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在發神韻光盤救眾生中修自己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九日】那天我去一個村子發放神韻光盤。在街上看到一個男人正和四、五個中老年婦女閒聊。那男人面目黝黑,看上去是那種我認為「面惡」的人。給不給他們晚會光盤呢?我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戰勝了自己的私心,於是我面帶微笑走向前去介紹著神韻遞上了光盤。那個男子馬上沉下臉來,他冷冷的問道:「是法輪功嗎?」他沒有接光盤,依然沉著臉:「我知道你就是法輪功。法輪功搞政治!」他這樣一說,那幾個婦女誰也沒要光盤,都說自己家沒有DVD機子。要是在過去遇到這種情況,我只是簡單解釋幾句,不想得救就算了;而今天我沒有馬上離去。
──本文作者


慈悲偉大的師尊您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四年得法的老學員。借明慧網第八屆大陸弟子法會之際,將我在發神韻光盤過程中講真相救度眾生的點滴體會向大家彙報一下。

我就是師尊在講法中提到的思維好拐彎、直到明白了為甚麼才去做的人。在學法中漸漸的意識到這種思維方式的基點就是為私的,目地是保護自己不吃虧、不受傷害。在救度眾生中表現出來就是挑人救。比如說:這個人我看著順眼我就去救,那個人我不喜歡我就不去救。這個人面善我救,那個人看上去很惡,我就不救。老百姓我願意救,有權有勢的我就不願意去救。農村人樸實,我願意救,城裏人奸詐我不願意救……說白了就是在先確保自己安全的情況下才去救度眾生。

師父講:「度人就是度人,挑選不是慈悲。」(《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我努力修去這種私心,無條件的去救度眾生。

那天我去一個村子發放神韻光盤。在街上看到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正和四、五個中老年婦女閒聊。那個男人面目黝黑,看上去是那種我認為「面惡」的人。給不給他們晚會光盤呢?我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戰勝了自己的私心。於是我面帶微笑走向前去介紹著神韻遞上了光盤。那個男子馬上沉下臉來(相由心生,我認為他惡的一念招來的假相),他冷冷的問道:「是法輪功嗎?」我沒有正面回答,只是告訴他說弘揚的是中國傳統文化,講的敬天知命、善惡有報,忠孝仁義的古老傳統。他沒有接光盤,依然沉著臉:「我知道你就是法輪功。法輪功搞政治!」他這樣一說,那幾個婦女誰也沒要光盤,都說自己家沒有DVD機子。要是在過去遇到這種情況,我只是簡單解釋幾句,不想得救就算了;而今天我沒有馬上離去。

我想到了師父講的:「哪塊碰到困難了不能躲著走,哪有問題哪就需要你們去解決、就需要你們去講真相了,你們一定要記住這一點!哪一旦出現問題,就是需要你們去講真相了。你們不要躲開它,哪怕它表現的再邪惡。」(《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於是我支上車子,和他們講起了法輪功的真相,從大法的美好講到天安門假自焚和法輪功不搞政治,人們都在認真傾聽。講著講著,那個男子的臉色漸漸溫和下來,他說:「其實我早就知道法輪功,我在網上聊天,經常收到法輪功的東西,我連看也不看就刪掉了。」我說:「你怎麼不看呢?兼聽則明,偏聽則暗。」他接著講道:「我在張家口工地幹活的時候,和我一塊幹活的有一個法輪功,活幹的可強哩,人可好啦,就是不愛說話。剛鎮壓的時候他去北京上訪,被抓起來了……」他說著說著,眼睛裏充滿了對大法弟子的敬佩和讚歎。最後他要了光盤,那幾個婦女也都紛紛向我要光盤。我很納悶:「你們沒有DVD機子怎麼看?」一個婦女笑著說:「現在誰家沒有DVD(機子)呀?」我慶幸自己剛才正念起了主導作用,沒有走開。末了,那個男子指指北頭(那裏有個蓋房子的工地)對我說:「去那邊發吧,那裏人多。」於是我笑著和他們道別,告訴他們:危難時記住法輪大法好,遇難呈祥,逢凶化吉。

其實以前這正是我在講真相救度眾生中的一個最大障礙,就是很容易被常人帶動,遇到我講真相人家不聽並說難聽話的時候,自己總是被干擾的很厲害。有時都不願講了,必須回家學學法調整調整才行。師父講:「大法弟子,甚麼是大法弟子?是最偉大的法造就的生命,(熱烈鼓掌)是堅如磐石、金剛不破的。常人中壞人的一句話算甚麼?你再邪惡也不能使我變,我就要完成我歷史的使命,我就要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師父的法給了我強大的正念,我正在努力修去這方面的執著。

那天晚上我去一個村子裏發神韻光盤,在村口有十來個鄉親們在乘涼。我微笑著遞上了晚會光盤,一個男子一個勁的追問裏面有沒有法輪功的內容,我坦然相告,一個女人馬上把光盤還給了我:「法輪功我不看!」看到鄉親們被毒害成這個樣子,我心裏很難受,但我這次心態並沒有被他們干擾。我依然微笑著給他們講起了法輪功的真相,人們明白後,有DVD機子的都要了光盤。那個女人也笑著說:「還給我一張吧,我也回去看看。」

師父要求我們:「平時要保持一顆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態。突然間遇到甚麼問題的時候,你就能夠把它處理好。」(《轉法輪》)過去講真相中,我說話很快,語氣也急,恨不得像竹筒倒豆子,把所有的真相都講出來、叫人馬上就明白,結果效果並不好,也給自己以後講真相造成心理障礙。學了師父《音樂創作會講法》,我才意識到強烈的激情、過份的激情不是人類的正常狀態,是魔性的表現,平和才是人的正面狀態,而神更是慈悲與祥和的;大法弟子在慈悲祥和的心態下講出的話才有法的威力。於是我在以後的發光盤講真相中努力保持一個慈悲祥和的心態,語氣也「緩、慢、圓」,就像平時和人嘮家常一樣。

