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資料工作中不忘學法修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日】師父說:「不管你們做哪個項目,不管你們為救度眾生中做甚麼,都應該堅定的把他做好、完成好。」(《在明慧網十週年法會上講法》)我深深體會到,要讓資料點的工作順利運作,其中一定不能為幹事而幹事,做資料工作也是學法修心提高自己的過程,正如師父所說「學好法,在修好自己的基礎上,正念自然就會強,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就一定會做好。」(《賀詞》)

我們這一片在迫害前後從沒建過資料點,師父經文都是由別的地方同修提供,隨後互相傳抄,最後把打印的留給沒文化的老年同修及仍在受迫害的同修。這樣周轉很慢,耽誤了不少時間,影響了大家的學法提高。記的零三年師父元宵節講法後,同修為了把打印件給我,晚上不睡覺的趕著抄,然後我一個傳一個的抄,抄的手腕酸痛,十指發麻,搞不好還會漏字錯行。

師父《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的經文發表後,同修們知道:現在要把更多的時間用來面對面講清真相了。於是我與大家商量買台一體機(編者註﹕一體機性價比差,容易壞,而且一般人買來後其實只用了其中複印功能,所以建議新手需要複印功能時買複印機,等有電腦時買打印機),但是邪惡就盯著資料點,怕心阻擋著大家,誰也不願把機子放在自己家。雖然我的家庭環境不如其他同修好,我還是承擔了責任。當時不會用,也沒地方請教,邊看說明邊操作,我與機器交流:「你也是為大法來的生命,要好好配合我啊!」第三天終於印出了經文,深切體會到大法弟子只要用心去做,師父處處都幫著。我把同修缺少的經文全部補齊,於是大家可系統學習師父經文了。

隨後我給出獄回家的同修複印經文,她們拿到後欣喜若狂,這是給她們多少錢財都無法比擬的。一位回家很久仍沒回到法中的同修來電話說:「看師父經文後我哭了!」回想起那時同修約我一起去她家勸說其走回來沒勸成功,倒反被她攆出家門的情景,現在大法慈悲感召下自動走回來了,我感動的熱淚盈眶。

能發揮這麼大的作用,倆位同修也各自馬上買回一台機器,這樣運轉起來更順了,逐步開始形成群體力量,大大的方便了同修,彌補了講真相中的不足。

半年多後,我片一同修被非法綁架,大家都感到形勢的嚴峻。前幾年我遭迫害,惡警非法抄了我三次家,當我一看到同修被非法抄家的情景時,尋思著把機子轉往別處放一放。可我後來悟到這思想很自私,我不能讓常人和別的同修承擔責任和風險,大法弟子應處處為他人著想,而且我這是在承認舊勢力的迫害。師父「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去掉最後的執著》)的法打入我腦中,對,就聽師父的,邪惡甚麼都不是!於是,我照樣做著一個大法弟子該做的事,結果資料工作運轉正常。

那時我還沒有電腦,只能靠複印來解決問題,太受侷限了,師父知道弟子所想所急,很快有同修主動送來了一台電腦,我自學了打印、編輯等技術。從此以後,師父經文、《明慧週刊》、週報等都能及時供給同修了。

在做資料的過程中,遇到的問題真是一言難盡,我深感沒有師父保護、加持,我連生命都保證不了,怎談得上做資料,其實一切都是師父在做。

別的同修也買了台電腦,當時在沒有技術同修指導的情況下,我這半拉子的被趕鴨子上架,那真是魔煉我的心性呀,最難的時候我含淚發過誓:再也不碰電腦了,可證實大法中需要呀。好在明慧網上有不少技術文章,我常常一邊學習,一邊查字典操作,也到書店去看電腦書,自己弄明白了再告訴同修,忙的不亦樂乎,但有時還會遇到不理解的同修挑剔抱怨,心裏放不下委屈之心,有一段時間,我總怨周圍同修不配合,但在學法中這顆不平的心放下了。有時同修提出的問題我不會,但似乎腦中有人指點著:點點這裏看,點點那裏看,行了,成功了。我知道;只要我有救度眾生這顆心,慈悲的師父時時都在我身邊看護著、幫助著我。

