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做技術的心路歷程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一日】我算是一位「技術同修」吧,這段時間在學習封裝系統,過程中經歷的苦與樂,是我過去沒有體驗過的。我深知自己修煉上的不足,技術水平也有限。寫這篇體會的目地,就是希望能夠審視、梳理這段修煉過程,也希望能對同修有借鑑。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敬請同修指正。

一、克服依賴心

原來我一直是用同修做好的鏡像和工具軟件裝系統,但鏡像是很多年以前的,越來越覺的使用起來不方便,很希望能有個新鏡像。看到天地行有win7的鏡像,就想再等等會有 win8.1的鏡像出來吧,可是盼了二、三年也沒有見到新鏡像。

我也希望能有技術同修給我新的鏡像,可原來認識的技術同修,有出國的,有被迫害入獄的,有不願意做的。還是同修的一句話點醒了我,同修說:「為甚麼你不自己做一個鏡像呢,其實你是有這個能力的。」

現在我認識到,沒有絕對安全的系統,就連微軟還在不斷的出補丁呢。做鏡像的同修越多,同修使用的系統特徵就越不明顯。相對來說,這樣比都用一個更專業的鏡像還安全,這就如同資料點要遍地開花一樣。寄希望於專業同修做出更專業的鏡像,其實是一種依賴心的表現。得不到新鏡像,還對同修心生埋怨,就更不是修煉人的心態了。

看了天地行上封裝系統的教程,我想我應該自己學習做鏡像。於是下載了各種和封裝相關的教程和軟件。

二、忍受寂寞

放下了對同修的依賴,我讓自己真正靜下心來,開始學做封裝。

開始做封裝時,怕心、私心都在往外冒。擔心做出的鏡像是否會帶有自己電腦的特徵,擔心同修的不修口,是否會讓邪惡注意到我,自己是否會因此受到迫害。干擾還會以更隱蔽的方式出現,你做的系統是否夠安全?如果不夠安全你就是在起負面作用,你要對同修負責。表面上是要為同修負責,本質上卻是有不想承擔責任的心。

我的電腦曾經感染過病毒,雖然我後來完全重裝了系統也用殺毒軟件多次殺查過,沒有再提示有病毒,但病毒的陰影卻一直存在我心裏。每當出現問題,就讓我懷疑是否是病毒沒有清除乾淨。這種疑心,表面看似是對同修負責,但過度的懷疑,就成為了一種干擾,它讓我遇到問題時不能朝正確的方向思考。

學法中逐漸認識到,這些私心、疑心都是我在修煉中要放棄的東西,這不是真正的我自己,是舊勢力在利用和加強我的後天觀念,試圖阻擋我走師尊安排的證實法的路,不能被它們所左右,必須破除。不夠專業要使自己變的夠專業,才是修煉人的心態。不夠專業就放棄,不管是甚麼樣的藉口,都是被干擾。我篤定了做鏡像的決心。

從新調整自己後,我意識到,封裝系統要求有一個相對封閉、獨立的環境,接觸的人要少一些,甚至作息時間都有可能發生變化。這樣才能專心致志,避免各種因注意力不能集中而產生的錯誤。同時也是需要注意安全。還有避免人心帶動下產生自滿。

封裝系統需要用到虛擬機,而我過去從沒用過。我跳過了虛擬機的學習(當時自己沒有虛擬機的教程),直接按照封裝教程的步驟學。虛擬機的版本不一樣(虛擬機應該儘量用新版本,但教程是固定在一個版本上的),會導致界面有變化,經常是找不到教程說的步驟的位置,只能靠自己摸索。

經歷了各種莫名其妙的問題,以及各種莫名其妙的解決。苦樂都只有自己知道,無人訴說,我感受到孤獨、寂寞。我知道孤獨寂寞也是修煉的一部份,這我能耐受。但當時困擾我的是,出現問題是舊勢力的干擾呢,還是師父點化我不適合做這項工作呢?

自己的疑心,如果是舊勢力的干擾,那很簡單,遇到問題就發正念。但如果我做的系統有漏洞,是不是會被舊勢力利用來迫害同修?我是不是在辛辛苦苦的起負面作用呢?我甚至在想,自己會不會是負面生命?當時也分不清這些想法是不是思想業的干擾。別無他法,只有學法,多發正念,把一切交給師父,心繫正法,放下一切自我的患得患失的念頭,雖然我是閉著修的,但我相信,師父一定能幫助我渡過難關。

現在看,其實產生困惑的原因,根本上是因為執著於自我,跳不出那個私,就會被迷,被私所累。我深切的體會到,做事不是修煉,在做事的過程中暴露出人心,如何認清和歸正,才是修煉。

