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子女升學問題上修自己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一日】自二零零八年走入法輪大法修煉以來,認為自己的修煉還算精進,對親情還是放得下、看得淡。其實不然,在面對現實生活的考驗下,自己顯得是那麼的脆弱,還是被兒女情帶動了。才明白了在表面上強迫自己放下了對情的執著,而實質上在內心深處還隱藏著這種根。

一、參加家長會

隨著一陣「叮噹叮噹」的電話鈴聲響起,將我的思緒中斷。「爸,今天下午三點半到學校來參加高中畢業班的家長會,務必要來喲。」女兒在電話中講,平時一直是她媽在管這些事,我是不管事的。「你還是叫你媽去參加吧。」「媽說她上班忙,沒有空,這次叫你去參加。」我很是不願去,嘀咕道「麻煩事就叫我去,我回來還有這麼遠的路。」「爸你也別嘮叨了,你們(修煉人)不是要心存真、善、忍的嘛,要為他人著想,難道你女兒的事就不管了嗎?下午一定要來喲。」不管我同不同意她已經把電話掛了。平時我也很少關心孩子的學習,現在高中馬上要畢業了,去了解一下孩子的學習情況吧,於是下午請了假趕到學校參加家長會。

學校組織了高三年級十八個畢業班迎高考三十天衝刺宣誓大會,學生代表和全體畢業班的老師分別進行了宣誓,我還被全場高漲的氣氛所感染。當我明白過來這是邪黨文化的餘毒形式,馬上正念清除,才控制自己的情緒不被帶動。

我也明白,現在的教學是學而無用,但在這社會形勢下生活,還得要適合現在這種教學模式。我一直對孩子的學習都是順其自然,自己靠自己,人各有命,自己去把握,走自己的路。

當了解到孩子的學習成績只是中等水平,學習偏科,成績還不穩定,要想考上自己理想的大學,還得努力才行。女兒還自我感覺良好,重本考不上就考個二本也行,只要能上大學就好了。像這樣抱著一種無所謂的態度,考上二本都懸,這樣我本平靜的心就開始不平靜起來,不管孩子的學業,心裏又過不去,自己有責任,從不關心到主動去關心了。

望子成龍的想法普遍的家長都有,我也不例外的冒出了這種想法,如何才能讓她提高上來考上理想的大學,我臉上才有光。於是利用人的關係認識了教育系統的一位專家,幫忙分析孩子的學習狀況,指導如何去複習,如何準備高考。並建議女孩子去讀定向師範,畢業了直接去教書還挺好的。可孩子就是不願意當老師,我是怎麼動員孩子就是不聽,我也非常生氣,女兒對我說:「你就那麼對我沒信心了,我要憑自己的真實水平去考。」只好等高考後吧。根本就沒有意識到這不是修煉人的做法。父母只能起到引導的作用,左右不了孩子的命運。

二、填高考志願

女兒從小就表現的很優秀,常給她講大法的美好,返出真本性,退出了團、隊,她時常虔誠的跪在師父的法像前上香叩頭。高考前,女兒又懷著崇敬的心跪在師父的法像前上好香,虔誠的叩拜,請求師父幫忙開啟智慧,加持考試時能正常發揮。女兒很順利完成了高考。當高考成績公布出來,女兒高興的告訴我:我終於上了本科線了,謝謝師父!

上本科線了,就要根據高考錄取政策,三天內填報志願。因不懂如何填報,又想選個好學校好專業,又不放心孩子自己去填,這下可為難了。自然想到採取人的交際方法,既請客吃飯喝酒又是送禮,請懂填報高考志願的行家幫忙了,大家都認為一個女孩讀師範專業出來教書挺好的,但,女兒堅持自己的意見,只在成渝兩地選學校,且只報「新聞傳媒專業」,選擇面就有侷限,後來篩選了幾個學校。在填平行志願時,是將「師範類專業」放在前,還是將「新聞類專業」放在前,我們的意見就不統一了,爭執了很久也沒結果,女兒抱怨道:「是我要讀書,你不能強迫我去讀我不喜歡的專業,我就喜歡讀新聞專業。」填報截止時間快到了,急得我沒法。我冷靜下來悟到,不能把自己的想法強加到孩子的身上。我也不再堅持自己的意見,作了讓步,經商量填報學校不變,填平行志願時,新聞類專業放前,師範類專業放後。填志願才算完成。

