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救人急

——修正自己 走向成熟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九日】我按照師尊的要求,決定走出來面向世人、更多的陌生人講真相,勸三退,並發了一念:用最短的時間,救度更多的眾生。但是,開始講真相並不像我想的那麼簡單。由於我被中共邪黨非法勞教二年多,耽誤了救人的時間。看到在家同修的精進,很受觸動,心裏著急,產生了做事心。起初在大道上見人就講。記得那天與一位婦女講真相,她卻說:「你膽子可真不小,竟敢在大道上講這個?」她瞪我一眼,匆匆就走了。……
──本文作者

偉大慈悲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我於九六年喜得大法,身心受益,多種疾病不翼而飛,飽嘗了人生無病,一身輕的幸福。我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九九年「七二零」,邪黨開始迫害、妖風四起、謗佛謗法。於是,我與同修多次進京,證實大法。通過學習師尊的講法,明白了隨師同行是億萬年的機緣,是高不可及的,是有史前大願在身,並且還要在救度眾生中不斷的修正自己,走向成熟。

一、衝破人的觀念,走出自己的路

師尊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的經文中指出:「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學員,都要行動起來,全面開始講清真相。」

我按照師尊的要求,決定走出來面向世人、更多的陌生人講真相,勸三退,走出自己的路。並發了一念:用最短的時間,救度更多的眾生。

但是,開始講真相並不像我想的那麼簡單。由於我被中共邪黨非法勞教二年多,耽誤了救人的時間,難以彌補。看到在家同修的精進,很受觸動,心裏著急,產生了做事心。起初在大道上見人就講。記得那天與一位婦女講真相,她卻說:「你膽子可真不小,竟敢在大道上講這個?」她瞪我一眼,匆匆就走了。

還有更兇的,有一次,我告訴一個老頭,叫他記住「法輪大法好」,他猛的把我拽住,大聲喊:「共產黨不叫你學,你還學,還到處宣傳。走,到派出所去!」我說:「大哥,你怎麼這態度?我不是為你好嗎?你看,現在人變得都甚麼樣了?人不治天治。天要滅中共,誰能擋的住?人還有大難在後頭呢!我不宣傳,你知道嗎?」後來他軟下來了,不作聲騎車就走了。甚麼樣的人都遇得到。

有一天上午,我講了二十多人,一個也沒三退。一連幾天都是這樣,心越急救度的效果越差,也沒有經驗。當時正是冬季,在大道上走,只挨凍,沒效果,與我搭伴的同修也不來了,親人也阻止,說些洩氣的話,怕我有危險。有的同修也說:「現在都發資料,跟親朋好友講,有幾個像你這樣到處走,你膽可夠肥的。」

我也很懊喪,幾天時間,鼻子、嘴都起了大泡,覺得救人太難了。剛走出來,邪惡就操縱人給你一個下馬威,減弱你的意志。當然,我心裏明白這都是假相。我告誡自己,不能打退堂鼓。因為師尊在九九年「七二零」就已經把我們推到位了,我不是一個普通的修煉人了。我是天庭下來的主和王,是眾生得救的唯一希望。我認準的路一定走到底。

我靜心的找自己,看到這顆急心間隔著眾生的得救。在一次打坐時,我忽然想起了師尊曾經講過的法。試想一個佛、菩薩,一個修煉好的人能像我這種狀態嗎?他們的外表和內心都是那樣慈祥、慈悲的,說出的話都像詩一樣美妙、動聽。我這著急做事的樣子,哪能救人呢?「相由心生」啊,在你這個人心的場中,魔性的場中眾生能受得了嗎?舊勢力就鑽這個空子。我悟到,這不是真我,我要發出強大的正念,清除我包容空間場範圍之內所有的敗物和舊勢力的一切因素。

我決定必須認真學法了,每天至少學三講以上,沒有法的力量,我甚麼也做不好,完成不了史前大願。我還系統的學習了師尊在國外的大量講法。過了一段時間又開始背法。法的力量是無窮的,師尊看到我救人的強烈願望,就加持我、幫助我、保護我,使我在救度世人的實踐中,不斷修正自己,調整心態,去掉了著急、做事的物質。

我按照師尊的要求,慈悲的面對著每一個要救的眾生,有時為了救度一個人,幫助帶小孩、拎東西、推車等,有時還陪他們逆向走很長一段路。漸漸的我這條路就走開了。並越走越寬,越走越順,救的人數也越來越多。

後來我發現大道上來往車輛很多,決定有機會把這些人也叫下來,這樣能拓寬救度的面。但有時想的很好,可一到實踐中又欲言而止,又是人心作怪。難為情、怕人反感、怕耽誤世人時間,過後又很後悔。大覺者的一念可造大穹,大法弟子的一念能隨便嗎?這可是物質呀!這不等於是發願了嗎?這是一件多麼嚴肅的事呀!

