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州市紅古區部份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迫害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三十日】(明慧網通訊員甘肅報導)以下是甘肅省蘭州市紅古區部份法輪功學員受迫害案例。

一、路桂芹一家

1、七旬老人路桂芹被非法判刑四年,在獄中被迫害失明

路桂芹女士,現年七十歲,一九四零年出生,家住蘭州市紅古區海石灣鎮,原蘭州炭素廠(現已破產)退休職工。路桂芹修煉法輪功以前患有很多種病,最厲害的是嚴重的關節炎,膝蓋以下全部發黑,通常不能持續站立超過十分鐘,有事沒事就愛躺著,一幹活累了,就全身難受、腿疼剜心,身體不舒服就和家人亂發脾氣。每當這時,家裏人也都跟著不好過。老人自己也痛恨自己的病,所以為了治病花了不少錢,結果也沒治好!後來又煉了多種氣功,也沒起甚麼作用。

自從路桂芹煉了法輪功,短短幾年內,老人就無病一身輕,幹活再也不覺累了。因為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老人的心胸變的寬廣,對待家人也不發脾氣了,總是笑呵呵的,家裏也變的和睦了。原來孩子們都怕回家,現在孩子和媽媽總有說不完的話,一家人都沉浸在幸福中。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出於妒嫉與中共相互利用開始迫害法輪功,路桂芹為維護法輪大法、講清真相到北京上訪。因為上訪,被紅古區公安分局以「嚴重擾亂社會治安秩序」非法拘留十五天兩次。後又被青海省民和縣派出所以莫須有的罪名從家中直接綁架,非法拘留了一月有餘。被非法拘留期間受到嚴重精神摧殘。之後,又被原蘭州炭素廠保衛科「六一零」(凌駕於公檢法司之上,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辦公室周相久(已退休)等夥同海石灣派出所強行送入龔家灣洗腦班進行迫害,精神受到嚴重打擊。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日,蘭州市紅古區海石灣鎮派出所片警陳作鵬、張洪禮、吳存財用蹲坑的方式綁架了路桂芹,並用從路桂芹身上搶到的鑰匙打開家門,十幾名警察蜂擁而入,搶走大法書籍、真相資料以及合計十一、二萬元的存摺等私人財物。同時帶走了路桂芹流離失所多年、回家沒多久的兒子關龍山。當天,紅古區政法委副書記兼「六一零」辦公室主任張成玉及派出所警察張洪禮等人親自將路桂芹母子送進「蘭州市龔家灣法制學校」(實為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精神迫害的私設監獄,以下簡稱洗腦班)迫害。在迫害期間,家人前去海石灣派出所、紅古區政法委要求出示法律文件,並指出自己的家人沒有做一件違法之事,身體也很健康,要求無條件放人,並返還搶走的所有財物。張洪禮卻說:「那裏面(龔家灣洗腦班)死過人,你媽死了才好。」後來又說路桂芹有無症狀高血壓,他們強制灌了藥後才好了。家人聽後都很不安。後來,派出所說管不了,讓找紅古區公安局國保隊,國保隊讓找紅古區政法委。政法委副書記張成玉大聲斥責、辱罵家人,並威脅要把家人也抓起來,又叫來「110」威脅、恐嚇,並趕走家人,還命令紅古區的保安阻攔家屬進政府大樓上訪。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紅古區邪黨法院不通知家屬,並在路桂芹本人要求請律師,而法院也不告知家屬、不給請律師的情況下,偷偷摸摸將路桂芹老人非法判刑四年。當時參與此事的相關人員有:審判長:史英博。代理審判員:張雪林。陪審員:關峰。書記員:王軍。檢察院代理檢察員:王衛紅。十天的上訴期過後,家屬才知道這一情況。

十二月,路桂芹被中共紅古區法院從洗腦班送入蘭州市第一看守所,二零零八年元月被關押在甘肅省九州女子監獄,在監獄不到一年的時間,路桂芹被迫害得雙目失明。二零零八年初,在家屬探視路桂芹時,路桂芹曾向家屬哭訴:「她們不讓我上廁所……」家屬繼續追問時,電話掛斷,路桂芹被強行帶走。家屬質問監獄時,獄方告知家屬:路桂芹說的話超出了規定,再這樣,以後不許接見,監獄有監獄的規定。

