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真正為他人著想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九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把自己在這一年中的點滴體會寫出來和同修交流,如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去怕心

我的職業是在公司裏做電腦維護,一直以來我都嚴格要求自己處處要做一個好人,在生活中、工作中不管事情對與錯從不與人爭辯,與同事相處的過程中不管對任何人都是畢恭畢敬,工作中受到委屈也從不吭聲,有時候還覺的自己很能忍。每次心裏想的都是我要救他們,不能與常人發生矛盾,所以我這個忍變成了一種很懦弱的忍,不管事情對與錯我就是一味的忍,有時候在工作中自己明明沒有甚麼過錯,但有些同事就是故意找茬刁難我,本來很多同事與我打交道的時候都很平常,沒有甚麼太過份的舉動,後來他們看到我很好欺負,於是一個一個的都來欺負我,和我說話的時候都很大聲,對我呼來喝去的,根本不把我當回事,為此有些與我玩的好的同事說我也太弱了,意思就是太好欺負了,時間長了之後我發現也真是不對勁,但一時也想不通自己到底哪裏錯了,我認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這沒有錯啊,自己也很是苦惱。

後來看了明慧網的交流文章《面對邪惡不能「太軟」》,同修在文章中寫道:「那種表面的善,實質是慫恿,是助長邪惡囂張的氣燄,使之更加邪惡。」「大法弟子在處理常人關係中,也存在軟硬的問題。日常生活中也會遇到無理刁難、欺人太甚的惡人。對之,首先應視為是提高自己心性的好機會,應無條件的向內找,找自己哪做的不對。但是也不能一味的無原則遷就。必要時,也要把事情說清楚,指出對方的無理之處,使對方服理。使之少造業、少失德。因為常人的無理刁難、欺人太甚等狀態,也是其惡的一面、魔性的一面的表露,過度的遷就也是慫恿,會使其向更惡的方面發展,對其不利。我們要為對方著想,以適當的力度發正念或以其它方式抑制其魔性的發展。」

看到這使我豁然開朗,原來自己一直在做一個老好人,自己對善的理解只是浮於表面,與大法要求的善,那種真正為他人著想的善還差的很遠,深挖下去,發現自己還存在很大的怕心,怕與同事爭辯後以後不好講真相,怕萬一他們知道我煉法輪功,會不會構陷我啊等心,因為以前曾發生過類似的事情,所以自己時時刻刻都很謹慎,處處忍讓,現在我發現這種忍其實是一種帶有自我保護為私的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 精進要旨》<何為忍>),而非是大法中所要求的大善大忍。悟到這些後,我決定以後改變自己的工作態度,不是自己的錯誤,決不能一味的遷就與忍讓,並加大了在辦公室發正念的密度。

不多久又發生一件事情,有個女同事又無理的刁難我,態度很惡劣,大聲嚷嚷,我在分析了事情原委後,發現自己根本沒有錯,然後我大聲的回了她一句(我以前從未對人大聲說過話),但不是那種生氣的大聲,而是一種理直氣壯的回應,過後她一驚,好像被嚇倒了,然後就不說話了。

從那以後與我打交道也沒那麼兇了,對我的態度也好了很多,此後我在公司裏就一直保持一種很平和的態度,不再對他們那麼唯唯諾諾,而是持一種不卑不亢的態度與他們打交道,我發現這樣效果很好,同事們看到了我的變化,感覺我的性格變硬朗了,他們也就不那麼敢故意刁難我了。後來公司有一些同事知道我煉法輪功,那位女同事也知道了我有信仰,但她們對我態度比過去好多了,反過來對我很恭敬了。

經過這些事情以後,我發現自己對修煉有了更深一層的理解,對「真、善、忍」這三個字的理解與以前的認識也不一樣了。我覺的大法弟子在講真相救人的時候,不僅僅要展現自己善良、慈悲的一面,但遇到魔性大發、不講道理的人也要展現出大法威嚴的一面,威嚴並不是逞強和不講道理,我覺的威嚴也是善的另一種表現,因為現在的世人魔性的一面都很強,大多欺善怕惡,如果大法弟子給人一種好欺負的感覺,那麼世人在魔性的帶動下很可能會對大法弟子犯罪,從而難以被救度,所以大法弟子展現出大法威嚴的一面能起到制止世人對大法犯罪,是真正的大善之舉。

(二)在做技術工作中昇華自己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發現了一個可以在網絡上修煉的環境,那就是在天地行論壇幫助同修們解答技術問題,剛開始的時候,我只是上論壇查查技術資料,從來都沒想過在這裏可以修煉提升自己,隨著上論壇的次數多了,發現論壇上有很多同修提的電腦問題都很簡單,而自己又有這個電腦特長,於是便很自然的幫助同修解答一些關於電腦方面的提問。沒想到這一解答問題,一做就做了一年多,我發現自己在論壇上幫助同修解答問題的過程中,能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技術也在提高著,同時利用自己在論壇上學到的技術反過來幫助生活中的其他同修,這樣就形成了一種良性的循環。

因為工作、環境等等因素,我身邊能接觸到的同修不是很多,也沒有很好的條件能夠集體學法,所以天地行論壇就成了我與同修們比學比修的一個環境,儘管大家相互都不認識,但大家在一起討論問題的時候一點也不見外。

