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人必須學會監督自己的思想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五日】修煉之前,我是一個對名、利、情都很執著的人,不僅性格內向,而且自尊心很強。作為常人來說,這可能不是一件壞事,能激發自己的潛在能力不斷努力拼搏,但對於修煉人來說,就是一種強大的障礙。所以從修煉一開始,我精進的原因和動力與其他實修同修就不一樣。當時姪女和我介紹《法輪功》,說:不僅僅自己受益,就連孩子的性格也能有所改善。我心動了一下。後來借來大法書,看到師父講:「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就更想試一試了。

修煉的根本是修心

那時我兒子年輕氣盛,朋友多,應酬多,曾經因為幾次醉酒而誤事,讓我很是擔心。心想,如果師父能改變一下他的性格,並能保祐他一直平安,我就很知足了。繼而又想到,女兒當時畢業在家,也沒有合適的工作,如果我修煉了,能給女兒帶來好運氣,找到一個稱心的工作那就更完美了。後來看到很多有病的人通過學煉大法,身體得以康復,就又希望困擾自己多年的鼻炎能夠通過修煉治癒,等等。當時執著的東西很多,現在想想,真是累啊,但是常人就是這樣,總是迫切尋找解決痛苦的方式,卻一直不能領悟人生的真諦。

儘管學法初期的心態不純淨,但隨著學法的深入,自己執著的這幾件事已經開始轉變。兒子的性情開始慢慢平和,偶爾也能聽我講些人生道理;女兒也找到了工作,雖然不是正式單位,但也相對穩定;我的鼻炎修煉沒幾天,晚上睡覺就不堵了,而以前是不停的往鼻孔滴藥水才能通氣,但是睡著了就被堵醒,夜裏要反覆很多次,正常的睡眠根本無法保證。這些事情的轉變讓我對修煉的信心倍增,也對師父感恩不盡!

師父說:「修煉可不是兒戲」[2]。雖然這些事情在慢慢地改變,但是心性也要不斷地提升才能趕上修煉的步伐,否則,抓著這些根本的執著不放,只能是被貽誤在常人之中不能自拔。我一直把修煉形式當作修煉,以為只要天天看書、煉功、不怕吃苦就是在修煉,因為小時候吃的苦很多,也不覺得修煉中的打坐、煉功有多難。師父就借用各種場合、各種人來點悟我,讓我明白,修煉的根本是修心,心不改變,一切都是徒勞。

曾經有一段時間,想起兒媳婦,覺得心裏很不平靜。兒子家離我家很近,但是兒子兒媳很少回來看我,節假日的時候回來,也是等我把飯菜都做好,擺到桌上,人家才不緊不慢地回來,直接上桌吃飯。時間久了,我就覺得心裏不平衡,這哪裏是晚輩,這明明是長輩和貴賓嘛。通過讀法,我知道了業力輪報的道理,情緒稍稍緩解,但仍不時地翻出來折磨我一番。後來,師父看我遲遲不能醒悟,就讓我再想起這個事就頭疼,腦袋裏像有一根線拉著,一下一下的,直到自己意識到了,不能這樣想,疼痛就自然消失。

暫時做到了不想,還不行,師父又在夢境中點化我,看到自己的前世裏,兒媳婦是我的一個佣人,我躺在床上,她在床下忙來忙去的伺候我,我還指手畫腳的指點她如何幹活。醒來後,徹底明白了,原來都是有因緣關係的,身邊的人不是來要債的就是還債的,還完了自然緣份也就盡了,又有甚麼可抱怨的呢!人生啊,其實就像一本賬,清清楚楚的,哪有自己可以主宰的事情啊,都是在賬本的得失中求索!

修煉人必須學會監督自己的思想

覺得有些心已經去掉了,可會在不經意的時候又冒出來。訴江大潮中,我地區的大法弟子也緊跟形勢,開始紛紛郵寄訴江信件。

我周邊有兩位同修,一個七十八歲,一個八十五歲,兩人儘管年齡很大了,腿腳也不好,但對大法還是非常堅定的。我就和A同修到家裏去鼓勵她們寫訴江狀。前兩次,她們有些猶豫,後來又因為戶口本和身份證都不在身邊的原因推遲了幾天。幾經周折後,等到條件具備的時候,大部份同修的訴江狀已經發出了。為了不耽誤這個事情,好多同修放下手頭的事情,幫助這兩位同修寫訴狀,女兒幫她們找好快遞電話、寫好快遞郵單,就等她們給快遞員打電話郵走了。當時覺得鬆口氣,跑了好幾趟,總算替她們張羅差不多了。

