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病業」干擾的認識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七日】所謂的病業假相無論「七﹒二零」之前還是之後,一直都存在,但是「七﹒二零」之前我們都把它當作是對自己信師信法、心性的考驗,是消業、是好事,很快就過去而且很少出現反復。那麼現在病業干擾為甚麼還這麼普遍哪?雖然有舊勢力的干擾,但是我們從法理中都知道了,真正的修煉人是沒有病的。出現病業現象是考驗,是消業的一種表現;如果干擾到了我們做三件事,干擾到我們的日常生活,那可能就是舊勢力在鑽我們某些方面修煉不在法上的空子,我們就得正念對待這件事情。

一、法理清晰,突破干擾

有一次,我全身癢的難受,用手去撓,一片片的紅,越撓越癢,越癢越想撓,白天還好點,一到晚上就嚴重,發正念也發不下去,學法也不入心,反正就是鬧心,身上恨不得撓破了,撓出血才能好受點。

剛出現這個現象,我就找自己哪方面有漏,也沒找到,一天天在煎熬中度過,很是苦惱,感覺越來越嚴重,有時候也冒出想用甚麼方法能減輕點痛苦的想法,這樣持續了大概一週時間。

有一天,我就在用法衡量這個事情:我為甚麼被它帶動哪?為甚麼去想辦法解決這個痛苦哪?我這不是還是把它當作病對待了嗎?嚴重下去也就是生死考驗唄!我就在問自己:你怕「死」嗎?如果怕「死」,為甚麼怕?是不是放不下常人中的名、利、情?留戀人中的一些執著。我的主元神是不怕「死」的,因為人中的死只是脫離了這個空間,不是生命的真正死亡。

我就在想: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嗎?名?不在意;利?無所謂;親情?人各有命,我左右不了,師父法中講:「朝聞道,夕可死。」[1]師父法中還講:「人和神的區別,就差在這兒。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就是這個區別。」[2]

既然我從法理方面,清醒的認識到沒有甚麼放不下的,也不該有甚麼是放不下的,為甚麼還害怕哪!法理清晰了,心態調整過來了,也不去在意身體的感受了,也不知道甚麼時候身體就好了。

二、及時向內找,否定干擾

還有一次,突然間我的一隻耳朵開始耳鳴,後來聽聲音就越來越費力,用手壓住耳朵才能聽到聲音,鬆開聲音就極其微弱,感覺再發展下去就會一點也聽不到了。

我就向內找,我為甚麼會出現這個事情,我就在回想過去的事情:我的岳父耳朵很聾,小聲說話聽不到,看電視放的聲音非常大,吵的四鄰不得安寧,我就徵得他的同意,給他買了一個助聽器。

買回來後,他嫌佩戴不舒服,戴了一、兩次就不戴了,看電視聲音還是那麼大,鄰居有個小孩要考試,複習功課受到干擾,來找過好幾次,我的岳父還是不太收斂,看電視的聲音還是很大。

有時候我心裏就很不平衡,你怎麼就不考慮別人呢?給你買助聽器了你還不用,這麼貴的東西放那多浪費啊!你要不用,將來我老了,聽不見了,我用。這個想法出來,我當時就認識那不是我的想法,就排斥掉了。我就在想是不是我那時的這個想法造成的我的耳朵也聽不見聲音了?感覺應該不是這個原因。

我身邊也有耳朵聽聲音費力戴助聽器的,同修A,B同修跟我說:A以前能聽見,後來當協調人了,聽不進去不同意見,而且總去「損」(挖苦)別人,既然你不想聽不同的意見,乾脆就不讓你聽到聲音了,是不修心性造成的。

我當時雖然提醒B同修不要被舊勢力干擾,與同修間形成間隔,不要去看同修的不足,要找自己,但是我的內心也有些認同B同修的想法,覺的A同修做事很多不在法上,跟他溝通很費勁,不大聲喊,他都聽不見。

是不是我對A同修的想法造成了我的耳朵聽聲音也費勁了呢?是不是我也有聽不進去不同意見的情況哪?感覺自己也有這些觀念,提醒自己在這方面要多注意。就不去想這個耳朵了,就放下了,也不知道啥時候,就不知不覺恢復正常了。

