚的地步。大學裏的年輕人公然聲稱,他們認為社會主義好。

天道酬勤,是符合人倫常理的一個準則,然而在無神論者看來,人生出來都是一樣的,貧富不能不均,有的人富有一定是搶佔了別人的財富。正是這樣所謂的「現代」觀念,令社會主義風潮愈演愈烈。

近一個世紀以來,美國成為世界經濟、文化的中心,一舉一動都在影響著整個世界。直至現在,儘管紅魔肆虐,美國仍然是世界最沒有中央集權的國家,仍然是維護世界秩序的中堅力量,然而,如果任由權力高度集中的高稅收、高福利的平均主義佔據主導地位,以及放任墮胎、「同性戀」、跨性別大行其道,那將是怎樣的一個社會?

16世紀法國著名預言家諾查丹瑪斯曾預言:「屆時瑪爾斯將統治世界,說是為讓人們過上幸福生活。」現在的福利社會,不正是發達資本主義國家裏面搞的共產主義那一套東西嗎?只是不用暴力革命的方式。

川普面對的挑戰:持續了近一個世紀的正邪之戰

美國前總統裏根曾說:「我們往往認為社會太複雜,不能靠自治,精英掌控的政府比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更好。可是,當我們每個人都不能管理他自己的時候,誰會有能力去管別人呢?」

眾多保守派人士為美國的未來憂心忡忡,因為他們看到了自1930年代以來,美國已經被披著「自由主義」外衣的共產紅潮侵蝕骨髓,誰能清理如此厚重的沉痾?

川普站了出來,他說:「我們崇拜神,而不是崇拜政府。」

川普復興傳統,抽乾沼澤的號角,引起了權力階層與利益集團的恐慌。本來政客、科技巨頭、跨國集團、媒體已經習慣了權力與利益之間的默契,形成了一種微妙的平衡,但是卻有「一頭大象闖進了瓷器店」。

自2015年6月16日川普宣布參選總統開始,美國媒體便開始對川普不斷發動攻擊。

事實上,對許多政治專家來說,川普的當選幾乎是奇蹟。

2017年1月,川普宣誓就職,「我將撼動政治通道兩邊的權力,因為我不會被收買。我想把美國帶回來,讓它再度偉大和繁榮。」這深深刺痛了已經固化的利益階層,以及期望倡導社會主義而實現權力集中的權力機構。

川普從不繞彎:「我們拒絕社會主義。」「別來政治正確那一套。」

川普進入白宮,只講真話,沒有套路,這與此前白宮的規矩大相徑庭。過去美國總統等政要,經常受到媒體的制約或牽制,多少都給媒體點「面子」,大家都過得去,名為「公關」;但川普卻不信邪,直接面對面稱呼那些大媒體「假新聞」。

前國會眾議院議長金裏奇(Newt Gingrich)直言:「唐納德﹒川普,代表著他們(假新聞媒體)的世界末日。」

然而,川普要面對的情況,並不簡單。許多假新聞是「部份真實、部份虛假」,對普通民眾有相當說服力與迷惑力,從而鼓動更多人對川普產生誤解與反感。

川普剛上台的第一年,就是所謂的「通俄門」,根據美國「媒體研究中心」的研究發現,2017年美國三大電視網(ABC、CBS、NBC)的黃金檔晚間新聞,報導川普的新聞數量多達3430則,總時數將近100小時,佔新聞總時數的三分之一。

而另一則民主黨政商醜聞「鈾礦門」案件,儘管有證據、有調查,但媒體研究中心發現,從2017年1月到10月底,僅有CBS曾在《面對國家》(Face the Nation)談話節目裏進行過短短69秒的討論;至於ABC與NBC,則是報導掛零,完全將「鈾礦門」忽略掩蓋。

2018年9月,《紐約時報》破天荒地發表了一位自稱「匿名者」的白宮高級官員的評論文章,抨擊川普造成了國家分裂。「匿名」文章通常會降低媒體公信力,然而主流媒體卻寧願這樣做。

最突出的事例是川普彈劾案,以鬧劇收場(2019年9月24日啟動,2020年2月5日聯邦參議院判定川普無罪)。

除此之外,平常的一些小新聞,所謂的主流媒體運用了大量的移花接木、以偏概全、掐頭去尾的手法來污名化川普。在這一次的大選中,之所以有人願意塗改選票、扔掉選票,就是有不明真相的人,被假新聞灌輸了對於川普的「仇恨」,這和文革中的先貼大字報、扣帽子,再批鬥、上街遊行,是不是有似曾相識的感覺?

