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港北監獄惡警張士林的罪惡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大陸報導)天津市港北監獄(現改名為濱海監獄)座落在大港區學海路,那裏關押的都是五年以上的服刑人員,港北監獄一直是迫害法輪功最邪惡的黑窩,曾經有一百多名法輪功學員在這裏遭受過酷刑折磨。

在中共當局的操控下,那些心狠手辣、為了邀功請賞而不擇手段的獄警,直接參與或利用犯人對法輪功學員隨心所欲的殘害。在中共走向地獄之門時,所有被選中的獄警,都在盲從和無知中泯滅著善良本性,執行著非法意志,已經成為執法犯法的罪人,將和中共一起等待歷史的審判。張士林就是其中的一個,涉嫌虐殺法輪功學員、個體業主李希望的責任人之一。

張士林,男,警號1208217,身高一米七左右,偏黑偏瘦,偽善時眉毛緊皺、眼角下垂,原籍天津市武清縣,現住:河西區小海地三水道三水南裏123-601,宅電:02228175796,辦公電話:02262071156,其父張作生,其母施榮珍,住址:武清區大王古莊鄉利尚屯村 。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和中共互相利用,公然鎮壓迫害信仰真善忍的社會主流民眾,裹挾公檢法司人員和全國民眾參與。十二年來,農民後代張士林在權力和金錢的誘惑下,變得積極、偽善、奸詐,為撈取政治資本向上爬,緊隨中共迫害法輪功,主動策劃、實施對法輪功學員的折磨,手段卑劣殘忍。自二零零五年下半年擔任五監區長以來,緊跟監獄長楊中水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幹勁更足,他豢養出來的一批獄警,在迫害法輪功學員上繼承了他笑裏藏刀的邪惡手段,在無知中夥同犯罪。

張士林已經淪為邪黨利用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工具,血債累累,仍不思悔改。他為甚麼甘心被利用呢,他是怎麼樣成為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急先鋒的?

邀功請賞、出賣良知,迫害好人、處心積慮

張士林受邪黨毒害較深,自命不凡,為了工作不顧家。壓制同事,表現自己,所以在獄警中不合群,同事對他不認可,屬於另類。裝模作樣,好像水平很高的樣子,其實表達能力很差。在大會上發言嘮嘮叨叨的,表達不清。邪黨就利用其想出人頭地往上爬的心理,上面一壓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任務,就讓他當軍師,他也樂於受令, 「可有用武之地」了。所謂的研究法輪功學員性格弱點,積極策劃方案,部署並帶領獄警、犯人包夾,用毫無人性的手段大肆迫害 。

1、利用景佔義抹黑法輪功

二零零三年,在犯人會上張士林大言不慚的說,港北監獄轉化率為全國排名第一。這一年,張還在濟南代表監獄參加表彰會,可能得過先進,會上聽信了自焚事件中的王進東的造謠發言,回監獄後,更加仇視法輪功。邯鄲鋼鐵廠工程師景佔義二零零三年底被判刑八年,從西監調到港北監獄,因為景佔義修煉法輪功開智開慧,取得了冶煉技術的發明專利,有一定的影響。張士林哪肯錯過機會,千方百計的誘迫欺騙景佔義,炮製了一萬字詆毀法輪功的文章,二零零四年一月還上焦點訪談,抹黑法輪功。

2、酷刑折磨、談話威脅周向陽

天津市鐵道第三勘測設計院造價工程師,被非法判刑九年關押在港北監獄,因拒絕洗腦,備受酷刑:被徹夜電擊至遍體鱗傷、連續三十晝夜不讓睡覺。周向陽至今手上、耳朵後面、腿上都有高壓電棍電擊後留下的深度燙傷傷疤。被多次關小號,遭受「地錨」酷刑,最長一次四個多月,被野蠻灌食等等。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八日保外就醫。就在周向陽被保外的前一天晚上,張士林找周向陽談話很久,其中有威脅暗示不要將他們的醜事惡事曝光,否則對他不利。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五監區長張士林指使勞動工區播放誹謗大法材料,周向陽上前制止,被小隊長和吸毒犯抬出車間,毆打、謾罵,關禁閉,隨後,禁止其家人接見。此後,周向陽的未婚妻被張士林叫到監獄,威脅暗示不要讓周向陽再申訴,否則「對他不好」,周未婚妻鄭重告訴他,一定要堅持上告,張氣急敗壞地說,告也不怕,一定跟周向陽幹到底。隨後,張士林將周向陽關到「獨居地錨」裏折磨四個月,周向陽幾次生命垂危。