填報志願後沒過幾天,行家就報告了一個好消息:「你女兒第一志願的錄取學校已經穩當了,我已經和學校的院長書記聯繫好了,你現在可以請客擺升學宴了。」行家辦事還真不一樣,我也高興極了,把這好消息告訴了女兒和親朋好友。當我請客慶賀時,行家又突然告訴我,第一志願沒有錄取到,只有等第二志願錄取了,沒想到信任的行家也失誤了,我心裏感到一陣失落,這下臉往哪裏擱呀,我馬上意識到自己錯了,修煉人參與人的事太多,執迷不悟,沾沾自喜的要臉上有光彩,人心一動就有變數,我馬上歸正自己。

正如與同修交流,同修一針見血的說出了實質,你找錯了人,找師父就對了,一切都是師父在管。

七事不來八事來,由於自己被情帶動了沒有守住心性,觸及了許多負面的因素,帶來了不少麻煩事,都得自己承受。

很快就收到了第二志願學校的錄取通知書,是新聞傳媒類專業,滿足了孩子的願望。只是學校沒在大城市裏。可孩子的舅舅就不滿意了,向我發難來了,氣沖沖的質問:「蓉蓉是不是你的女兒,請人填的啥子志願,選個那麼又偏又窮的地方的師範學校。也不和我們商量一下,她不去讀了,去復讀明年再去考……」當時聽了心裏特別難過,忍不住就回擊道:「是不是我女兒我自己知道,當初填志願時沒有誰站出來給她參考一下,我主動找她媽徵求意見就不搭理,現在跳出來埋怨有意思嗎?我還想孩子考清華北大呢,填志願主要還是按她自己的意見去填的,是孩子去讀書,只要孩子滿意就行了。任何事不可能面面俱到,高考錄取也不是誰都能去左右的。我建議她讀師範專業出來當老師或走公務員那條路,她要選她喜歡的專業,也只能這樣填了,是她在走自己的路。」我也沒有再跟他過多的爭執。

面對委屈,我表面上無所謂,可心裏卻難過,自己主動管了這事還討不到好,管的太多並不好,不管也不行,關鍵沒把握好這個度。這都是執著兒女情帶來的煩惱,也意識到應該放下了。少管人事,多做正事。

三、辦升學宴

我們這裏有個習慣,凡是家裏有子女考上了大學是個喜事,要請客辦升學宴來慶賀。很多親朋好友都請我們去參加了他們的升學宴,辦的熱熱鬧鬧的。一天,女兒跟我講:「媽媽叫我問你,我們甚麼時候辦升學宴,準備多少桌。」「我還沒有打算請客辦升學宴呢。你們各人看著辦吧。我不想管了。」我想到自己是修煉人,不想陷入人際交往,禮尚往來的俗事中。她們母女馬上不高興了:「別人都在辦酒,我們也正好借此機會請客,收些禮金資助孩子上學,你為啥子不辦,你不辦就不用你管了,我們各請各的客,分開辦。但,女兒讀大學的學雜費和生活費一人一半,這個你還得要管。」我也一陣無語。

一直以來都對利益看得淡,很難攪動我的心。這麼多年的高級工,每月的工資雖然只有兩千多元,還是堅持在上班,生活實在開支不過來了,偶爾也會發發牢騷就過去了,從不放在心裏,經濟利益難以牽動我的心。這下可更難為我了,我給了孩子的學雜費和生活費,每個月就剩下幾百元了,這不讓我的生活更窘迫了,但,我只是把這當成一種干擾,也無法改變我要修煉的心。我想錢少了就有少的用法,這是利用人的矛盾安排來修自己,提高心性的,進一步檢驗我的利益之心和兒女情的,看我還動不動心的,如何去擺放位置的,修煉人心不動,心裏明白一切都有師父在管,一個不動制萬動,就會柳暗花明又一村。

我也知道,無論多深的親情,背後都是業力輪報:討債的討債,報恩的報恩,緣盡緣散,紅塵夢醒,今生世緣將盡,還留戀甚麼呢?自己有義務承擔孩子的學習和生活費用,以寬容之心對待他人之過,不在糾結人的事,我的目地是以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修煉,坦然答應給女兒學費和生活費。

她們為孩子辦完升學宴後,就開開心心送孩子上學去了。我也靜下心來向內找,「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1]。圍繞孩子升學,前前後後經歷了這麼多事,都是因情而起,自己陷入其中還不醒悟,自尋煩惱。干擾了自己的修煉。後來悟到,一切都不是偶然,都是好事,都是為了自己的修煉,提高心性的。修煉人的根本是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

個人層次所悟,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謝謝全體同修!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理智醒覺〉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8/5/31/在子女升學問題上修自己-3629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