我重溫了師尊的講法:「歷史不會重來了啊,宇宙的歷史、三界的歷史,已經走過了那麼多的、那麼久遠的年代,眾生都在等待著甚麼?都在為了甚麼活在這裏?就在等著這幾年!」(《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我悟到:人世間的一切都是假相,表面上忙忙碌碌,其實都是為法而來。我必須衝破人的觀念蛻掉人的這層殼,從慈悲的角度也得喚醒世人。於是我大膽的做了這方面的實踐,效果很好。

例如:看到一個騎摩托車的男士,大約五十多歲,一看就知道是個機關幹部,他騎的很慢,他看看我。我就順勢與他搭話。他很有禮貌的停住車,我給他講中共腐敗,殺人成癖、江澤民利用共產黨迫害法輪功、貴州的「藏字石」、天災人禍。他聽後都很認同,大法資料也經常看,可一叫他三退時,他卻說:「不用了,我得上班了。」我急忙攔住他:「小弟弟,請你等一等,我再跟你說兩句。」並發正念、求師父快救救他,不能叫他錯過這個機會。可能我的善心打動了他。他說他們全家都信基督。言外之意,他們有神保護。我說:「我一看你就是好人,信基督更得退了。共產黨宣傳無神,你腳踩兩隻船,神滅中共時,你說你是哪一邊的?大姐真的為你好。你還是退了吧!千萬不能當中共的替罪羊。」他笑了,終於答應了。我給他一個法輪功真相護身符,並告訴他,你還得告訴你們全家都得三退,記住「法輪大法好」。他騎車走了,我望著他的背影,鬆了一口氣,如果我不把他叫下來,豈不失去被救度的機會了嗎?

二、不斷修正自己,救度更多的眾生

記得剛開始向陌生人講真相、勸三退,只是停留在離家近的地方,後來發現在這裏講的同修很多。有時一講,有人就說退了。覺得很浪費時間,得換換地方。於是就到大街小巷徒步邊走邊講,拓寬了救度的面。後來與同修搭伴到較偏遠、髒差、不好走的地方。一走就是半天,也不覺得累。每天十多里路。一夏天,穿壞了兩雙鞋。為了救度眾生,爬壕牆、下壩溝、穿泥潭、走險路。在一次過險橋時還去了一次怕心。與我搭伴的同修,走的滿腳大泡,也沒吭聲,第二天繼續跟我走。由於夏季,太陽直射,汗和衣服粘在一起,臉曬的黑黑的。在師尊的加持下,救度的人也就越來越多。每天上午救度五六十人都是正常的。看到被救度的眾生時,想到師尊對眾生的承受,這點苦和累也就煙消雲散了。我心中默念著:「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精進要旨》〈境界〉)

隨著走的次數的增多,路上的陌生人變成了熟悉的面孔。有時也分不清講過與否,這樣又浪費了時間。有一段時間三退的人數總停留在三、四十人上,我心裏很不好受。因為大法弟子的時間太寶貴了。每天利用半天時間走出來,不就是救度眾生嗎?為甚麼總是這個狀態?我捫心自問,是不是執著數量。其實不是,就像有的大法弟子所說的那樣,每天不退四十人得向師尊檢討一樣。那是境界,我是不如。不管怎樣,我是大法弟子要聽師尊的話,「要搶人」,「救人」。現在的每一天都是為大法弟子救人而存在,不能荒廢時間。遇到問題找自己。通過學法、切磋。發現那一段時間有一種實足感,覺得自己的世界裏沒有那麼多眾生,天天出來講就不錯了;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人的一套又來了。我悟到:這種滿足感就是惰性,圖安逸,也是魔性。說穿了還是為私為我,沒跑出舊勢力的屬性,救人再多也達不到新宇宙的標準,也修不成先他後我的正覺。不想不知道,一想嚇一跳。這哪是我呀!我必須從我的空間場把「它」清除出去。解體它,淨化我的小宇宙。問題找到了,心性提高了,救度的興致又高漲了。