小號「地錨」長三米,寬一米,高約一米六,沒有窗戶,陰暗潮濕,密不透光。屋頂上掛一燈二十四小時亮著,地上一側二米長的地方鋪著高約二、三十釐米的木板。周向陽被仰躺在木板上面,兩個胳膊成「V」字形向外張開(屋寬一米,手臂不能伸直),手反銬在地環上,膝蓋以下小腿部位和腳懸在水泥地上,墜著腳鐐,腳鐐是鎖在地上的,手銬和腳鐐沒有任何活動的餘度。每天這樣被「錨」二十四小時,時間長了腰、胳膊疼的受不了,著力點的腳後跟都硌爛了,而且是長時間持續的,這種痛苦遠遠超過高壓電棍電擊造成的傷害。獄警隊長在「小號」外面聽著,哪個刑事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如果不能讓獄警滿意,就會受到調換或扣罰分數的處理,所以犯人在這樣的壓力與減刑的誘惑下,不停的想方設法折磨法輪功學員。使他們的承受能力幾乎到了極限。「地錨」酷刑是港北監獄非常普遍的酷刑方式,被推廣到天津各個監獄。

3、捏造事實,陷害李珊珊

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三日和七月二十一日,法輪功學員周向陽寫信申訴,揭露河西分局刑偵八隊對其刑訊逼供的事實,申訴材料被張士林下令扣押半年之久,才轉給他的未婚妻李珊珊。當李珊珊拿著申訴到監察機構為周向陽申冤時,港北監獄夥同南開分局國保警察郝寶剛共同犯罪,派人調查、監視跟蹤李珊珊。當決定非法勞教李珊珊一年三個月時郝寶剛說出了真實原因:港北監獄大隊長張士林舉報陷害李珊珊,將李珊珊要求會見說成是在監獄門口聚眾鬧事兒,還給監獄寫恐嚇信,最後在勞教書上寫了一條「罪名」:涉嫌顛覆國家政權。這完全是陷害無辜。

二、表面文明、心無人性、心狠手辣,用足酷刑

張士林是一貫犯有虐待被監管人罪、瀆職罪的執法犯法者,心理陰暗,手段惡毒。在迫害法輪功學員上,不擇手段。

1、精神和肉體虐待折磨津武電子有限公司職工聶寶利

武清區法輪功學員聶寶利,因為不配合「洗腦」,每天被罰蹲十多個小時。在他抵制迫害絕食抗議期間,六個犯人按著他強制灌食,被折磨得多次當場昏迷。張士林氣急敗壞,指揮獄醫用鋼絲往雙手十個手指指縫裏扎,見聶寶利仍昏迷不醒,就扎腳心,往鼻子上抹氨水,使用各種手段逼迫他放棄修煉和絕食抗議。張士林暗中唆使服刑犯人劉海軍折磨聶寶利,經常用腳踢、毆打,四個犯人把他抬起來往地下摔,聶寶利的後背骨被摔裂了。張士林和監獄醫院院長蒙某對聶寶利說:「你怕死不怕死,你不怕死簽個字,明天上手術台就拉(lá)死你。」張士林還窮凶極惡的說:「你不寫悔過書就別指望出監獄,讓你生不如死!」在非人的折磨下,聶寶利的身心受到極大的摧殘,心跳每分鐘只有四十次。

2、酷刑「地錨」虐待河北區法輪功學員衛廣華

二零零八年六月三十日,衛廣華被從天津市第一監獄轉到港北監獄,單獨一個監室,被11個犯人包夾監控,張士林強制法輪功學員從早晨六點在小板凳上坐到夜裏十二點,每天十八個小時,姿勢要保持「三挺一蹬」,否則包夾拳腳相加,想煉功就被撅手指頭。小隊長逼迫包夾迫害法輪功學員,利用包夾慢慢折磨拒絕轉化的法輪功學員。無奈十幾天後衛廣華開始絕食抗議,獄警把他關到「獨居地錨」隔離迫害折磨。

包夾背著衛廣華到監獄的衛生站去灌食,開始一天灌三次,後來改成五次。灌食時,用束縛帶綁在椅子上,戴著手銬和腳鐐,四、五個犯人按著。開始用軟管由醫生灌食,後來用硬管讓犯人灌食。