路桂芹雙目失明後,眼皮厚腫,臉無血色,精神委頓,家屬一直要求保外就醫,但獄方一直不給辦理。監獄對待法輪功學員,採用「包夾」的辦法,並給「包夾」人很大權力,可以隨意打罵法輪功學員和剝奪法輪功學員的基本生存權利,只要法輪功學員不服從迫害制度,監獄就嚴厲處罰「包夾」人,警察不直接打罵法輪功學員,可法輪功學員受到的迫害卻變本加厲,也使迫害變的更隱蔽、更殘酷。

二零一零年八月八日,路桂芹以假釋(刑期未滿提前釋放,若再發現做證實法輪大法的事,還要繼續入監關押)的形式回到家中。

2、兒子關龍山被迫流離失所多年,再遭洗腦班迫害

關龍山,路桂芹的兒子,一九七二年出生,原蘭州炭素廠職工。未修煉法輪功前,吸煙、喝酒,在工作中常常耍耍「小聰明」,能佔便宜決不吃虧等等。修煉後,努力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所以工作中再不使尖耍滑了,也不再和人爭鬥了,成了為他人著想的好青年,並且身體健康,精力充沛,性格開朗,多才多藝,樂於助人,常常盡己所能無私幫助別人。了解他的同事、朋友都說關龍山變了,我們都很喜歡接近他,他是一個好人!

一九九九年迫害發生後,關龍山去北京上訪,被本地派出所押回拘留。二零零一年二月迫於壓力,離家外出。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日清晨流離失所剛回到家中的關龍山又被惡警綁架,和母親路桂芹一起被關押在洗腦班,直到二零零九年六月才回到家。

3、女兒關龍梅屢遭綁架、非法拘禁、勞教和酷刑折磨

關龍梅,路桂芹的女兒,一九七零年出生,原蘭州炭素廠職,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四日因去北京上訪被紅古區海石灣派出所與原蘭州炭素廠「六一零」辦公室強行送入海石灣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在此期間,關龍梅被吸毒犯毒打、「肘腰子」(用胳膊肘打腰部)、撅著(面向牆,腰用力向下彎,面朝地,雙手向後伸直)、用腳踹腰部等等酷刑。當時她的眼睛看甚麼東西都是黃色,整個後背發黑,人感覺不行了。同關龍梅一起遭此折磨的還有原蘭州炭素廠職工法輪功學員呂東湘、曲淑范等。此後,原蘭炭廠規定給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上班期間每月只發二百元生活費,並由派出所沒收身份證,上、下班被監視。而關龍梅所在單位蘭炭生活服務公司(蘭炭廠下屬單位)一分錢也沒給她發。當時處長是毛新民,書記是郭建華。關龍梅為抵制迫害,不再去上班,派出所片警閻斌、趙偉、張文革以及蘭炭廠保衛處,「六一零」辦公室組織部等人員時常到家裏騷擾,並找藉口抄家。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關龍梅再次進京上訪,又被紅古區海石灣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七天,在這裏打耳光、「肘腰子」都成家常便飯了。

二零零一年二月十日上午,關龍梅回家才幾天,蘭炭生服公司食堂科班長趙亮以勸說關龍梅上班為名來家裏做客,在臨走前打了一個電話,當趙亮出門時,派出所所長李凌,警察閻斌、趙偉、張文革等十多人蜂擁而入。關龍梅懷裏正抱著一歲多的女兒,惡警強行將懷中的孩子搶走,連推帶搡著說找她只是談話,一會就送回家等等,把關龍梅帶走了。當時,關龍梅一歲多的女兒嚇呆了,睜著一雙驚恐的眼睛,很長時間都不會哭。當天下午,關龍梅被非法送入平安台勞教所勞教一年。勞教期間,勞教所為強行「轉化」(就是寫放棄修煉法輪功的「保證書」、「悔過書」、「揭批書」這所謂的三書)法輪功學員,經常打罵她們並強制她們超體力奴役勞動,最常用的一種酷刑是「吊背銬」,也就是雙手在後背被手銬銬在高處鐵欄杆山,腳尖著一點地,並限制上廁所、吃飯、喝水等最基本的生存需求。一用此刑,雙臂頓時失去知覺,長時間遭此酷刑的胳膊就殘廢了。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底,關龍梅、曲淑范撕毀毒害善良民眾的誹謗法輪大法的圖片時,被原蘭炭廠「六一零」辦公室主任周相久、吳建華、李興巨、張延輝、何玉芬等人夥同片警趙偉、閻斌等強行非法拘留。關龍梅因抵制迫害絕食抗議八天,惡警任霞用腳狠踢並辱罵她,緊接著蘭炭「六一零」辦公室及保衛科不顧關龍梅身體虛弱,將關龍梅送入洗腦班迫害。

