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青年弟子:我們都是為法而來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一日】有時,學校可能會安排活動在週五晚上就可能回不去家了。這時我就開始難受了,就給媽媽(同修)打電話哭訴不能回家。後來,我發現很奇怪只要一到週五要放假時,一準兒學校有活動。我開始受不了了。我打電話給媽媽說些學校如何不好的話。這樣持續了這種狀態很長時間,我都不從法中理順,擰勁兒的頂著做事。媽媽跟我說:「你應該找自己,別總是擰勁了。」我心想:我想回家還有錯嗎?並且,我對家的執著不僅引來了干擾,同時,我也覺得自己和別人相處的越來越難,真的開始變得特立獨行了、做甚麼事都不想和別人在一起……
──本文作者


師尊好!
同修好!

又是一次難得的交流會,這次我不想再錯過了。轉眼已經得法十六年了,我也成為了一名老大法弟子了,並且也走入了青年大法弟子的行列了,而且也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中考上了大學。下面就是我這段時間的修煉體悟:

一、在大學環境中修煉

無論在甚麼環境中都應多學法

剛剛考上大學的我和常人學生一樣,對大學生活充滿了好奇與執著。可當我一開始這種生活的時候,我有些後悔了。因為這是我第一次獨立面對常人社會,身邊都是常人,沒有一個同修可以與我並肩面對這個濁世。我開始擔心,害怕自己會被世俗中的假相迷惑而掉下去。儘管在這個新環境中不知該怎麼面對,但慈悲的師尊一直都在呵護我,鼓勵我在這個陌生的環境中多學法。

在大一年級的上半學期剛開始的時候,因為顧慮別人的看法。我只有每天堅持在床上躺著聽MP3中師尊的講法。但每次都在不知不覺中聽睡著了,我知道這麼做其實是不敬師也不敬法的。即使這樣師尊依然慈悲於我,每天早上起來軍訓時沒有任何疲倦而且感到十分輕鬆。

過了半個月我開始回家抄幾段法在本子上,然後拿回學校背,但時間長了,一是不能堅持抄法,二就是這樣背也還是學的不夠。於是我決定帶書回學校看。我每天晚上圍著被子看書,也沒人能發現。儘管能讀法了,但我發現只要我學法,宿舍的環境就變得十分吵鬧,而只要我不學法躺下睡覺,她們才會安靜下來。開始時我真的很難過,明知道這是一種干擾迫害,但總感覺自己心有餘而力不足,也知道要正念對待,清理邪惡,而且要多學法向內找自己,否定迫害,但好像有清理不完的邪惡不給你喘息的時機。一時間許多壓力同時壓下來。但我依然每天只要有課餘時間就在寢室多學法。因為我覺得唯有大法才是我的精神支柱。在大一年級的上半學期裏,我就是在這樣一種感覺到沒有盡頭的壓力中堅持多學法。

到了大一的下學期時,我發現無論環境還是身邊的人和我都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現在無論白天還是晚上,只要我在寢室學法,身邊吵鬧的環境立刻就安靜下來了。我也明白了誰才是真正的風流人物。

時刻分清真我假我,讓真我主宰自己

在上學這一年來,我在與人相處時,經常帶有負面思維,做甚麼都擔心。比如擔心我說的話被別人抓到把柄來取笑或被使壞,而導致自己的利益受損等等。原本很簡單的事經這麼一想都變得十分複雜,並且有大部份時候滿腦子都是別人如何不好了,他們平時如何不符合我的觀念了,就這麼一想,好事變壞事了,壞事變更糟了。導致我一段時間都達到無法和別人相處了,總是逃避和任何人來往,以至於大家都對我不理解。我也十分苦惱,為甚麼很平淡無奇的事到我這裏就變得這麼複雜了呢?

