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赤城縣法輪功學員梁瑛含冤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五日】(明慧通訊員河北報導)河北省張家口市赤城縣57歲的法輪功學員梁瑛,在經歷了十年邪惡迫害之後,2010年5月14日上午含冤離世。2006年5月9日,家人從千里之外的河北女子監獄把她接回時,她已經不是先前那個又說又笑、身體健康的梁瑛了:目光呆滯,下頦不停的抖動,身體虛弱不堪。八十多歲的老母親流著淚說:「我女兒被折磨壞了。」

原本有一個幸福的家、多次被評優秀先進

梁瑛原本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一家祖孫三代五口人,夫妻都是幹部職工,八旬的老母親,一雙天真爛漫、品學兼優的兒女。過去夫妻倆都疾病纏身,丈夫因患萎縮性胃炎等多種疾病,每年都要花去數千元醫療費。梁瑛因患嚴重的腎病,不能上班,醫生讓帶十萬元押金立即住院,全家人憂愁萬分。九五年二人為了祛病健身修煉了法輪大法,時間不長,身體就發生了神奇的變化,一身大病不翼而飛。臥床的梁瑛重返工作崗位了,全家人悲去喜來,其樂融融。

更使他們感到欣慰的是,通過修煉大法,他們懂得了人為甚麼來在世上,人活著為了甚麼,人生的真實意義是甚麼?修煉中他們堅持以「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不斷提高心性,處處為別人著想,事事做好人。在單位裏她勤奮工作,看淡名利,無私奉獻。單位搞福利給職工買輛自行車,她悄悄的把自己的300元工資存入單位帳上。南方發大水,她把給孩子準備的1000元學費全部寄走;在社會上她遵紀守法,幫助他人,樂善好施;在家庭中她孝敬公婆,撫育子女,和丈夫相敬如賓。給公爹治病每年都要花去工資的一半以上,負債累累也毫無怨言。因此,他們在單位多次被評為優秀先進;在社會上也受到了大家公認好評。

遭中共當局綁架、人格和精神的侮辱

2001年4月她的丈夫第三次被公安非法綁架,在丈夫被迫出走後不久,梁瑛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因進京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被非法拘捕。

2001年的8月3日,當地政府召開公判大會,強迫梁瑛參加槍決死刑犯的公判大會,她拒絕參加。衝上來的五個惡警和犯人,抓住手腳和頭髮把她強行抬到院內,上身的衣服全被拽起,背、胸、腹部裸露在外,褲子由於沒有腰帶往下耷拉著。惡警們強行往她的脖子上掛牌子,她竭力地拼命掙扎著,就這樣將她連拖帶拉地弄上了車,拉到了公判大會的現場。公判結束後又將她拖上了一輛大卡車,在縣城遊街示眾。當她被拉下車時,兩腿已不能站立,臉色蒼白、神情呆滯,如同小死一場,其情其景慘不忍睹。

大街上圍觀的群眾議論紛紛:「這麼好的人被折磨成這樣,這世道也太可怕了。」「是啊!現在已經好壞不分了,貪官污吏逍遙法外,好人都受屈。」對於一個只是想通過煉功祛病健身做個好人的普通民眾,竟如此不擇手段地大動干戈,強迫她同殺人的死刑犯站在一起接受審判,對其人格和精神的侮辱是何等的巨大!

在看守所長達兩年多的時間裏,梁瑛為了抵制和抗議迫害,她多次以絕食的方式進行抗議。一次次忍受著被強行灌食的痛苦,身體被折磨得每況愈下。體重已經由原來的75公斤下降到不足40公斤,經常渾身浮腫,心慌氣短,胸悶憋氣,血壓升高,長期不能平臥睡眠,飲食難進。即使這樣,迫害仍不停止。

被非法判刑五年、家破人亡

2002年8月27日,梁瑛被非法判刑五年,她不服判決提出了上訴。同一天,她的丈夫也被從外地拉回宣布勞教兩年,他拒絕在勞教通知書上簽字。在他的強烈要求下,公安才同意讓他和妻子見面。丈夫看著被折磨得如此瘦弱不堪、形容憔悴的妻子,他肝腸寸斷,強忍著淚水與妻子話別,囑咐妻子千萬要珍重,珍惜自己的生命和身體,期待著夫妻團聚的那一天。

梁瑛年邁的婆婆已於半年前在思念兒子、兒媳的心碎中,在公安三番五次抄家的驚嚇中悲恨離世了。在孤苦的老人痛苦地期盼著兒子兒媳回來的那段日子裏,好心的街坊鄰居和許多善良的人們都自動來到老人家,或端來熱騰騰的飯菜,或塞給老人點錢讓老人買口吃的,或安慰上老人幾句話。這和那些人性全無的邪惡之徒形成了多麼鮮明的對比!

梁瑛的父親是一位離休老幹部,為了把女兒保出來,老人承受著巨大的痛苦到處奔走,流著淚向有關部門領導哀告苦求,得到的卻是女兒五年的刑期。女兒在看守所時常出現病危,需要到醫院救治。按規定應由看守所負責治療並承擔費用,卻屢次通知她的父親拿錢治病。女兒是父母身上掉下的肉,可憐一對年邁老人每天為思念女兒以淚洗面。

逢年過節是闔家團圓歡樂的日子,可幾年來她的一家人很少有團聚的時候。夫妻雙雙坐牢後,雙方單位立即停發了工資,經濟收入分文沒有了,兩個上學的孩子只好靠親友們資助。逢年過節時孩子們無家可歸,父母兒女不能相見,好端端的一個幸福家庭頃刻間被迫害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了。街坊鄰居、社會上善良的人們都在為這一家人傷心、惋惜、掉淚。

2003年8月初,在身體已經極度虛弱的情況下,梁瑛被送往保定滿城監獄,差點死在半路上。後又從保定滿城監獄轉到石家莊第二監獄,最後轉到河北女子監獄。經過五次輾轉迫害,她已經是九死一生,靠灌食和藥物維持著她那虛弱的生命。

2006年5月9日,梁瑛被她的丈夫和孩子從河北女子監獄把她接到家中時,她整天少言寡語、目光呆滯,下頦不停地抖動,身體虛弱不堪。

回到家之後這四年中,她又先後三次被非法綁架關押,身體越來越不好。2010年4月,在看守所時留下的心衰、哮喘和腎病又復發了,5月14日上午9時,梁瑛突發心肌梗塞停止了呼吸。在遭受了長達十多年的肉體和精神迫害之後,結束了她那本不應該結束的生命。當天下午和晚上天不停地在下雨,蒼天也在為這個無辜遭受迫害的好人掉淚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