二零零二年五月份關龍梅回到家。八月份去同修曲淑范家還錢,還有其他法輪功學員在這裏不期而遇,彼此噓寒問暖,純屬正常,卻被共產邪黨欺騙的不明真相的人誣告,誹謗「法輪功非法聚集」,海石灣派出所,蘭炭廠保衛科,「六一零」辦公室等相關部門派出幾十人圍堵在曲淑范家樓下七、八天,有照像的、有錄像的、有搭架子的等等,還到處散布謠言稱法輪功學員要跳樓自殺。逼不得已,法輪功學員打開窗戶向鄰居們高呼:「法輪大法好,我們要好好活,是誰要逼著我們自殺?」八月十三日,關龍梅、呂東湘、曲淑范、路桂芹等法輪功學員被非法綁架,這就是所謂的令人震驚的「八﹒一三」大案。

關龍梅被送入洗腦班迫害,並再次於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五日,被劫持到平安台勞教所勞教一年半。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五日,是關龍梅所謂的勞教期滿日,原蘭炭廠「六一零」辦公室吳建華、何玉芬等人把關龍梅從勞教所接出後直接又送入了洗腦班繼續迫害二個多月才回到家中。此時關龍梅已無家可歸,因持續的迫害,以及高壓恐嚇、株連、經濟制裁等土政策,關龍梅的丈夫及婆家親人都無法繼續承受如此巨大的壓力,早在二零零一年時,關龍梅被迫同丈夫離婚。就這樣,海石灣派出所依然指使片警陳作鵬,治安員等不時騷擾監視。

二、陳德光一家

1、陳德光,男,一九四六年出生,原四冶西北分公司職工(現已破產),家住紅古區海石灣大通路394號。修煉前患有腰肌勞損、頸椎增生、胃下垂等多種疾病,而且每天要抽兩包半煙,天天都喝酒。一九九七年八月十六日開始看師父的大連講法錄像帶後,不僅一身疾病不翼而飛,而且把煙、酒都戒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陳德光抱著相信政府會和平解決問題的心態,帶著身份證去北京上訪,遭遇是被強迫押回本地非法拘留在蘭州市紅古區拘留所十三天,魯姓所長指使吸毒犯毒打法輪功學員,陳德光的肋骨被打斷,用手摸感覺扎手,也不給治。回家後,一直被受邪黨指使與欺騙的不明真相的世人監視,邪黨派出所人員還打著各種名義到他家騷擾。一到兩會等所謂「敏感日」沒有任何理由,又被非法拘留,並無依據延期拘留十七天。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陳德光再次進京上訪,又被海石灣拘留所非法拘留,一同拘留的還有多名法輪功學員,當時還沒有到取暖期,拘留所也沒有取暖設施,魯姓所長依然強行收取法輪功學員每人一百元取暖費。二零零一年二月九日,陳德光被邪黨派出所以「擾亂社會治安」等莫須有的罪名非法在平安台勞教所勞教一年半。一起被非法勞教的還有許偉躍、劉汝花、關龍梅、呂東湘等法輪功學員,當時參與的中共邪黨派出所人員有趙振國、李凌、閻斌、張文革、王海濤、趙偉等。在陳德光被非法勞教期間,遭吸毒犯、違法亂紀等人員打罵,以及強制高強度奴役勞動等迫害。更甚者,二零零一年六月,勞教所為了強制「轉化」,中隊長扈相賢,小隊長王長壽親自帶領警察給陳德光上背銬,並吊起來,腳尖只一點挨地,這還不夠,大夏天用兩床棉被再把人整個捂嚴實。陳德光立即渾身打顫,汗如雨下,衣服全部濕透,渾身無力,腰抬不起來,胸部疼痛,呼吸困難,之後胳膊長時間不能動。邪惡為了達到轉化法輪功學員的目的,當時還有很多法輪功學員被用這種酷刑折磨迫害。