衛廣華一直在「獨居」遭受「地錨」酷刑,每一輪「錨」十到十五天,換個獨居再錨上,數不清多少輪了。包夾犯人過幾個小時就把衛廣華拽下來折磨,所謂的幫助他活動關節,抬起他的身體再扔下,把他的腰來回強制彎曲,渾身關節鑽心的痛。包夾犯人還用一大摞書砸衛廣華的胃口。衛廣華在「獨居」裏,就這樣被折磨了大約半年。

三、狡詐陰險,兩面三刀

張士林虛偽欺瞞,經常玩弄手段,利用服刑犯人折磨法輪功學員。連對自己的妻子家屬都不說實話,一直掩蓋港北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事實,也刻意隱瞞了自己的惡劣所為和其中扮演的角色。

1、封鎖迫害消息,報復法輪功學員家屬

禁止家屬接見、封鎖迫害消息,是張士林和其下屬們常用的一種手段。法輪功學員樊建明,被非法判刑九年,自二零零二年十月被非法關押於港北監獄,受盡了非人虐待,其家人因為探視承受著監區獄警的百般刁難,默默吞咽無數痛苦和壓力,由於樊建明拒絕洗腦,張士林對他軟硬兼施,二零零六年,有七個月不許探視,從二零零八年三月,他的妻子三年時間沒有見到樊建明, 樊建明被折磨得健康狀況每況愈下。

2、利用服刑犯人,兩面三刀

法輪功學員陳同慶在港北監獄因拒絕洗腦被迫害,每天坐板凳、罰站、「獨居」。港北監獄每週吃一次大米飯,張士林暗示犯人包夾,不給陳同慶米飯吃,同時還罰他站。當陳質問為甚麼不給米飯吃時,包夾說是張大隊長的意思。事情被張士林知道後,張在樓道裏對著這位包夾喊:「你敢把屎盆子扣在我腦袋上!」隨後讓這位包夾在樓道裏罰站。保外就醫的陳同慶回家後到派出所要自己的東西,港北監獄五監區楊中水帶著兩車人,威脅陳同慶要將其抓回去,這就是港北監獄張士林等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劣手段。

張士林給包夾開會,蠱惑包夾,叫囂所謂對法輪功學員嚴厲,才能減刑。先把包夾煽動起來,每位法輪功學員兩個包夾二十四小時貼身監控,法輪功學員王軍力竟有八個包夾,四個白班,四個夜班。被迫害期間,王軍力在五監區第五大隊,曾絕食五、六次,二零零五年四月份,當王軍力還剩下十天到期快出獄時,又開始了絕食反迫害,張士林惡狠狠的下令對王軍力進行「地錨」折磨,手腳鎖在地環上,兩天以後每天讓他坐小板凳。

四、背負血債,不思悔改,天理彰顯,惡報不遠

1、今年七月二十九日酷刑「地錨」虐殺法輪功學員、天津個體業主李希望

個體業主李希望,心胸寬廣、誠懇、忠厚,樂於助人,被非法判刑八年,被劫持到港北監獄後,由於他不放棄信仰,被張仕林列為重點轉化者之一,進行地錨酷刑迫害,九死一生。在張的指使下李希望的雙手被手銬銬在柱子上,人趴在地上,兩腳戴最重的腳鐐,一腳高一腳低的半空綁在兩個柱子上整整二十八天。據說承受這種酷刑人沒有活過五、六天的,把李希望解下來的那天,沒想到他還活著。張最常用的一種迫害方法是「獨居」,李希望被獨自一人關押在僅一平方米左右的禁閉室一年多,四面都是牆壁,僅留一個送飯的小鐵門,吃喝拉睡都在裏邊。

遭受八年迫害的李希望回家剛剛一年多,今年再一次被劫持到港北監獄。然而,僅僅十天,從七月十八日到二十九日,李希望就被「地錨」酷刑迫害致死。虐殺李希望,作為五監區監區長的張士林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為了抵制洗腦攻堅轉化,李希望絕食抗議,在慣用的一切招數都不靈了的時候,張仕林拋出一句話:「我整不了他啦,你們看著辦吧!」主動授意下屬夥同行惡,對李希望進行最殘忍的「Λ」型地錨迫害,這個強度的地錨,青壯年小伙承受的底線為2個小時,在張仕林的指使下,值班獄警卻延長到8個小時,當凌晨打開小號的時候,才發現李希望已經被酷刑致死。

