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中共監獄、勞教所迫害綜述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四日】(明慧記者海濤綜合報導)自1999年7月中共發動了對修煉法輪功的民眾的迫害以來,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突破重重封鎖,通過明慧網,持續不斷地向外界揭露著迫害真相。迫害中所涉及的範圍之廣、迫害之殘酷,遠遠超出了一般人的想像。

殘酷的迫害還在持續。2010年明慧網發表的中國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案例中,被中共作為主要迫害場所的各地勞教所、監獄裏發生的迫害案例1680餘例,迫害分布在中國大陸28個省、直轄市,以遼寧、黑龍江、山東、吉林、河北最為嚴重。

2010年至少78人被迫害致死

據不完全統計,2010年一年,被以各種酷刑、暴打、強制轉化,在非法拘禁期間奪去生命的法輪功學員有78人。十一年來,通過民間途徑能夠傳出消息的已知有3419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零年七月三日,在黑龍江省哈爾濱市戒毒勞教所,純樸善良的女法輪功學員劉術玲被折磨致死。據目擊證人透露,劉術玲是被身著制服的警察綁在鐵椅子上,用電棍活活電死的。劉術玲的左耳後側和頸下部有一圈被電棍電的黑色瘀斑。


劉術玲和丈夫齊兆千

2010年7月21日下午,天津市港北監獄的隊長劉超指使服刑人員將法輪功學員朱文華挾持到監區存物室,對外宣稱對他進行「學習教育」,從下午一直到晚上6、7個小時的殘酷摧殘將朱文華活活打死。朱文華死不瞑目,雙眼圓睜。在場的惡警用各種辦法都沒有合上他的雙眼。

河北省鹽山縣小營鄉韓將軍村小學教師胡連華,堅持修煉法輪功,多次遭中共當局迫害,於2010年9月2日再次被山東省慶雲縣公安局綁架。十月四日,鹽山公安局通知家屬,胡連華已死,遺體在太平間。


河北省鹽山縣小學教師胡連華

吉林省龍井市稅務局的優秀公務員、法輪功學員蔡福臣,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五日被公主嶺監獄迫害致死,年四十多歲。

……

法輪功學員是道德高尚的好人

古羅馬的暴君為迫害基督徒,曾利用手下的文人編造謠言惑眾,稱基督徒縱火焚城、飲孩童之血、投毒於水,並詛咒人類……今天的人們知道這是不堪一擊的謊言。然而在兩千多年前,人們卻被謊言和仇視蓋住了雙眼。回首一看,歷史何其相似!

法輪功學員韓忠被非法關押在安徽省銅陵市看守所時,犯人毆打他,一個犯人對別人說:「怎麼打韓忠都沒關係,因為他是法輪功。」在中共的強力洗腦和謊言灌輸下,一些人喪失良知、為了私利參與迫害,一句「他是法輪功」似乎就可以掩蓋罪行。實際上,法輪功學員信仰「真善忍」,身體力行,在社會上是一群最善良、正直的好人。


王剛生前的照片

河北省涿州市義合莊鄉一位農民法輪功學員王剛,被枉判十年刑,在獄中慘遭酷刑,致右腿高位截肢,被關押八年後離世。熟悉他的人都說,王剛義氣、好人!有一次,買回家的化肥發現多出一袋,王剛騎上自行車就把錢給人家送回去。去賣豬的路上,見一個人翻車被水箱燙傷,安慰後給了一百塊錢,後來人家打聽到家裏道謝,媳婦才知道這件事。那年看到一個人躺在大街上,生著病,滿身很髒,人來人往沒人管,他二話沒說背起人直奔醫院……王剛平時按照「真善忍」為人處世,做生意也從不掙一分不義之財,在同行和顧客中有口皆碑。他向鄉親們揭露中共媒體用「殺人、自焚、斂財」等造謠抹黑法輪功的事實,被中共關進大牢封口致死。

安徽省亳州市法輪功學員楊金英,於二零零三年十一月被中共惡警迫害致死,身後留下兩個當時還在讀中學的兒子。日前,楊金英的大兒子王磊就母親被迫害致死一案,控告亳州市譙城區公安局。王磊寫道:

「母親通情達理、心地善良,可是體弱多病,十幾種病症時刻折磨著她,四處求醫,再加上兩個孩子上學,經濟情況可想而知。一九九六年,母親開始修煉法輪功,病奇蹟般的慢慢好了,體重也增加了,臉上紅潤,久違的笑意又露出來了,整天忙裏忙外,孝敬奶奶也不喊著累了。二零零二年四月,觀堂派出所強行帶走了剛從地裏幹活回來的我母親。在長達一年半的監禁中,母親遭受著酷刑和侮辱,體重銳減,從過去的一百斤下降到四、五十斤。同獄的人看母親可憐,把家人帶來的牛肉分給她一些,這樣母親便攢了五六袋牛肉。有人問:你瘦成這樣了,為啥不吃呢?母親斷續地回答:我的兩個兒子都快要高考了,他們更需要營養。」