二零零二年二月,勞教所大張旗鼓,讓被關押人員興建專門關押法輪功學員的牢房,陳德光因說:「我就是法輪功,我怎麼能給自己蓋牢房關我自己呢?我不幹!」並拒絕建牢房而被警察王緒興指使的吸毒人員清晨強制在山頭上冷凍。當時正值嚴冬,北方的天氣很冷,滴水成冰。凍了三個多小時後,又開始毒打他,把他從前長好的肋骨又打斷了,骨頭凸起很高,腰也不能動了。陳德光要求檢查身體,治療傷痛,並要求依法上告,嚴懲兇手,都遭勞教所拒絕。

2、盛春梅,陳德光的妻子,一九四九年出生,原四冶西北分公司職工。修煉前有胰腺炎、膽結石、三歲時就得的氣管炎、心臟病等多種疾病,修煉大法後這些疾病不治而癒。陳盛華,陳德光女兒,一九七八年出生,甘肅省中醫學院九六級本科生。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進京上訪被抓。返校後校方對其強制轉化,並以不安排實習等威逼利誘,但她以法為師,以一個修煉者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不為校方的壓力而動,非常堅定。後校方見不能「轉化」她,便令她回家,不給畢業證書。二零零一年三月盛春梅母女在發放真相資料時被不明真相的一個李姓女警誣告,分別被海石灣派出所非法勞教兩年、一年,送往平安台勞教所因身體檢查不合格拒收。海石灣副所長李凌通過請客拉關係,將盛春梅母女送進甘肅省勞教二所。

後來,為了分開她們母女,又將盛春梅送入平安台勞教所。盛春梅在勞教期間受到各種非人折磨、吊銬、打罵、強制超體力奴役勞動等。家中僅留下一個十三歲的兒子無人照顧。孩子當時在窯街礦務局四中上學,海石灣派出所警察經常出入礦四中,層層施壓,只因孩子也說法輪大法好就被學校開除,當時的政教處處長姓馬。就在這時,海石灣派出所警察竟然在陳德光一家無人時,撬門扭鎖,非法抄家,搶走了家中珍藏的寶貴的大法書籍、錄像帶和家裏的幾千元生活費等財物。抄家導致孩子不敢回家,年幼的孩子被迫流離失所,舉目無親,一個人在外遊蕩。二零零一年三月被蘭州市七里河公安分局劫持,十三歲的孩子被強行戴上手銬、腳鐐。

二零零二年八月,團聚才三天的陳德光一家,因為看望另一法輪功學員曲淑范被海石灣派出所以「非法聚集」、「鬧事」等罪名再次將陳德光、盛春梅和陳盛華劫持到洗腦班迫害,精神受到極大摧殘,直到二零零三年三月份才回到家中。陳德光剛剛把兒子安頓好繼續上學,卻又遭遇不幸,陳德光單位破產,盛春梅早已退休,但退休金不給全發,只發給二百元生活費,這是全家四口人賴以生存的唯一經濟來源。然而這僅有的二百元錢,孩子是不准許領的,孩子一下又沒了生活來源。導致孩子在學校餓暈了過去,在宿舍重重摔倒,嘴唇因而磕穿了,至今依然可以看到疤痕。

三、許偉躍、劉汝花夫婦

許偉躍,男,一九五九年出生,原蘭炭廠職工,家住海石灣四號街坊二棟一單元二號。劉汝花,許偉躍妻子,也是一九五九年出生,原蘭炭廠職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因上訪被蘭炭保衛科李世寬等人及紅古區公安分局張姓警察接回,直接送往海石灣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兩會期間,夫妻倆被派出所騙去談話,結果被非法拘留並超期關押十七天,被一起拘留的還有陳德光、關龍山、呂東湘、於吉海、曲淑范。當時許偉躍的女兒正在上高中,倆人被無故拘留,孩子無人管。劉汝花絕食抗議,要求回家照顧孩子,同時絕食抗議的還有呂東湘、曲淑范。絕食三天時,海石灣派出所因當時拘留所裏沒有違法犯紀,吸毒等人員,竟連夜抓捕好多吸毒人員、賣淫女等用以打罵法輪功學員。對法輪功學員打耳光、肘腰子……在劉汝花絕食五天時,女警任霞指使男吸毒犯用約兩寸粗的皮管子抽打她,打的她奄奄一息,只有出氣,沒有進氣,又叫三個男吸毒犯和幾個女吸毒犯用爐鉤子撬劉汝花的嘴,嘴裏流了很多血,這時才把她送到蘭炭醫院搶救。指使原蘭炭廠保衛處職工兩男兩女白天晚上輪班監視,軟禁十二天,等兩會開完了才讓回家。之後常常派人到家裏騷擾。

