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在師恩浩蕩中走向神(1)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九日】在工作之餘,一次偶然的機會,我把同事放在桌子上的一本書拿過來一看是《中國法輪功》,無意的一翻,正是師父「頭前抱輪」的圖象,頓時覺得一股正氣撲面而來,感到身輕氣爽,有生以來從來沒有過的舒適!我心底深深的感歎道:「真是太正了!」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四年八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十八年來,我深深的體悟到:我們的層層下走、世世輪迴和返本歸真路上的每一步都是在師父的呵護、看護下,都是沐浴在恩師的法光中;我們是走在師恩浩蕩的成神路上、大穹空前絕後的幸運的生命。現向尊敬的師父和各位同修彙報我在大法中修煉的一點體會,旨在證實大法。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得法,真修,實修,為助師正法奠定堅實的基礎

在將要得法前的近半年時間裏,夜間我常常不能入眠,望著天上的星星苦苦思索:「天上的星星會不會是一個很大的星球呢?如果離我們很近的話,是否能看到上面會有生命呢?」想到人的爭爭鬥鬥,身體的各種不舒服,心中常想:「人就應該這樣活著嗎?好像不是!但是人為甚麼活著呢?」這時在心底的深處發出一種非常渴望的、莫名其妙的、難挨的盼……

在工作之餘,一次偶然的機會,我把同事放在桌子上的一本書拿過來一看是《中國法輪功》,無意的一翻,正是師父「頭前抱輪」的圖象,頓時覺得一股正氣撲面而來,感到身輕氣爽,有生以來從來沒有過的舒適(那時我還不懂,這是師父的佛光普照啊)!我心底深深的感歎道:「真是太正了!」我端坐在辦公桌前,如飢似渴的、全身心的看,越看越發現這就是我苦苦尋找、日夜盼望的啊!一口氣看完後,心底發出強烈願望:「我要修佛!」

從此以後,我一發不可收的堅定的修下去,我深深的感到:師父太高、法太大、太正了,能當上大法弟子太幸運了!在反覆的認真的學法中,我遵聽師父的話:「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洪吟》〈實修〉),真正的修自己那顆心。在日常與工作中,在單位與住宅區我都正面宣揚大法的偉大與超常。有時無意中看到師父的法像,師父正在開心的看著我笑呢。師父在講法錄音中的很多話常在我耳裏迴響,師父說:「只有最複雜的人群,最複雜的環境才能修出高功來」(《轉法輪》)。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我從師父傳法辦班受到干擾中已悟到中共邪黨以後要迫害法輪功,使我更感到法的珍貴並有一種責任。隨著大量的學法、實修,我悟到了很多,為後來堅定的維護法、證實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二、學法、煉功、洪法,在邪惡的黑窩裏證實大法

一九九九年恐怖大王從天而降,隨著「四•二五」、「七•二零」進京證實法後,八月末我們幾位同修又去北京證實法,分別被綁架押送到本地拘留所。我們被關押的女號的同修堅決不穿號衣、不背監規,天天背法、煉功、洪法,把男號的同修也帶動起來,再後來被綁架進來的四十多位同修也都陸續起來反迫害,在裏面形成很大的正的場。邪惡很害怕,以後一發現我們煉功就急忙打開號門衝進來打同修,有的被打的很重。我當時心想:「她們都是學法時間不長的學員,這樣對她們不公平,會被打的不煉的。」第二天煉功時我站在號門前,心想:「不通過我,你們(惡警)就進不來!」我坦然勻速的喊著口令:「掌指乾坤──抻……」只聽到鐵門鎖嘩嘩響,他們衝進來推開我,到裏面就連踢帶打。我在一邊看著同修被打心裏很難受,大喝一聲:「不許打人!你們是執法犯法!」四個惡警立即住了手並同時發出聲音:「咦?怎麼沒打她呢……」所長衝過來抓住我的頭髮使勁往牆上撞,可我覺的像撞在棉花上一樣(後來我悟到是師父在保護我),我笑了。我這一笑,所長馬上鬆開了手,我看到他的頭髮很亂,帽子和警號掉在地上,他慌忙撿起來向外跑,其他警察也緊跟著跑了出去。

