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張世清女士兩次遭非法勞教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三十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成都法輪功學員張世清女士堅持信仰,曾兩次被中共非法勞教,在楠木寺女子勞教所備受折磨。

一、進京上訪被非法勞教

張世清在1999年10月10日進京上訪,被國務院信訪辦扣留,身份證被沒收,被成都駐京辦扣留兩天,後被成都武侯區派出所接回後被綁架到九如村扣留迫害十七天,她當年49歲。

同年11月16日,她再次進京說明真相,當時被警察抓進警車,在駐京辦扣留,然後被脫光衣褲搜身,照像,只要有錢和其他東西全部搶走。再次被派出所人員接回當地戒毒所非法關押迫害兩天,強迫蓋手印、照像,後被非法綁架到蓮花村拘留所迫害七、八天後押到寧夏街四大監迫害三天,最後被非法綁架到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勞教所迫害一年零十個月。

一進勞教所在五中隊被迫害一個月,強迫背監規,背不著的就不准睡覺,一個月後轉到了四中隊那裏強迫勞動,不勞動的就關在水屋裏,門窗扣死的,每天半夜12點後才回去睡,整天都不准上廁所,每天只准吃一點飯。張世清餓得不行,就自己買方便麵吃,都被那裏的警察指使吸毒犯給沒收了,致使張世清徹底不吃了,絕食抗議。那時四中隊的警察有張隊長,毛某、秦某、還有其他警察,秦某是最惡的。

張世清、鄭友梅、桃菊花等等八九個法輪功學員被關在水屋子裏迫害長達二十天左右。有一天,勞教所下令叫法輪功學員各自寫一份在裏面對法輪功學員如何對待的,要實話實說,張世清就寫了真實情況,是如何對待法輪功學員的,那裏的惡警指使吸毒犯李小林毒打張世清,從這個屋子把她拖到很遠的很僻靜的一個屋子去打,叫她從新寫不實的,她沒聽從惡人的命令,就是要說實話。

二、遭毒打、吊銬折磨

到了2000年的7月份,楠木寺勞教所把裏面的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集中在七中隊迫害,在夏天高溫天氣下強迫法輪功學員在外面做操、跑步、做下蹲動作,曝曬,每天強化走隊列,每天強迫幾十個法輪功學員擠在一個屋子裏強迫聽誹謗法輪功的東西進行洗腦,長期不准洗澡,滿屋臭得熏天。那個法輪功學員張世清不聽惡警的命令,不走隊列,被所謂的護衛隊的五個男子拖進屋裏輪番的毒打腳踏,還用狼牙棒打,那些人都是兇惡的打手。

有一天她煉功,被惡警拖進小間,拿了一個最小的手銬將她反背吊銬,一個惡警說:「這個銬子太小了,銬不起,從新拿一個來」。還是那個最兇惡的秦某(她是個女的,大約三十九歲),她說:「我來」,硬將張世清反背吊銬在鐵門上,腳尖站地,痛得她滿臉,滿身的汗水從臉上和衣褲上流到地上,不一會兒,地上的汗水就流了一大灘,中午吃飯了,給她開手銬,開了好長時間也沒打開,最後喊了一個高大的法輪功學員把她抱起很高,開了一會兒才打開,下來後她的雙臂痛的發抖,不能動了,雙掌已麻木,這種麻木長達半年多才好。

那裏每天吃飯要排隊蹲下報數,大家蹲下都不報數,都在原地打坐,非常整齊。那些惡警和吸毒犯拿狼牙棒亂打法輪功學員,有的被打的流膿血。特別是羅小玉被打的最兇。她們都用衛生紙墊著,那些惡警和吸毒犯每天都還在打她們,還罵她們,你們用紙墊才打不痛呢,將紙給她們扯開,一看都嚇了一跳,血肉一片模糊。勞教所的李科長的妻子是個醫生,她來看見打成這樣都流淚了,趕緊回去跟她丈夫說:「不能再這樣打了,要出人命的」。那天晚上羅小玉差點死過去,她呻吟著,非常痛苦。

張世清被拖到屋裏,惡警指使吸毒犯李蘭清,她大概二十歲(女)用十四的鋼筋圈條打張世清,打後關在屋裏她們就走了。中午吃飯了,她們打開門一看,不知甚麼時候,張世清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其他法輪功學員趕緊抱著她喊師父,叫她醒醒,叫她快喊師父,她醒過來了。晚上,打她的那個李蘭清買起西瓜來看她被打成甚麼樣子了,李蘭清看到張世清的整個下半身被打成黑色,過了半年多才散完。其他法輪功學員,無論是老人還是年輕的都被打成遍體鱗傷。

