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法輪功隊伍」

——堂堂正正走在修煉的大路上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九日】談話中得知他是個包工頭,於是我們問他:這是你的隊伍嗎?他說是。我又問他你願不願意你的隊伍多掙錢?他說當然了。我就講了:……由於工地人多,每次去各種真相資料都被一搶而空。另外幾個包工頭看見了,他們也要了。後來再去,就有十幾個人要看大法書,其中有一當地領導的司機,也搶著看大法書籍,還有的要師父的講法錄像帶,也有要煉功帶的。……這些年下來的發資料、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很多人都認識了我,有的一見面就喊:「法輪大法好!」也有的說資料很好、很真實。
──本文作者

不知不覺大陸大法弟子網上交流會已經開展八屆了,我都以各種理由搪塞過去,作為一個真正修煉的人,感到慚愧之極,所以這次無論遇到甚麼干擾,邪惡再耍甚麼花招,我也要否定它;無論這份答卷得多少分,我也要誠交給師父。若其中有不符合法的地方也懇請同修批評指正。

一、學法、背法為修煉打下堅實基礎

我是一九九九年底修煉大法的,開始純是為了祛病健身。記的我看第一遍《轉法輪》時,由於自身業力大,再加上在升初中正趕上文化大革命,整天叫我們上台批判「牛鬼蛇神」、「破四舊立四新」,自己雖是高中畢業,但是未受到甚麼良好的教育,只受到以上這些東西的污染,所以根本看不懂師父講的是甚麼,後來我就乾脆不學法只煉功。記的有一次我做了一個夢,夢見師父在煉功點上帶領大家學法,我不知甚麼意思,就問了一同修,同修告訴我:這部大法太好了,這是師父點化你要去煉功點學法。我恍然悟到:原來是這樣,於是我才開始了學法。

一直到二零零零年,雖然學法,但總感到很飄,修得很不紮實。雖然在家沒有甚麼事但也不願出門,因為即使偶爾出門看到、聽到的卻全是迫害大法,污衊大法,誹謗師父的惡語,心想:這麼邪惡的迫害,這樣下去,以後還不知怎樣邪呢?這麼好的大法,我要是背過裝在心裏永遠記住,邪惡就對我沒有任何辦法了。就這樣,我又開始了背法。

可想而知,在這樣的情況下背法,干擾有多大,就是怎麼也不入腦,只正文的第一自然段,一下午竟還背不下來。我這個人做常人時就有點強,丈夫經常說我一根筋、不拐彎。心想:上學時也沒這麼笨呢,現在怎麼這樣了,不行,我就不信我背不下來。一天不行,兩天,就這樣不管結果,我就是整天的背。那時發真相資料少,時間充足,每天下午十二點半至五點半是我背法的時間。晚飯後,再把當天下午背的段落連續起來背,錯一個字也要重背,直到能熟練的背下來,再連續背五遍為止。特別是盤腿打坐背法,坐第一個一小時還行,坐第二個一小時就很疼,第三個小時就可想而知。後來我就想,腿疼會影響背法,那背法就不會影響腿疼嗎?不行,我要用背法壓過腿疼。直到後來盤腿打坐背法時,我的精力非常集中、專注,甚麼也干擾不了。只要我背起法來就甚麼也聽不見、也不知道,腿自然就不疼了。

一天下來六、七個小時的背法,滿腦子都是法,人念自然少。從一開始能背一個自然段到後來能背三、四頁。每當完全背熟後再慢慢的邊背邊悟一悟師父的講法。通過背法和以後的不斷學法,我受益匪淺,無以言表,尤其為我這些年反迫害、講真相、救人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僅舉幾例說明:當我背到師父講的那個被綁在床上,蒙上眼睛說是給他放血導致死亡的故事時,我悟到:其實是個假相,但他卻被嚇死;師父還說,「佛教中講人類社會一切現象都是幻象,是不實的」(《轉法輪》〈第二講〉),當時突然悟到師父告訴我們這場邪惡的迫害也是一個假相,在真修者面前,在放下生死者面前它就是一個假相,甚麼也不是。在這些年的反迫害,講真相救人中充份證實了師父的這段講法。邪惡的假相看起來再真,它也是個假相,因為有師父給我們做主,邪不壓正。