在法中我們知道當今的世人都曾經是師尊的親人,在救度眾生中我也努力把他們當作自己的親人對待,首先在稱呼上我和他們拉近距離。遇到年輕人我就用「姑娘、閨女、孩子、小伙子」稱呼,遇到上歲數的婦女我就呼大姐、妹子,男的就叫老鄉等,距離一下子就拉近了許多,我再送他們光盤,人們都高高興興的接受。

一次我在路邊遇到一群正在考駕照練車的年輕女孩們,她們正在一個樹蔭下休息。我走向前去微笑著說道:「孩子們,送給你們一份珍貴的禮物──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姑娘們「嘩」的一下都樂了,其中一個女孩指著中間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女子說:「阿姨,她可不是孩子了,她都三十多了。」我也笑了。在笑聲中姑娘們都高高興興的接下了光盤。

師尊講:「其實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這個能量越大,甚麼不好的東西都能解體掉。」(《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在講真相中我體會到保持慈悲祥和的心態是極其重要的。開始時我總是有意的提醒自己保持慈悲祥和的心態,面帶微笑。後來彷彿漸漸的形成了一種機制,只要我一發神韻光盤就自然而然的心態非常的祥和、純淨,笑容也不再是裝出來的,而是發自內心的真誠流露。心態越純、內心越明亮,人們接受光盤的比例就越高、越沒有障礙。有邪惡想迫害也都能被大法的法力化解掉。

進入三伏天後,天氣很熱,一到傍晚,市郊的公路邊就擺滿了夜市和各種燒烤攤。人們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一邊乘涼一邊喝酒。這裏也就成了我發放神韻光盤的好地方。只要吃燒烤的不超過三十人,我都會每人送給他們一份光盤。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都接。(現階段,如果人再多,我就沒有足夠的那麼強的正念了。)

那天我去一個鄉鎮發神韻光盤,在村口的一個小飯館前,酒桌擺在了外面,有幾個村官模樣的人正在喝酒。我猶豫了一下(私心已經動了),但還是決心去救他們。於是我停下車子從包裏掏出幾張光盤走向前去:「老鄉,你們有DVD機子嗎?送你們一套神韻晚會……」。桌邊離我最近的一個男子接過光盤一看,臉立刻黑了,滿臉的橫肉擰在了一起,厲聲道:「法輪功?你包裏都是吧?把包拿過來!」我驚了一下,但很快平靜下來,我依然微笑著:「我送你們光盤,是希望你們平平安安。」這時裏面的一個男人伸出手來:「給我一張我看看!」我遞了過去,剛才那個男子的邪惡氣燄立刻消下去許多。接光盤的男子趕緊衝我擺擺手:「你快走吧!」「祝你們平安!」我微笑著道別,坦然而去。

還有一次,在南邊出市口的一個燒烤攤上有四、五個男人正在吃燒烤,看穿衣打扮不像是普通百姓。我走向前去送他們晚會光盤。邊上的一個男人接過去一看:「法輪功?你是哪人?」那天我心態很好,沒有一點怕心。我依然微笑著:「我自己花錢送給你們光盤,是希望你們平平安安。」那個男人笑了:「法輪功,坐下喝兩盅,咱們好好聊聊。」我沒有坐,就站著和他們聊了起來。談話中,那個男子拐彎抹角的想打聽我的工作單位。我坦率的告訴他:我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被單位非法開除了。於是我講起了我為甚麼在這麼邪惡、恐怖的壓力下還堅持修煉,又給他們講了法輪功的真相以及大法弟子為甚麼要講真相發資料的真正原因。他們都靜靜的聽著,最後他們都接了光盤。那個男子還說了一句:「你注意安全!」聽的出來這句話是他從心底深處說出來的。

可是我每次發放神韻光盤時,也不都是正念十足,有時狀態也不好,怕心也重。開始時也是因為「狀態不好」就不出去了,在家學學法「調整調整」,可總也「調整」不好。

師尊在法中講:「在史前歷史過程中也一直在按照正法時期弟子的偉大造就著你們的一切,所以安排中當你們達到一般圓滿標準時,在世間還會有各種常人的思想與業力,目地是一邊做著正法的事一邊在講清真相中為你自己的世界圓滿而收集可救度的生命,圓滿你們自己世界的同時也就是在消去你們最後的業力,漸漸去掉人的思想,從人中真正走出來。」(《精進要旨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於是我不再承認「狀態不好」,只是抱著一念:「救人、搶人」,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怕心重,我就一邊走一邊發正念滅它,在做的過程中,就感到師父在加持我的正念,消去我思想中不好的東西,漸漸的我越做怕心越少,越做正念越強。每次發完神韻光盤時,我都感到無比的歡欣和喜悅,彷彿是從生命的每一個細胞洋溢出來的。每次出門的時候,只要帶的光盤超過一百五十套,就覺的自己貪多,擔心發不完,每次順利發完後,看到還有那麼多眾生沒有接到光盤,就又遺憾自己帶的太少,不夠發。看到眾生接到光盤歡喜的向我道謝,還有的向我豎起大拇指時,我也發自內心的感動,是為眾生得救的感動。

以上是我近期的一點修煉體會,比起精進的大法弟子,我自己知道還相差十萬八千里都不止,並且我還有許許多多的執著心還沒有放下,今後我會努力趕上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不辜負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

謝謝師尊!謝謝同修!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9/明慧法會--在發神韻光盤救眾生中修自己-2489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