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會從一思一念中否定舊勢力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十六日】一天早晨同修A給我打電話讓我過去。到同修家她說:同修B聽到一個聲音告訴她說:老闆(指我)和他身邊的幾個人要出事。聽到這個消息,我的第一反應就是:這消息是假的。根本就不存在。

第二天,正好去同修B家學法。她就簡單的說了一下近一段時間她遇到的事:她以前就能聽到另外空間的東西,後來她覺的是干擾就求師父,幫忙關掉了。可是近一兩個月又能聽到一些聲音了,並且預見了三個同修出事的情形,她不知真假,就沒有說出去。可是前兩個同修分別在十幾天後和一個月後出了事,和她預見的一樣。當預見我和身邊的幾個同修要出事時,她就想:告訴他們嗎?覺的不告訴是不負責任,就給同修A打了電話,讓她告訴我。

我想起師尊的一句法,「別人要看了之後,都能給你說出來你哪一步有難的話,你還咋修啊?所以根本就不讓看的。其它法門誰也不讓看,同門中的弟子都不讓看的,誰也說不對的。」[1]那麼同修B預見我的這一難能存在嗎?根本就說不對的,師尊是連同門中弟子都不讓看的。那麼同修b的預見就不是師尊讓知道的,那它一定是舊勢力幹出來的,是不被承認的,是強加進來的。

這裏要說的是,當同修B把這事告訴同修A的時候,她的潛意識中已經認可了這件事可能會發生,否則她是不會擔心同修安危的。同修認為那一難會發生,和認為它是病是一個道理,她就是求了,那一難可能就會壓進去。

那麼當遇到這種事時,首先能夠認清這不是師尊的點化,否定它的這種干擾,不要這種事情的出現,那麼師尊就能夠順理成章的為我們做主,這種舊勢力的干擾就不會存在。如果往更深一層想,是誰讓她預知的這件事呢?這個生命它對大法弟子的所謂考驗,不在師尊正法安排之內,它們的參與就是對師尊正法的干擾。它的這種干擾是不被師尊所承認的,它應該存在嗎?所以我們不但要否定它的所謂考驗,還要清除它這個生命的本身。甚至要清除包括安排它的高層生命。就是對另外空間參與安排考驗大法弟子的舊宇宙生命從上到下全部的清除。交流完,我們一起發正念。

沒過幾天,同修B就來我家學法了。她一定是認為那個預見不存在了,我家是安全的了。

很類似的又遇見一件事,在二零一八年春天,開兩會期間,我們當地有六個資料點的同修遭到綁架。一位給我送小冊子的同修對我說:現在是兩會期間,環境挺緊的,小冊子做的少,這一段時間你也就少發一些吧,過後再補上。又一個同修來我家說:現在開兩會了,你發小冊子要理智一些啊,不要出一個樓道門就接著進下一個樓道門,也不要一家一家的挨著發呀!

聽了這些忠告開始是有些不知怎麼辦好了:要不這幾天先不發了?過了兩會之後再發?再去救人。這肯定是不對的呀,救人不能停啊。那麼理智一些,改變一下發放方式?怎麼改變方式呢?甚麼樣的方法算是理智呢?越想越覺的不對,越覺的這裏邊有東西。發現越想理智時,就越覺的怎麼做都不安全。這裏邊有個「怕」。所謂的理智是那個「怕」的藉口。那麼怕從哪來?漸漸的我看到了這些忠告後面的認可!認可兩會期間的形勢緊張,認可這期間發真相可能會遭到迫害!已經認可了迫害的存在,再去談所謂的理智,不就是在迫害中反迫害嗎!還是沒有跳出它們的圈子,怎麼能不怕呢?這種理智是小聰明,不是在大法中修出來的智慧。這種想法和認為有病那病就能壓進去還是一個理。這種認可很可能造成那魔難的存在。

那麼我首先否定這期間形勢緊張的說法,發自內心的不允許它的存在,並且正念清除製造這種緊張局勢的舊宇宙中從上到下的一切邪惡生命。依據對法的理解否定舊勢力,我堂堂正正的和以往一樣,正常的發真相救眾生,而且沒有任何干擾,眾生都在為救人讓路,效果很好。

這些經歷使我更加清醒的認識到,真能從思想深層不認可舊勢力,它的安排就不會反映到表面物質空間中來,這才是最安全的,依據大法指導做事才是真正的理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9/2/16/體會從一思一念中否定舊勢力-3828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