後來,B同修去找兩位老年同修,說是可以直接捎到北京去,把我們給找好的郵單、郵遞電話一併都拿走了,結果到現在也沒收到郵寄成功的信息。因為此事,我對B同修很埋怨,心想別人辦好了的事情,你橫著擋了過去,結果你還沒辦妥當,耽誤了訴江的事,更覺得把我的前期工作都浪費掉了。越是想到同修的錯,就越是掩飾自己的私心,同修B的種種毛病就越在我面前顯示出來,那幾天看到同修B處處都不合時宜,做甚麼事情都不完善,搞得自己也覺得忍的難受。

後來我意識到,這不該是大法弟子的狀態,這裏面也有求名的心啊!看似為了大法的事情而著急,實際是對自己的前期工作的惋惜,沒能發揮自己的作用,覺得遺憾;大法弟子之間重要的是配合,不能這樣無端的猜忌同修的好意。

有好多時候,修煉人必須學會監督自己的思想,能意識到哪些是自己的真實想法,而哪些是後天的執著演變過來的想法,堅持的久了,習慣成自然,就會培養一個處處嚴格要求自己的好習慣。

修煉的提升也只有修煉人自己知道,那種恍然大悟的美妙只能意會而不能言表,曾經對事情的偏激認識,在一次一次的點悟下驚醒,有時自己都覺得像脫了一件緊身衣一樣輕鬆。一個人真正成熟而理性的對待修煉,莫過於悟道真理並堅持實踐!這其中的奧秘和美好是常人不能理解的,如果修煉人還覺得放棄常人的榮華富貴是一種痛苦,需要忍耐,那說明還沒真正體會修煉的內涵,如果修煉人總是看常人傻,看常人癡,那才是真正懂得人生在世的真正意義了。

花甲學電腦 開朵小小花

我們的學法組大概有七、八個人,而且大部份都是老年人,平均年齡六十歲以上。大家出於對我的信任,就委託我負責到資料點領取資料,然後回來後分給大家。一開始的時候,也怕給資料點增加負擔,只拿回來一、兩份,幾個同修輪著看,往往最後一個人看到的都是上一期的週刊。這讓很多同修都覺得不能跟隨大法的整體形勢,總是比其他地區同修慢半拍。

我便萌生了自己做資料的念頭,但是想到自己已經六十多歲了,從沒用過電腦,對這些高科技一竅不通,所以儘管當時這樣想過,最終還是放棄了。現在說來,取資料的那段經歷也是不可多得的修煉過程,對我的身體和心靈都是個嚴峻的考驗。我們是不能要求做資料的同修必須如何如何的,每次取回的資料有多有少,分給我們小組同修僧多粥少,互相搶來搶去,那種狀況很是窘迫。大家對法的渴望沒有錯,對法的堅定和嚮往真是讓人感動。

在長期這樣資料不足的情況下,有些同修正常實施救度眾生的項目根本得不到保障,慢慢的有些負面的情緒就發洩到我這裏,埋怨的,指責的,對資料點不滿的,甚至對我拿資料的數量和質量也有意見的等等,有時候我也會覺得委屈,這與我有甚麼關係呢,那麼遠的路,每次去取,都要經過幾條街道,還有一段沒有公路的土路,每次往返都像過關一樣。不論颳風下雨,不論身體有甚麼異樣,為了同修們的期待,我從不拖延和耽誤,我其實心裏也很難過。這過程中的很多難處我是不能和同修提起的,但是伸手向資料點要資料的不易也只有我自己知道。

師父點化我想起了《西遊記》,我問自己:唐僧千辛萬苦的取經之路,跋山涉水比我要難吧?遇到的種種魔難,受到的種種不公,比我要堅強吧? 更何況修煉路上無偶然,這一切自然也有我要修去的人心,也是師父給我安排的道路啊。平靜下來以後,就是無怨無恨的堅持再堅持!

儘管這樣,後來我取資料的資料點還是因為無法供應大量的資料而縮減每個小組的資料份數,有時去了幾次依舊是空手而歸,這種時候,我就會覺得失落和有辱使命,這麼多的同修沒有資料怎麼辦?苦點不怕,怕的是看不到師父的新經文,怕的是脫離大法進程,不是我一個人的問題,是這一方的大法弟子的修煉環境啊!

