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法學員到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三十日】我是未婚大齡大法弟子,一九九八年十月份開始修煉大法的,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時,我對大法還未完全明白、完全正信的情況下,「鋪天蓋地的邪惡來了」(《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我一時不知所措,很多同修都陸續走出來,用各種方式證實法。當師父遭受誹謗時,我是師父的弟子,我該怎麼辦?

「我不希望一個學員掉下去,但我也絕不要不夠格的弟子」(《排除干擾》)。想到此,不禁對自己感覺很慚愧,在心裏背著「佛為度你們曾經在常人中要飯,我今天又開大門傳大法度你們,我沒有因為遭了無數的罪而覺的苦,而你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裏放不下的東西帶進天國嗎?」(《精進要旨》〈真修〉)於是在二零零零年新年前,我第一次和一同修到北京去證實法。當時,我在京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時,心裏和師父說:這環境這麼骯髒,不是我呆的地方;第二天我告訴獄警,我來是想證實大法好,要求有個合法的修煉環境的目地後,我要求我和同修要一同回家。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們就一起回家了。

後於二零零一年,我隻身再次上京,因為怕心很重,未能安全返回,被市駐京辦非法關押了七天後,帶回當地被毆打,並非法關押了十五天。後來的時間裏,市邪黨六一零非法組織多次辦洗腦班,我地區大多數同修被迫參加,有的違心的寫了「保證書」,有的從此走向邪悟。我由於怕心很重(既怕被「轉化」,也怕被迫害),並且聽說最後一次「轉化」班有我的名額,於是放棄了在常人看來好不容易爭取到的扶貧辦臨時工的工作,在第一時間裏就遠走他鄉,過著到處流浪打工的生活。

在外面的日子裏,由於無一技之長,我和眾多的全國各地的農民工朋友一樣,幹著又髒又累的活,掙著一個月僅夠養活自己的七百多元錢,那時心裏時時有失落感。後來,我一直在思考這樣一個問題,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我同化的是宇宙特性「真、善、忍」, 師父在《澳大利亞講法》中說「你今天是最幸福的宇宙生命了,你是大法學員了,天上的神都羨慕你呢,你還自卑甚麼。」並且堅決否定修大法就一定要吃苦幹累活的舊勢力的安排,我覺的在大法中修,宇宙的一切都是大法開創的。憑著這個正念,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在三個月時間內,通過自學考試,拿到了一本會計從業資格證書,我這個高中畢業但畢業證早就不知扔哪兒的人,從此擺脫了髒累的工廠車間,開始進入辦公室上班,月工資也由二零零三年的一千多元升到了二零零五年的約六千元,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在信師信法中得到的。

二零零五年以來,工作方面一直比較順利,但苦於找不到同修,連新經文很久都沒看到,這意味著我已經脫離大法整體修煉環境了,我明白個人心性不高,也無法保證堅持實修,師父說過「保持大法的傳統,維護大法的修煉原則,堅持實修是對每一位大法弟子的長期考驗。」(《精進要旨》<放下常人心堅持實修>)「人的生命,當人不是目地,是叫你返本歸真,返回去。」(《轉法輪》)而我卻好像只是為工作而忙活,自己開始懷疑自己還算不算是大法弟子。

經過一段時間的理性思考、掙扎後,我下定決心放棄這個對很多有高校文憑的人來說也算是高薪的工作,回到老家只想要跟上正法進程、能做好三件事,哪怕工資只有一千多元也行的。但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回家後,找到了月工資近四千元的一份工作,直到現在。

在老家上班的這近兩年裏,也遇到邪惡的干擾、工作方面的干擾及舊勢力利用我單位老闆想開除我的變相干擾,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每次我都在信師信法中走師父安排的路,發正念,多學法,凡事向內找、儘快地自己修掉執著心,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剛回家時,由於我地區老年同修較多,講清真相方面一直未能跟上其它地區,停留在個人修煉和用嘴講真相方面,於是我和當地兩個同修商量,成立我們自己的資料點。剛開始一直被資金困難障礙住。「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只要我們有救人的願望,一切師父都在看著,結果克服了資金的困難,成立了一個小資料點。再到後來,逐漸成了我地區的一個主資料點。同時,我們幾個人堅持集體學法,我們這個學法小組由三個人逐漸增加,多時達七個人,其他同修也「比學比修」,陸續成立了各自的學法小組。

