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心學法 溶於法中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月十八日】一九九七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當時我十四歲。到如今,我已經修煉二十多年了。我是開著修的大法弟子。

二零一九年,我有將近半年的時間學法懈怠,沒有做好三件事。十月,我連續兩次在睡夢中看到房間的門和房頂像篩子一樣漏著光。醒來後,我趕緊向內找原因,意識到自己有漏了。

從新開始學法的時候,一直無法像往常那樣正常的學進去。我就堅持著,一段一段的慢慢看。不知不覺中,才逐漸的好了一些。但心中雜念依舊非常的多。我就繼續不斷的排斥雜念,以便達到思想集中、靜心學法的目地。

連續學了兩個小時,依舊沒有意識到自己哪裏出了問題。思想負擔也沉重起來,甚至有些煩躁和不知所措。畢竟,從來都沒有過這種情況。我很是著急。趕忙告誡自己:「不能這樣!要順其自然。一時找不到不要緊,把找問題的執著心放下!靜心學法!甚麼執著心都不要有。」

我停下了手中所有的事情,全部業餘時間都用來學法。除了《轉法輪》每天學一到兩講之外,各地講法從頭開始學起。每天學法四、五個小時。有時因為思想干擾太大了,為了保證學法質量,一講能學四個小時。

我堅持了二十九天,執著心找到了不少,心雖然寧靜下來了,可是根本問題卻沒有找到。

第三十一天的那天下午,我與一位同修交流。我無意間說了一句話,卻突然看到師父的法身在邊上嚴肅的看著我。我猛然意識到自己這句話肯定有問題,趕忙認真回憶自己說了甚麼。這才意識到,我說那句話的時候,覺的自己很了不起。我一驚,這不就是自以為是嗎?!而且還是這麼強烈的自以為是。怎麼以前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有這顆心呢?!

找到了自己有漏的原因,我踏實了很多。在師父的點化下,這顆心終於被我揪出來了!以後,我要更加注意和排斥。學法不敢懈怠。接下來,只要腦子裏有想要顯示自己或者自以為是的想法,我就排斥、自我反省。

但「自以為是」的心被我發現後,也就兩三天的時間,我腦子裏開始有嫉妒、是非、自以為是、挑撥、顯示等等十分骯髒和齷齪的想法冒出來,並且企圖主導我的行為和意識。我與同修交流的時候,同修們都認為這是思想業,但我不敢十分確定,因為這個思想的強烈,不同於以往我經歷的思想業,而且這些不好的念頭是從我身體深處發出來的!

不管是不是思想業,只要是不好的東西冒出來,我就一概排斥和否定。並且不斷加強自己的主意識。

過了四天,我剛上公交車,又是一個十分壞的且很齷齪的念頭跑出來。這個念頭是從我很深層的某一層身體閃出來的。因為我正在走動,它使我的身體瞬間像被凍住一樣的驟然一停,它竟然控制了我的行為。雖然只是一瞬間,我立刻警覺:「不對,它絕對不是簡簡單單的思想業力!這是整整一層很不好的身體啊!」

察覺出這是一層身體,但我不知道它的來源。

因為我的身體竟然被瞬間控制,所以心底產生陣陣的不安。我告誡自己:「不要害怕!靜心學法!主意識強一些!總有辦法解決。」

當晚,家裏突然斷電。為了不耽誤學法,我點起蠟燭。鄰居來借蠟燭,我給鄰居講了真相,送她出門。之後,我回屋繼續學法。就在剛學了沒多久的時候,又是一陣嫉妒、是非、自以為是等等齷齪的想法襲來,我強硬排斥掉之後,驚奇的一幕發生了──

因為屋子裏光線非常暗,在靠心臟外延的位置為起點,沿著這起點,離外表六、七釐米的地方,像走馬燈一樣的接連亮起一條光帶。繞身體內部輪廓一圈後,與起點對接成一條光環。這層隱藏在我身體範圍之內的身體,宛如深夜中被加了LED燈的廣告牌,毫無遮擋的完全展現在了我眼前。亮了幾秒之後,隨即消失。

圖:我仿照當時的情況,做了這張圖片。希望大家能更直觀的理解。
圖:我仿照當時的情況,做了這張圖片。希望大家能更直觀的理解。

我低下頭,愣愣的看著這層亮起來的身體,我終於看清楚它了!意識到這層身體的本質是私、「自以為是」,是為私的身體中的一部份。在我要去掉「自以為是」這顆心的時候,把隱藏在身體裏的這層私的身體挖了出來。最近出現的這些不好的念頭的根源,全部來源於私的這層身體。我甚麼時候有了這麼強的私心呢?!震驚之餘,不禁有些發懵。

