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己與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一日】走過十年講真相的路,往往有這樣的感覺,路人說上三五句就成的事,有時感覺給迷中的部份身邊人、親人講真相更難,甚至三五年都難行。因為牽涉到我們自身的修煉狀態、生命在業力輪報中的因果。

我們知道,能夠安排在我們身邊的人,都是與我們有緣份的人。有的可能因「緣」而走入大法;有的能夠自覺不自覺的幫助我們救人;有的則被舊勢力安排來干擾我們修煉,最終使其走向毀滅。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有的被邪黨宣傳毒害,在邪黨株連九族的迫害下,與我們翻了臉,甚至打罵、舉報自己的親人。我們如果沒有大慈悲心,就很難救他們。

小茜的父親就是這樣的人。無數世以來,他們之間結下了深仇大恨,世世都在相互的傷害和追殺中,今世卻成了父女,真正的冤孽啊。當她自己面對魔難、母親又被非法勞教,父親將身無分文、尚在就讀,嬌小、柔弱的她趕出了家門。如果不是修煉人,不又是一幕新仇舊恨、勢不兩立、你死我活?社會上幾乎每天都有類似的故事上演。可我們不能像人一樣去「以血還血、以牙還牙」。我們在一次次歷史給予的機遇中,捨去個人的恩怨、自尊、利益,撬開點、縫隙,十年中,使他們逐漸發生著微妙的轉變。

鈺花的父親,是位老幹部,當她被迫害致肋骨骨折、骨盆骨折,被擔架抬回家時,他氣恨至極,動手打了她。可臨終之前,他明白了是非,把她的戶口悄悄的遷入了他的住所,為她留下了房產。他知道唯有她才能不計前嫌、寵辱,做到先他後我,忠孝兩全。動遷時,動遷組對相關者解釋該房屋的產權,指他人無權染指;她卻主動給了她母親以補償,在講真相中平息了多方慫恿的家庭房產糾紛。鈺花的先生是個老實人,當她因為在公眾場合說了幾句真話而被非法綁架時,警察前來抄家找證據,先生聞風而溜,反把尚未走上社會的女兒獨自留在了家。可大法弟子對他講了正邪的道理,我們該如何營救自己的親人後,第二天他就去了看守所,勇敢的面對惡警。

小雲因發真相資料被非法勞教二年,他的先生在警察面前唯唯諾諾,卻對前去與他商量營救事宜的大法弟子破口大罵。我們的弟子沒有退縮,在他以舉報相威脅時,改用書信講真相的方式改變了他的行為。二年後,在小雲潤物細無聲的幫助下,他漸漸發生了根本的轉變。今天,他已經不再懼怕邪惡,對大法有了正念。

阿修的先生是個有膽識但脾氣很大的人。九九年七二零之後,在鋪天蓋地的抹黑宣傳中,他曾一度迷失,對阿修的考驗確實很大。當時的阿修看到,在另外空間,他就是一個要被毀滅的生命。一次次聽到他說不該說的話,總是心如刀絞,到底還能不能救了他,阿修也曾十分灰心。在修煉的過程中,逐漸捨棄自我,坦然而忍;在面對矛盾不繞彎子的過程中發現,只要真相到位,他就會趨於平靜。真相天天講、月月講、年年講,他也大變,現在的他已經非常平和,很難再看到原先發怒的樣子了。

可面對迫害、面對邪惡,他的性情卻沒有變,依然威風凜凜。當阿修被非法抓捕時,相關人員嚇的不敢接他的電話、不敢進他的家門;他一封封信往看守所寫,就是寫給惡人看的;當她從看守所回到家,孩子在第一時間告訴她,他們再不放你,我和爸爸都準備進去了。平時他走到哪裏,大庭廣眾之下真相就講到那裏。他堅持不懈的研究破網技術,把他成功的經驗,通過阿修及時轉告同修。今非昔比,今天的他,儼然一尊「護法神」。

這裏,我們只是舉了幾個小小的例子,作為真修弟子,我們知道,能不能救了那個人,關鍵在我們自己修的怎麼樣。正如阿修的先生對警察說的一句話:她在家裏是個好妻子;她孩子說她是好母親;我父親說她是好媳婦。你們迫害這樣的好人,你們才是有罪的。正是在正反兩面的反覆比較中,世人看到了真、善、忍的美好,能真的救了他們。如果我們想修又放不下人的執著,非但自己修不成,把身邊人也帶了下去;不僅無功反造罪孽。救人一定要修己。

讓我們共同精進,圓滿完成好正法賦予我們助師世間行的歷史使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