通過學習師尊講法,我悟到,那些導致我難以與別人相處的就是那些負面思維對我的干擾以及觀念和思想業的迫害,正如師尊在《轉法輪(卷二)》〈佛性〉中所講的:「形成的觀念,會阻礙著、控制著你的一生。人的觀念往往是自私以至更不好的,所以又會產生思想業力,人又被業力控制著。人是靠主元神主宰著,主元神麻痺被觀念代替的時候,那麼就是你無條件投降了,生命被這些東西左右了。」師尊點給我這些不好的想法有許多都是因為自己的觀念和思想造成的。

於是在發正念時我開始在這些方面多發正念,平時再有在思想中反映出的負的因素,我就排除它,現在這些負的因素也越來越少了,真的感覺真我是如此之大,可以主宰自己,主宰一切。

而且我也想提醒一下和我有這種情況的年輕同修們。平時我對待常人中的一些東西、事物想要得到或接觸多了的時候,會產生想入非非的變異觀念。例如:在看過電視節目後都會幻想自己是其中的人物或者對未來生活如何幸福、享受而想入非非等。其實,這些變異觀念也在無形之中給我們的修煉帶來干擾作用,一定要時刻注意排除這些變異觀念。

擺正基點,事半功倍

經過了大一上半學期,我真的體會到了在法中得到的改變。

在未上大學之前,我最頭疼不過的就是如何學習常人功課。同時,我也有個觀念就是學習的基礎不好,學甚麼都會吃力的。在上了大學之後,通過多學法我對自己這種消極狀態做出了否定,那些觀念不應該成為我的障礙。通過學法,師尊點悟給我,作為一個大法弟子首先要在任何環境中都要做個好人。那麼,在學習中我就不符合這個要求了,因為我一直都沒做好。現在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那麼我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不再是只代表我個人了,我是法中的一個粒子,那麼我所做的任何事都應為法負責,才是我做事的基點。也就是說,我必須做好常人工作。通過我的工作和學習來證實大法的美好,這也是我的責任和使命。

這學期的期末考試時,我感受到了師尊在為我開智開慧的奇蹟。我們這學期的最難的一門課程是《貨幣銀行學》。平時上課時,我對這門專業課學的就不太盡如人意了。而且期末考試時這門課完全是靠自己發揮,這也令我頭疼。老師說,成績就靠這些大題拉開檔次了。當時我心態不穩,總是害怕別人會抄襲我的答案。在複習的過程中我既擔心又害怕,攪的我在複習時不得安寧。通過學法,我感到心態平靜,而且也悟到自己怕被別人竊取利益而考不出好成績,我想我就應該放下這顆利益之心,這是個好機會。師尊點悟我,即使被抄我也不用擔心,我只要正念正行就可以了。考試當天早上我又擔心,如果這次考題難怎麼辦?這時師尊又一次點醒我,這時我如夢初醒,對呀!我不應該讓自己碰到的任何事與修煉脫節,我應該擺正基點證實大法呀!就這樣我帶著輕鬆的心態順利的答完卷了。三天後,專業課老師親自打電話告訴我:這門專業課我是班裏第一名。

通過期末考試,我感到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真的太幸福了!因為,無論你碰到的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而且只要我們把心放下,正念正行一切,該你的都不會失去。

還有,一直以來我在工作中也不敢邁大步,特別在大學無論學甚麼、考甚麼證都是自由選擇,沒有任何限制。開始時,我認為只要做好功課就可以了,至於考各種證會耽誤我學法或者是對常人中的事情的執著。所以整個大一學年我只報考了一個英語證和一個計算機證。對於其它應拿的證,我猶豫不決。在一段時間內我因此真的很撓頭。

於是,我想坐下來靜心學法吧,別考慮那些了。在學法過程中我悟到只要擺正基點,對待身邊的每件事情都應從法的基點上考慮用大法來衡量就不會亂了陣腳。

同時,在常人中無論我們從事甚麼工作都應大行王道,因為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是真正的「內聖外王」的人,所以無論做甚麼怎麼做都應為法負責。

放下情的執著

對於我這樣從未離開過家的人來說,上大學在外生活真的挺難受的。情就是對我最突出的干擾。

在大學剛開始軍訓時,我感到身心疲憊,特別想家,天天給家裏打電話,覺得只有這樣我才能減少難過。誰知每次打完電話,覺得更難過,沒有一點輕鬆之意。但我仍然執迷不悟,只要一難過或過不去關了,總想打電話給家人來減少難過。軍訓後我開始恢復正常上課了,每週末都可以回家了。這樣,我又產生了新的執著,就是只要一放假我就要往家跑。而且,每次在回家的路途中,我發現本來已經去掉的對追星的執著又一股腦兒的全回來了,在我的思想中翻來覆去的又讓我像以前那樣對那些明星想入非非。我也知道不對,但是只要一回家就會有這種強烈的反應。