回到家,我靜靜地想了很久,既然這樣,要不就自己做資料吧,減輕資料點同修的負擔同時,承擔起我這裏資料方面的責任。細想想,強迫自己學習不就是一種苦嗎,吃苦是修煉人的必修課啊!怕吃苦不也是執著心嗎,去執著是修煉人的基本功啊,還有甚麼可琢磨的!於是就橫下一條心,自己一定要學會做資料!

我就先買了一台家庭用的小型複印機,邁出了我做資料的第一步。剛開始複印的時候, 自己還有怕心,雖然在自己的家裏,可還是一驚一乍的,有時候孩子說話聲大點我都覺得恐懼,現在想來真是可笑;還有著懶惰心,做事的心,總希望做個大點的手筆,有點成績,然後好歇一歇,享受一下生活。實際上救度眾生的事情一刻沒停過,很多同修在夜以繼日地做,而我卻有過如此自私的心,很是慚愧!

機器的反應更是讓我不得不注重心性的提高。做資料的時候,我只要一分心想常人的事情,或是被甚麼不好的心帶動,機器就出毛病。後來我找到了這個定律,我身邊的一切都隨著我的心而變,我寬容了,機器就順當,我心生雜念了,機器就毛病不斷,看來自己才是一切的主宰,修好自己是做好一切事情的前提啊! 修煉就是這樣,反覆的磨,反覆的修,既沒有捷徑也沒有甚麼特殊方法。心態不穩的時候就是學法修心性發正念,一切就會隨之轉入安穩!

再後來學會了一點簡單維修,只要孩子們不在家我就複印,上午印完下午印,樂此不疲。每次把沉甸甸的資料放在同修手裏,別提心裏那個高興了,我感覺到自己一次一次衝破舊勢力的束縛,雖然走的被動了一些,但還算得上一個大法弟子。

我這個人很能走,如果資料留下的多,我可以一個晚上發好幾個樓道,來回很遠的路程也不覺得累,每次回來還都覺得心裏踏實。後來同修們對資料的要求越來越多,也希望資料種類能越來越全,我陸續增加了各項機器,開始一點一點的學習上網、下載,做相對複雜的真相小冊子。

當時懂技術的同修非常少,人家抽時間過來教一遍,剩下的要靠自己不斷實踐和摸索,往往是第一天學會了,第二天就忘了,第三天還要重新學。我就讓孩子給我寫成學習筆記,將每一步操作過程用我能看懂的語言詳細記下來,每次上網下載都要拿著筆記一步一步的對照操作,就這樣還經常把電腦弄的程序混亂,不得不重裝。有時孩子不耐煩,嫌我學得慢,我也生氣著急,這麼個東西咋就學不透呢!急過之後,就先靜下來學法,看到師父說:「修煉如初」[3]。是啊,如果僅僅是三分鐘熱度,可能甚麼事都只是開始,而沒有結果了。大法弟子風風雨雨這麼多年,多大的難都在師父的護佑下走了過來,這點事又算的上甚麼呢。再學不會我就發正念,解體那些阻礙我記憶的舊勢力,都是不好的敗壞物質,我不承認它們,忘了就記,再忘再記,我一定要衝破那些「我不行」的觀念!師父還說:「正法必成」[4]。那我做的這些事,絕對沒有學不會的理!

這件事幾經周折,最終還是將我這個六十來歲的老太太鍛煉出來了。並且一直到現在,我還在不斷的學習新技術,這個小資料點也正常的運作著。

在這裏我要感激師尊的加持和護佑,也感謝技術同修不辭辛苦的指導,每朵小花的開放都蘊含著眾多不知名大法弟子的努力和付出,修煉不是常人的做事,沒有軍功章也沒有讚美,那些默默的技術同修們,讓人敬佩而感動。這不僅僅是一門技術,這是師父讓我們擁有的救度眾生抑制邪惡的法器!這裏更有我應該承擔的責任,是大法給了我信心和奇蹟,讓我一直跟隨著正法的進程沒有掉隊。

這就是我個人修煉過程中的體悟,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2]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退休再煉〉
[3]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4]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15/修煉人必須學會監督自己的思想-3275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