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舒蘭市王洪豔遭受迫害的情況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王洪豔,女,今年四十五歲,吉林省舒蘭市平安鎮人。一九九六年有緣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後道德提升,身心淨化,如:心臟病、胃病、腎積水、膽囊炎、婦科病、血液炎症等多種疾病不翼而飛很快達到無病一身輕,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與美好。

第一次遭受的非人折磨與迫害

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到現在,中共頭目江澤民出於妒嫉發動了對法輪功長達十九年的迫害,使無數法輪功學員經歷了人間地獄般的從精神到肉體的迫害與摧殘。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銬、電擊、棒打、踩踢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銬、電擊、棒打、踩踢

二零零七年王洪豔為了把中共迫害好人的真相和大法的美好告訴世人,在一個村莊傳《九評》時被當地派出所警察綁架,他們抄家,搶走法輪大法書後,把王洪豔送到舒蘭國保大隊,王洪豔被他們抬到樓上,銬在老虎凳上,六、七個強壯的警察輪番抓住王洪豔的頭髮,並打她的頭,一個叫李甲哲的拿來辣根要向王洪豔鼻子裏灌,辣根濺到眼睛裏,眼睛立刻充血,王痛苦的大喊。王洪豔後來被非法綁架到長春市黑嘴子女子勞教所迫害,因為不配合照相,遭到拳打腳踢,被用電棍電臉、耳朵、脖子及皮膚敏感部位。王洪豔為了制止侯志紅等警察對大法弟子的迫害被警察用電棍電,並被一個叫李幹事的打了四個嘴巴子,這個李幹事想讓王洪豔說沒看見大法弟子被迫害,王沒有同意,被侯志紅關進小號,銬了一天,晚上把王洪豔銬在「死人床」上,凍了一宿,第二天早上警察劉胡又從別的大隊借來兩根電棍繼續電王洪豔,在慈悲的師父保護下,連同前一天的電棍都沒有起作用,王洪豔被迫害的同時仍然告訴她不要造業。劉沒有聽又打了王洪豔幾個嘴巴子,後來王洪豔因為這個事被加期一個月。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第二次遭受的非人折磨與迫害

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六日,王洪豔在家裏幹活,當地派出所的警察強行闖進家中,沒有出示任何手續與證件,王洪豔六十多歲的老父親上前制止,被推到一邊,警察王達闖進王洪豔的臥室到處亂翻,甚麼也沒找到,出來後氣急敗壞的打了王洪豔幾十個耳光,王洪豔喊「法輪大法好!」警察不讓喊,那天來的人有打人的、翻東西的、還有錄像的,後來把王洪豔抬下樓塞到車裏,到派出所後拽王下車,王洪豔說,沒犯法,放她回家,警察說不用審問直接送到看守所,王洪豔被送到舒蘭市的南山看守所迫害,這次參與迫害王洪豔的警察有:李軍(大)、王達、顧二、邵田風,以及其他幾個王洪豔不認識的人,王洪豔被關進看守所後絕食反迫害,警察讓王的家人交了五百元伙食費,第九天時又從王洪豔的家人那騙去了一千多元錢,絕食期間王洪豔沒有配合他們,他們又把王洪豔送到醫院要強行輸液,王當時瘦得只有幾十斤,已經皮包骨了,王高喊,沒有配合邪惡,邪惡又把王洪豔送到黑嘴子女子勞教所迫害。到勞教所體檢時王沒有配合他們,當時醫生說檢查不了,沒接收,王又被送到長春市醫院檢查,由於路上堵車,差點出車禍,又把王洪豔送到勞教所,王洪豔在心裏沒有承認迫害,最後被送回家。

