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的力量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四日】講講我的故事,以報師恩。因為法輪大法改變了我的家庭,大法改變了我的命運!

有幸走上修煉之路

一九六三年我出生在一個貧苦的家庭,十二歲時父親去世,家裏沒錢安葬。當時的公社書記來我家說,如果同意火葬,費用公社出,還給解決我家口糧和燒柴的問題。母親看著我們兄妹五人,很長時間,終於同意了火葬(當時都是土葬)。父親火葬後,口糧和燒柴沒給解決,母親找了多少趟沒人管。這件事在我幼小的心靈上打下了很深的烙印──共產黨騙人。

我是長兄,高中畢業後,為了生活我學徒當了瓦工,慢慢的技術越來越好,逐漸學了工地管理,幾年後當了工長。

由於社會整體道德下滑,世風日下,建築行業也不例外,我也沒能倖免,沾染一些惡習──吸煙、酗酒、賭博、色情,以為這就是人生,對家庭更沒有擔當,甚至在妻子分娩時還去賭博。結果是三十多歲就出現很嚴重的間歇性休克、關節炎等病,妻子的身體也亮了紅燈──生活幾乎不能自理,又沒錢醫治,家庭生活也陷入了困境。

一個看似偶然的機會遇見了平時不常見的舅媽。舅媽以前一身病,臉上沒有血色,那天看上去她非常健康而且臉色紅潤,一問原來舅媽在煉法輪功。舅媽說:這個法輪功不但有改變身體的五套功法,還有教人向善的心法。

既然法輪功這麼好,回家後我就讓妻子也去煉法輪功。妻子第一天去煉功點就拿回來一本書《轉法輪》。我拿起來翻看,越看越想看,一口氣把書看完了。看完後覺得從來沒有過的舒服而且被書中的內容所震撼,覺得這本書內涵博大精深,當時就說:「我得煉!」

由於沾染種種惡習,我沒有勇氣去煉功點學法煉功,想等把煙酒戒掉之後再煉。但總放不下那本書,也知道機緣難得,就在家反覆看《轉法輪》關於戒煙、戒酒的那段講法。到一九九六年秋天,終於下決心把煙酒戒掉了,心裏想:我有資格學法了。修大法,使我去掉了所有的不良嗜好,走上了一條返本歸真的修煉之路。

善的力量

亮是大女兒的男友。亮第一次來我家時,我給他講大法的真相,講中共利用壟斷媒體對大法進行造謠誣陷,欺騙全國民眾仇恨大法,講「三退」(退出中共及其附屬的共青團、少先隊)的重要性。亮說:「叔,我相信你說的都是真的,共產黨迫害法輪功是錯的。但有一樣我不理解,人要是都那麼善,那不得受欺負嗎?有些事是善解決不了的。」我說,那你是沒有體會到善的力量。我們師父說:「這個善的力量是相當的大」[1],這麼大的力量,就可以使一切不正的解體。

大女兒畢業後,我讓我的一個朋友帶她學技術。在這期間,我的朋友對我女兒產生了不正當想法,並且給女兒發信息、打電話甚至給買幾千元錢的首飾。由於女兒涉世不深,沒有經得起這些誘惑,在沒和亮解除朋友關係的情況下,和我的朋友開始了非正常交往。這些是亮發現了女兒有變化後來我家攤牌時說的。妻子打電話叫我回家,對我說了上述情況,問我:「你看跟誰吧?」我的心情真是難以形容啊!但很快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得向內找。一下意識到自己對孩子不負責任,也有色慾心。我調整一下自己後和女兒說:「今天我不是站在父親的角度和你談,而是一個大法弟子和你說。第一,無論邪惡想用甚麼方式來動搖我對大法的正信,那是完全不可能的;第二,對於你的這種不理性的行為,作為父親,我沒有埋怨和責怪的意思,所有一切不正的,今天在大法面前全部歸正。」女兒說:「爸,你能原諒我嗎?」我說:「這不能完全怪你,爸也有照顧不到的責任,再說你也沒有做非份之事。」女兒「哇!」一聲哭了,說:「爸,我也不想這樣,但我不知道為甚麼這樣?」我說:「從現在起,咱們都不承認這種不正確狀態,徹底否定強加給這種狀態的因素。」

很快女兒真正的意識到自己的錯誤,而且向亮做了真誠的道歉。我問亮:「你對我女兒怎麼看?你們以後的關係怎麼辦?」亮說:「叔,本來我對這事是不認可的,但通過你對這事的處理,我真的感受到了法輪大法講的真、善、忍中善的力量。我們的關係不會有甚麼變化。原以為,你首先得責罵你的女兒,然後找你的朋友算賬。」我說:「大法對弟子的要求,無論遇到甚麼事,都得按照真、善、忍去做,只能救度眾生不能毀眾生。我的朋友他只是一時被不好的觀念左右,他也是受害者,我不會怨他、恨他。」