法輪功學員在社會和家庭中母慈子孝、仗義助人,不為私利,正因為有信仰,使他們的心中充滿善念,卻遭受到中共滅絕性迫害。

酷刑、侮辱、強制「轉化」

因中共對信息的封鎖,目前對仍被關押在各地監獄、勞教所、看守所等地的法輪功學員人數,還無法確切統計。據不完全統計,現在山東省濟南女子監獄仍關押著二百多名法輪功學員,集訓隊就有一百多名還在受著殘害。而山東省被中共指定的專門迫害法輪功的監獄、勞教所還有:山東省第一監獄(男子監獄)、濰北監獄、泰安監獄、濟南漿水泉女子勞教所、濟南劉長山勞教所、濟南章丘勞教所、青島市勞教所、淄博王村第二女子勞教所、淄博市秋谷勞教所、濰坊昌樂勞教所,等。一個省如此,推之於全國,可以想見還有多少法輪功學員被關在暗無天日的牢獄中遭受著迫害。

被劫持到獄中後,為了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寫「三書」(保證書、悔過書、揭批書),惡警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逐步升級,由威逼、恐嚇,再到拳打腳踢,動用酷刑。一旦在暴力下妥協,惡人就開始強迫接受洗腦,看誣蔑法輪功的光盤;一天一份思想彙報,抹煞修煉法輪功給自己身心帶來的益處,向中共「認罪」、「感恩」。

中共監獄、勞教所的血腥酷刑是一般人無法想像的。


演示:中共勞教所酷刑種種

遼寧省馬三家勞動教養院下屬的各勞教所,就備有地牢、電棍、豬鐐、老虎凳、面具、大掛、抻床、死人床、擴宮器、吊繩等各種刑具,專門針對法輪功學員。二零一零年仍有一百五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勞教所。近日從馬三家勞動教養院輾轉傳出幾份法輪功學員揭露迫害的信件:從2010年10月中旬開始,馬三家獄警逼迫法輪功學員重寫「三書」。朱學敏、任常學分別於2010年10月25日、11月5日在馬三家三大隊東崗遭到數名惡警折磨,上抻刑。

西安法輪功學員孫毅,從二零零九年十二月至二零一零年三月間,被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警察於江等連續四個月施以「上大掛」殘忍酷刑。

廣州市第三勞教所常設有三間禁閉室,對法輪功學員使用「紮粽」、「繩網」等酷刑。「紮粽」即先把法輪功學員的雙手後綁,然後將腿後綁,向上提到後綁雙手點上,捆在一起,用力向後拉,頓時令人有被撕裂的絞痛,這樣的折磨時間只要稍長,人就會痛得昏死過去。

黑龍江省伊春市法輪功學員劉豔華,因堅持信仰,兩年多來一直被黑龍江戒毒勞教所單獨隔離迫害。2010年7月1日,被戒毒所惡警上大掛,吊銬了15天,然後鐵椅子折磨。

在山東女子監獄,惡警指使犯人,把法輪功學員的衣服,連內褲都扒光,讓她們光著身子好幾天;來例假沒有內褲,衛生紙也沒有。犯人們再反過來侮辱法輪功學員不知廉恥。

在勞教所、監獄裏,惡警還高強度榨取法輪功學員勞動力牟取暴利。據明慧網報導,在遼寧省女子監獄,各個監區由監區長(科級警察)承包,每年上繳給監獄幾百萬加工費,其餘的除去給獄警開資,剩下的都歸監區長所有。監區長為了掙錢,殘酷的壓榨,全監獄通常每天做奴工15個小時,有半年以上的時間還要加班,每天17個小時。

請與法輪功學員站在一起

在如此艱難的情況下,法輪功學員堅守信仰,堅持做人的道理,沒有向中共惡黨低頭。即使有些學員在身心承受極限的情況下,一時做了錯事,在壓力稍減時也會馬上清醒過來,聲明強化洗腦作廢,法輪大法好!酷刑改變不了自己親身在法輪大法中受益過的事實,強制永遠也改變不了人心。

很多法輪功學員即使被關在獄中,也從來不承認自己有罪,不穿囚服,不背犯人的條規,不參加奴工,堅持向有關部門申訴,爭取修煉的合法權益。同時堅持向所有能夠接觸到的人──犯人和警察,講述著法輪功真相,啟悟他們的良知善念。不斷的講真相,和修煉人本身的高尚言行,確實感動了許多人。不少犯人在獄中開始修煉法輪功,在法輪大法的感召下棄惡從善。

法輪功學員的家人們也逐漸地明白了,修煉法輪功並不違法,中共的迫害才是在違法犯罪。家人們開始採取行動,不停地到各關押地點要人,到各級相關部門申訴,有的請正義律師為自己的親人作無罪辯護。很多律師頂住中共各方壓力,當庭指出:法輪功修煉真、善、忍,這對社會只有百利而無一害;即使根據現今中國的法律,法輪功也是完全合法的;相反,中共所有對法輪功學員的無理拘禁、迫害行為是在犯罪。

也有街坊鄰里聯名為法輪功學員申訴、鳴不平。例如,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黑龍江省富錦市法輪功學員袁玉龍、兒子袁守江和兒媳龔金芬遭當地惡警綁架。中勝村的村民們聯名上書,全村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住戶簽字畫押:力保袁家三口都是好人,沒做違法的事,要求公安局立即放人。富錦公安局不得不放回兩人。

一次次的正義之聲匯聚成一股力量,正在衝擊著黑暗。請與法輪功學員站在一起,在道義上支持他們。迫害終將停止,人們可以呼吸自由的空氣。希望到那時您能說一句「我做了該做的」。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4/2010年中共監獄、勞教所迫害綜述-2348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