剛開始參與論壇建設的時候自己的心很平淡,並沒有想追求名利這些東西,隨著在論壇上待的時間長了、接觸的同修多了,慢慢的自己不自覺的開始追求名了,總是想在同修中出名,時而在論壇上寫一些自己平時在日常生活中如何利用網絡大面積講真相救人,自己救了多少多少人了,誇自己如何如何了不起,並且還詳細的寫了自己如何在網絡上講真相的方法,稿件發出去後,心裏美的不行,期盼著同修們對我的誇獎。但事情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寫的這些稿件,沒多久就被刪除了,還受到了同修們的批評,起初看到同修們的批評後心裏還有些憤憤不平,覺的自己在網絡上講真相的方法很好,而且認為自己寫這些是在證實法,對那些刪除我稿件的同修產生了一些不理解。

後來我在學法中師父點悟我「這種顯示心理處處都能體現出來,在做好事上也能體現出來顯示心理。平時自己為了名,為了利得到一點好處,張揚張揚,顯示顯示:我有本事,強者。」(《轉法輪》)「大法弟子對於你們在常人的世間修煉中,你們都有一個明確的在法理上的認識,就是不執著於常人的得失,包括你們在證實法的事情,也應該不是非拿出我的意見,非得我要怎麼樣,你才能在宇宙中建立威德,不是這樣的。你有一個好辦法,想出來了,你是為法負責,用不用你的意見,用不用你的辦法這並不重要。」(《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這才意識到自己的顯示心、強調自我的心有多強,回頭看看自己寫的那些稿件其實都是在證實自己,其中摻雜著妒嫉心、名利心、攀比心等人心,自己還不自知,幸好及時得到了同修們的慈悲指正,悟到這些後我及時在論壇上承認了自己的錯誤,並感謝那些對我的錯誤及時指正的同修。

(三) 正念對待同修的不足

明慧網一直以來都很強調安全問題,尤其是手機安全與電腦安全,可是我碰到的一些同修在這方面卻很不在意,為此我對這些不注意安全的同修持一種遠離的態度,能不接觸就儘量不接觸他們,怕他們不注意安全從而連累到自己。

我與小梅認識有兩年多的時間了,她是一個新學員,從一開始就不太注意安全問題,手機總是與同修對打,經常在常人的系統上瀏覽明慧網,期間我多次提醒過她,但沒有甚麼效果。後來有一位同修被邪惡綁架,而這位被綁架的同修經常與小梅手機對打,而且他們還經常在網上聊天,我知道此事後,立即告訴小梅需要更換手機號碼,並且上網聊天的帳號也要更換,不能再用了,但因為小梅是做業務的,她手機上有很多客戶需要聯繫,而且上網聊天的帳號也有很多客戶需要聯繫,所以沒有採納我的意見,我對此一直不滿,慢慢的與她的聯繫少了,擔心她手機被邪惡監控,與她聯繫會很不安全,就這樣我有好長一段時間幾乎沒有和她聯繫,其他同修知道此事後也漸漸不和她聯繫了,大家都覺的她太不注意安全了,從此小梅身邊幾乎接觸不到同修,處於一個人獨修,她的狀態可想而知了。

後來師父的經文《再精進》發表了,師父在經文中寫道「在最後的時刻到來之前要救度的眾生還沒有達到數量,大法弟子還有一部份沒跟上來,這就是還不能夠使最後這件事完成的關鍵所在。」我悟到找回昔日的同修是師父所要的,作為大法弟子就應該去圓容師父所要的,我覺的自己應該去找小梅,不能讓她就這樣下去了,為此我專門針對小梅的環境發了一次正念, 發完正念後,便乘坐公共汽車前往小梅的住處,一路上一直保持著一種非常強大的正念,當時就感受到自己另外空間的身體像火箭一樣的往上升,一層一層,好像突破了無數層宇宙一樣,那種感覺無比的神聖、美妙,我知道是我做對了,師父在鼓勵我。

見到小梅後,簡單的問候了幾句,與她暢談了一會,感覺到她其實很渴望能與同修接觸、能有一個好的修煉環境,我與她再次分析了手機與電腦等方面的安全問題以及其中的利害關係,她聽後表示會好好考慮一下。後來我又多次去了小梅的住處,幫助她把電腦系統整理了一下,使她能夠安全的上明慧網,並與她建立了明慧網的內部郵箱互相聯繫,沒多久她主動和我說要換手機號碼,並且以前在網上的聊天帳號也要換了。

現在她已經搬了新家,而且手機號碼與常人網站上聊天的帳號也換了,目前已經有了一個很好的集體修煉環境。寫到這我又想起了師父的法「你們也不能隨隨便便的給我拋下一個人,不管這個人有甚麼樣的錯誤、他是個甚麼樣的人,我都想給他機會。」(《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這些事情的背後不知凝聚了師父的多少良苦用心,師父真的是不想丟下任何一個弟子,我們所能感受到的或許只是師恩浩蕩之萬一,弟子唯有更加精進、多救人!希望在這最後的有限時間裏,同修們都能做的更好,讓我們都能做到師父所期盼的「我想看到大家從新找回你們的熱情、找回你們修煉人最好的狀態。」(《甚麼是大法弟子》)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19/明慧法會--真正為他人著想-2490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