從這一次大選的舞弊規模可以看出,反川普勢力空前大集結,進行了一條龍作業。反川普勢力,從若干州(美國州權很大,可以制衡聯邦權力)、數個聯邦政府部門、絕大部份主流媒體和三大社交平台(臉書、推特、youtube)、安提法(Antifa)等許多左派組織、社會主義組織,以及中共勢力,高度協同,「電腦門」事件,驚天動地,置之不理,選舉未盡,媒體率先宣布拜登勝選……

然而,川普思路清晰,有條不紊,正義的力量正在集結,助力正邪之間的對決。

正氣上揚 正義已在路上

就在11月13日,「大選」激戰之時,川普政府宣稱,推倒中共防火牆、禁止美國投資中共軍工企業。

川普高呼拒絕社會主義,當然與中共水火不容。中共雖然在美國大選的「圈外」,但中共卻是關乎美國、世界進退的「命門」,川普多次反復說:如果拜登贏了,中共就贏了。話說的直白,然而,中共作為當今世界共產主義的大本營,在2010年左右,中共經濟躍升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擯棄韜光養晦,四處出擊,居然把中共黨媒新華社的廣告牌掛到了紐約時代廣場的中央,傳統主流媒體紛紛在中共的糖衣炮彈中倒下,如果任由中共勢力與美國的社會主義暗勢力匯聚一處,那才是馬克思無神論、階級鬥爭「一統天下」的開始。

反制中共,是川普總統首個任期內的最主要成就之一。川普行政當局是幾十年來真正認清中共狼子野心的一屆美國政府:

第一個提出從30年代開始,美國就錯判了中共;

第一個提出區分中共與中國人民;

第一個提出推倒中共防火牆;

第一個制裁中共副國級官員。

在川普總統領導下,美國政府出台了多項反制中共的舉措,如貿易戰、打擊中共科技間諜、圍堵華為、調查中共駐美官媒、關閉中共駐休斯頓總領事館、關閉孔子學院,等等。另一方面,川普總統積極維護中國民眾的自由權利,簽署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制裁中港侵犯人權的官員,譴責中共迫害法輪功

在美國的引領下,國際抗共聯盟逐漸形成,越來越多的國家敢於向中共說「不」,世界的政治格局正在改變,正氣上揚。

綜上所述,川普總統執政期間之所以遇到巨大阻力,是因為他敢於守護傳統、抗擊邪惡。這不是黨派之爭,而是來自更深層的道德選擇──回歸傳統、維護正義,還是離經叛道、與邪惡為伍。

結語:

2011年4月的一天,美國退休消防員泰勒正在家裏看新聞,當時還是地產大亨的川普出現在電視熒屏上講述自己對美國未來的想法。「突然之間,我聽到主的聲音,告訴我說:『你正在聽總統的聲音!』」泰勒如此回憶道。

泰勒遂疾步走進書房,拿出紙和筆,開始記錄下他所聽到的神的預言。「我已經選擇了這個人,唐納德﹒川普。」

「他將重新帶來榮譽、尊敬和復興。」

「逆天的勢力會為此震驚發抖,懼怕這個我選中的人。他們甚至在他宣布參選的時候就震驚發抖。那將如同給整個墮落世界帶來震驚。」

「上帝說:哈!沒有人能阻止我啟動的事……」泰勒寫下的預言,很快傳遍了世界,那些有著堅定信仰的人,不會忘記這個神奇的約定。

將近一個世紀以來的紅魔狂舞,曾經多麼不可一世,蘇聯何等的強大,卻在沒有任何徵兆中崩潰了;柏林牆何等堅固,可是卻一夜之間倒塌了。

當邪惡最瘋狂之時,也是否極泰來之際,川普──神選之人,正在完成他承擔的使命,神佑川普,天命必成!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