二零零一年二月,許偉躍,劉汝花夫妻被海石灣派出所同時非法勞教一年,因劉汝花身體檢查不合格,勞教所不收,派出所仍不放人,繼續把她送入海石灣拘留所迫害。三天後,拘留所警察給勞教所送禮品,要勞教所收下劉汝花,勞教所拒收,第二天又把劉汝花送到勞教所。這時的劉汝花被迫害的心跳三百多次,血壓很高,勞教所怕擔責任,仍然拒收,因而又被送回拘留所。劉汝花想到丈夫已被非法勞教,孩子一人在家,自己還有一個年邁,癱瘓的母親需要照顧,所以絕食抗議,要求依法無條件釋放。拘留所警察指使吸毒犯、賣淫女折磨劉汝花,不讓睡覺,使盡招術讓劉汝花妥協。劉汝花堅持自己無罪,繼續絕食抗議非法迫害,要求回家。在絕食第九天時,公安局副局長張天才及女警任霞等大喊大叫,辱罵劉汝花不管孩子,不顧家,以惡言相向,想讓她在身體處於極限時,精神崩潰,這是惡黨的一貫伎倆。在絕食第十天時,拘留所找來一老大夫給劉汝花檢查身體,大夫說心跳正常,血壓正常,身體有足夠的水份,沒有生命危險。女警任霞不思悔改,反而辱罵吸毒犯,賣淫女沒有看好劉汝花,認為這些人偷偷給劉汝花吃東西了。這些人特別氣憤,哭訴著:「我們真的是白天黑夜輪班看著她,甚至求她吃一點,喝一點,她真的是一滴水沒喝,一口飯沒吃。」女警任霞又找來三個吸毒犯撬劉汝花的嘴,準備灌鹽水。劉汝花的嘴被撬的鮮血淋漓,這些人看到劉汝花的身體確實已經到了極限,只要一口氣上不來,出現的不良後果,帶來的全部責任都是他們這幾個人的,也就停止了繼續行惡,劉汝花這才被送入醫院。

在醫院,劉汝花不肯打針,不肯治療,醫生很不理解,她悲憤地講:「你把我治好了,警察又要把我送去勞教,我的孩子沒人管,癱瘓的母親誰照顧?!」醫生也覺得她可憐,不忍心再強逼她。這樣回到家中才半年,有一天劉汝花去洗澡,惡警李凌、顏冰、張玉良等很多人在大馬路上綁架了她,直接送到勞教所,因身體檢查仍不合格拒收。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五日劉汝花帶孩子去交電話費,又被惡警李凌、張自環、顏冰等多人綁架。劉汝花的孩子因多次的驚嚇、焦慮等多種原因渾身長滿疥瘡已多日,孩子已生活不能自理,連手、手指縫都長滿了,膿血形成厚厚的痂,稍一動,碰破的地方就開始淌膿,淌血水,床單,被褥經常都是硬梆梆的,血跡斑斑。孩子渾身又疼又癢,呻吟聲不絕於耳。劉汝花每次給孩子擦洗,光是衛生紙就是滿滿一臉盆。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孩子撕心裂肺的哭聲也沒喚醒被共產邪黨洗腦了的警察的良知。劉汝花被送去勞教,體檢不合格,勞教所拒收,警察又把她轉送入洗腦班迫害長達四個月。這期間丈夫勞教期滿回家沒幾天,在妹妹家又被綁架到洗腦班。