通過自身對待病業干擾的考驗,我悟到:當病業干擾來的時候,我主意識要清醒,法理要清晰,要知道怎麼去對待它,不要順著觀念去想會如何如何。同時我第一時間要向內找為甚麼在這時會出現這個事情?是對我哪方面的考驗?是舊勢力在鑽我哪方面的空子?如果找出原因最好,找不出來,我就不總去想這個事情了,不能形成新的執著,把干擾看得過大,就不好過,就當作是消業,是生死一念的考驗吧。心放下了,自然就會另一番景象。

修煉人出現任何事情都不用害怕,物極必反,我們絕對會朝好的方面發展。另外,當我出現干擾的時候,我必須信師信法,知道師父在看護著我,相信再大的干擾,自己都可以排除掉。

三、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幫助別人

C長期處於病業干擾的魔難中,很多同修都在從不同的角度幫助她。當然我們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在修自己,但是只能用幫助這個詞來說明這個事情。往往同修們在做的過程當中忽略了修自己,完全按照常人的做法去做了。例如,幫助C洗衣、做飯、買菜、買生活用品,收拾屋子等事情,而不是去鼓勵C力所能及的去做一些修煉人該做的事情,做正常人做的事情。

時間長了,使同修C產生了依賴心,懶惰的心理,對修煉也懈怠了,慢慢的不知不覺的就會覺的同修們為她做的任何事情都是應該的,對同修們做的事情不順心時,就會生出氣憤、埋怨、指責、妒嫉等;去幫助她的同修覺的為你付出這麼多,你還這樣對待我們,覺的委屈,反過來也去指責、埋怨、議論同修C,不自覺形成向外找的環境,不斷出現矛盾,不斷形成間隔,被舊勢力利用加大同修C的難。

我覺的去幫助同修C的人應該都是自願去的,既然我們有心想做這個事情,那就用心去把這個事情做好,就得明白如何才能真正的幫得了同修C。我個人覺的從修煉的角度上講,幫同修C儘快走出魔難,一個是通過發正念幫她清除外來干擾,加強同修的主意識,加強同修的正念;另一個幫助她的同修,通過陪她學法或背法、通過交流等方式使自己真正的認識到自己的不足,找出有漏被舊勢力鑽空子的方面,找到不符合法的地方,儘快提高上來。

更重要的是擺正基點,時時處處、高標準要求自己,修好自己,要時刻認識到我們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在修自己,不是常人中的工作。不能用常人的做法幫,只能按照修煉人的做法去做!當面指出同修的不足是下策,使她自己悟到提高上來是上策,背後議論同修的做法更不可取。

我發現一個問題,有的同修在幫助同修C時,對C要求過高,覺的C都修煉這麼長時間了(其實修煉時間的長短代表不了甚麼,修得好不好只能看同修的心性和對法的理解,其實這些也不應該看,不去評價、分析、想同修修的好與壞,因為他們修好的那面不表現出來了,看不到),覺的同修大關大難都過來了,這麼容易分辨的事情,為甚麼自己就看不出來呢?這麼簡單的事情為甚麼就過不去呢?時間長了對同修C就產生了執著,形成間隔而不自知。

往往我們做事情總有個目地,達到了目地就高興,達不到目地就不高興,付出就想獲得回報,沒有做到隨其自然。我覺的在做事當中,擺好心態,在做的過程中,時時用大法對照自己,不斷的修好自己,不去在意結果,就做自己該做的,真能做到,結果一定是好的。就像師父講的那樣:「無求而自得。」[3]

我們當地這些年也有很多同修在「整體配合中」離世,有同修自身的原因,也有我們的責任。今天說出這個事情旨在交流,不是指責。

我為甚麼說是「整體配合中」呢?因為有的同修出現病業干擾很嚴重的,有的協調人就會在同修中談論、分析此人的病業狀態,協調同修們大面積去幫助病業中的同修,當然協調人的出發點是好的,可是忽略了安排去的同修是否心性、境界參差不齊,有的名義上去陪同修學法、發正念,可是到那卻用法去衡量病業中同修,瞧不起、指責、挖苦同修,學法、發正念時,思想都是在想同修的不是,這樣的人去了,能起到好作用嗎?