第三次在看守所遭受的非人折磨與迫害

二零一一年的一天,王洪豔和三名同修去看病中的親友。在路過一個村莊貼一些真相不乾膠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幾人被抓到派出所,分開被迫害,王洪豔被銬在床腿上,坐在地上,一邊講真相一邊喊大法好,並制止他們錄像,並正告他們,你們錄像也是迫害大法弟子的證據,我們是好人沒有犯法,不一會那個警察說錄像機壞了。這次王洪豔被迫害進吉林市看守所,由於王洪豔沒有配合他們,天黑了才把王抬進看守所,女警察華潔帶著十多個犯人對王洪豔進行了侮辱性的檢查,把王扒的一絲不掛。王洪豔在這關了一百多天體重由一百二十多斤折磨成只剩六十多斤,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後背被她們用鐵擔架夾出一個大包,骨頭支起多高,天天給王洪豔灌食,從鼻子腫到喉嚨,往肺管裏插的出來時帶出的都是血泡,把身上的血都快抽乾了,華潔說,你活不多長時間了,當時胃裏的血像鍋底灰一樣黑,她們一次次報批想把王洪豔弄走,可是醫院一次次拒收,王洪豔每天被她們抬出去灌食二、三次,不灌也要插管子,有時一次灌很多白菜湯,有時三天也不灌,而且:經常要抽血,有時每天抽一次,最後直到有一天醫生說沒有血了,那天她把針扎進血管怎麼也沒抽出血,從此以後再也不來抽血了,這一百多天迫害中,她們用盡了各種手段,對王洪豔使用束縛帶,睡水褥子,往肺裏插輸液管,每天放在水泥地上冰四五個小時,當時是十月中旬的東北,而王洪豔身上還是紗衣,用臭襪子堵嘴,往臉上潑水,倒剩茶水。有時上邊來檢查還給王洪豔注射不明藥物,王不讓注射,被十幾個人按到地上毆打,不明藥物注射到第二次時,王洪豔感到腿和小肚子冰涼和發麻,像結冰一樣,王洪豔揭露她們,大法弟子是被她們打毒針打死的。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第三次毒針剛打完一會,王洪豔感到從四肢末梢,冰凍的感覺迅速蔓延,走到哪裏,哪裏就沒有知覺,幾分鐘後就到胸口了,氣喘上來回不去,氣若游絲,說不出話,舌頭硬,翻白眼。

有一天一個男醫生和一個穿白大褂的女的來了,又叫來十多個犯人,其中一個體重一百五六十斤的胖子騎在王洪豔的肚子上,當時王洪豔只剩下三四十斤了,頓時感到快沒氣了,那些人對王按頭、按手、按腳,男醫生拿一個木頭棍子撬開王洪豔的嘴,拿輸液管故意插入肺管裏,一插進去王洪豔就嗆出一堆東西,男醫生就用管子在肺管內上下攪動,當時感覺生不如死,腦袋一片空白,每秒鐘如幾年一樣,不知多長時間,所有迫害王洪豔的人都滿頭大汗,又把管子拔出插進胃裏繼續迫害。在看守所送往監獄體驗時,在醫院檢查陳所和司機等人上來扒光王洪豔的上衣。在看守所白天迫害完了,晚上還用束縛帶捆的緊緊的,後來瘦到皮包骨,那些束縛帶竟然不管用了,捆不了了。

第四次在吉林省女子監獄所遭受的非人折磨與迫害

王洪豔在看守所遭受非人殘酷迫害後又被關進吉林省女子監獄迫害,這場迫害比看守所更為殘酷。某天王洪豔被抬進監獄,被扔到水泥地上,一個犯人拿著大剪刀就把頭髮剪掉了,又強行扒光衣服照相,換上監獄的囚服後把王洪豔抬到五樓,王喊,那些犯人就連掐帶打的,又給王洪豔插上鼻管,手腳被大字形銬在床上,插到胃裏的管子像火燒一樣難受,王洪豔把管子拔出,包夾的犯人把王洪豔一頓毒打,幾個人再次強行把管子插進去,可是卻被插進肺管裏去了,王洪豔立刻被迫害的喘不過氣來,說不了話,然而她們卻像沒看見一樣,全走了,拿來玉米麵準備灌食,王洪豔使出全身的力氣抬起身子,捆綁的繩子這時也鬆動了,王再次把管子拔出,王洪豔也知道了大法弟子是怎樣被灌食灌死的了。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監獄那些幫教、包夾看王洪豔沒有轉化的意思,就開始用盡一切手段折磨王洪豔,把床上的褥子都撤光,用光板床冰王洪豔,二十四小時不讓睡覺,晚上把王洪豔的手腳捆緊,使血流不通,王洪豔被迫害的四肢麻木疼痛難忍。白天包夾犯人王秀芳把音響放大聲,扒拉王洪豔的眼毛,上廁所也不讓,王的肚子憋得老大,最後只能便在褲子上,因不讓接見上廁所沒有衛生紙,犯人卻不借,百般刁難,最後褲子上只能是連屎帶尿。在手腳被捆的情況下,還是被打,被用抹布堵嘴,牙床糜爛流血,下巴脫鉤,直到現在還不能大張口。在監獄裏王洪豔被開窗戶冷凍,不讓睡覺冬天被丟進一個沒有水沒有暖氣的房間,腿被迫害的後來沒有知覺,站不起來。王被迫害到這樣,監獄長武澤雲領一幫警察進屋說沒有迫害,吃的好。後來王洪豔又被長期勞役迫害。

以上是王洪豔遭受的非人折磨、非人迫害,但這也只是冰山一角還有更多的大法弟子在這場邪惡迫害中,被迫害的致殘、致死、致瘋,更有大量法輪功學員被活體摘取器官,善惡有報是天理,中共邪黨迫害好人天理不容,天要滅中共,請世人快覺醒、明真相,「三退」保平安。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8/5/22/吉林省舒蘭市王洪豔遭受迫害的情況-3658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