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師父經文《越最後越精進》的感悟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想把最近背《越最後越精進》這篇經文的過程和所悟寫出來,和同修分享,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讀完一遍《精進要旨三》中的《越最後越精進》,思想深處有一種震撼,但是繼續往下學其他經文後,隨時間的流過,這種震撼越來越淡,甚至那種想精進的願望消失了,我想我要把他背下來,這樣印象才能深刻。

這時畏難情緒出來,不想背了。可又想:越不想背,就一定要背,不想背法的是觀念和執著,法能讓它們現出原形,法能清除它們,它們才百般阻撓,而修煉也確實要迎難而上。

師父講:「一個人在修煉中會有很多關要過,造成的原因是從人出生以後就在不斷的對人類社會認識中產生著各種各樣的觀念,從而產生執著。因為人類社會就是苦難與利益享受並行的世界,人生就是有很多的苦難,無論你有多少錢、甚麼樣的社會階層。因為痛苦會使人難過,從而人自覺不自覺的就會對抗苦難,目地是想活的幸福一些,因此在追求幸福中人就會形成如何使自己不受傷害、如何好過、如何才能在社會中出人頭地、功成名就、如何能獲取更多、如何成為強者,等等。為此,在有了這些經驗的同時,也就形成了人生的觀念,經驗又在實踐中使觀念變的頑固。」[1]

這一段法背下來之後,沒感覺到提高,我悟到不應為了背法而背法,而是應溶於法,同化法。

我開始對照法找自己了,我問自己,我的甚麼所思所想所為是師父說的那種人生的觀念呢?慢慢的我回憶起了,六月份裝修房子時,我花了大量的時間上網查裝修的每一項應該怎麼處理,目地是不被裝修工人欺騙,我甚麼都懂的話,誰都騙不了我,房子裝修的能更完美。不想受傷害的觀念使我浪費了很多寶貴的修煉時間啊。

帶孩子一累了,我就開始想了,要不我帶孩子回娘家吧,三個大人帶一個孩子,肯定輕鬆些,這是為了好過啊。

我不能僅限於教一對一,我得能教班課,這我才厲害啊,掙的也多,這是想成為強者啊,有名又有錢,而且能獲取更多。

每次背法,我的體悟是,一段法背的慢一些,幾天都在背這一段,反倒感到自己學到法了,體會到了大法的博大精深。反覆的背這段法,我體會到了人的後天的觀念的形成過程,有些念頭在腦中一出現,我就知道它是觀念了,我能把真我和觀念分開了。

「這本來已經是正法與大法弟子在修煉後期的展現,可是還有一少部份學員,甚至是老學員,卻在此時或多或少出現了消沉的狀態,鬆懈了精進的意志,沒有意識到這也是對正法時間的執著或不正確的後天觀念干擾造成的,從而被舊勢力先前在人類空間表層留下的干擾因素與邪靈、爛鬼鑽了空子,加大加強了這些執著與人的觀念,從而造成了這種消沉狀態。」[1]

「當然,多數處於這種情況的弟子其實是因為開始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輕微執著或者觀念的干擾,被邪惡鑽了空子、加大了這些因素造成的。」[1]

我的修煉狀態很多時候是消沉的。我的妒嫉心也很強烈,記得上初中時,元旦三天假回來,當聽到同學說這三天玩的多,複習的少,我心理暗喜,因為我複習了,他們沒怎麼複習,那他們肯定沒我考的好。為了自己名、利的獲得,我竟然希望別的同學不愛學習,這種心理很扭曲啊。這次背法,我悟到,這強烈的妒嫉心並不是我原有的,是被加大加強後的表現,而我把加大加強後的執著心當成自己的執著,所以去起來很是艱難。突然間對清除妒嫉心有了信心了,其實它很小。

雖然得法的時間很長了,但是我感覺我好像不相信大法法理,眼見為實的觀念和無神論卻佔著上位。不珍惜今天的得法機緣,不珍惜現在的肉身,從得法到現在,煉功的總次數少之又少。這次背法中,我突破了,我開始往精進的路上走了。

師父講:「我知道你們明白後會很快跟上來,但是你們要能在這條最偉大的神的路上少走彎路、不給自己將來留下遺憾、別拉開層次的距離,才是我與你們以至期盼你們的眾生的願望。」[1]

在讀法時,我把「距離」理解為是我與精進同修的距離,這麼悟說明我還有爭鬥心,總想和同修比。在背法中,我悟到,「距離」是我能修到的層次與我原始的層次的差距,不精進修煉,我是回不到原來下世前的層次的,不能心存僥倖心理。

在背這篇經文的過程中,曾經出現多次想放棄的想法,感覺背不下來,感覺不好背。在確定我要繼續背之後,我沒有急於背下來,而是通讀,要背哪句話,就先一遍一遍的通讀,我悟到背法和背常人的文章和課文是不一樣的。背常人的東西,是我們記下了這些東西,在記的過程中,還可以用一些常人的記憶技巧。背法,在背的過程中,法清除了觀念和執著後,自然而然給我們在思維中的展現。

大法的每一句話都有博大精深的內涵,如果覺的在相同的時間內,背法沒有讀法學的多,這是不是一個亟待去的執著呢?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越最後越精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28/背師父經文《越最後越精進》的感悟-3790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