傍晚,我們十幾位同修被帶到一個大房間裏,讓面壁站了近一夜。我們背著《洪吟》,在慈悲師父的加持下不累不睏。第二天,我們十幾位同修又被帶到警察用的大會議室,所長端坐在會議室的圓桌前,大聲說:「我,政法大學畢業,法輪功如何好不許講,法律上的事情你們有甚麼不明白可以問,我給你們解答。」我站的位置正好面對所長,在師父的加持下,我面帶微笑,不卑不亢,語言像流水一樣講出來:「所長,根據中國現行憲法和法律的規定,中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自由,我們沒有違反國家任何法律。和你們說的相反,我們的洪法、講清事實真相、合理上訪,正是維護憲法、相信政府、愛護國家。」所長突然站起來拍著桌子說:「對你們法輪功就是要鎮壓!」我平靜的說:「中國的法律在中國不管用,還有《國際公約法》呢,中國也簽字了。」所長一聽就像洩了氣的皮球,身體軟軟的坐在椅子上。

我突然覺的他好可憐,繼續慈善的說:「所長,你也知道我們都是好人,我們只是比你多了一個信仰,正是這個信仰讓我們做個好人,更好的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與人為善。」這時室內鴉雀無聲,我抓緊時間說:「現在世界上人們都相信耶穌、釋迦牟尼是度人的覺者,耶穌在白人一帶傳法,釋迦牟尼在印度一帶傳法,我師父全世界都在邀請他,能力也是不一樣的。」我停了一下又繼續說:「當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的時候,人們都嘲笑他:『你不是神嗎?你下來呀?!』三天後耶穌復活了,人們傻眼了!中東戰爭連年不斷,表面是石油之爭,不都是在償還對神犯下的罪嗎?!」我停下不說了,發現所長和警察們都在靜靜的聽。靜了好一會兒,所長才返過神兒來,連喊著:「帶回去!帶回去!」我走在大家的後面,所長截住我,手指點著我的腦門狠狠的說:「你這個人,不簡單!」我這時突然上來爭鬥心、歡喜心,回答道:「多謝誇獎!」說完後我馬上就知道錯了,修煉人應該是心不動的。

三、異地關押,堅持煉功,震懾邪惡證實大法

這件事情後的第三天晚上,一個年輕的男士在女號門前偷偷的蹲下來,小聲問道:「誰是某某某呀?」我走過去說:「我是,有甚麼事嗎?」他急急的告訴我說:「我是這裏的牢頭,差三天就到期出去了,非常佩服你們!也知道了法輪大法真好!我回去就找法輪功,我也煉!」我說:「你真有緣,真為你高興!」他說:「我不是為告訴你這個來的,我告訴你:他們(警察)開會了,市公安局來電話了,要把你先送到南院(看守所)然後判刑,不是今晚就是明早!」說完急匆匆的走了。

第二天一大早,門口停著很多警車,同修們被點著名,戴上手銬押進警車,分別押往外地。一路上警車鳴著警笛經過市區呼嘯著開向遠處。我們三位同修被押往一地,其中的A同修(這位同修後被迫害致死)哭了,我問她為甚麼哭?她說:「我小的時候,看到都是小偷、壞人被抓上警車,我們做好人怎麼還有罪了呢?」我看到同修那麼純真,哈哈的笑道:「讓人抓好人的人一定是壞人嘍!」押我們的這個警察在拘留所裏是最能打人的,他手裏正拿著還沒有開封的飲料瓶舉起來就要打我,可手到空中又縮了回去。他思索了我的話後,用尊敬的語氣說:「你是大學畢業吧!」我說:「我學的是法輪大法,但是還沒畢業!」一路上我們向他洪法,他一反常態,默默的聽著。

下午近三點多鐘,到了某地一拘留所,所長「熱情」的「接待」我們,並說:「早上聽說你們要來,就趕快把被晾上了。」我們接過極潮濕騷臭的被子,和十五、六個常人擠在一個大板鋪上。師父說:「我跟你們講過一句話,我說,甚麼是佛?如來是踏著真理如意而來的這麼一個世人的稱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衛者,他將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負責。」(《導航》〈美國西部法會講法〉)我心想:「把我抓來我都沒打算回去!到哪裏我都證實法!」晚六點,我一開始就煉「法輪樁法」,為今後煉功開創環境。我站在門前剛一「頭前抱輪」,正在窺視我們的警察就喊起來:「不許煉功!」並把警棍從放風口伸進來,我沒有理他繼續煉。他打開門進來了,這時我穩穩的站在那,感覺像一座挺拔的山峰誰也動不了我!

