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我的命是大法給的 走回來了(1)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一日】……最後連坐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一年沒有換過衣服,二十四小時穿著衣服、鞋,戴著帽子睡覺,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了,大小便都要靠老母親伺候,每天吃十幾種藥。生病前我吃飯很嬌氣,這不吃那不吃的,現在人家說甚麼能治病我就吃甚麼。豬膽汁也喝了有一洗衣盆。結果越弄病越多……通過妹妹我看到了大法的神奇。當妹妹煉到第七天的時候,我說我也想煉功,她說:那誰知道你了?人家說不讓強拉硬拽。我心裏想:我也沒讓你強拉硬拽啊!……從第一次煉功我就再也沒有吃藥,身體一天比一天好。第七天的時候我把攢了很久的髒衣服都洗了,自己整個洗漱一遍。大病三年,廢人一個,煉功七天,喜獲新生!
──本文作者

慈悲偉大的恩師,您好!
全世界的同修,大家好!

大病三年,廢人一個;煉功七天,喜獲新生

我是一名深受邪黨歪理毒害的人,少年時期正好趕上文化大革命,三年級開始不讓學書本,背的念的唱的都是邪黨的那一套。我的一生很坎坷,曾經無數次的問上蒼:為甚麼好人沒有好報?渴望幸福美滿的生活。

我和丈夫在性格上有很大的差異,他脾氣暴躁,張口就罵,抬手就打,我經常被打的渾身是傷。一九九五年,因生活上多年的不如意,積怨成疾,我得了肝炎、膽囊炎、胰腺炎、脾腫大、雙腎結核、胃潰瘍、心肌炎、偏頭疼,丈夫一記耳光將我打的耳膜穿孔,那時的我全身沒有幾處好地方了,丈夫還曾經把我推倒,造成肋骨兩處骨折,就這樣我病倒了,不能工作了。

有一次我在診所打針的時候睡著了,夢見河水裏面坐著好多好多的真人一般高的佛像,中間有一尊很特別的佛像,睡醒後我對醫生說了此夢,醫生說:夢見佛是祥兆。聽後我感到很欣慰,說了一句:「那麼說我還不能死。」

得病後丈夫依然是天天氣我,病越來越重,打完針稍微好一點,回來讓他氣的更嚴重。我只好隻身來到千里之外的娘家,我的老母親那時已經七十二歲了,還要照顧我。我沒有生活來源,丈夫也不管我了,我離開家後他就接外面的女人回家過上了。我的兒子十七歲打工賺錢給我治病,女兒才十五歲也在一個店裏當學徒,托生這樣的家庭,他們也只能自己顧自己了。開始我還能行走,還能自己出去買藥,醫院的門檻都快被我踏平了,每買到一瓶藥,心中都在默默祈禱希望這是最後一瓶;每次去醫院都希望是最後一次去醫院。兒子每個月五百元的工資根本不夠我用,後來兒子為前程回家鄉做生意去了,我原本拮据的生活變的更沒有指望了。

我把希望寄託在女兒身上了,就叫女兒出去找活幹,她所在的店不想叫她走,就說每個月給開二百元,由於工資很低,四個月工資一分沒花,給我買個理療儀。就這樣白天晚上的不停的烤著,維持著。由於長時間這樣烤,我的肚皮都烤爛了,像是被雞啄的一樣,爛的淌黃水,最後連坐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一年沒有換過衣服,二十四小時穿著衣服、鞋,戴著帽子睡覺,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了,大小便都要靠老母親伺候,每天吃十幾種藥。聽人家說吃活泥鰍能退黃疸,為活命我就活吞泥鰍,開始的時候拿起泥鰍,它就小眼睛瞪著,那種噁心的滋味無法言語,可是為了活命我甚麼都豁出去了,眼睛一閉,泥鰍往嗓子眼一送,下去之後在胃裏,它就亂蹦亂跳的,我就一條一條的接著吞,在我生病的幾年裏活吞泥鰍、魚加起來有兩三洗衣盆。生病前我吃飯是很嬌氣的,這不吃那不吃的,現在人家說甚麼能治病我就吃甚麼。豬膽汁也喝了有一洗衣盆。結果越弄病越多,真是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難道我就要這樣的死去嗎?這病魔纏身地獄般的生活甚麼時候才能到頭啊?

無獨有偶,我的妹妹也因胸腔積水病倒了,也住進媽媽家了(她是離婚的),跟我住在一個房間裏,病情也是越來越嚴重。寒冬臘月她肚子裏燒的受不了,就躺在室外的水泥台階上敞開衣服露出肚子,才會感覺好受一點。路人都以為她是精神病。可憐我那七十二歲的老母親要照顧她兩個重病的女兒,鄰居都替老母親發愁,這真是雪上加霜啊!