其實,在這其中是因為我對情的執著和求安逸心而引回了那些干擾。但我卻一直對此明知故犯,就是一心想回家。有時,學校可能會安排活動在週五晚上就可能回不去家了。這時,我就開始難受了,就給媽媽(同修)打電話哭訴不能回家。後來,我發現很奇怪只要一到週五要放假時,一準兒學校有活動。我開始受不了了。我打電話給媽媽說些學校如何不好的話。這樣持續了這種狀態很長時間,我都不從法中理順,擰勁兒的頂著做事。

媽媽跟我說:「你應該找自己,別總是擰勁了。」我心想:我想回家還有錯嗎?並且,我對家的執著不僅引來了干擾而且也引來了同學的不理解和偏見。同時,我也覺得自己和別人相處的越來越難,真的開始變得特立獨行了、做甚麼事都不想和別人在一起,我也感到很苦惱:為甚麼別人不理解我、為甚麼我沒做錯甚麼他們卻十分討厭我?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裏清楚的告訴我:同學們討厭我是因我總想回家、做甚麼事都依賴你母親(同修)。醒來後,我悟到這是:慈悲的師尊點悟給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的。是呀!我每次藉口想回家學法,其中顯露出很多執著:一、我總擔心和常人接觸多了會掉下去,所以為了保護自己別掉下去的這種心,其實是信師信法成度不夠的表現。二、我也一直認為只有父母在我身邊才安心,遇到關難都要依賴母親同修的說法來走路,這裏也表現出我的依賴心等。三、一直以來我也是在和別人相處時總是在追求感受。我一直在感受中被人中的人際關係的瑣事攪擾得很累,這些都變成了對我的干擾。學法後我悟到我對情的執著太重了,我一直認為只有回家了、聽媽媽和我交流該怎麼做,我才知道怎麼做。但越這樣,我發現我開始就越不想回學校,只想在家。其實,在這樣的環境中,正應是好機會可以藉此去掉對情的執著,同時也應走出自己的路來。

在這一年中,我並不能保證說,我的情完全放下了。但是,我在一直堅持往下放,從行為和思想上往下放。我也體會到放下一些就會輕鬆美妙。

二、在假期中修煉的體悟

在家庭環境中更要嚴格要求自己

大一年級結束後,我帶著一定要在家庭環境中突破觀念、好好做的心態回到了家。

長久以來,我對於在家庭環境中修煉十分懈怠。因為,我認為只要一回到家了,我就可以不用把自己要求的太嚴了,我就可以在父母面前當孩子了,好壞表現出來沒有人會說你的不是。這也是我想家的很主要的原因。就這樣,我在家裏開始變得不夠精進了。而且甚至連常人都不如,連家務都不會幫家人分擔。每天過著懶散的生活。

到了這個暑假,我的家庭環境發生了巨大的轉變,媽媽開始全天候的工作了,爸爸的工作也更加忙碌,每天只有我一人在家,除了學法時出門,基本上都自己在家,沒人和我說話。對我來說最可怕的是,沒人給我做飯了。我心裏感到一種無名的苦和孤單湧上來。我每天只有早飯可吃,天太熱,早飯到中午就變味了。我只有忍著吃了。我受不了,和爸爸吵了一架,一向和藹的爸爸不再容忍我的這種行為。媽媽把我叫到一邊說:「你是修煉人怎麼能發脾氣呢?這不是首先沒做到忍嗎!」我還辯解:「我天天在家吃不上飯,沒人和我說話,心裏特別苦。」媽媽說:「你也應該悟一悟了,為甚麼偏在你放假的時候我們都開始忙起來,這應該是你在家庭環境中轉變觀念和提高的機會呀!你沒發現你從來沒在家庭環境中把自己當成修煉人呀!」媽媽又說:「你也不再是小孩,你該分擔家務了。大法弟子在哪都應該做好呀!況且你爸爸是個常人,儘管他不會說你甚麼,但是你在他面前要做不好,他也會想你這修煉人怎麼這樣啊,這不也需要你正過來嗎?」 媽媽的這番話讓我真的清醒了許多。

一直以來,在家庭中我們對此真的很容易鬆懈,沒有嚴格要求自己。那麼,在社會環境裏與別人相處時就會嚴格要求自己,而在家庭中卻暴露出原形,這不就是沒做到實修嗎?