這時空氣非常緊張,大家都驚恐的看著事態的發展。這個警察在我身邊轉了三、四圈之後,和氣的問道:「這就是抱輪吧?」說著走出去了。一會兒所長跑進來對我說:「我比你大,就叫你大妹子吧,求求你,你讓我保住這張皮(警服)吧!」我說:「這個點兒是我們煉功時間,我們是無辜被迫害的,並沒有傷害您甚麼!」他無可奈何的走了。以後早六點、晚六點都是我們集體煉功時間,我們還帶進一本《轉法輪》,我們三人經常學法、切磋、洪法。

十月一日晚,我們正要煉功,一直躲著我們的所長急忙跑過來說:「大妹子,一會兒市長、公安局長等領導來,我照顧你們,他們可不好辦!聽我話,等他們走了再煉!」我說:「謝謝您,我們雷打不動!」所長急的一跺腳跑出去。我和A同修煉著,突然聽到人們小聲而緊張的說:「來了!來了!」空氣都凝固了。我一邊勻速的喊著煉功口令,在空檔中說了一句:「別動!」(我是想告訴A同修別動心,閉著眼睛並沒看到A同修一條腿正要邁出不想煉了,她突然聽到一聲斬釘截鐵的「別動!」非常震撼,怕心一下就沒了。這是事後她告訴我的,並感謝我幫她提高了一大步!我說:「這是師父利用我的嘴在幫你呢。」)」這時聽到門口有人說:「哎?這不是法輪功嗎!怎麼煉到這裏來了?!」所長說:「市長啊,人家是B市來的客人,是B市管不了了才送到咱這兒來的,過幾天就走了,咱們管不了就別管了啊!」

四、堅修大法,神跡顯現,坦視判刑反而回家

在這裏一天兩頓高粱米飯,每天早晚各上一次廁所,加上洗漱只有三分鐘,可是人多便池少,我不能跟常人搶方便,只能在下水道小解一下,不到三分鐘男警就在門口喊:「快出來!」別人方便時我打掃衛生,經常拿著垃圾最後出來,總想找時間大解一下,可是總也沒有機會。前三天有一點兒想大便的感覺,以後就沒反應了,但是我的悟性沒上來。一天我提著垃圾最後出來,守門的胖警察對我說:「你不是神嗎,神還用上廁所嗎!」我以為他在諷刺我,只是寬厚的笑了笑(直到回家,全過程整整二十一天沒大便,身體感覺一切正常。這時才突然悟到胖警察的話;是慈悲的師父用警察的嘴在點化我呢!我們真的是神)。

一天下午,我們三個同修正在一起切磋,我突然睏的很,閉上眼睛看到一景象:一位相貌端正的和尚,正風塵僕僕走在山中林間小路上。師父的《洪吟》〈緣〉打入我的腦海裏:「大覺心更明 得法世間行 悠悠數千載 緣到法已成。」我一下醒了。她倆說:「你怎麼突然閉上了眼睛?」我說:「啊,睏了一下。」晚上睡覺前我想:「外面的大形勢邪惡越來越猖狂,師父是不是點化我要有吃大苦、迎接大困難的決心呢?」同時還感覺有一種很強大的物質向我壓過來,但我又能信心百倍的迎上去,並破除它!「大家知道,佛、神他可以為眾生、為宇宙的利益放棄他的生命,甚麼都可以放棄的,而且坦然不動的。那麼要把你拿到那個位子上去,你能達到那一點嗎?」(《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這時一個問題打入腦中:「你能為了宇宙的真理犧牲自己的生命嗎?」我心中堅定的說:「師父,我能!」

有人告訴我:「監獄裏甚麼也帶不進去!」我開始靜靜的背法,我要將法記在心裏。我把一些衣服、用品給了同修和常人,她們的眼神激動且帶著敬佩。那幾天我的感受是:再往前走將發生甚麼事情一無所知,但有師在有法在,前途並不渺茫!當我真正放下生死的時候,心情是那樣的平靜、坦蕩與殊勝!整個身心完全籠罩在浩蕩佛恩與法光之中!同時也真正的體悟到生命的真正意義和價值!一天夜間十一點半,我正在打坐煉功,猛聽一警察喊:「某某某收拾東西出來!」大家都驚醒了、哭了。女牢頭壯著膽子問:「把她送哪去?」警察說:「回家!」所有的人都感到意外!

(未完,待續)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9/明慧法會--在師恩浩蕩中走向神-1--2489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