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變觀念 慈悲對待同修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八日】以前看到周圍有同修態度不好、表現強勢、或各種對名利情太執著的表現,特別是經常會給自己造成「傷害」的人,就想遠離他們,心裏不是怨,就是瞧不起同修。後來逐漸知道,在矛盾中,在被「傷害」時,那是自己應該向內找的時候,應該修自己。怨的物質漸漸少了,但瞧不起的心卻是那樣根深蒂固。

總覺得在心裏和這樣的同修保持著一段距離,並沒有真正的對同修有慈悲的心,心裏對這樣的同修和那些能配合的同修是有區別的,在與這樣的同修發生矛盾時,自己即使能向內找,但從內心說好像不過是在「利用」他(她)提高自己而己,自己清楚,從心裏根本上是瞧不起他們的。

我認識一位同修,同修狀態不好,長期處於一說就炸的狀態,經常表現出誰都瞧不起的樣子,口裏經常掛著「向內找」,但我幾乎沒看見他向內找。在有機會時我試著和這位同修交流,希望同修能改變,但交流多次,我發現同修還是那個樣子,我後來就只想遠離他。

但我卻做了這樣一個夢:夢中這位同修來找我,我和現實中一樣跑得遠遠的,但回頭看一看同修,卻發現同修的表情是那樣的悲傷、無助,完全不是現實中那種高傲、不可一世的樣子,夢中的同修甚麼話都沒說,但看到我離他很遠,表情是那樣的傷心和失望,彷彿在說:你為甚麼不幫我?

醒來後,夢中的景象依然清晰的在我腦海中,反差太大,我非常震撼……

在不斷的經歷魔難後,我發現自己在過關中、在人心強盛時的執著表現,在我清醒時是不會、不願那樣做的,那真的不是真正的自己。

我後來終於明白了一個道理:在我反感、排斥同修時,是我被同修人的一面的執著表現障礙了,我把那個不好的「他」,強勢的「他」當成了同修真正的自己,而同修真正的自己決不可能那個樣子的。

我們現在已經知道,大法弟子肉身上各種舊勢力的安排極其複雜,背後牽扯的因素太多,同修主意識同化法不夠(不是表面法學得不多,而是沒有真正入心),主意識不強,那麼,很多生命和因素就可能鑽空子操縱這個肉身,同修長期處於各種執著,狀態不能突破,其實正說明同修處於魔難中啊,在這最艱辛的正法修煉中,同修真的很苦,很難啊,正需要我們去幫助同修啊!我怎麼還能去怨同修,瞧不起同修,怎麼能站在舊勢力的一邊去指責同修呢?

我還明白了:特別是能以各種緣份能走到一起的同修,能見到的同修,那也許就是有一份在這正法修煉中相互加持和扶攜的責任和使命,說不定還有過這方面的約定啊,回頭看看自己多年的修煉經歷,我發現每當我反感、排斥和瞧不起別的同修時,我都會跟著遇到很大的魔難,我想那種狀態是不是舊勢力迫害我們的一個很大的藉口呢?

我認識到,看到或聽到同修不好的狀態,過不去關的各種表現,「傷害」了「我」的言行,我們除了要向內找,不被帶動外,還應把觀念轉變過來:哦,同修是在魔難中啊,是舊勢力和邪惡在迫害他(她),而同修此時最需要的是我去默默的彌補他(她)的不足,清除迫害同修的邪惡,加持他(她)清醒理智的走正師父安排的路啊……

後來,我遇到這種情況,我真心的這樣做時,我發現自己這裏再沒有對同修一絲一毫的怨與瞧不起,此時再不會被那些不好的生命與因素操縱同修肉身所表現出來不好的狀態障礙、迷惑和帶動,我在默默的為同修發正念時,我覺得我們真正的生命是在一起的,那都是同化法的無比神聖和美好純淨的生命,我們彼此是那樣的尊重和珍惜。

我發現,每當我這樣做到時,那種真正的善的狀態能得到師父和大法的加持,那發自內心的慈悲,真的能發出橫掃一切邪惡的強大能量,此刻,一切同修之間的間隔解體,各種干擾和迫害消失遁形。

後來我切身體會到,這種在大法中修出的寬容和慈悲,真的使我一次次的走過了那看似幾乎難以逾越的魔難。我在正法修煉中悟到一個理:能寬容別的生命,最後發現是寬容了自己,能真心幫助別人,最後發現是幫助了自己,能慈悲對待別的生命的生命一定會被大法慈悲的對待。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28/轉變觀念-慈悲對待同修-3336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