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雙癌痊癒 被中共迫害致死(圖)

——汪亞萍的姐姐為妹申冤控告元凶江澤民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三日】河北承德法輪功學員汪亞萍在二零零三年被迫害致死,其姐姐郭慶林日前向最高檢察院郵寄了刑事控告狀,控告元凶江澤民,要求最高檢察院追擊其刑事罪責,將其繩之以法。

汪亞萍,女,四十七歲,是河北省承德市雙橋區法輪功學員,曾患骨癌、肝癌,每一個病都能要她的命。一九九五年,她修煉大法後痊癒。

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後,汪亞萍曾兩度被劫持進河北省保定高陽勞教所被非法勞教。第二次勞教不到半年,她就被迫害得下半身癱瘓,回家後不久於二零零四年五月九日含冤去世。



汪亞萍
汪亞萍

以下是法輪功學員汪亞萍遭迫害部份事實:

承德市看守所對汪亞萍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汪亞萍去北京證實大法,被非法關押在承德市大老虎溝看守所,那裏的警察更邪惡,不讓學法,不讓煉功。當時看守所非法關押有二十幾位法輪功學員,分在兩個班,因為不配合邪惡的命令和指使,一天所長徐亞峰帶領四、五個惡警,手拿電棍膠皮棍闖進監舍,進屋不由分說就打,屋裏十幾名法輪功學員都被打的遍體鱗傷,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絕食抗議,徐亞峰就找來武警強行的給汪亞萍及其他大法學員灌食,灌完食就給戴上腳鐐子。

一次徐亞鋒(所長)就一棍子下去打在汪亞蘋的嘴上,她的牙當時就被打晃動了,從此她的牙再也不能吃硬東西了。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日,汪亞萍被非法勞教二年。由雙橋分局國保大隊長盧峰和劉明成親自開車把汪亞萍及七個大法學員送去高陽勞教所五大隊女子中隊,沒有通知家屬,沒給任何手續。送到河北省保定高陽勞教所。

在高陽勞教所遭罰蹲、毒打、野蠻灌食

在高陽勞教所,汪亞萍受盡了精神和肉體的摧殘。

高陽勞教所五大隊女子中隊是專門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特別邪惡,其它勞教所「轉化」不了的,都往高陽勞教所送。「轉化」了就放人或減刑,不「轉化」就用種種刑罰進行折磨。

汪亞萍在被強制洗腦「轉化」期間,經歷了殘酷折磨:不讓睡覺,有時一罰蹲就是一夜,有時面牆壁站上一夜,有時「飛機式」兩手背後邊,頭低下,腰彎下。

酷刑演示:開飛機
酷刑演示:開飛機

整夜的折磨你,第二天照樣幹活,有時幹幹活站那就睡著了,迎來的卻是一頓毒打。白天高強度的體力勞動,中午回來不讓洗手,吃完飯馬上就走;晚上收工回來坐小凳進行洗腦,一坐就到半夜一點多鐘,而且睡覺不讓關燈,開著窗戶,燈下都是蚊子和小蟲,根本都不能睡。不給床,睡在水泥地上,褥子底下是潮濕的,褥子都能擰出水來也不讓曬,身上都長滿了疥瘡。

吃飯前讓唱邪黨歌曲,不唱就不讓吃飯,汪亞萍絕食抗議,惡警就給灌食,十幾個人按著灌,嘴裏灌不進去,就從鼻子灌,十幾個人按著,一灌就是幾個小時,每天兩次。

有一次惡警王亞傑開車把汪亞萍拉到高陽縣醫院灌食,然後又給她輸液,不知輸的是甚麼,輸上後心裏悶的慌,身上痛的難忍受,腦袋發脹,感覺眼球都鼓出來了。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汪亞萍拒絕放棄法輪大法信仰,惡警大隊長王某用電棍折磨了她幾天幾夜,當回到宿舍時,大家都不認的她了,整個人完全脫了相,就像生大病的一樣,幾天內人瘦了一圈,受盡了非人的折騰。

汪亞萍經受了各種酷刑折磨。電刑、體罰、奴役勞動不讓休息且還不讓睡覺。她絕食半年抗議,門牙被撬掉了兩顆,體重由原來的一百八十多斤,被迫害折磨的只剩下一百斤。她於二零零二年十月出獄回家。

再次非法勞教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三年六月,汪亞萍帶著孩子在小區發真相傳單,被國保大隊長盧峰非法抓捕送往鹿柵子溝承德市「610」辦的強化洗腦,她那堅定的信仰令邪惡膽寒,隨後又被送往保定高陽勞教所,被非法勞教兩年。

二零零四年一月,再次非法勞教不到半年,汪亞萍就被迫害得下半身癱瘓,大小便失調,一隻眼睛失明,勞教所這才通知家人將她接回。汪亞萍回家後不久就於二零零四年五月九日含冤去世。

汪亞萍是家裏的頂樑柱,她的離世給家裏帶來了生活極度困難。兩個孩子,大的是女孩,小的是男孩。才十幾歲的女孩由於沒錢上學而被迫輟學,打工幫著照顧家裏生活。汪亞萍的丈夫身體不好,由大法弟子幫助買了一輛板車給人拉腳,掙點小錢供家裏花銷,還得供小兒子上學,生活艱難,後在親戚幫助下,兒子才上了大學。

汪亞萍的丈夫在二零一一年冬天患肝癌無錢醫治去世。他的兒子大學畢業回到承德已無家可去,現已去外地謀生。汪亞萍的家就是在江澤民邪惡的迫害下家破人亡的。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23/修大法雙癌痊癒-被中共迫害致死(圖)-3145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