在學法小組中的收穫

假期剛開始時,我還在等著同修聯繫我再去學法,這樣可以先輕鬆幾天。可是,慈悲的師尊卻在我剛放假就安排一位同修阿姨找到我,跟我說聯繫一下你們小組甚麼時候學法,好讓孩子去學法,還催促我儘快聯繫。就這樣,放假的第二天就開始集體學法了。我知道這是師尊苦心安排讓我們這些小弟子別浪費時間,應該多學法呀!

在假期,師尊點悟給我應該發揮大法中粒子的作用,要與其他小同修一起互相幫助。師尊苦心的安排一位九歲的小同修來到我身邊,因為這個小同修的家人工作很忙,我有學法小組這樣的方便條件,就安排讓她和我一起學法。剛開始我有些擔心,因為我知道這個小同修很淘氣。經過半個月,她的表現不是很好。我回家和媽媽(同修)交流,我說:「是不是別帶她了。」媽媽(同修)說:「別忘了同修是面鏡子,她的表現你沒發現和你在家一樣嗎?」我也這樣覺得,我和她之間真的很像。於是,我悟到師尊安排在我身邊的我不應該推走,因為這裏有許多我要修去的。

有時,她淘氣時我也會生氣的說她不對,可是,對她沒有作用。通過學法,我悟到:我慈悲心沒有出來,出於情在對她說話,效果不好呀!於是,我開始改變語氣,我發現她就會很聽話了。現在她的改變很大,學法時不再那麼淘氣了,我也學著在家庭環境中注意修自己了。

我真的無法用語言表達感激師尊的苦心安排,在這一個假期參加小組學法中我真的感受到了自己的改變。

三、在講真相中的一些體悟

在上了大學之後,我一直很苦惱自己對身邊的眾生張不開口講真相,儘管在這一年大學生活中,我也和一些熟悉的同學、老師講過,但沒有高中時那麼努力,真的挺苦惱的。

上大學開始,我抱著一種擔心和別人不熟悉及大城市人心險惡的心態遲遲不肯張口講真相。經過了半年,我決定先和寢室的人講。一次我們外出吃飯時,我準備藉機講真相但遲遲不想張嘴。覺得能推則推,沒時間就不講了。但吃過飯後,沒有人張羅回寢室,都在飯桌上聊天,甚至沒甚麼話題可聊卻遲遲不散。其實就是在等我講真相。我鼓起勇氣張口說出了真相。講完後我以為同學們最多不表態,心想:每次都不表態,反正我也講了。其實,這是一種應付了事的態度。但相反,同學們在我話音剛落時,全為我鼓掌說:「你放心,我們支持你,你真的很善良。」聽到這話我真的很慚愧,為甚麼對講真相如此懈怠,急等被救的那麼多眾生,卻因為我的不負責任而等待了如此之久。同時,我悟到: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修煉再也不是個人修煉了。而是正法修煉,我認為我們的所作所為都應是在向世人講清真相,無論是在生活還是工作中我們都要向世人講真相,因為我們都是溶於法中的粒子。

結語

經過在這一年裏的修煉,我悟到外在的環境無論怎麼亂,都不用擔心我們是否會受到影響。因為,只要有大法弟子在的地方,一切都可以被歸正,因為我們才是真正的風流人物,是人類得救的唯一希望。只要我們心中裝有大法,一切魔難不再是回歸路上的阻礙。現在,正法修煉的路已經走入最後的最後了,要求也越來越嚴格了,我們都是為法而來到這裏的,尤其是我們這些大法小弟子,無論現在是已走入青年還是尚未成年,都不能再放鬆了,讓我們在最後一刻相互鼓勵共同精進。

個人體悟,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11/明慧法會--青年弟子-我們都是為法而來-2490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