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為何被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三日】遼寧瀋陽市和平區法輪功學員劉志女士因為修煉法輪功,嚴重的疾病得以痊癒,努力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可是她卻於2009年10月被中共警察綁架,並於2010年5月被非法判刑四年。

丈夫離世後的淒苦

劉志今年49歲,在女兒十八個月時,她的丈夫因工意外身亡。丈夫的突然離世,對劉志無疑是個致命的打擊。劉志的精神開始處於恍惚狀態,整天就是抱著孩子哭。當時,劉志丈夫的單位一位負責處理後事的領導說,考慮到劉志上班太遠,還要照顧年幼的孩子,答應把劉志調到他們的鐵路單位工作,方便以後關照她們母女。一句體貼的話,使絕望中的劉志有了生存下去的勇氣。

辦完喪事的當晚,劉志抱著孩子回到婆婆家。可是萬萬沒想到,丈夫剛剛去世,也許是因為她婆婆家生活困難,竟然把劉志母女當晚趕出了家門,那時也正是數九寒冬。劉志抱著孩子一時無處可去,只好悲傷地抱著可憐的孩子在馬路上凍了一夜。這殘酷的事實又使劉志生存下去的勇氣喪失大半。但是為了孩子,劉志又強打起精神,回到單位辦理了調轉手續,其丈夫單位的領導看到材料後說:你是幹部呀,我們不要幹部(當時劉志是瀋陽市第二製藥廠的藥檢員,助工職稱)。劉志是個自強的人,為了孩子她又回單位申請把自己的幹部編制改為普通工人,從新辦理了調轉手續。可這一次單位又說:我們工人的位置都滿了,不需要工人了。就這樣,丈夫的單位無情地把可憐的劉志拒之門外,矢口否認他們的承諾。劉志從新回到自己的單位時,原工作崗位已被人接替,單位按工人編制給劉志安排了一個庫工工作。

接二連三的魔難,使劉志多次失去生活下去的勇氣。一次劉志抱著孩子,哭著對她的大姐說:大姐,我活著已經沒有意義了,只是牽掛著這個孩子,你沒有女兒,我把她過繼給你吧,我也沒有能力再撫養她,託付給你我也放心了,我要隨他去了。

劉志的身體健康狀況從那時起開始急速下滑,相繼患上了心臟病,高血壓,哮喘、抽搐等十幾種疾病,每到秋天就要到醫院去打點滴,一打就要打到來年的春天,她一病她的女兒也跟著病,母女倆經常對著哭。

後來,劉志的身體太虛弱,孩子又小,就辦理了下崗。下崗後的生活更加艱難。劉志的身體又出現了咳血,便血,舌苔都發黑了。為此家人為她找到一位行醫五十年的老中醫,老中醫說,劉志是因為悲傷過度、急火攻心造成的。老中醫還說,這是他第二次看到這種病症的人,很難醫治的,沒有把握,只能先開三服藥,吃著試試看,如果有好轉也許有救,否則就準備後事吧。值得慶幸的是,吃了老中醫開的藥,劉志的病情有了好轉,但始終沒有太大的改變,她的身體已是弱不禁風了。

那時劉志母女倆每天靠清水煮麵條維持生命,有時麵湯裏連點鹽都沒有……劉志明顯的記憶力下降,買生活必需品都記不住,還要讓剛會開口說話的孩子提醒她買東西,生活的磨難也使劉志的女兒儘早自立,她在很小的時候就要幫助媽媽做點力所能及的事了,就這樣,母女倆相依為命,共度苦難,一直沒有分開過。

修煉法輪功獲得新生

到了1995年,劉志聽人介紹說,法輪功對祛病健身有奇效,還免費教功,只要按照「真、善、忍」修煉就能達到身心健康。抱著試試看的想法,劉志開始嘗試修煉法輪功,學煉不長時間,她的氣色也好了,臉也紅潤了,十幾種病症都不治而癒了,身心發生了根本的變化。

修煉法輪功後,雖然生活依然很艱苦,但她按「真、善、忍」修煉自己,以苦為樂,人也開朗了,與公婆十幾年的恩怨也化解了,每逢年節都要去看望兩位老人。經常主動打掃公共衛生,還經常照顧有病的姐姐和殘疾的弟弟,認識她的人都說:「法輪功使劉志獲得了新生。」

劉志有了健康的身體以後,盡自己所能回報社會及曾幫助過她的親朋好友。按照法輪功的法理,努力的做一個對社會、對他人負責的好人。

被非法關押迫害

1999年7月20日開始,以江澤民為首的一夥邪惡勢力,因妒嫉法輪功創始人的感召力,懼怕修煉「真、善、忍」的人與日俱增,悍然公開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法輪大法是救度世人的高德大法,已使億萬法輪功實修者身心得以淨化,使眾多的危重病人起死回生。劉志就是其中的一例,她親身體悟到了法輪大法的神聖與超常,她把法輪功的美好告訴給親朋好友及一切善良的有緣人,並告訴他們江澤民與中共互相利用迫害法輪功必遭天譴,了解法輪功真相,可得到神佛的佑護,免遭天災。她向人們傳送著福音,願更多的人擁有像她一樣的幸福。