張仕林開始掩蓋罪惡,推脫責任。同時被「攻堅洗腦」的還有周向陽和另一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都在小號裏被折磨的奄奄一息。 內部規定「禁止接見」---這是張和一切監獄頭目惶恐、掩蓋真相時最奏效的手段,李希望被迫害致死後,從監獄到監獄管理局到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檢察院,互相包庇,隱瞞真相,甘願做犯罪嫌疑人張仕林的幫兇。

2、二零一零年活活打死南開區暖通設備有限公司職員朱文華

朱文華,二零零三年五月三十一日,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揭露迫害,被中共警察綁架、非法判刑九年,關押在天津港北監獄。在張士林策劃實施的「攻堅洗腦」迫害下,遭受過毒打、高壓電棍電擊、「獨居地錨」等酷刑虐待。因朱文華不肯放棄信仰「真善忍」,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一日晚,張士林授意獄警劉超指使服刑吸毒犯將朱文華挾持到監區存物室,避開他人和監控,從下午一直持續到晚上,六、七個小時的殘酷摧殘將朱文華活活打死,當送到大港醫院搶救時已經晚了。為了隱瞞真相,張士林一夥寧可違背監獄不准讓犯人死在監獄裏的規定,將朱文華送出治療的門崗記錄改為送出時已經死亡,叫外人無法從醫院的搶救記錄中查到被折磨致死的真相。

3、暴打侮辱任東升,使其精神失常

靜海縣法輪功學員任東升,因信仰「真善忍」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判刑。在港北監獄遭受了五年的迫害,受盡虐待和精神折磨。因為他不放棄信仰,多次被關入「小號」。張士林豢養的獄警小隊長繼承了他最邪的招數,利用服刑犯人包夾折磨,任東升經常被六、七個犯人毆打,有一次犯人竟然用手臂粗的棒子毒打他。給他戴上手銬和腳鐐,然後故意把飯放在他搆不著的地上,侮辱他,要想吃飯、喝水就得用嘴叼。另一方面,長時間禁止家屬接見,任東升的妻子因為堅持信仰也被非法判七年,家裏只剩下老母親和孩子,沒有能力和監獄方抗爭會見事宜。就這樣任東升在高壓下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4、機關算盡,事與願違,沒爬上去,反成笑柄

張士林由於迫害法輪功學員成為急先鋒,通過努力賣命渴望的更高一級的升遷沒有了,沒有幾個人願意象張士林那樣賣命的替邪惡政權幹執法犯法的勾當,迫害好人無羞無恥。即使在今年的五月下旬港北監獄換牌更名為「濱海監獄」,內部人員每年一次大調動,都沒有張士林的份兒,這是那些自以為聰明的作惡者都想不到的!

按照現行中國法律,張士林構成了故意殺人罪、非法拘禁罪、刑訊逼供罪、故意傷害罪、非法剝奪他人信仰自由罪、瀆職罪、酷刑罪等多種罪行。這些罪行已記錄在案,在法律健全社會時罪責難逃。

《公務員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條規定:「公務員執行明顯違法的決定或者命令的,應當依法承擔相應的責任。」這條法律斬斷了所有迫害法輪功的公檢法、各級行政人員推脫罪責、逃避懲罰的後路。

一個生命,從被動的被利用,到主動的迎合,最後積極的參與,被中共邪黨玩的太順手了。殊不知蒼天有眼,神目如電,執法者犯法同樣會受到法律的制裁!國際法庭上,柏林牆的衛兵,沒有因為執行命令槍殺逃亡者而逃避法律的制裁,以良知這個最高審判原則被判三年半,不予假釋。河北涿州東城坊鎮派出所惡警何雪健姦污與他母親幾乎同齡的法輪功學員,受到人間法律制裁被判刑五年。又遭天譴,患陰莖癌,睪丸全都切除乾淨,術後三次自殺未遂,生不如死。最近發生的青島公安系統「大地震」,一批迫害法輪功的打手,因涉黑案落馬被查處,一方面說明善惡有報的天理,一方面證實都是甚麼樣的人被中共利用來迫害法輪功。再說文革之後對參與迫害老幹部的警察,一批被運到雲南槍斃,北京市公安局長劉傳新「畏罪自殺」。

那些被中共利用甘心當打手的人,歷史上總有人充當這樣的丑角,在這所有預言都終結的特殊歷史關口,做好自己生命無悔的抉擇吧。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19/天津市港北監獄惡警張士林的罪惡-2494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