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志蓮母女屢遭毒打折磨 身陷冤獄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七日】(明慧通訊員四川報導)四川省樂山市陳志蓮母女因為修煉法輪功,身體多種疾病得以痊癒。可是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母女倆多次被當地中共人員綁架、關押、毒打、凌辱。二零零三年陳志蓮被仁壽縣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女兒被非法判刑三年,母女均遭冤獄迫害。

母女修大法 擺脫疾病苦

陳志蓮是四川省樂山市平興鄉一普通農村婦女,五十多歲。由於長期農活與家務勞累,身體長期被胃潰病、勁椎炎、肩周炎、腎小球炎、腸腔炎、咽炎、喉炎、扁桃體炎等十幾種病折磨。

陳志蓮的女兒從六歲開始就經常頭痛,查不出病因,進出各大小醫院,傾家蕩產。最後在四川省人民醫院(川醫)確診為腦垂體腫瘤。因神經和內分泌被壓迫,個子不長,做手術又危險,只有常年用藥保命,母女倆痛苦的活著。

一九九八年二月,陳志蓮開始修煉法輪功,通過學法煉功,不長的時間,滿身的各種疾病全部好了,身體健康舒適了,心情也愉快了。同時,陳志蓮懂得了真、善、忍做人的道理,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義。

由此,女兒在九九年也開始修煉法輪功,當時女兒已十九歲,可看上去只有十來歲的個子,後來堅持修煉,儘管多次遭綁架,經歷各種殘酷折磨、關押幾年,身體卻因修煉大法完全正常,個子長的比母親還高出一點。

一九九九年--二零零一年:多次被非法關押、毆打折磨

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開始了對法輪功的迫害。陳志蓮母女親身體會到法輪大法的美好,不被壓力所動,堅持自己的信仰和修煉。她們被國安、公安綁架到樂山戒毒所,關押了十五天,被勒索了幾百元錢。

二零零零年一月,陳志蓮母女到北京與眾多的法輪功修煉者一起,依照憲法規定的一個公民的正當合法權利,向政府反映法輪功真實情況,證實大法,遭到警察拳打腳踢和綁架,被押送回樂山,關押在蘇稽派出所不足幾平方的小屋子,與同時被抓的十幾名法輪功學員擠在一起。派出所人員每天強迫蹬馬步,還將水倒在地上,大冬天用電扇吹,皮鞋踢,皮帶抽打。還用手銬將法輪功學員銬成一排示眾,幹髒活。整整二十天,沒有洗過臉,漱過口,梳過頭,洗過澡。後來每人被勒索二百元錢,又劫持到樂山市看守所(原石柱山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個月。

二零零一年一月,樂山市平興鄉政府人員又強行將陳志蓮母女綁架到鄉政府,鄉邪黨書記張廷懷上來就一陣拳打腳踢,接著把母女倆和另一名法輪功學員綁在汽車上到處示眾遊街。胸前掛上反革命的牌子,一整天不給飯吃。第二天又把三人劫持到樂山市看守所非法關押。幾個月後又轉到戒毒所,在戒毒所遭到吸毒犯的野蠻毆打,幾個月後,被勒索了兩千元錢,才於九月一日放回。

二零零一年:母女被毒打折磨

不到一個月,「十一」前夕,來人說到鄉政府有點事,到了那裏就被非法拘禁,當晚,鄉邪黨書記張廷懷、辦事員徐俊傑(男)、帥世清(男)與另兩名人員私設公堂,張廷懷稱「十一」不准離開,要看管起來,問陳志蓮還煉不煉?陳志蓮回答:「我們煉功身體好了,按真、善、忍做好人,沒做壞事……」剛說兩名,張廷懷就吼道:「你還給我洪法!」隨即抱出一大捆準備好的樹條,帥世清踏著陳志蓮一隻腳,張廷懷把另一隻腳使勁踢開,又將陳志蓮雙手抬起來呈一字形,落下去一點就打。然後一個在前面用樹枝抽打,另一個人在後面抽打,邊打邊問:「你還煉不煉?」陳志蓮雙手臂全部被打的烏青。這夥人又將陳志蓮褲子挽起來打腿,直打的皮開肉綻,腫大變形,慘不忍睹。

與此同時,小孩個子的女兒在樓上也一樣遭受毒打,手、耳、頭被打出血,染紅了衣領脖子。臉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發腫,這些壞人惡毒的想破小姑娘的相。張廷懷還不斷叫囂:「其他人我們不敢整,法輪功我們就敢,把你們打死了火葬就是,沒有人給你們伸冤!」一直折磨到半夜三點過,這夥人搞累了才罷手。

陳志蓮母女就被銬在凳子上坐到天亮。白天把人銬在大鐵門上。第二天晚上,又是另一班人,胡太林(六一零頭目)、陳加全(鄉紀委幹部)、周立(馬主鄉民警)、杜鄉長(女)、汪惠容(女,婦聯主任)等五人,把陳志蓮吊銬在鄉政府樓梯下狗屋鐵門上,只能腳尖著地;小女兒被銬在辦公樓欄杆上,既蹲不下又站不直,整整銬了一晚上,說讓母女倆供蚊子咬。

