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七旬老人在迫害中含冤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八日】(明慧通訊員吉林報導)延吉市77歲的老年法輪功學員宋雅琴,因為向和龍公安局要求釋放被綁架的兒子,多次被惡警野蠻迫害,造成長期大小便失禁,身體每況愈下,於2010年7月18日早上含冤離世。老人的兒子媳婦申全會、李鳳雲夫婦均被酷刑迫害、非法判刑八年。

宋雅琴,原吉林市人,1998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當時患有類風濕、靜脈曲張等疾病,行走困難。通過修煉大法,身心受益,並嚴格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她曾遭受吊銬、毒打等酷刑,手腕上留下一道深深的疤痕。

營救兒子遭折磨

2008年9月8日她的兒子申全會和兒媳李鳳雲因為在和龍市頭道鎮散發真相傳單被和龍派出所綁架,並遭受非人折磨。原本身體健康的兒子被折磨得像六、七十歲的老頭,3個月無法下地行走和進食。此後,申全會被超期關押,連續5個月不許家人接見。

2009年宋雅琴老人為了營救兒子,經常到和龍市公安局要人。和龍市公安局不但不放人,還對年邁的老人下毒手,幾個惡警把她按倒,拽著她在樓梯上來回拖著走,還大打出手。像這樣的折磨有很多次。

2009年7月10日,宋雅琴和另一位老年法輪功學員為營救兒子,在去檢察院的途中向出租車司機講述大法真相,被司機誣告,兩位老人被和龍警局的惡警半路堵截,6個惡警將76歲的宋雅琴拖下車,她拒絕配合,惡警們就在地上拖著她走,另一位老學員被搧耳光、罰跪、罰站。

由於惡警的折磨,她經常大小便失禁,有氣無力,身體越來越虛弱。2010年7月18日早上含冤離世。

歷經迫害

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對法輪功學員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搞垮的瘋狂迫害。為了澄清法輪大法的真相,宋雅琴老人多次到北京上訪、和平請願。其中,2000年10月18日,老人因為在天安門廣場為法輪功和平請願,遭到便衣的毒打,臉部被警棍打得全是出血點和瘀傷,身上也多處受傷,前門派出所惡警怕承擔責任把她扔到了後門外。

2001年,她和幾位老年同修再次走上天安門,以煉功的方式和平請願,被便衣綁架到石景山看守所,看守所惡警對年邁的老人軟硬兼施,先是幾名年輕的惡警對老人野蠻暴打,邪惡見老人不屈服,於是採用偽善欺騙的手段,得知老人來自吉林。被非法劫持回吉林後,又被當地派出所押進邪惡的洗腦班繼續迫害。

此後,當地派出所和街道人員時常到老人的家裏進行騷擾。

2002年夏天,宋雅琴在吉林市文廟市場散發真相傳單,被文廟派出所綁架,毫無人性的惡警對老人施以吊銬、毒打等酷刑,手銬深深嵌入肉裏,此後老人手腕上留下一道深深的疤痕。

即使面臨中共邪惡的迫害手段,老人幾乎從不間斷地向被矇蔽的世人講清真相,利用每天去早市買菜的機會,向小商販們講述大法的美好,自己修大法後的身心變化,以及中共當局對法輪功學員的血腥迫害,並派發真相資料和光盤。很多市場的小商販,一見面都主動索要新的真相資料。老人的善良,讓更多被謊言矇蔽的心靈重見光明。

親人遭受迫害

宋雅琴的大女兒申淑華,家住吉林省吉林市昌邑區,修煉前身患多種不治之症,得法後身體康復。她和兒子因為7月20日進京上訪,被當地列為「頑固分子」,經常遭到新地號派出所和街道的騷擾、監視和恐嚇。1999年8月,她和兒子被騙入洗腦班迫害,她被非法關進吉林第三看守所繼續迫害。申淑華在關押期間被迫害致精神失常,2000年6月,被強迫給街道樓擦玻璃後忘掉了盆,6月25日去取盆,從樓上跌下致死,造成跌落的原因不詳。

宋雅琴的外孫,申淑華的兒子史文博,由於經常遭到騷擾和監視被迫流離失所。2000年上天安門和平請願,遭便衣和惡警野蠻毆打、警棍暴擊頭部等酷刑。在北京散發真相2次被非法綁架到北京朝陽看守所,他以絕食抵制非法關押,被戴上「狗鏈」無法行走、電棍電擊、捆綁在十字木板上插管灌食,不許上廁所,在零下30多度的深冬,穿著線衣線褲在雪地裏挨凍。之後被劫持到臭名昭著的北京團河調遣處和勞教所遭受迫害。2003年和二舅申全會被吉林市船營區長春路派出所惡警綁架,非法抄家,家中大法資料和書籍,以及幾千元現金被非法沒收。

法輪功學員申全會
法輪功學員申全會

宋雅琴的二兒子申全會,多次被非法關進洗腦班、看守所。曾先後被送入吉林市歡喜嶺、吉林省飲馬河勞教所野蠻迫害和承受超體力勞動。2008年9月8日申全會和妻子李鳳雲,遭合龍派出所綁架後,經歷了非人的折磨,他們的汽車、摩托車、手機等私有財產被非法沒收。2009年二人分別被和龍市法院非法重判8年。

中共邪黨人員們打李鳳雲的方式有:

一,拿塑料口袋把頭套上,用手將口捂住,讓李鳳雲幾乎窒息。

二,把背過去連銬的雙臂用力由後面向上方掰過頭頂過到前身,並用手使勁摳李鳳雲的下顎兩側的扁桃體部位。

三,讓李鳳雲坐在地上,惡警坐在李鳳雲的身上把頭壓向地面。

四,強行的劈胯,並將李鳳雲的腿從下往上掰。

五,在身上洒上水然後用電棍電。

六,拿一個空心的鐵棒使勁打李鳳雲,最後鐵棒都打彎了,他們還用專門打人用的膠棍對李鳳雲施暴。

在和龍市頭道派出所期間,申全會被連續毒打幾天幾夜,惡警專門猛踢他的頭部、身體要害部位,差點把申全會當場打死。後來惡警怕承擔後果給申全會灌了一種藥物,才讓他活過來。後來申全會被劫持到和龍西城看守所。

在和龍西城看守所,剛剛恢復意識的申全會被非法提審,惡警施用「背劍」酷刑,幾個流氓惡警將他銬上手銬腳鐐,然後坐在他後背上使勁往後掰他的四肢,然後用腳踩他的後背,令其痛苦到極點,使用的手段極其殘酷沒有一點人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