可是,由於被人構陷,2009年10月22日下午四點多,劉志被瀋陽市和平區新興派出所警察非法綁架並抄家。劉志被以莫須有的罪名非法抄家並綁架後,公安人員對租給劉志房子的房東進行盤查,對房東兒子的電話及工作單位都進行騷擾,導致多年友好的房東對劉志的女兒(大二的學生)限期搬家,2010年1月13日正是數九寒冬的日子,劉志的女兒在親友們的幫助下被迫搬了家。

劉志被非法關押迫害後,她的女兒獨自一人租住在一個偏僻的房子,(因為沒有經濟來源)親友們雖然在盡力幫助,但並非長久之計,為此親友們在大年前,給辦案單位寫了聯名信,呼救儘快使劉志母女相聚。

被非法判刑四年

和平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徐永勤以劉志曾向其親友傳播20多張光盤、在家中持有資料若干為由對其立案、定罪,案件送到檢察院後,檢察院以證據不足退回和平分局,可是徐永勤堅持要繼續偵查,1個月後又將案子送到和平區檢察院要求立案。

和平區法院的劉強負責此案,案子到了法院後,家屬多次去找劉強都見不到,最後在開庭的前3、4天才見到劉強,家屬對劉強說明來意後,劉強當時就說:劉志是法輪功,要判3─7年。聽到這消息,親朋好友們四處尋找為劉志做無罪辯護的律師並幫助劉志的女兒籌集資金,在倉促的3、4天中經人介紹請到了北京道衡律師事務所的杜利安律師。

劉強在律師查看卷時對律師提出:不許針對實施法律的非法性進行辯護。和平區法院定於4月27日非法庭審劉志,在開庭前3天,家屬按照法院的規定辦理了旁聽手續,可是,開庭這一天法院以各種藉口為由,沒讓一個家人旁聽,法院當庭沒有宣判結果。

5月14日(星期五)中午法院通知律師要宣判結果,律師表示不過來了(即不到法院了)。5月17日(星期一),家屬到法院打聽宣判的結果,在家屬強烈要求下,劉強(迫害劉志的主審官)的助理告訴家屬,劉志被和平區法院判刑四年。

家屬對此感到震驚,對法院的執法公正性完全喪失信任,因為上訴期只有10天,5月20日家屬找到一直非法關押劉志的瀋陽造化看守所,強烈要求見劉志,以核實一些情況,一位自稱姓鄭的所長接見了家屬,他說:劉志被非法判刑四年,她自己已知道,但還未見到判決書,她自己已準備上訴。事後姓鄭的所長派車把家屬送到車站。

在家屬多次查找下,直至5月24日才接到北京杜利安律師郵來的判決書。

判決書中寫到:「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當事人的親朋好友一個都沒有在庭的法庭怎麼能算做是公開開庭呢?至今,在非法的法庭上都發生了甚麼,家屬只從律師那裏略知一點,家屬多次要律師的辯護詞,也一直未見到。

4月27日上午,在和平區法院門前,警察對在法院門前關注此案結果的法輪功學員拳腳相加、大打出手,一位過路的男子看不過,阻攔並呵斥那些瘋狂行惡的警察,一年輕女子用自己的手機拍下這驚人的一幕,被理虧的警察一把將手機搶下,警察們也知道自己在做惡 ,怕他們的惡行被曝光。

做好人為何被迫害?是因為邪黨的假、惡、鬥懼怕修煉「真、善、忍」的好人。現在迫害就發生在我們身邊,如果我們都能像上述那位男子和那位年輕的女子一樣,對身邊的惡行有所為,惡人是害怕的,迫害的行為也會收斂一些。這也是維護我們自己的尊嚴。光天化日之下,警察公然對無辜的百姓肆意迫害,這不是對我們廣大民眾發淫威嗎?如果我們對邪黨的迫害都採取漠視的態度,今天迫害的是法輪功學員,明天就將是所有的百姓。

目前,劉志及家屬正處於上訴期,懇請各位父老鄉親伸出援助之手,盡力所能幫助劉志免遭更大的迫害。真心希望被邪黨欺騙、利用的人,趕快覺醒,天滅中共將至,不要做邪黨的殉葬品。為了你與家人的未來請了解法輪功真相。

參與非法庭審劉志的人員:
和平區檢察院檢察員:王一帆、鄧帥
和平區法院法官兼審判長:劉強
和平區法院代理審判員:崔平生
和平區法院人民陪審員:董秀坤
和平區法院書記員:紀微微
瀋陽市和平區法院地址:瀋陽市和平區新華路78號  郵編: 110005
瀋陽市和平區檢察院:瀋陽市和平區新華路20號   郵編: 110005
瀋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地址:瀋陽市沈河區市府大路268號
郵編:110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