訴江案中涉及多少人命案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十日】據明慧網報導,從五月到七月初兩個月內,明慧網已收到四萬三千四百零四人(三萬四千五百八十一案例)控告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自訴狀副本。由於網絡封鎖和信息傳輸的不便,實際數字不止於此。可見這個前中共頭目禍害的人數之眾!

這四萬多名控告人中,有一部份是至親被迫害致死,有的甚至是多位親人被迫害致死,十六年來他們承受的巨大痛苦鮮為人知,讓我們一起來聽聽這些失去父母、失去丈夫、失去妻子、失去兒女、失去兄弟、失去姐妹、失去摯友的受害人講述的令人顫慄的親身經歷。

三位至親被迫害致死,馮曉梅控告江澤民

圖:石家莊法輪功學員馮曉敏二零零四年六月一日被迫害致死時年僅三十四歲,撇下了當時不到兩歲的兒子王天行。
圖:石家莊法輪功學員馮曉敏二零零四年六月一日被迫害致死時年僅三十四歲,撇下了當時不到兩歲的兒子王天行。

馮曉梅,河北石家莊市高級工程師,曾經有一個溫暖的家。她和丈夫王宏斌是長春郵電大學讀書時的同學,夫妻倆志同道合,感情篤深。妹妹馮曉敏和妹夫王曉峰也都是大學畢業。一家人都修煉「真、善、忍」,修心向善,和睦幸福。

在江澤民一意孤行發起的這場迫害中,馮曉梅在短短一年半的時間內失去摯愛的丈夫、妹妹和父親!妹夫至今被非法關押。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五日,馮曉梅的丈夫王宏斌被石家莊市六一零和公安從家裏綁架,遭受刑訊逼供,然後被非法勞教三年。在石家莊勞教所,王宏斌被單手吊銬三天三夜、連續多日不讓睡覺(熬鷹),經常遭打罵虐待,身體和精神受到重大傷害。王宏斌於二零零三年十月九日含冤去世,年僅三十九歲。

馮曉梅的妹妹馮曉敏,僅僅因為攜帶寫有「法輪大法好」的不乾膠就被警察抓走。石家莊東華路派出所史姓指導員和警察方志勇對她進行刑訊逼供,致使她幾次休克急救。在石家莊市第一看守所,這位柔弱清秀的女子被連續打了幾十個耳光。她絕食絕水抗議二十多天,因身體不合格被勞教所拒收,此後長期流離失所。

二零零四年五月下旬,馮曉敏被一位好心人送到姐姐馮曉梅家時,已經神志不清,家人趕緊送她到醫院急救,五天後溘然去世。當時被確診化膿性腦炎,醫生懷疑她腦部曾受過襲擊。

馮曉敏去世時年僅三十四歲,撇下了當時不到兩歲的兒子王天行。她的丈夫王曉峰為躲避迫害,在外面漂泊了八年,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五日再次被石家莊警察綁架,目前被非法判刑三年。小天行一直由姨媽馮曉梅撫養。

馮曉梅的父親難以承受這種打擊,一病不起,於二零零五年初撒手人寰。

接連失去三位至親的馮曉梅獨自撫養和照顧年幼的兒子、外甥以及七十多歲的母親。二零零九年,在一家外企任總工程師的馮曉梅因為幫助別人聘請律師,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她的老母親憂心如焚,一夜之間掉光了所有的頭髮,不滿二十歲的兒子王博如只好輟學到工地打工,小外甥王天行差點被送進孤兒院。

馮曉梅近日在控告書中,請求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依法追究江澤民違犯國際法所犯下的反人類罪、酷刑罪和群體滅絕罪;追究江澤民違犯中國憲法和刑法所犯下的非法剝奪公民信仰罪、故意殺人罪、濫用法律罪、非法拘禁罪、虐待罪、誹謗罪等罪;並釋放被非法判刑的妹夫王曉峰;賠償給馮曉梅一家造成的精神損失和經濟損失,粗略計算各類直接間接的損失費不低於五百萬元。

愛子王哲浩被折磨致死,女教授控告江澤民

圖:大連法輪功學員王哲浩被勞教所折磨致死時,年僅二十七歲。
圖:大連法輪功學員王哲浩被勞教所折磨致死時,年僅二十七歲。

現年六十五歲的唐麗娟,原是黑龍江綏化行政幹部學院副教授,目前居住在美國舊金山。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一日,唐麗娟女士向北京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寄出控告狀,控告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運動,導致她的愛子王哲浩被折磨致死,要求追究江澤民的刑事罪責,將其繩之以法。

這位失去兒子的母親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兒子曾經六次被非法關押,在遼寧大連、關山、本溪、葫蘆島四個勞教所遭受過各種酷刑折磨:電擊、把頭往牆上撞、野蠻灌食──灌啤酒和不明藥物、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等等。

長期的非法監禁和迫害,導致我兒子身體內臟嚴重損傷。二零零三年冬天,我去葫蘆島勞教所看他,人已奄奄一息,被手銬銬在冰冷的硬板床上,上邊插著灌食的管子,下面插著導尿管。冬天北方天氣很冷,可他卻還穿著單衣服單鞋。兒子最後被迫害致死。

丈夫承受不了這打擊,因而與我離婚。我們本來幸福美滿的家庭最終被迫害的家破人亡。」

李志勤一天內被打死,其妻控告江澤民 

圖:河北省寧晉縣小棗村法輪功學員李志勤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日晚被警察綁架,一天之內就被打死。
圖:河北省寧晉縣小棗村法輪功學員李志勤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日晚被警察綁架,一天之內就被打死。