現在回想起來,自己走過的每一步,解決的每一個問題,都是師父領著走過來的。每每我遇到解決不了的問題時,我就發一會兒正念;如果我連續出錯,心情煩躁時,我就把它放一放,學學法,打一會兒坐。就在我學法、打坐、發正念後,往往會感覺思路清晰了,會有新的想法出現,常常這就是解決問題的關鍵時刻和契機。我知道,這是師父和正神在加持和幫助我。

三、感受整體的力量,走出負面思維

學會了封裝的流程,只是封裝系統的第一步,封裝的系統有甚麼問題,我完全不知道如何檢測,我覺的必須找同修幫助測試一下。於是我走出封閉狀態,回到整體中。從同修那,我知道了有許多軟件已經有了新版本。受同修的啟發,我找到了新版的封裝軟件。也開始進一步熟悉了封裝的要點。

隨著封裝工作的進展,投入的精力越來越多,我又被新的負面思維干擾,懷疑自己這樣做是否有意義,同修會認可我做的系統嗎?如果同修不認可,只是我自己用,我可以做的簡單的多,但如果是給別人用,要考慮的方面就多了。

一位非技術同修說:「如果你質疑自己做的事是否有意義,我告訴你,同修需要新的鏡像。我在技術上雖然不能幫你,但我可以幫你發正念。」

師父看到我的狀態,就安排我與同修交流。我坦誠的講出自己過去做的不好的地方。同修的交流、鼓勵、對我的寬容和理解,使我意識到,我之所以總是懷疑自己,對自己總是負面思維,就是因為我老是背著自己過去沒修好的包袱在生活。這不是師父所希望的。做錯了總是趴在那兒不起來、自卑自責、背包袱,這也是中了舊勢力拽我們掉下來的圈套。即使在修煉路上摔過跤,有磕絆,只要往後堅持修好、做好,就都是我們修煉的過程。安排交流的同修說,當時看到我的臉上都放光了。看到我走出了過去的陰影,同修真心的為我高興。

四、從證實大法的需要思考

開始有同修用我做的鏡像安裝系統,也不斷的反饋來使用中出現的問題,需要我為照顧同修的使用習慣來修改鏡像。這時的修改,已經沒有技術方面的障礙了,算是不斷的完善吧。

這個過程也是一個考驗。鏡像的版本多,還有不同的封裝格式,這些鏡像文件,小的4、5G,大的8、9G。要從虛擬機導入到U盤、移動硬盤和另一台電腦,還要做兩遍哈希校驗,一遍是生成校驗值,一遍是驗證複製文件正確。這是非常耗時的事。而且在熟悉了過程之後,這項工作就變成了單調的重複勞動。封裝的系統做一點改變,這些步驟就要重複一遍。

常常是知道要改鏡像,卻不想動手。這時的過關,不是表現在技術上,而是表現在耐心上了。我想到了原來不願意做新鏡像的技術同修,對同修能理解了,埋怨的心也消除了。

當不想幹的干擾佔據上風時,我提醒自己,不要從自己的愛好思考,要從大法是否需要、同修是否需要著想。我自己修改是一次性的勞動,同修用時就是永久性的省事。真正突破干擾,靜下心來開始做時,發現那些心煩全都沒有了,做事的進度也比想像的快很多。這讓我真切體會到,所謂的「難」,都是假相,擺正心態,就會一順百順。

五、放下自我 溶入整體

溶入整體,表現出來的超常和奇妙,真是無法想像。表面上是我在幫同修解決技術問題 ,但同修的提問,常常開闊我的思路,我經常從中得到對我做封裝有幫助的信息。

為了回答同修的問題,我需要去天地行查信息,每次查都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有時是查這個問題時發現了上次沒有解決的問題的答案;找這個同修的問題的答案,卻發現了另一個同修提出問題的答案。有時為同修找問題答案時,又發現軟件出了更新。

做技術也需要有擔當,我知道,把原版系統加上一堆安裝工具軟件直接提供給同修,是最不會犯錯誤的做法。但對我來說,也是不夠負責任的做法。給同修封裝好的鏡像,會極大的降低同修學裝系統的技術門檻,提高同修的安裝效率,減小技術方面的漏洞。但也意味著,自己要對這個鏡像負責,也就是在為同修負責。這種責任感,曾經壓的我喘不過氣來。

有同修安裝系統遇到問題,就覺的我理所當然的應該能解決。當我感覺到同修說話帶有指責心裏不舒服時,我先提醒自己,注意修去自己這個不讓人說的心。然後再耐心給同修回信,在回答同修技術問題的同時,有時也會提醒一下同修,注意從修煉的角度思考問題。

有同修轉話說,我做的系統有點過時了。我先提醒自己,不要因為學會了封裝就生自滿的心,然後再去理性分析,同修說的有哪些可取之處,有哪些是不對的。

我相信,有師父看護,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好,放下自我,一心為同修服務,就一定能夠達到法在不同層次對我的要求,也就一定能夠服務好同修。

謝謝師父的看護,謝謝同修對我的幫助,合十!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9/2/21/學做技術的心路歷程-3830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