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求名的心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十日】我是一名年輕的修煉者,今年二十四歲,我二零零八年得法。現在我發現求名心仍然是我的根本執著,雖然不像前幾年那麼突出了。

我體會到求名心是我執著後天假我造成的。我意識到,每次我遇到甚麼問題,我總是感到自己被阻礙,總是很害怕,怕做不好,怕被別人說,這一切都是我的求名心造成的。我正在逐漸的過關。比如去年,我被邀請參加和證實法相關的翻譯工作,我感到很矛盾。那時我剛剛明白甚麼叫修煉,因此我得到了這個建議,但是另外一方面,我不想承擔責任,因為我修煉的不堅定。我就像一個「中士聞道」者那樣思考問題。

我努力超越自己,加強修煉的意志,儘管有很多顧慮,我還是接受了建議。那時困惑我的是如何平衡好修煉和日常生活的關係,因為我把這兩件事情分開來看了,把它們當成獨立的世界來對待,因為我分不清「真我」和「假我」。簡而言之,我以為我在修煉,其實我並沒有在修煉。隨後我才明白修煉和我的生活是一致的,就像我的身體和思想,一旦我去掉執著,它們就會自然而和諧並進的;我應該找到「真我」,返本歸真。我意識到,如果要修煉,我就必須在常人中去掉我求名的根本執著。那個讓我害怕、令我煩惱的東西,我必須去掉它。當有事情讓我害怕,我不是去做和修煉我自己,我用「我還在修煉中」這個藉口,而不去做;我用「我要符合常人狀態」來給自己不能超越常人而找藉口,都是為了逃避修煉。

當我明白了,修煉意味著「失」時,我執著的東西在慢慢去掉,我漸漸的能夠做好證實法的工作了,我漸漸的感到大法就是我生活的一部份,我也能夠更好的講真相了。這一切變的非常自然,因為當我能夠去掉哪怕是一層的執著時,因為它們正是阻礙我的物質,我意識到我有能力過任何關。從我修煉一開始,一直就是這樣的。比如說,當我意識到應該在戶外煉功時,我連這個也害怕,因為我求名的心太強了。我當時覺的這是不可能的,今天我明白了也是這個心造成的。

今年年中,我被要求參與意大利語大紀元的工作,我感到了同樣的害怕和求名心,我感到很不安,我不想接受,但我知道是我的執著造成的。我知道我應該做,但是當時我的內心很不平靜,因為我害怕無法過好「我自己的生活」,我害怕沒有自由時間做「我自己的事情」,簡言之,我想讓修煉適應我的執著。我其實是沒有認真修煉,把修煉當成了跟日常生活脫節的形式,我害怕在別人眼裏顯的奇怪,害怕因此無法救度需要救度的人,破壞法,因為我正念不足。我努力的告訴自己,修煉和日常生活是一體的,不在常人社會中,我就無法修煉;因為我要修煉,我不能只符合常人社會狀態而不去修煉。這樣,我接受了這份工作,我現在知道自己在做甚麼。這些僅僅是我經歷的針對我求名心過關的一些例子。

今天回過頭看,如果這些關都在我修煉初期就出現,那我肯定無法承受而離開修煉,但是慈悲的師父根據我的理解能力有序的給我安排了這些關,使我能夠提高。我知道我提高的速度還是太慢,我應該多學法,更加精進。

我還有另外一個執著,就是求安逸心,也跟求名心和執著假我有關聯。回過頭來看,我看到自己跟修煉以前相比,發生了並且正在發生巨大的變化,我知道如果沒有大法,沒有這樣的高標準來指導我,我肯定會隨著社會的大洪流而下滑的。我感到每當我想做證實法的事情時,這個後天的假我就會用思想業的方式來阻撓我證實法和救人,但是我現在能夠分清它們不是我,我堅持做我應該做的。

我知道自己有這些執著,很難去掉,為此我有時很苦惱,但我知道我越是苦惱,事情就變的越糟,因為我不停的想這些事情,我就更沒有辦法擺脫。有一段時間,我不斷的在常人社會遭受損失,與他人的關係也陷入危機,工作上不順利,學業不順利。事情的發生是因為我的修煉狀態會反映到我的生活中來,現在這種情況發生的越來越少。我明白了,這個執著越強烈,我的應對能力就越差,它佔據了我所有的生活空間。

我越怕丟面子,我就越在這上面過關。我小的時候很靦腆,因此我經常被欺負和辱罵,有時還被人毆打,我以為現在的青年人就那樣,輕易就出手打人,有時根本就沒有道理。現在我明白了,我的靦腆也是因為我太過於執著我的面子,就是因為這個,我吃了很多苦。我知道也正是這樣,我才有機會得到了大法,有了師父。

我越不想失去,就越在這上面過關,我明白了不應該執著它,我明白了我痛苦的時候就是我應該去掉那個執著的時候。

最近,我還遭遇了情關。我的女友離開了我,我們在一起多年。因為我沒有修好,我沒有完全按照法的要求做,我不夠善也很執著情。現在我能夠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發生的事情了,也許就是這樣安排的吧。為了讓我去掉對情的執著,去掉追求幸福生活的執著。我為甚麼要這麼痛苦?這個人走入我的生活不是為了給我機會救她嗎?我做了自己該做的,我不應該為此高興嗎?我的女友不打算結婚,我想也許就是這樣安排的吧。現在她知道了大法,了解了真相。想到這些,我的心變的慈悲和平靜,我在執著於女友及與她的關係,我的心放淡了。我知道我對她只有善心,我能夠把她當作好朋友對待了。結果是,她主動要求和我一起去煉功點,我們和其他煉功人一起煉了五套功法。這是她主動要求的。同時我的父母也去了煉功點,儘管我的父親只在旁邊觀看,我的母親煉了第五套功法。我母親的一位朋友也表示要來煉功。從這些,我明白了我修煉的好壞直接影響到救人的效果,我修的越好,救的人就越多,也許他們也有機緣走入修煉呢。

我正在學習「向內找」,當我能夠去掉執著,我感到從內心升起了祥和,當我用「真善忍」法理指導我時,我不再感到孤獨,每個「失去」的東西都變成了「得到」,我周圍的一切變的美好,正如師父給我安排的。我不再害怕「失去」,我真的有機會從新建造我的世界。現在我能夠做三件事,不再想證實自我,不再怕丟面子,生活中的每件事都很自然。

我理解,師父延長了時間,以便我們可以修煉,我知道我應該做的更多,救更多的人,修的更好。我知道我應該更加精進,同時我不應該執著時間。

這篇心得交流是我去掉自己根本執著的修煉過程的一部份,我寫出來也是為了自己理清思路。我的認識有限,有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10/修去求名的心-2751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