胡太林(六一零頭目)還惡毒的叫不明真相的小學生逮來「洋辣子」(一種長毒觸叉的毛蟲、毒性非常強,一碰上皮膚即紅腫、又痛又癢)賣給他,兩元錢一個,買了好幾個,叫兩個人抓住小女兒的手,扯開小女兒的衣服,把「洋辣子」放到身上毒刺,如此這般,一直折磨了母女倆一個星期。第七天,在母親的強烈譴責和抗議下,才將小女兒放回家,卻不放陳志蓮。白天強迫幹活,晚上關在鄉政府,一直拘禁了半個多月。一天早上,陳志蓮趁他們不注意時,自己跑了出來,白天和女兒一起上山躲避,晚上才回家。

二零零一年:關在狗屋裏折磨

沒過多久,張廷懷到陳志蓮家,看到陳志蓮正在窗前看大法書,沒叫開門,便打手機叫來鄉政府一幫人,砸爛家門,像土匪一樣闖進屋,翻箱倒櫃,衣物扔了一地,搶走大法書籍和資料,還搶走現金和存摺共計7800元,這是陳志蓮多年辛苦積攢的血汗錢,也是母女倆所有的生活費。接著又把母女倆綁架到鄉政府,關在樓梯下的狗屋裏。狗屋非常窄小,直不起身,又髒又臭,狗毛、狗糞都有,沒有墊的和蓋的,晚上就用磚頭做枕頭,母女倆依偎著睡在地上,後來才扔了一床被子給母女。那時正值寒冬臘月,連飯也不給母女倆吃,每天只給兩個小小的米花,一點水。一直到過年前兩天,才吃上一次飯,母女倆為了不被鄉政府長期非法拘禁和折磨,一天夜裏終於找機會跑了出來。

她們不能回家,在外流離失所。身上、頭髮好長時間沒洗,全是塵土和汗,又髒又臭,只有一點點錢,為了生活曾給人打過小工,不要錢,只求有個安生之處,有口飯吃。後來終於在外地找到同修,才有了落腳之處,在這期間,陳志蓮母女為了生活撿過垃圾、破爛、擦過皮鞋……,同時做講真相救人的事。

二零零二年:女兒被酷刑逼供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底,女兒夜間在仁壽縣一小區發真相資料,被門衛發現扣留,後被派出所綁架,劫持到仁壽縣看守所。女兒因閉口拒不說出資料來源和其他人員,遭到各種酷刑折磨,被派出所警察野蠻毆打。仁壽縣看守所指導員鄭本強、警察何慶霞(女)夥同犯人不准女兒穿衣服,不讓蓋被子、不准用衛生紙,叫犯人穿皮鞋使勁踩她的腳、掐身子、面壁罰站,不准睡覺,強制用藥,用棍子打、拽頭髮往牆上撞,頭髮被扯下一撮,額頭被撞起雞蛋大的包,還將手腳呈大字銬睡在死刑床四天。

二零零三年:母親被酷刑折磨

二零零三年三月,陳志蓮也被綁架,在仁壽縣看守所,警察以陳志蓮煉功為由,叫犯人抬來一張刑床,將陳志蓮強行按在刑床上,手呈一字形銬在兩邊,雙腳也分別銬在兩邊,然後用鐵絲從手臂一圈一圈纏繞到手腕處鎖上,纏得很緊,腿也是這樣。背心還被東西頂起來,全身的血脈不能流通,氣血在肚子裏脹得非常難受,大小便都在上面,簡直生不如死,就這樣酷刑四天,陳志蓮老了一頭,脫了人形。當看守所姓周的所長看到時還奚落說:「才幾天,就變成了這個樣子。」最後陳志蓮被仁壽縣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女兒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零三年─二零零八年:冤獄迫害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母女倆被劫持到成都女子監獄,因母女倆堅定信仰,抵制「轉化」,被長期限制在室內,兩個犯人二十四小時監視,並受到警察、犯人的任意體罰和辱罵。強迫法輪功學員打報告詞,稱自己是罪犯,否則就不准買日用品,甚至毒打。法輪功學員連衛生紙、肥皂都沒有用的。

二零零八年六月,監獄以奧運為藉口,強迫法輪功學員穿囚服。各監區統一動手,將法輪功學員所有的衣服搶走,用汽車載出去扔掉,然後強行脫去法輪功學員的衣褲。陳志蓮所在的六監區惡警聞秀啟(女)、朱燕(女)領一群犯人強行脫去大法女弟子的衣褲,只剩下內褲和胸罩,有的法輪功學員把床單圍在身上,也被惡警搶走。直到四個月後的十月才打開保管室,穿上衣服。那時天氣早已涼了,此次賣力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警都升了職。就在監獄行惡的當天,不一會就電閃雷鳴,傾盆暴雨,一個比一個響的大雷在監獄上空炸開。成都女子監獄的罪惡已是人神共憤,天理不容!

成都女子監獄惡警:伍中碧、樂紅、余愛萍、聞秀君、陳秀、陳紅梅、朱燕、周英、張雪梅、周紅玉、田霞、巧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