反反復復的迫害中,說不盡的辛酸、苦楚……一切為了甚麼?僅僅因為信仰真、善、忍,做一個真正的好人。

四.於吉海

於吉海,男,一九六九年出生,原蘭炭廠職工。一九九九年十月因為進京上訪,由原蘭炭廠保衛處處長李世寬接回本地,兩次被海石灣派出所非法拘留。二零零二年六月因在紅古區煤電公司第一家屬院散發真相資料,被受邪黨欺騙的治安員跟蹤舉報綁架、毒打,並勒索錢財未果後,多人強壓著手在污衊法輪功的材料上按手印,又用從於吉海身上搶到的鑰匙打開家門強行抄家,於吉海的妻子精神受到嚴重驚嚇,一有風吹草動就害怕。

當時,海石灣派出所正在重建,佔用原蘭炭企業公司(蘭炭廠下屬單位,後更名為蘭州千仁工貿公司)臨街山莊酒樓二樓作為辦公室。於吉海被蘭炭廠保衛科、海石灣派出所多人強行銬在二樓暖氣管子上。於吉海不願讓這些被謊言欺騙的警察,保安等因為迫害一個無辜的好人造下這等滅絕人性的壞事,從而給自己及家人帶來災難,神奇的脫掉了手銬,輕鬆的從二樓跳下,安全走脫,也因而流離失所。

二零零三年六月於吉海去海石灣牛肉麵館吃飯,被等在那裏的海石灣派出所警察趙偉,閻斌等五、六人綁架,非法關押三天後,在沒有任何手續,並隱瞞本人的情況下,非法勞教兩年。因反抗非法勞教,在檢查身體時,頭用力撞在拍X光片的機器設備稜角上,頭撞破了,血流了很多,身體很虛弱,勞教所拒收。海石灣派出所把於吉海送入花莊派出所非法關押一天。期間,海石灣派出所惡警閻斌用電話聯繫海石灣派出所,派出所又和勞教所聯繫,不顧於吉海生命安危,強行將他送入平安台勞教所。

於吉海身體受傷,又拒吃勞教所的飯菜,身體極度虛弱,就這樣勞教所依然不放過,派四個吸毒犯包夾監視他。約一個月左右,就強迫他參加重體力奴役勞動。勞教所強制每位法輪功學員寫污衊法輪功的「四書」,不寫的,不讓吃飯,不讓上廁所……勞教所強制法輪功學員之間不允許說話,並派兩個吸毒犯包夾一名法輪功學員,用來監視迫害這些學員。

當時勞教所有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遭打罵如同家常便飯,還有被酷刑折磨吊銬背過氣的。學員之間打個招呼,也會招來包夾的毒打,管教當面辱罵學員並教唆吸毒人員打罵法輪功學員,如果有吸毒犯沒有按管教意圖行事,會受到嚴懲,被扣分,延長關押期限等。那裏是人間地獄,吸毒犯等違法亂紀人員爭先恐後想要早日離開,因此在管教的惡意教唆下,使迫害嚴重升級。有一姓馬的回民吸毒犯,害怕自己受到牽連而被加期,打法輪功學員從早上打到晚上,沒有間斷,以至所有的人都看不下去,都警告馬姓回民別太過份了。眾多的人都是在加分、減刑的誘惑下,違心的幹著自己不情願幹的事。這就是共產黨的毒招,強拉很多無辜的人替它幹壞事,為它當替罪羊。

二零零五年於吉海勞教期滿,被蘭炭廠「六一零」辦公室的人從平安台接出後直接送入洗腦班想要繼續迫害,然而天佑好人,那天恰好是公休日,加上同修正念強,洗腦班沒有人,才不得不將於吉海送回家。

回家後,有警察、治安員時時騷擾,家人不敢給開門,警察威脅要用電鑽鑽門。

五.蘇金秀

蘇金秀,女,一九六二年出生,蘭州市紅古區平安鄉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七年九月,無故被鄉政府、鄉派出所綁架到龔家灣洗腦班,家中繁重的農活僅靠丈夫一人勞作,其丈夫曾去鄉政府要人,但中共惡人以蘇金秀不寫所謂的「三書」,至今被非法無限期關押在龔家灣洗腦班。