惡警為了達到他們的目的轉化學員,採用最卑鄙的手段,操控被欺騙了的學員把師父的新經文斷章取義的背給堅定的法輪功學員聽,利用堅定的學員是最聽師父的話,又沒看到師父的新經文,也最信任同修的這種善良心理來說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很多就這樣上了當,受了騙,給自己修煉留下了污點,寫了作為一個法輪功學員不該寫的。張世清也就是這樣上了邪惡的圈套。她馬上就醒悟過來了,看清這是在搞欺騙,張世清馬上寫了一份聲明,揭露了陰謀,馬上交給了七中隊的隊長張小芳(女,三十多歲),並親自對張小芳揭露了欺騙手段。第二天把張世清關樓上去了,給她加了十個月的期。

在勞教所被迫害期間,張世清遭受過一個高個子李某用電警棍電,衣服都燒臭了,冒煙,這李某有一米七以上(女),她打起人來最兇狠,她每天板起臉,咬牙切齒的,還有其他臨時調來的惡警毒打和電棍電她,在楠木寺勞教所的這個黑窩裏,第一次被非法關押迫害一年零十個月。

三、被劫持在洗腦班

中共邪黨一貫用欺騙與恐怖威脅的手段迫害老百姓。在2001年的12月份,百花社區居委會書記周志平,男,四十多歲,打電話叫張世清去給他講法輪功真相,他花言巧語地說:「其實我們對法輪功也確實不怎麼了解,你來給我們講一講好嗎?」他們把張世清騙去後,把武侯區辦事處的張書記(女50歲左右)喊來,喊了幾個人開來警車將張世清綁架到成都市武侯區金花鎮洗腦班黑窩迫害。

在那黑窩裏,劉小康是黑窩裏的隊長(男)50幾歲,還有一個王科長叫王繼平,男,50幾歲,其餘的就是每一個月換一個警察,另外就是在各地區的社會上的所謂保安打手,每個法輪功學員都有一個陪伴,24小時監控法輪功學員,不許他(她)們煉功學法,只要煉功學法就打他(她)們,一個房間關押一個法輪功學員,全部隔離,互相不准說話,每天強迫法輪功學員在一個大廳裏聽那些污衊大法的東西。裏面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有鄭友梅(女)60歲左右;張盛榮(女)近七十歲;趙玉(女)30歲左右;教師盧興平男40歲左右;劉真海男60歲左右;等等。

法輪功學員張世清被綁架到黑窩大廳裏時,她大聲喊法輪大法好!那些打手們馬上就把張世清拖出去關在一個小間裏,她絕食抗議。法輪功學員都不再聽從惡人的命令,都不去聽那些東西。劉小康就把鄭友梅拖到院牆邊罰站,用拳頭打鄭友梅的頭部,臉部幾十拳,打的鄭友梅暈頭轉向,眼冒金星。有一天將盧興平用手銬銬在牆上,打手們對他拳打腳踢,直到打的盧興平發不出聲來,他睡在床上不能動。

在那黑窩裏,法輪功學員吃飯都被押著,吃完馬上叫進屋,大家不聽從無理的命令,打手們就一起上將她(他)們往屋裏拖。法輪功學員給警察講真相,我們修煉真、善、忍、做好人,大法要求我們無私無我,我們煉功修心性,道德昇華了,身體健康了,對人和睦相處,處處為別人著想,這對國家,對社會,對家庭,對個人都有好處。我們都是在家裏被非法綁架到這裏來受迫害的,剝奪了我們的人身自由權,連吃飯都被押著。警察聽明白了,很同情,大家都靜靜的回到了房間裏。

後來劉小康和王繼明回來了,邪氣大發,指使打手們,有一個叫小陳,男,大約有30多歲,他們用磚頭砸劉真海的腿,砸起血泡那麼大,褲腳都拉不上來,一直不散,後來血乾在裏面,他們就把劉真海弄到醫院去取血塊,乾血都取了一小碗出來,這是那裏的陪伴說的,那劉真海的腿幾年都是拐的。當天法輪功學員張世清也被那兩個打手穿著皮鞋將她的頭按在腳上,背凸起,兩個交換著用力踢她的腰 ,踢了幾十腳,陪伴她的蔣太婆大聲喊,他們才停住,如是沒修大法的人,腰子早就被踢掉了。

到了2002年的4月份,張世清絕食抗議,反迫害。到了28天的時候,劉小康叫醫生給她插鼻管,24小時才取出了,取出後她還是不吃,他們把她弄到大一點的醫院去,醫生罵他們,人都這樣了你們還給她插鼻管,都要出人命了。就這樣在5月31日晚,她走出了魔窟。

四、再次遭勞教迫害

在2002年的8月份,張世清發真相資料救度眾生,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打電話喊110,來警車將張世清非法綁架到派出所,第二天就被非法綁架到郫縣安靖看守所迫害七、八天後沒出任何手續就被綁架到四川省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迫害2年。

