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二法門的嚴肅性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得法的老年女大法弟子。得法兩星期後師父就給我淨化身體,把我身上的大病小病(一共十多種)全部去掉了。從此無病一身輕,感到自己是個最幸福之人。

一得法師父就給我打開天目了。使我看到了另外空間許多神奇事,還經常看到師父的法身就在我身旁保護著我、呵護著我。所以修煉一開始,就堅定了我修煉的決心,信師信法不動搖。後來,雖然經歷了十多年來在嚴峻、惡劣的環境下,風風雨雨,但我也都能堅定的、好不容易的走到今天,大體上都算平穩的走過來了。

可是,前幾天我卻突然經歷了一場簡直是驚心動魄、生死決鬥的大魔難──這就是我無意中走了不二法門的路上去了。教訓是深刻的。

師父在《轉法輪》書中一開始就講了:「特別是我們有許多練功人,他今天學這個功,明天學那個功,把自己的身體搞的亂七八糟,他註定就修不上去了。人家一條大道往上修,他都是些岔道,他修這個,那個干擾;修那個,這個干擾,都在干擾他,他已經修不了了。」我就是像師父說的一樣,把自己身體內的功搞的亂七八糟,干擾非常大。幸好有師父的及時保護、點化,才轉危為安。謝謝師父。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

前段時間,一同修幫我在MP3的機子上錄了《密勒日巴佛的修煉故事》,一共有十五集。當時我把這個MP3拿回來的時候,還想了一下,會不會存在不二法門的問題呢?但又想到這篇修煉故事是同修從明慧網上下載的,所以不會存在不二法門的問題吧!

於是我就更放心的聽,天天一有空就放來聽。而且還開著擴音器大聲聽。凡是做家務、洗衣、搞衛生、沖涼等等都打開來聽,反覆的聽,還越聽越愛聽。還把它對照我們今天大法的修煉。認為他的修煉太辛苦了、太寂寞無奈了、太不可思議了,真是修的苦不堪言啊!對照我們今天大法的修煉,太幸運了、太舒服了,根本沒吃甚麼苦,所有的苦都是師父給我們承受了。認為我們大法修煉不脫離世俗的修煉,是最好的修煉,是主元神、真正自己得功,這是從古到今任何一種修煉都做不到的,所以太幸運、太好了。還勉勵自己一定要快往上修,趕快修上去……。就這樣,殊不知我已經走了不二法門的路上去了。

正如師父講的:「你老是圍繞著經書去學,那就是在那一法門中修煉了,因為經書也是把那一門的功和法合在一起了,一學就學了那一門了,有這樣的問題。如果你鑽進去了,按照它的修,那可能就走了那一法門了,就不是我們這一法門了。修煉歷來講不二法門,你要真修這一門,就看這一門的經。」[1]

就在八月二十一日這天,我就出了大問題了。這天下午五點多我從外面講完真相回來,一到家就感到全身不舒服,像得了重感冒一樣,而且來勢非常兇猛,一下子咳嗽厲害,胸痛、胸悶、流鼻水、喉嚨乾裂、發痛、呼吸困難、不能躺下、還伴有發燒,越到晚上越嚴重。只能坐著,身體只能縮成一團,張開嘴巴用力才能吸一口小小的氣,就靠這一絲絲的氣支撐著,簡直要把我置於死地。

我不斷的發正念、向內找、求師父救我。真是一場正邪大戰、生死決鬥的大魔難啊!

但我頭腦十分清醒,我知道我一定有大漏,被邪惡鑽了空子,不然不會有如此大魔難的。於是,我仔細的查找自己,這段時間的一思一念、一舉一動,有甚麼不符合法的要求;查找自己有甚麼大的執著心還沒有放下。但找來找去仍找不出甚麼原因。還認為自己一直都能按照師父的教導,做好三件事,講真相、勸三退,信師信法從不動搖,還認為自己修的還可以。

第二天家裏人看我一下子病的如此嚴重,都嚇了一跳,要我趕緊去醫院看看。我說沒事,不用去。當時正念很足,有師在、有法在,沒事,一切都是假相,我把一切都交給師父。

我雖然加大力度發正念(發一小時的正念),加大力度向內找,還不斷的請師父幫我、救我。但我痛苦之狀仍絲毫沒有減輕,簡直快要窒息了。此時的我,已經被折騰的奄奄一息了。全身無力、胃口全無、咳嗽、氣緊、發燒、似乎所有病的症狀一齊上。真的是「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2]。

可能師父見我還不悟,於是到第二天晚上半夜時分,師父就點化我。(此時,我仍坐在床上,縮成一團,不斷咳嗽,艱難的在吸氣。已經一天一夜未閤眼了。)於是,師父就讓我合了一下眼,馬上我就做了一個夢,夢見三隻仙鶴,一動不動的都張開了翅膀,排列的很整齊,像準備衝刺的一樣。看的很清楚,但一晃就過去了,我就醒來了。緊接著,師父又讓我合了眼,又繼續做這個夢,看見這三隻仙鶴呼啦一下,就一齊衝向天空,飛走了。我馬上悟到了。謝謝師父的點化。

我悟到了,我最近愛聽這個《密勒日巴佛的修煉故事》,天天都在聽,這就是無意中走了另一法門修煉的路上去了。天天往耳朵裏灌這些另一法門修煉的東西,把自己身體內的功都搞亂了,搞的亂七八糟了。身體內的功已經進行了一場你死我活的搏鬥。「他修這個,那個干擾;修那個,這個干擾,都在干擾他,他已經修不了了。」[1]難怪表現的如此的激烈、難受。

其實,師父在《轉法輪》中就寫的很清楚,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完全沒有對照法的要求去做,才導致這場嚴重的魔難。

師父說:「至於說甚麼《黃帝內經》、《性命圭旨》或者是《道藏》之類的也一樣,雖然沒有那麼些不好的東西,但是裏邊也帶有各種層次的信息存在。它本身就是修煉方法,一看也給你加進去,干擾你。你覺的這句話對,好,這一下就來了。給你的功裏加進去,雖然不是不好的東西,突然給你加進去一點別的東西,你說你怎麼煉?不也出問題嗎?咱們電視機裏邊這個電子元件,要是給你多加一個其它元件,你說這個電視機會甚麼樣?馬上就壞了,就是這個道理。」[1]師父還說:「我們講修煉要專一,你不管怎麼去修,都不能夠摻雜進去其它的東西亂修。」[1]

當我悟到之後,症狀馬上就緩和了。我能躺下睡了一會。到三點五十分起來煉了動功和靜功,發了正念。第三天一早所有症狀完全消失,完全好了,精神起來了,一切都平和了。我又馬不停蹄的忙著出去講真相救人了。同時又一次給家人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通過這次深刻的教訓,使我深深的體會到不二法門的嚴肅性。我把它寫出來是想提醒同修不要輕易的去看、去聽別的法門的東西,否則後果是非常嚴重的。記住師父的教導:「修煉歷來講不二法門,你要真修這一門,就看這一門的經。」[1]

層次所限,如有不對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27/不二法門的嚴肅性-2801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