二零零七年十月底,邪惡之徒王東、楊文泰等以蘇金秀煉功為由,把她關進禁閉室背銬半個月,迫害的精神恍惚,臉上被打的青紫,手腕腫爛,腳腿浮腫。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日,洗腦班惡首祁瑞軍喝醉酒後,無緣無故搧打蘇金秀。蘇金秀被打傷,眼睛被打的青紫,後被法輪功學員牛萬江看見,詢問緣故。保安人員喬厚全、陪員廖永田看見,兩個惡徒出手就打牛萬江,法輪功學員關龍山出面阻止惡人行惡。第二天,牛萬江、蘇金秀、杜文慧、關龍山、張春蓮、董秀蘭等絕食抗議迫害,三天後,蘇金秀、杜文慧被惡人強行灌食,牛萬江被強行輸液,輸液期間,惡醫馬欣拿毛刷子打牛萬江。蘇金秀、杜文慧、牛萬江三人被非法灌食六天。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二日,洗腦班惡人又強迫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打掃衛生。當法輪功學員出號室後,惡警劉鑫進屋搜走了法輪功學員蘇金秀的經文,並直接交給首惡祁瑞軍。法輪功學員蘇金秀要求歸還經文,於四月二十三日開始絕食抗議,法輪功學員牛萬江、董秀蘭、杜文慧、侯燕清、陳桂芳也絕食抗議迫害。四月二十七日,絕食的法輪功學員被惡徒殘忍灌食,牛萬江、蘇金秀、杜文慧、陳桂芳等被銬在洗腦班的一樓床架上,銬到下半夜三點,蘇金秀、杜文慧、陳桂芳被放出。

部份參與迫害人員名單:
郵政編碼:780084
地址:蘭州市紅古區海石灣鎮
紅古區政法委副書記(六一零辦公室主任)張成玉
政法委辦公室電話:(0931)6211680;(0931)6221899(書記辦公室)
紅古區公安局國保隊隊長張玉良(已離任)、黃宗軍
紅古分局辦公室電話:(0931)6214200(總機)─4301(局長辦公室);4308(政委);4305(副局長);4310(副局長);4321(辦公室);4355(治安科);4358(戶政科);4363(法制科);4380(刑警隊)。
紅古區海石灣派出所政委(現紅古區公安分局法制科科長)張自環:(0931)6214200─4363(辦公室電話)
海石派出所片警陳作鵬(現紅古公安分局刑警隊)、張洪禮、吳存財(現窯街派出所副所長)窯街派出所辦公室電話:(0931)6311300
紅古區「人民」法院審判長:史英博 代理審判員:張雪林 陪審員:關峰
法院辦公室電話:(0931)6211656
紅古區檢察院檢察員:王衛紅 檢察院辦公室電話:(0931)6212000
甘肅省女子監獄地址:甘肅省蘭州市九州開發區68號信箱 郵政編碼:780046 諮詢電話(獄政科)電話:8333526 科長姓王 反X科科長姓朱,隊長姓羅(警號6218070)
蘭州市紅古區平安鄉財政所 劉**  電話:0931-6214061 郵政編碼:730083
蘭州市紅古區人民政府辦公室 程**   電話:6211662 郵政編碼:730084
蘭州市紅古區人大常委會辦公室 趙**  電話:6211473  郵政編碼: 730084
蘭州市紅古區平安鎮人民政府 楊建斌
地址:紅古區平安鎮張家寺村 電話: 0931-6201126 電子信箱:pinganzheng@126.com
平安小學: 6271373 校長、支部書記:李潔穎 教導主任:盧夫
副教導主任:宋風琴 總務主任:於翠英
公安局總機:0931--6214200
局長:朱守科:0931--6214200─4301(辦公室);13893137058(手機)
政委:王鑫元:0931--6214200─4308(辦公室);13909421689(手機)
副局長:王述忠:0931--6214200─4305(辦公室);13399316083(手機)
副局長:王堅:0931--6214200─4310(辦公室);13399316236(手機)
檢察院:0931--6212000(辦公室)  檢察長:席正清:6213395(辦公室);6215180(家);13919296669(手機)  副檢察長:張軍林:6214724(辦公室);6212900(家);13609327799(手機)  副檢察長:周翠蘭:13519六一零515(手機)
法院:6211656  院長:李世?:6211617(辦公室);13919385339(手機)
副院長:周雲山:0931--6211385(辦公室);13919261688(手機)
副院長:朱存勝:13893223338(手機)
副院長:魯長來:6213039(辦公室);13893631828(手機)
辦公室主任:吳存乾:0931--6211656(辦公室);13893631618(手機)
蘭州市第一看守所:0931─8334400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