有了資料點和學法小組,大家便自然而然的跟上正法進程,商量如何講真相救人的事,同修也由剛開始的有人送資料就隨便拿幾份、沒有送給他也無所謂的狀態,變成了現在主動、有計劃的要資料。在這個環境開創的過程中,我感覺到了自己真正的由一個「大法學員」變成了一個「大法弟子」;由剛開始把「助師世間行」理解成我要為大法做甚麼的想法,轉變成了我是在兌現史前的誓願,我應該做和怎麼去做好,用慈悲心去救度更多的眾生。

後來,我看到了周圍各鄉鎮的大法弟子很少,有的鄉鎮連一個也沒有,城裏的大法弟子基本很少下鄉做真相救人。師父於二零零二年經文《正念》中說過「大法弟子已經成為眾生得救的僅有的唯一希望」。和同修就這個問題商量後,一方面鼓勵城裏同修經常到各鄉鎮講真相,一方面由我到一個鎮上,借鑑這一段時間的經驗在那裏成立了一個資料點和學法小組。通過學法後,幾個同修也由剛開始的怕心重(同修在一起也怕)直到現在的能獨立準備好真相資料,到農村去講真相,有條件的同修也陸續成立了小資料點。

在短短兩年裏,我地區同修心性整體提高,講真相方面整體上也有了較大的突破。師父二零零五年《美西國際法會講法》中說「你自己一個人能起多大作用呢?整體上都能起作用,那才是負責人做的好。負責人自己做的挺好,你做的挺好只是一個學員做好,那就做一個普通學員好了。」心裏記著師父的法,我雖然不是負責人,但我認為我們每個同修都可以成為小範圍協調人,每當其他同修之間在日常生活或做真相方面有不同的意見,甚至出現一說就炸時,我儘量地逐個找同修協調好,師父說過「你們知道我是怎麼想的嗎?所有的大法弟子我都不能丟下,每一個人都是我的親人,你們怎麼能把我的親人另眼看待呢?」(《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當發現同修在修煉路上有困難時,我也儘量地和他們多交流,以學法為主,有時也在經濟方面給予一些幫助,避免由於個人經濟問題被舊勢力鑽空子,從而影響了在法上提高。舉個例子,我地有一同修,一九九九年上半年得法,煉過幾天功,本人不識字,她丈夫有附體。剛得法時,師父已經幫她清理過環境了。但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當地她認識的同修都被迫害了,一下子失去了整體修煉的環境,基本上沒有學法,再加之他家人對附體認識不清(有求於附體),直到今年上半年還有附體不時在干擾他的家庭,使她一直處於負債十多萬元的精神壓力下。家裏每天都會發生爭吵,小孩哭鬧,大人之間,小孩子之間也吵架,這常人中的種種壓力使她幾乎要放棄修煉了。

我在今年中國新年後,聽說了這個同修的情況,就堅持到這同修家裏去和她一起學法、煉功,學法以《轉法輪》為主,有時也針對性的學一些師父的新經文,並且在經濟方面幫她參謀如何按計劃還款,使她慢慢地放下被經濟干擾的心。師父在《排除干擾》中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就這樣,在不斷地學法過程中,她本人心性逐漸提高後,也開始出去講真相,家裏環境有了明顯的變化,她丈夫也開始和我們一起學法、煉功,由一個遊手好閒、經常賭博、無理取鬧的人變成了一個有責任心的大法弟子,以前的附體也徹底清理了,正是「大法不離身 心存真善忍 世間大羅漢 神鬼懼十分」(《洪吟》〈威德〉),他有時也講真相告訴人家「法輪大法好」,從此家庭環境也祥和了,基本上不再有爭吵了。現在她一家四口人都成了大法弟子了,兩個小弟子不再看邪黨電視、罵人和打架了,也變得懂事講禮貌了,在慈悲偉大的師尊的呵護下,在短短的半年多時間裏,她家裏的環境變化太大了,連認識的一些常人也說有點「不可思議,大法真神奇」。在幫助同修的過程中,我發現自己的心性在方方面面也得到了提高。

以上是我個人的一些心得體會,我知道自己在這兩年時間裏,從師父說的「大法學員」剛剛成為「大法弟子」,在三件事上還做的不夠好,在我鄰近的鄉鎮還有很多人不了解真相,我還需要抓緊時間,跟上正法進程。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