師父在《轉法輪》中還講了真傻子的法理,真傻子他不為常人中的名、利、情所活所累,活得坦然、輕鬆、自在,但他一生中卻是收穫很大,而且有個非常好的未來,悟到了這個法理,在這些年的修煉中來指導自己儘量做一個「真傻子」。

二、講真相救人總是安全去安全回

一切為正法讓路

通過不斷的學法知道,師父為正法為眾生而來。三界為正法而造,大法弟子早已與師父簽約助師正法,宇宙的一切都在被正之中,正法必成這都是早已安排好了的大局,一切都應該給正法讓路,一切都應該給大法弟子救人讓路,邪惡甚麼也不是,本不該存在,只有被清除的份。

於是我開始大面積的出去發、張貼真相資料。每天騎著自行車出去,居民樓,路邊的住家,商店,路上的行人,自行車的車筐,停著的車,施工的工地,上、下班的工人,種地的農民,收破爛的老百姓,都是我發真相資料的對像。

後來,師父在二零零五年大紐約講法發表,我通過學習明白:我們講真相講甚麼,怎樣講。我就改變了一下以前講真相的方式,特別當我看到樓道裏或外邊,都有常人丟棄的真相資料,我非常著急,怎麼才能叫不想看、不想知道真相資料的人看真相呢?

我想起了師父在《轉法輪》裏的一段講法:「大馬路中間掛著,一抬頭就看見。」我想救人的真相資料更應該叫世人一抬頭看見。於是,我就把A4紙豎著或橫著一分兩半,照著師父教我們講真相的內容,用記號筆工工整整的製作成小標語,例如:人有信仰自由;踐踏人權有罪;法輪功講真、善、忍,共產黨講假、惡、鬥;法輪功師父救人數千萬,共產黨虐殺人民八千萬;江澤民小人妒忌法輪功人多,導演天安門自焚,陷害法輪功,法輪功在世界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得獎一千多項,眾人受益等等內容,並列兩排鮮明對比的貼在樓道裏眾人的必經之處,不同的階層、不同的位置、世人一出門一抬頭就看見,不想看真相的世人不想看也看了。就這樣白天寫,晚上貼,每天都出去貼。那時師父經常鼓勵我:做夢在天上飛;有時順著人間的路在飛;有一次做夢邪惡在追我,我一下就飛起來了,邪惡搆不著我乾著急。記的一天晚上,我照常出去張貼,第二天遇到一同修提醒我說:注意安全,說昨天晚上在某小區邪惡堵截法輪功。我說:昨晚上我就在某區。我知道是師父又一次保護了我。

「法輪功隊伍」

真正面對面講真相、發資料、勸三退,我是從零七年初開始的。我每天帶上《九評共產黨》、各種真相光盤、神韻晚會、小冊子、《我們告訴未來》、護身符,還有《憶師恩》及勸善信等等真相資料,根據不同的人給不同的真相資料,或是張開包他們自己願拿甚麼資料就拿甚麼資料。

有一次,我到了一個工地,看見有一大片人在施工,我想過去,還沒進入工地便看見在路邊停著一輛汽車裏坐著一個男人,擺手叫我過去。我過去停下自行車,他要與我握手,我笑著說:「我是個正統的女人,我不認識你,男女有別不能握。」接著我又給他講了過去的名人預言中講到人類到了男女老少不分、亂倫之時就是人類毀滅之時,上天首先要淘汰這種人的,再說都是有家有口的,千萬不要想不該想、做不該做的事,這樣不僅毀了自己,也會毀了別人的。他笑了笑沒再吱聲。

談話中得知他是個包工頭,於是我們問他:這是你的隊伍嗎?他說是。我又問他你願不願意你的隊伍多掙錢?他說當然了。我就講了:要想多掙錢,首先你的員工要平安,不出事故才能多掙錢,怎樣才能平安呢?我又給他講了看大法真相平安得福報,特別是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平安,我說:叫你的員工看真相資料,你的隊伍才能平安,多掙錢。他笑了一擺手,意思是可以去。由於工地人多,每次去各種真相資料都被一搶而空。另外幾個包工頭看見了,他們也要了。後來再去,就有十幾個人要看大法書,其中有一當地領導的司機,也搶著看大法書籍,還有的要師父的講法錄像帶,也有要煉功帶的。當然我都一一滿足了他們的要求。有一個包工頭打趣的說:「這還了得嗎?我們這個隊伍都成了法輪功隊伍了。」我笑了笑說:「那是你們有福。」這種情況還有很多,就不一一列舉了。