到了勞教所黑窩,先到五中隊,叫入所隊,那個中隊專門選了幾十個很高大的吸毒犯及其他犯人迫害法輪功學員。一進去那些惡警就指使那些犯人強迫脫光衣褲搜身,然後強迫走隊列,張世清不聽從惡人的命令,就是不走,他們就一擁而上將張世清在地上拖,她的衣褲被拖爛,雙腳腳底皮膚全磨破,泥沙陷進肉裏,送到醫院,因她沒有錢,醫生不給處理,她絕食抗議,他們就撬掉她的牙灌食,過了幾天 ,那些惡警指使一群犯人把張世清按在地上,抓住她的手強迫按甚麼手印,按了幾次沒按上,最後一次勉強將就了。

一月後到八中隊,她是不會喊甚麼報告的,因為是被迫害的,不是犯人,她進門那些幹警和其他犯人說:「你怎麼不喊報告呢?」她說:「我是來告訴你們法輪大法好,來救度你們」,幹警們一聽,說這個人不能和她們在一起(指法輪功學員),那些幹警怕她影響了其他法輪功學員,第一天開始就把張世清關在小間裏整整兩天,2個其他犯人24小時監控她,她給那些犯人和警察講真相,有的同情她,有的對她兇,她正念正行,不幹活,到八點鐘就睡覺了,那些被謊言迷惑了的猶大氣不過,就去跟幹警說:「她不幹活還比我們睡的早不行,就這樣到了晚上12點還不准睡,張世清就原地睡在地上,無論那些犯人怎麼打她,用冷水潑她,她都不動,就是要睡,那些犯人把李其(隊長、女、40歲左右)喊來,張世清還是正念抵制,就是不動。就從那天起,每天晚上12點就讓她去睡了。

再有,他們不准法輪功學員上廁所,無論做甚麼都要打報告批准了才行,說自己是勞教人員,如何如何的請示批准了才行。法輪功學員張世清,她要去上廁所,不給任何人說,她給那些人講道理,說:「吃了要排這是天規定的,無論哪個都不可能剝奪別人上廁所,那蟲蟲螞蟻吃了還要排呢,還何況是人,他們無言對答。從那時起她每天吃飯前先上廁所,從不打甚麼報告。有一次,她煉功,隊長李其把她的腿強迫盤上用繩子綁了三天兩夜。

最後一次,惡人來勢兇猛,他們喊了一屋子的人,有被騙了的猶大,有警察、有其他犯人,拿了幾本邪惡的書,把張世清拖到那間屋子裏,想強迫轉化她,她很堅定,那些人沒念邪惡的書,那些幹警說對她是不抱任何希望了,她是無法改變的了。

在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期間,很多家屬提出了離婚,有的被強迫離了婚,家庭破裂了,這明擺著是迫害,法輪功學員要清醒,修大法是有福份的。在楠木寺勞教所黑窩,法輪功學員張世清也面臨著她丈夫來找她離婚兩次,第一次她對法官說:「修真、善、忍有百利而無一害,大法教我們做好人,如何做一個修煉的人,遵照大法去做,別人只有受益的,搞得家庭破裂,不是大法的要求,是邪惡的迫害,我不承認這些,要說離婚是感情破裂了才離婚,但是我們的感情沒有破裂,修大法反而更和睦了。」法官說:「那你就舉點例子出來吧,好在哪裏」。她說:「在修煉前自己下樓都很困難了,慢慢移下來,雙腿僵硬,整天睡在床上不想活了,修大法了,心胸開朗了,現在雙腿行動自如,沒有病了,不拖累家人,也沒給家庭帶來經濟負擔,你們說好不好。以前給丈夫經常吵架打架的,現在他怎麼罵我,打我,我都不生氣,讓著他,你們說好不好?」她丈夫說是這樣的。張世清說:「這都是事實,不是虛假的,這些事實擺在面前,這就是大法歸正了人心,人的道德回升了,在大法中修出了人的善良本性。處處為別人著想,師父的大法要求弟子要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你們說好不好」。那女法官一直都笑瞇瞇地聽她說,她拿著的筆記上一個字也沒寫上。一位男法官說:「她說了那麼多你咋不記呢?」那女法官說:「她說的這些我不好記呀。」是呀,好的,正的她們就不敢記了。

第二次8月份,她丈夫又來找她離婚,勞教所的警察李其(隊長)和其他警察問張世清,你丈夫又要來找你離婚了,這次是要硬判,你怎麼辦呢?還在給她施加壓力,說:「你甚麼都不要,你回去到哪去住呀」?張世清說:「我自行處理,不要你們任何人管」。過了兩天,他們真的來了,來的是另外的法官,叫張世清簽字,她把其他的一些字簽了,就是因為煉法輪功離婚,她不同意簽。她明白,修大法別人只會受益的,哪有會被拋開的。這不是我修大法造成的,是惡人強加的迫害,我不承認這些。有一個叫李幹的警察(女)大約40歲左右,打個傘,在炎熱的天氣下給法官說了兩個多小時,不要讓她丈夫離婚,這次也沒離成。

張世清從1999年起先先後後在黑窩裏非法關押迫害5年。張世清從楠木寺勞教所黑窩出來,被劫持在武侯區金花鎮洗腦班裏迫害七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