從這天開始,我明顯的感覺到這層私的身體在不斷的往身體表面推進。每天都能感受到它往外擴大一到二釐米。隨著它不斷的外擴,嫉妒、是非、自以為是、挑撥、顯示等等各種不好的念頭,更加強烈的出現在我的思想中,讓我更難以區分真我的思想。但我明確知道,這些思想不是我。

與此同時,我更加堅定的學法。對於這些外來的思想,我盡著自己最大的能力排斥和消滅。但我心裏明白,這層身體一旦推到表面,我恐怕將承受更多,且更容易被它影響和帶動。其間,我嘗試了很多辦法去抑制它,但收效微弱。

「不管怎麼樣,一定要主意識強。絕對不能被它控制。有法在,一定不會有事!」我鼓勵自己。三天後,這層身體推到了我身體的最表面。與此同時,嫉妒、是非、自以為是、挑撥等各種念頭更加肆無忌憚的想要控制我的思想和行為。

而且,它到了最表層,我所有的想法,都要通過這層身體傳出來。所以,幾乎我的任何想法都變得不純了。舉個例子,我和朋友去吃壽司。一個盤子裏有兩個壽司,其中一個比另一個多了兩個玉米粒。而我的第一個想法竟然是:「我要吃這個多兩粒的!」此念頭一出,我的筷子幾乎不由自主的順著這顆心去夾了那個多兩個玉米粒的壽司放到嘴裏。等吃到嘴裏,才猛然意識到──我又順著這顆不好的心去做事了。

又如,回到家,在客廳換鞋的時候,樓道裏響起腳步聲。正常的情況下,我根本不會在意。但因有了這層純私的身體,竟然下意識的趴在貓眼上,看了看樓道裏的人!思想裏想的是:「看看能不能抓住誰的小辮子!」這個行為和思想,是我在理智或非理智狀態下都絕對不會有的。

這兩個例子,說起來挺好笑,但發生在自己身上,我其實很震驚。種種表現證明,它絕對不是我!我生命的本性,就從沒有過這麼齷齪的想法。可既然出現在我的身體裏,想必與我是有關係的。一定要尋找到這層身體的出處。

這兩次的身不由己,讓我更加警醒。後來,只要思想上再冒出任何不好的念頭,我就主意識更加強烈的用正念對抗。比如,它想讓我做甚麼,我全部都用法的標準理智清醒的做出我該做的行為。並且將這些想法當做笑話講給周圍的同修或朋友。

同時,這個為私的身體,會竭盡全力的阻礙我將這些齷齪的想法講給大家。它表現出來的狀態,很像是我的執著心,它想控制我,讓我就像去其它那些心一樣的不想割捨它。

這讓我更加確定,它不是我。

但有些時候,我幾乎分辨不清這東西究竟是不是我,因為這層身體有著與我完全一樣的大腦結構。當它發出惡念時,可以輕易的與我的大腦重合,並且不斷主導我的思想。「不對!那也要否定!這麼不好的觀念,顯然不是我!」我不斷的告誡並警醒自己。一邊排斥,一邊學法。一講法學下來,四個小時。非常累。但那也堅持,不敢放鬆。

學法時,我突然動了一念,「這個關,過的挺奇特的。應該整理出來,發給明慧網。」這時,那層身體在我身體裏恐懼的顫抖了一下。緊張的自言自語:「哎呀,她要是真發到明慧網上,那大家不就都知道我是害人的了嗎?」

我因為正在專心學法,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又學了一段法,猛然意識到:「它為甚麼這麼說?它害怕曝光?因為它很可能還在害別人!或許我這個問題還挺有代表性的,應該將這個經歷整理出來發給明慧網,讓更多的同修借鑑和警醒。」聽我這麼說,它更加害怕。在我體內就像洩了氣的皮球,迅速縮了回去,變成了之前的大小,並且不再那麼強烈的干擾我。

安靜了兩天。第三天,這層身體趁我學法的時候又開始企圖控制我。我在心裏和師父說:「弟子這是怎麼了?已經這麼努力的在排斥了,怎麼就排斥不掉它呢?」就在這時,我看到書中每一個字的背後都是師父的法身。師父的法身看看書裏的句子,又看看我。我悟到,師父的法身是讓我認下它。

我一愣,認下它?這些天來,我之所以不敢有絲毫懈怠的學法,就是因為我明白,只要自己稍微放鬆一些,它有著和我一樣的大腦結構。控制我並不難,而且會控制我做不好的事。我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弟子如果認下它,萬一出問題,怎麼辦?弟子害怕。」這時,書中右下方的句子裏「法輪大法」四個字閃出強烈的金光。瞬間躍入了我的視線。