從那以後,我與同修又轉換地點坐公汽到遠離住處的市區去,到大法弟子少的地方去。到那後,看到寬闊的大道上,人來人往,很是高興。這時發現在一牆邊有四個民工。我與同修向他們邊走邊發正念。剛講上幾句,又跑來幾個人。勸退後,又到一汽車司機那講。我剛想離開,一個剛剛三退的人急忙跑來說:「大姨,你先別走,那邊還有幾個人呢!」我說:「那邊的人太多。」那人說:「不怕的,你去給他們講講吧!」我一聽:這不是師尊在點化我,叫我去救度嗎?我倆就到那邊去了,果然順利三退。這一退就是二十幾個。這樣的例子很多。

還有一次,在一工地講完真相往回走。這時有一女士喊我們,叫我們去她辦公室。我當時一愣,但馬上穩住心。心想:去就去,沒事。有師在,有法在,誰也動不了。到她的辦公室,她說:「你們宣揚啥的?」我說:「我們叫大家記住『法輪大法好』,真有天災人禍咱好人得留下。」給她講了法輪功被迫害,人不治天治,三退保平安。她提出一些問題,一一給她解答了。她這才恍然大悟,用真名三退了。

有一次,我們坐車遠行。發現施工場地,遍布整個市區,而且正在施工。心想:叫我看到這些都不是偶然的,這又是師父的巧妙安排、用最短的時間救度更多的眾生嗎?現在機會來了。民工這麼集中,輾轉幾個地方就勸退七、八十。民工邊幹活、邊聽真相,我們站在那就像講演一樣,無所顧忌的大聲講。有的聽後叫好,有的喊「法輪大法好」,有的罵共產黨,有時民工不敢聽真相,我們就先跟他們領導講,領導不反對,民工就敢聽了。然後根據情況,逐個的給他們三退。有時還給他們資料和護身符。

有一次,我們在一個場地,從大門進去,從右邊開始,見人就講、就退,繞整個場地一週,又從大門出來,大約兩個多小時,一查三退人數正好超出平時的一倍。

那些日子我們多次去工地,應該救度的都救度了。每次去工地都超常的發揮,而且這些民工又能把這個福音帶給家人,弘揚了大法、促進了三退,收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

我深深的體會到「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的博大精深的內涵。

三、去掉怕心,逐漸成熟

我與同修達到共識。按照師尊的教誨多「搶人」、多「救人」,怎麼能達到此目標?根據夏季的特點,早七點就出發,利用半天時間去救度眾生,下午就大量學法,每天發正念十多次。因為我倆是個整體,要做到配合默契。遇到人多時一起講,互相補充,交替發正念,互相提醒、及時切磋。人分散時,單獨講,也逐漸成熟。

在二零零八年,中共邪黨利用奧運對大法弟子迫害,製造緊張空氣,到處布滿便衣,警車等。我與同修明白,這一切都是假相,與我們救度眾生沒有任何關係。讓邪惡自己去猖獗,讓邪惡自己去恐懼。我們每天都約好按時出行,沒受到任何影響。只是為了眾生比以前更加清醒,更加理智,更加智慧。用神的正念正行祥和慈悲的去對待每一位眾生。而眾生對我們的態度卻從不動心,沒有怨意,只是微笑。

從零六年開始,到現在六年中,我遇到過十多次的麻煩,有的發生在直接面對面的講真相中,有的發生在白天到農村發大法資料勸三退中,有的發生在直接發神韻光盤中。但是,都在師尊的呵護下,有驚無險。有的是陰差陽錯擦肩而過;有的是被惡人誣告神通定住惡人;有的是被特務跟蹤糾纏,用智慧甩開;有的是師父幫助我們離開現場。同修們覺得我很幸運,別人被迫害了,我卻沒事。但每次出現問題我都向內找。為甚麼我會遇到,為甚麼發生在我身邊。每次我都知道我為甚麼有驚無險,那就是:一、我有師父,有護法神,有宇宙的眾神在我身邊,誰也不敢動我;二、多學法,學好法,正念有威力。滿腦子裝的都是師父的大法,大法的每個字又是師尊的法身和法輪,邪惡一見就化掉;三、正念正行有神通。我是當今的風流主,與舊勢力沒有任何關係。邪惡膽寒。

我寫這些,不是為了表白自己,而是為了我們共同的史前大願,為了眾生、放下自我。在法正人間的最後時刻怎樣搶出更多的眾生,不負師尊對我們的慈悲苦度,不負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偉大稱呼,給自己的正法修煉畫一個圓滿的句號。同修們,精進吧!從古到今只為這一回!

合十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9/明慧法會--救人急-2489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