通過這件事,亮對大法真的有了正面的認識,並在大學寢室給同學們放了真相光盤。後來亮很順利的考上了研究生,而且沒畢業就被高校簽約,現在當了高校的講師。

工作中為老闆負責

二零零三年,我給一老闆打工。工長的工作就是監督工地進料及施工等情況的。當時的進料檢尺員是老闆的妻弟,來料時經常不在現場,卸料的人隨便說,結果導致料不夠,對老闆造成很大損失。我知道後,和老闆反映了實際情況,檢尺員就對我處處刁難。老闆來工地後,我和老闆說,為了不影響工程的質量和進度,我還是不幹了,因為檢尺員已經和我產生隔閡了,我的心裏也有那種「嫉惡如仇」的感覺。但老闆還是沒讓我走。當時這件事在我心裏就有障礙了,使我沒能突破講真相

但是我明白,大法弟子的責任是救人,不是嫉惡如仇,於是很快改變了自己的認識,從中找出自己不符合法的觀念,並歸正自己的行為。在以後的工作中儘量去幫助對方做好,盡自己所能使他們能正確認識大法。最後,檢尺員當著全體工作人員的面說:「某工(指我),人最正!」意思是學大法的人最正。此事對我觸動最大,在《九評共產黨》發表後,他是我講退的第一人。

由於我工作認真負責,以大法真、善、忍為標準做人,在當地的建築行業的老闆中,也小有名氣,很多人都來找我,讓我去給他們做。因為只要我在,他們就可以當甩手老闆,甚麼都不用管。很多人也願意跟我幹活,都說我人品好,沒有架子,有擔當。

這不,兩年前,我以前的老闆活沒下來,現在的老闆去找我兩次,以年薪二十萬聘我為他的工長。用他的話說:「很多退休的工程師技術比你強,我都不用,就因為你人品好,我才用你。」年薪二十萬在我們縣城也是高薪了。

「真不可思議」

有一次,接手一個新開發的項目,需做一些開工準備──掛宣傳板和條幅。有一條關於消防方面的展板,是江澤民的話,當時我不讓掛,給放一邊了。項目經理明知道了,來找我說:「我知道你是怎麼回事,你不掛我理解,但我不能不掛,上面來檢查我擋不了。」明找別人掛了。可沒過幾天被踩爛了。

通過這事我和明講大法真相和「三退」保平安。開始他很抵觸,說:「你不跟共產黨走你就掙不到錢。」我說,我師父講了「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2]再說世上很多不是共產國家的人和很多不是共產黨的人,他們生活的很幸福啊!

他對《九評共產黨》中講的三反、五反很質疑,我只能在表面回答,不能深入講,因為我對《九評共產黨》中揭露的很多事情知道的也不多,破不了他的結。這期間,辦公室裏的另一位工程技術人員(我經過兩年時間才講明真相的人),幫我把我不能給他講明白的有關《九評》的問題,都給明說明白了。

有一天,我把明叫到我的辦公室,讓他在電腦上看國外大法弟子證實大法的圖片和天國樂團的遊行場面,他非常震驚,但能感覺到他很怕。他說:「讓我想想,讓我想想!」後來我知道明要休假回家,我就去了他的辦公室對他說:「你知道我為甚麼和你說這些嗎?大法弟子冒著被抓、被判刑、被活摘器官的危險,為的就是讓你明白大法的真相,擺脫共產黨的思想控制,真正的得救!」當時他站起來說,「那你給我退了吧。」我說回家別忘了把我講給你的告訴你的家人。他說,我試試,我們家那口子(指他妻子)是街道主任,她不會相信的。

明休假回來後見到我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我叫到他面前說:「真不可思議!真不可思議!你和我說的那事,我回家說了,我媳婦說:『哎呀,你才知道啊,我都退了很長時間了。因為我接觸的很多人都是煉法輪功的,我早明白真相了,只是沒跟你說罷了。』」

我只是千千萬萬個大法弟子中的一粒子,每個大法弟子從修煉到現在,所經歷的一切都可以寫一本書。當初江澤民口出狂言:「三個月消滅法輪功!」大法不但沒被他消滅,反而弘揚全球!《轉法輪》一書被翻譯成近四十種不同語言文字。有善念的朋友們,希望你們都來了解法輪功!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加坡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24/善的力量-3507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