那一年是九八年,在我們住的地方不遠有個小公園,一天妹妹看見法輪功學員在洪法煉功,她被橫幅上面的「金剛不壞之體」深深震撼了,回來跟我提起,我沒有任何反應,因為被黨文化洗腦,我根本不相信這些。自我生病後有五個人叫我信基督我都沒有信。那天天氣已經暖和了,別人都穿著單衣,體弱的妹妹穿著髒兮兮的羽絨服來煉功點學功,別的同修都以為她是精神病,問了她幾句話看她神智是不是清晰。

她從煉功點回來後說:不吃藥了。我非常驚訝──她平時一頓藥都不敢落的。我當時想,你要是一天一夜不吃藥能受的了,我就相信。第二天妹妹果然不用在床上躺著了,走路如同正常人一樣,屋裏屋外的來回走,還能幫媽媽幹活了,一桶水她就給拎出去倒掉了。我非常吃驚,我感到太神奇了!妹妹生病後請的狐黃白柳的牌子,她拿起斧子就給劈碎了。我十分震驚──就這掄大斧子的勁也是個健康人了!通過妹妹我看到了大法的神奇。

當妹妹煉到第七天的時候,我說我也想煉功,她說:那誰知道你了,人家說不讓強拉硬拽。我心裏想我也沒讓你強拉硬拽啊!一年多沒出門了,我很擔心自己走不動,是師父看到我想煉功,就安排當晚在我們家對面有個集體學法,我艱難的走出房門,(之前聽過妹妹拿回家的講法錄音)心裏求著師父幫助我走到會場。我當時全身浮腫,肚子鼓的像個孕婦似的,看到別人雙盤我也坐下來,渾身冒汗,我也堅持著把腿雙盤了,這是我第一次走進修煉大法的門,學完法在回家的路上,風很大,我渾身是汗也沒有感冒。以前身體弱到炕頭熱了我往炕梢挪一點就感冒了,那時候真是弱不禁風啊!

從第一次煉功我就再也沒有吃藥,理療儀也不用了,身體一天比一天好,煉到第三天,我閉著眼睛看到一本《轉法輪》呼呼的飄到我眼前稍停了一下又飄走了,我意識到是師父叫我請書。第五天的時候我往那煉功點一站,眼睛一閉有紅光圍著我腦袋轉了四、五圈,我想是師父在給我調整腦袋呢。第七天的時候我把攢了很久的髒衣服都洗了,自己整個洗漱一遍,大病三年,廢人一個,煉功七天,喜獲新生。感謝師父感謝大法救了我的命,我和妹妹的命是師父和大法給的。媽媽高興的說:「謝謝師父!師父真好,把我兩個女兒都救活了!」

通過學法,我知道大法不是給常人治病的,給煉功人淨化身體為的是修煉,而且對學員心性要求很高,我決定我要修煉了。我們天天學法煉功、洪法、參加法會,我參加最大的一次集體煉功是幾萬人的集體煉功,那場面非常壯觀。在苦難中掙扎半生,在死亡線上徘徊三年的我終於找到人生的真諦,也知道了為甚麼來這個世上,為甚麼承受了這麼多,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迎刃而解,那是一種從來沒有過的輕鬆、充實、幸福。

通過我和妹妹在大法中的受益,全家人都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因此也都陸續走進了大法,有二十多人和大法結緣了,鄰居也有親眼見證奇蹟而走進大法的。有一次我早上在公園煉功,北方天氣很冷,我抱輪的時候,手指凍硬了,到頭頂抱輪的時候我難受噁心了,我還是堅持煉完功,回家後線手套也摘不下來了,兩個手的手指碰一起就嘎嘎響了,凍硬了,我暖了一會兒手,手套摘下來了,手指痛的鑽心,但是過後甚麼事都沒有,一點凍傷都沒有。按常人那手指就得掉了。這真是大法的神奇啊!

過一段時間兒子來接我回家鄉,我當時有些不想離開這個修煉環境,可是又一想是不是師父安排我回家鄉去洪法呢。於是我跟兒子回家鄉去了,因為兒子知道他爸跟那個女人過了三年了,我也不可能再回那個家了,他就給我租了個小房子。開始不知道當地有沒有煉功點,我就自己在家裏煉;後來知道有煉功點,離家很遠,早上五點煉功,冬天又黑又冷,我在家打完坐就自己走很遠去煉功點,同時也找到學法小組。天天學法煉功,跟同修們去農村洪法,領著新學員學法煉功,心裏感覺到無比的舒暢、幸福。

(未完,待續)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11/明慧法會--我的命是大法給的-走回來了-1--2489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