有同修學會了電腦,但遲遲不敢做資料,理由很多,甚麼「家人脾氣暴不理解啊」,「馬上要添孫子忙啊」……。於是我們組織學法小組一起學師父經文,切磋法理,認識有了提高。明慧編輯部一直在提倡資料點遍地開花,我們都應該成為其中的一朵小花,發揮更大的作用。後來有同修提高後對我說:「師父點化我了,光顧自己看資料不去考慮別人,那是自私。」有同修熱忱的買來了打印機,我們忙碌著裝軟件試機子,當《明慧週刊》等清晰漂亮的資料打印出來時,那位同修感動的對我說:「我太高興了,真的謝謝你,你為我操了那麼多心。」我說:「一切都是師父的加持,要謝就該謝師父才對。」

甲同修是我同事,我勸她也買個電腦,但她顧慮重重,後來通過不斷深入學法,心性提高後,終於走出了這一步。但我後來發現,她很少摸電腦,她說嫌費時費神,耽誤學法。我很希望她也能成為資料點中的一朵小花,提議她看《從零開始建資料點實用技術手冊》,她總說:「有你就行了,我看不懂。」我們沒法溝通,我的怨言又出來了,結果更是推不動。師父說「大法弟子互相之間為了洪法、正法的事情經常有一些爭論,我想這都是正常的,但是呢,爭論不休、僵持不下,那就是有問題。為甚麼?保證就是你沒有去想自己。爭論是正常的,爭論不休,僵持不下,影響了大法工作,那就不正常。」(《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我知道出現矛盾還是應該向內找,不能因不同看法而影響大法工作,每個人都在修,都由師父在管著,我如產生不平之心,就會被舊勢力鑽空子帶來麻煩,必須在學好法修好自己的基礎上才能做好大法的事。隨著我的改變,她也變了。有一天,她拎回兩樣設備,我們忙乎著做成了各種各樣漂亮的護身符。

有一段時間我家庭環境發生了變化,暫時無法在家做資料了。看到同修來回幾趟盼著看到《明慧週刊》的身影,我心急如焚,只好再與甲同修商量,她是我的鄰居,如果她能再購買一台打印機,我不方便時好在她那兒忙。她讓我發正念排除干擾,對我的提議不置可否。於是我那埋怨心憋不住了,用師父的話來對付她:「師父說過『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為甚麼同修能為你著想,而當同修有困難求助你時,你就無動於衷呢?」別的同修也附和我:「她叫人家無私無我,我看她自己就不無私無我。」那時正巧看到明慧有篇文章提到「其實我們的家庭環境也是師父安排為修大法用的。條件好的就應為大家多提供方便。」我一看正合我意,便推薦給她看。她仍不動心。說了一句:「我修到哪一步,該幹甚麼,師父會點化我的,我都知道。」

又要過年了,資料需求量也大了,唉,我只能求別處同修幫忙了,心裏很難受。我把自己關在家中,連看了三遍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看一次哭一次。師父講到一個修煉人在修煉中碰到甚麼事情都把它當作好事的法理,形像的把過關過程比喻為『升級考試』,碰到不好的事才好。我知道只有向內找才能在這升級過關的當口闖過去,修出純淨的完全為別人的心境,才能去協調好項目中同修間的各種矛盾,我要珍惜並理智的面對我的修煉環境,做大法事千萬不能表現和證實自己。雖然在做大法事情的過程中,我一再提醒自己修去『幹事心』,要在學好法的基礎上做,一切都是在證實法,一切都是師父在做,但人心還是不時往外返,忍不住就會在同修前抱怨,就忘了這樣的矛盾,這樣的環境,說不定師父就是為我創造的,要我去心提高的,只有我做好了,我才會變,以前是這樣,那麼後面還會是這樣,我怎麼能眼睛總是往外瞧呢?

當我從學法中提高認識後,終於有一天,她自己捧回了一台打印機,我多高興啊,這讓我更深切感受到,每遇到問題其實都是師父要我們修的啊。其實有同修一直在提醒我「她是在幫助你提高,幫助你修煉,應該感謝她才對。」可我總不願這樣去思考,無論如何產生不了感謝她的心,卻控制不住的想抱怨,其實師父安排她在我身邊,是讓我從對方的反映中看到自己的不足,當我人心很強時,她便停頓不動,我越埋怨,她越不動,而當我把那顆心放下,心裏平靜、祥和,另想辦法去解決時,她一下自己就突破了。

現在我的心態真的變了,想想這些年來,她為我付出很多,也幫我修去了頑固的人心,我真心實意的從心底感謝她。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