李志勤,家住河北省寧晉縣鳳凰鎮小棗村,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日晚上十點半,李志勤在河北趙縣的租房內被強行入室的警察暴打、綁架,第二天晚上八點左右,他的兒子李光被叫到寧晉公安局,說他爸爸已死亡,屍體在邢台市殯儀館。

李志勤的妻子高素改從二零一二年正式聘請律師申冤,從趙縣法院、寧晉縣公安局,到邢台市中級法院,再到河北省高院,過程中,家人遭綁架、威脅。申請國家賠償的訴狀逐級遞送到北京最高法院賠委會,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八日在北京立案。但是,北京最高法院不開庭,也不見律師,草率依從下級法院的判決意見,駁回申訴。

今年六月四日,高素改以「故意傷害致死罪」、「非法拘禁罪」(其子被綁架關押一個多月)「非法入室罪」、「徇私枉法罪」等多種罪名,向北京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郵遞了訴狀,狀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

台玉龍被洗腦班害死,其夫控告江澤民

台玉龍,河北省望都縣賈村鄉南賈村人,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二日被綁架到望都縣小西堤洗腦班,第七天(十二月十九日)就被迫害致死,時年三十六歲。在未經家人同意的情況下,台玉龍的遺體被屍解。火化前家屬發現,台玉龍的嘴裏有血,兩眼窩塌陷,腹部塌陷是空的(不排除器官被盜),手、胳膊、右眼呈青紫。

台玉龍的丈夫周寶東到北京上告,但無人敢受理。當地警察把周寶東的父親綁架關押在縣拘留所當人質,並威脅不許上告,給一萬元賠償,否則不放人。周寶東只好答應不上告,才把父親接回,全家悲憤至極。從此台玉龍十六歲的大女兒變得少言寡語,十三歲的小女兒經常在夢裏哭著喊媽媽。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二日,周寶東通過郵局快遞向最高檢察院遞交了控告書,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

拒寫不煉功保證書,董永偉十二天被折磨致死

董永偉,遼寧省大連市旅順口區龍塘鎮大龍塘村人,一九九四年開始修煉法輪功,是當地有口皆碑的好人,曾資助過許多因貧困面臨失學的孩子。在自己家並不富裕的情況下,一九九八年大洪水時捐助了一萬元。

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董永偉二零零零年七月被當地派出所所長及兩名警察從家中綁架到拘留所,僅僅十二天就被迫害致死,年僅四十九歲。

他的妻子鄒賢和說,董永偉去世前艱難地寫了六個字:我沒寫(不煉法輪功)保證書。

鄒賢和女士於二零一五年六月二日要求司法部門追究元凶江澤民的刑事罪責。她說:這是無法讓人接受的人命案!是在江澤民的命令下和指揮下發生的。

更多迫害致死者家屬控告江澤民

劉麗雲,遼寧省葫蘆島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七月被遼寧省女子監獄迫害致死,臨死前想喝一口水的權利都被剝奪了。她的丈夫胡寶純六月二十三日向最高檢察院遞交了起訴江澤民的刑事控告書,二十四日下午二點,最高檢單位收發章簽收了控告書。

曹靜珍,湖南沅江市馬公鋪鄉百樂村人,迫害後因為挺身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多次遭非法關押。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五日,五十二歲的曹靜珍在株洲白馬壟勞教所被高壓電擊、毒打致死。遺體遍體鱗傷,三根肋骨被打斷。她的妹妹曹芝蘭近日對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提出控告。

顧建敏,上海市居民,因修煉法輪功二零零六年六月被非法勞教一年。二零零八年三月一日,被洋涇派出所警察綁架到浦東新區看守所,僅僅十三天被迫害致死,年僅五十三歲。顧建敏的妹妹顧繼紅近日控告迫害法輪功的首惡江澤民。

芮曉林,安徽省安慶市水利局工程技術幹部,二零零二年六月在南湖勞教所被野蠻灌食致死,年僅三十九歲。他的妻子章興喜日前將控告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寄往最高檢察院。

王載源,南京大學中文系副教授,因為修煉法輪功三次被當局綁架、非法抄家,兩次被非法關進洗腦班,遭勞教迫害兩年,於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二日含冤離世。他的妻子──南京市兒童醫院主治醫師湯志蘭於二零一五年六月七日向最高檢察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和經濟賠償責任。

還有,黑龍江大慶市五十六歲的徐向東,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三日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郵寄了刑事控告狀,控告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運動,導致他的妻子崔曉娟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被迫害致死,母親含冤而逝,他本人被非法判刑十二年。

……

江澤民的滅絕政策導致眾多法輪功學員遭虐殺

江澤民發起的這場針對一億之眾的無辜修煉者的迫害,究竟有多少人因迫害失去了寶貴的生命,幾萬,幾十萬,幾百萬?實際數字外界目前還無法知曉。

加拿大大衛﹒麥塔斯和大衛﹒喬高的獨立調查報告收集了五十三種證據,得出結論,從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五年至少有四萬一千五百例器官移植手術的來源是法輪功學員。美國資深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經過七年的採訪調查寫成新書《屠殺》,他得出的結論是大約有六萬五千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活摘器官。也就是說,因為活摘器官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就高達幾萬人!

而這一切都源自於江澤民對法輪功學員「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迫害政策。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10/訴江案中涉及多少人命案-3121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