這些年下來的發資料、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很多人都認識了我,有的一見面就喊:「法輪大法好!」也有的說資料很好、很真實。

甚麼情況下甚麼環境中都堅信法

當然也有白眼的和遇到危險的時候,記得那是活體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的惡訊傳出來後,我非常難受的,共產邪黨竟幹出這等殘忍至極的事情,我要主動叫世人都知道它有多麼邪惡、多麼殘忍、多麼沒有人性,從而認清它的本質,遠離它,唾棄它。機會來了,「五一」期間,孩子們都出去遊玩,不在家吃飯,我有大量的時間我能去外地發真相。可是,那幾天正趕上大魔頭要來我們這,街上整天警車鳴著笛來回穿梭,警察、保安來回竄,看見不順眼的車都不讓停在路邊,一時搞的非常緊張。有的同修也勸我先別動。我想大法被迫害,大法弟子的器官被摘取,我怎能置這些於不顧,在家坐的住呢?不行,我一定要該幹甚麼幹甚麼。

我每天準備一大包真相資料,坐車去一個離我們這六十多里遠的小區,那裏的每個小區都比我們這的大上好幾倍,得知那裏很少見到真相資料,我就趁丈夫不回來吃中午飯的時候,一天兩次去發。七天的時間我足足去了十次,把那裏的每個小區都發了個遍。

有一天上午,我又去一個工地,被「六一零」警察發現,強行把我帶到了當地的派出所,一開始我有點懵,警察問我從哪裏來,並且要了丈夫的手機號。冷靜了一會,心想:不對啊!我是大法弟子怎麼能指望常人呢!等他們再問其它的我就不配合了,我只是很祥和慈悲的講真相。這時其中一警察說:「你還笑,你知道三月十九號上邊剛發了命令,對法輪功不按程序辦理直接勞教。」我沒有承認它,心想:邪惡說了不算。同時停止了和他們講真相,坐在那裏閉上眼睛發正念,我對著另外空間的邪惡講:「我有甚麼漏,你們不配管,我本來是來救人的,既然你們把我請來了,也就給了我一個清除你們的機會,平時近距離發正念還沒有機會呢。」我又對師父說:「師父,今天我既然來到了這個邪惡的黑窩,我就要把這個阻擋救人的黑窩弄它個底朝天,邪惡的生命徹底清除乾淨。下午我就回去,找出漏去掉它」。隨後,我就集中精力,不停的發正念。直到下午兩點上班時,派出所所長說:「還敢跑到我們這來,以後別這樣了,一會兒你家人來接你回去。」就這樣我回到了家。

通過這件事我悟到:大法弟子無論在甚麼時候,甚麼環境下,都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同時也要堅信自己我能行,因為我是大法弟子,師父賦予了我能力,特別是在邪惡、困難、魔難、矛盾、甚至病業面前,正念正行時,它們都是假相,自然煙消雲散。師父只要我們那顆正念正行的心。

還有,我很少想或不想甚麼敏感日,甚麼邪惡的跟蹤呀、蹲坑,甚麼鄰居監視、同修出賣或遇到邪惡怎麼辦之類的問題,我不想這些負面的東西,該幹甚麼就幹甚麼,想走就走。(當然必要的安全還是要注意的)

總之這些年在師父的安排保護下,不知講了多少真相,發了多少真相資料,勸退了多少人。我都不能執著,做而不求,所以平時也不記。今天我大體算了算只是通過我講真相,知道大法好,看大法書的就有三十多人。當然這些都是師父在做,我只是跑跑腿,張張嘴,如果沒有師父的保護,在這樣邪惡的環境下我又能做甚麼呢!

三、修好自己才能救了別人

在這些年的修煉中,我最大的一個體會就是,心正,念正,所面對的一切就自然正。只有修好自己,放下一切人心,主動同化法,干擾就少,麻煩就少,矛盾就少,邪惡它也不敢迫害,大法不允許,師父給我們做主。

迫害的前三年裏,由於我進京證實法回來後,又是辦洗腦班,又是逼寫「三書」,這些我都不從。去北京我曾三進三出家門,可是,邪惡的迫害給家人身心造成很大的傷害,丈夫是個科級幹部,更是個要強、愛面子的人,不叫別人說不是的人,同時還是個小心怕事的人,那些日子裏,大會點名、小會批評,並揚言要怎麼怎麼,又是威脅又是恐嚇的,最後他簡直受不了了,回家對我暴跳如雷,堅決不讓我修煉,甚至向我提出離婚。