我一愣,猛然意識到:「對啊!師父是想告訴我,我們的法這麼大,有甚麼可怕的?」

師父說:「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甚麼說甚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為大法的永世不變著想啊!」[1]

我悟到,舊宇宙的生命,都是為私為我的。也是我們身體的一部份。包含著非常多的執著心。但是我們會在修煉中逐漸的去除它,從而達到無私無我新宇宙生命的標準。但私也是有生命的,而且成為了我的一層身體。當我想要修掉它的時候,它因為不想被消滅,從而瘋狂的干擾和控制我。這些天我非正常的舉動,就是它不想被消滅而起的反撲。

放下了強烈排斥這層身體的心,我開始繼續學法。不斷的告訴自己:「法很大!我不怕!我不怕!」當我這麼想的時候,心突然就靜下來了。之前害怕自己出問題,結果在恐懼中反而讓我在不知不覺中給另外空間的那層身體周圍建立起來了一道保護它的圍牆。此時,放下恐懼的過程中,這道牆也隨之在消散。

隨著繼續讀法,法中散發出了一股溫暖慈悲的強大力量,讓我有種忘我的、非常想溶入其中的感覺。隨著圍牆的徹底煙消雲散,我終於放下了所有的思想負擔。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我終生難忘。

我明明是坐著在學法,卻感覺自己突然化成了一道金光,毫無束縛的衝進了金閃閃的書裏。我的身體、思想等等自身一切的一切都溶在了金色的法中。溶進去後,體內的每一個細胞都被法熔煉、歸正著。我就像是消失了一樣。想不清楚身體去哪裏了。但我明確的知道自己在法中被熔煉著。那一刻,我成為了法中的一個粒子,那種被法熔煉的感覺真切實際、無比美好。

這種學法的狀態持續了一會兒,我化身的那道金光才從書裏出來,回歸到了現實中的肉身。我驚嘆的摸了摸自己的胳膊,原來,這就是溶於法中,我繼續學法。

又是神奇且神聖的一幕。只一晃神的功夫,我竟然輕盈的漂浮在了浩瀚的宇宙裏。深碧色的蒼宇,星光璀璨。我一愣,以為是錯覺。趕快調整狀態。這麼一想,就又回到了現實的肉身裏。但剛一專注的學法,我再次來到了浩瀚的宇宙。

有些美妙,有些新奇。我趕快告誡自己:「發生甚麼都不要起心,繼續安靜的學法。」

隨著讀法的進度,每一個字都金光閃閃的浮現在了宇宙中。就在我的面前,璀璨的金色字體在深碧色的蒼宇襯托下,無比震撼。這個狀態又保持了一會兒。

我再次回到了現實中。此時,書中原本平面的文字,變成了立體的世界,非常直觀的展示出一些立體而真實的影像。先是出現了兩位正神,一位道家模樣打扮,一位佛家模樣打扮。兩人和我說了些話,因為他們說的話不在法上,我就警覺了。我說:「你們說的不對!不符合師父的法。」隨著我這話一出口,兩人互看一眼,哈哈大笑,滿意的對我點了點頭。

我暗想:「我以前是有習慣把看到的事情當真的毛病。法在提醒我,不管看到甚麼,都要用法衡量。」

又看了五六行的法。曾經在幼年悟出的一條做人道理從我的空間場飛出,壓在了書中金色的法理上,然後法中的內涵就被壓住了一部份。我一愣,自己悟出的法理蓋過了師父的法?怎麼會?隨後意識到:「對!在有些事情上,我曾經以這條感悟作為過指導。但我是大法弟子,應該以法為師。怎麼能執著起自己的東西呢?」想明白這點以後,我自己悟到的那條做人的道理,從法理上撤了下來。被壓住的法再次展現了出來。

自從挖出這顆私心後,它不再像以前那樣能強烈的干擾我。但還是會偶爾冒出一些不符合法的念頭,干擾我學法。但只要它冒出來,就會被我立刻抓住並且去除掉。因為我知道它還存在於自己的身體裏,所以,在學法以及日常生活中,我就特別注意自己的言行以及思想中是否有私的東西。

這次的經歷,讓我意識到,所有的干擾都不是無緣無故的。一味的向外推,否定和排斥,解決不了根本的問題。遇到干擾,一定要認真找自己,為甚麼會被干擾?背後一定有不被察覺的執著心。

在沒有發現自以為是的這顆心時,我的去執過程中從沒有觸及到過私,也從沒意識到它的存在。但當我發現它,並且要去除它的時候,它怕被消滅,所以就跳出來對我進行猛烈的干擾。在我堅持學法和去除執著心的過程中,法就在不斷的削弱它。同時,只要它冒出來,我就立刻抓住它,並且主動去除它。靜心學法,溶於法中,所有的問題都能得到解決。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