我覺的病業中的同修有幾個適合的同修幫助就可以了,如果協調很多同修去,一方面會干擾到一些同修正常的做三件事,也會使舊勢力以考驗其他同修為藉口加大同修的魔難,舊勢力覺的她能牽動整體。我們必須識破舊勢力的詭計。

師父法中講:「我過去講過,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雖然有舊勢力的存在,可是你們沒有那個心,它就沒有招。你正念很足,舊勢力是沒有辦法的。」[4]

四、看到對方的不足,反過來看自己

有一次,大組學完法後,有個同修說:D同修現在狀態可不好了,學法念不成句,吐字不清,念念法,就睡著了,而且很長時間了。她說完,有個協調人就帶頭說同修D的不足,說他這不符合法、那不符合法,說給他提出來很多次了也不聽,也不改。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都在談D的不足,好像是在想辦法如何幫助D,其實都是在傾訴自己內心的不快。

D自從被迫害致殘後,很多同修在他身上傾注了很多的時間和精力,甚至花了很多錢。可我們幫助同修不都是發自內心的嗎?不應該是無怨無悔的嗎?師父在法中講:「佛家度人是不講條件的,沒有代價的,可以無條件的幫他,所以我們就可以為學員做很多事情。」[5]我看到在二、三十人的場合,絕大部份人都在談論這個事情,都在找同修的不足,我心裏很難受。修煉就是修自己,為甚麼去看別人的不足呢?

我知道D同修的狀態有大家的責任,例如手機或電腦等技術方面的任何事情,同修們都去找他,有時候D黑天白天的忙,極少有人替他分擔,不自覺的使D形成很強的幹事心,使D學法時間少,學法質量差,被舊勢力干擾。在生活方面,D同修其實吃喝不愁,生活自理完全沒有問題,很多同修卻總花錢給他買吃的、喝的,幫他做家務,表面上看好像為他好,其實也慢慢的養成他依賴、懶惰的習慣,助長吃、喝、要的慾望,形成對錢財的強大執著等等。

我想出來制止大家的談論,可是我也有埋怨大家向外找的心,知道自己的心態不好,說出的話不能平和,會帶有指責大家的情緒,容易引起矛盾,而且那時協調人跟我之間矛盾很大,我沒有放下自我,怕說出來,加大我們之間的矛盾,影響別的同修,話到嘴邊就是沒有說出來。

我不斷的調整自己的心態,沒等調整好,時間到了,大家就散了。我當時沒有指出來,過後非常後悔,因為第二天早上,D同修摔倒在地上,出現腦血栓的症狀,一半身體動不了,吐字不清,同修七點多去他家學法時才發現。後來D同修雖然在同修們的積極配合幫助下,身體逐漸恢復正常,但是最終還是離世了,對當地的助師正法造成了一定的損失,詳情這裏不談。教訓是深刻的,希望我們能以此為戒。

最後以師父的一段法與同修共勉:

「神:我看不能當神的就不要再拖下去了,其實他只能是人。

師:(自語)在人世中,他們真的迷的太深了,最後只能是這樣了,就怕最後連人都當不上啊!

神:其實能在新的世界裏當上人也是不錯的了,比起宇宙中被歷史淘汰的無數高層生命來說,已是無比幸運了。

師:我還是想再等一等,看看把更微觀的破壞人類的物質清理乾淨時,再看一看怎麼樣,再下決定。他們畢竟是來得法的。

神:這批人目前而言,他們有的來學法是因為找不到人生目標,抱著這樣的不想改變的認識。

師:這樣的人新學員比較多。

神:他們中還有來找法對他們自己認為好的一面,卻放不下導致他們自己不能全部認識法的另外一面。

師:這樣的老弟子中也有,而且一個最突出的表現是:他們總是和人比,和他們自己的過去比,而卻不能跟法的各個層次的要求來衡量自己。

神:這些問題已經非常嚴重,他們怎麼樣能把看到的對方如何如何,反過來看自己就好了。師:是應該叫他們清醒了,使他們的環境變成一個真正修煉的環境,做一個真正的神。」[6]

本人層次有限,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溶於法中〉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和時間的對話〉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17/對「病業」干擾的認識-3901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