「你說你老婆煉法輪功有甚麼好處?」

面對這樣的情況我怎麼辦?我思來想去,我只有更好的修好自己,才能改變這種狀態,從此以後,我要徹底改變我,按照大法歸正自己,心正不招邪,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轉法輪》),再也不指責丈夫及婆家人的過錯,家務事全包了,打水買麵、洗刷做飯等等,再苦再累不吭聲,沒有怨言,善待家人,對於錢財,特別對婆家錢財的支配,全由丈夫主張,吃多大虧沒有任何意見,沒有矛盾,放下人心以自己做到的一切證實大法的美好。丈夫感冒了咳嗽,我買來雪梨,削去皮,切成塊,放到盤子裏,撒上白糖,插上牙籤,端給他吃。就這樣丈夫不再管我了,我學法煉功自由了。我還智慧的讓丈夫看大法真相光盤和師父的講法錄像。有一年,他把所有的真相光盤全看了,看完了還要,徹底改變了對大法對師父的認識與看法。

有一天,丈夫下班回來,笑嘻嘻的對我說:「今天,社區書記叫著我的名字:『×××,你說你老婆煉法輪功有甚麼好處?』我說:『原來,我說她一句,她有八句等著我,現在打罵都不吭聲了,原來跟我老娘是仇人,現在對她比對我都好;原來身體不好盡是病,現在壯的像頭牛。』等等,社區書記聽後拍著大腿說:『這就行唄,以後再找麻煩,才不管呢!』(指上邊再有指令迫害法輪功他們才不辦呢)」從此以後,我們社區沒有或很少有法輪功被送去洗腦班或勞教判刑之類的事情發生。有次,管理局來我社區抓被舉報的三名煉法輪功去辦洗腦班(其中就有我),社區書記請了一桌,並對「六一零」的人說,想自己處理這件事情。就這樣把「六一零」的人打發走了。

四、汲取教訓,再接再厲

師父說:「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大法是嚴肅的,對我來說教訓也是深刻的,由於心性守不住,給大法抹了黑。在零二年的下半年,我的孩子剛上高中,有位男生對她產生了好感,我知道後,找到男生的家長想共同阻止這件事情的發生,沒想到雙方發生了爭執,弄的事情不好。本來是我應該放下情來教育孩子,當時沒有悟到是對孩子的情過重引起的。這次心性沒過去,下一次緊接著來,小孩在學校又被誣陷偷東西,這次又沒守住心性。還有我的一個熟人是丈夫單位的客戶,要求照顧,丈夫已經破例照顧了很多,但沒達到她的要求,把這件事弄到家裏來,弄得家門口到處是臭垃圾。就這樣一連四個月四次。通過學法最後一次才認識到這都是給我提高心性的好事,但我一連三次都沒過去,心性沒得到提高,還給法造成了不好的影響。這些事過去快十年了,可每當想起來,總感到非常羞愧。通過不斷學法和修煉的提高,現在我好像不會生氣了,沒有常人的氣了。想想看,人就是人骯髒的思想,害人害己的私心,愚見的觀念,這些指導下的動機所帶來的困難、麻煩、不順心,痛苦的病、死,甚至一生的殘疾,還有天災人禍,就這樣的層次,有甚麼氣可生呢?去年,我的女兒有困難,給了她大約十萬元錢,結果不久她的婆婆向她要十萬元,這件事我不生氣,想想還是好事呢,我就用大法真、善、忍開導女兒:人都有老的那一天,要學會孝順,吃虧是福等,女兒想開了,避免了一場家庭風波。

修煉就是這樣,在矛盾面前,在魔難面前若不同化法,放不下人心就會招來麻煩,我的教訓是深刻的。所以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特別是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肩負著講真相,救眾生的重大使命與責任,無論在家人面前,還是在親朋好友面前,還是在社會任何人面前、任何場合遇到矛盾和魔難,要學會了先冷靜下來找自己,修自己同化法,哪怕在那件事情的處理上,不是本意但符合法也要先按法做了。這樣以後不會後悔,更沒有痛徹心肺的痛苦。只要按真、善、忍做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好人,才能圓容好大法,才能救更多的人。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9/明慧法會--「法輪功隊伍」-2489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