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二五」幫了我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日】(明慧記者馨語採訪報導)法輪功修煉者群體中,廣泛包含著不同種族、職業、社會背景和人生經歷的人們。迎春女士就是其中的一位。她出生於中國大陸一個信佛信道的家庭,來美國已經十二個年頭了。中共對九九年「四二五」法輪功學員上訪事件的宣傳,讓一些人對法輪功產生了負面看法和誤解,但同樣這件事,卻成為迎春女士走入法輪功的契機。

「四﹒二五」十一週年之際,明慧記者與她做了一次訪談。

明慧記者:能否先做一個簡單的自我介紹?

迎春:我來美國已經十二個年頭了。當時來到美國身體比較不好,偏頭痛,長期胃痛、便秘,十年睡不好覺,生不如死的感覺,很想死。我的婚姻很不幸,結婚的當天就談離婚,因為我的婚姻是由父母促成的,沒有甚麼感情基礎。孩子才一歲多我們就分手了,我就一個人帶著兒子。孩子上大學時,一個人負擔不了,就給我妹妹講了。

我妹妹當時先來美國了,她說你去簽證試一下,不過姐姐簽證希望很渺茫。沒想到(我)一試就簽過了,然後,我就過來美國了,在家幫他們看孩子。後來沒幾個月,我身體就不好,胸部長了兩個瘤子。妹妹很著急,就帶我去看醫生,後來就開刀了,兩個瘤子取出來,是良性的。

身體不好,就想去練一個氣功,對身體有好處,週末的時間也好打發。聽一個朋友介紹,某氣功一張門票三百多美金。為了身體,我們還是決定要去。(可是)過了兩三天,妹妹回來告訴我,本地一家中文報紙上登了一個廣告,法輪功的氣功班,是免費的。我一聽法輪功,這不是我一直想找的嗎?就想了解法輪功講的到底怎麼樣,所以,這樣我們就到了(法輪功的一個)煉功點。

記者:這是哪一年?

迎春:九九年。

記者:你剛才說原來一直想找法輪功,你在那之前就聽說有法輪功了?

迎春:大概在九九年四月下旬,那天我們在超市買菜,然後就看到當地一份中文報紙,頭版頭條有一條很醒目的標題:法輪功包圍中南海。

記者:是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到北京上訪、阻止迫害全面發生,那件事嗎?

迎春:對,當時(報紙)登了(李洪志)師父的大照片,整版都登了這條消息。當時我就驚了一下子,具體怎麼報導的想不起來了,是負面報導了法輪功。當時我的內心很震動,產生了想了解法輪功是甚麼(的想法)。

記者:「四二五」上訪這件事使你對法輪功產生了好奇心,加上自己當時的身體狀況,就想多一點了解,看看法輪功對自己的身體是不是有幫助?

迎春:對。我以前在國內也學過氣功,但學到後面,問一些問題,老師回答不出來了,所以我一直想找一個明白的師父。那時就想到台灣去找一個明白的師父,就有這樣的願望,沒想到在美國找到了真正的師父。後來就把法輪功的九講錄像看完了,大約就煉了兩三個月的時間,我就發現全身的病痛明顯好轉,後來(病)就沒有了。很神奇。我就感覺說,人這個沒有病的身體原來是這麼輕鬆!我就很開心。

記者:那就是說,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開始全面迫害法輪功時,你已經煉了兩個月的功,身體有了很明顯的改善。

迎春:對。

記者:那麼全面迫害開始之後,你在美國又聽到了中共對法輪功的一些甚麼樣的說法呢?

迎春:聽到的(都是)這些謠言,還都是中共宣傳的那些東西。

記者:那對你有甚麼影響?

迎春:我覺得在這個問題上對我沒甚麼影響,這大概跟我的家庭環境有關。

以前聽我爸說過,他在運動中講真話就差一點被打成「右派」。讓他去憶苦思甜,我爸爸發言,(說)過去當學徒,資本家給了兩頓米飯一頓粥,一日三餐飯還是讓吃飽了,(大年)初一、十五還有肉吃。組織者當時就打斷我爸不讓說。後來我爸在醫學院工作,工作很認真的,堅持原則,愛說真話,醫學院黨委就強硬把我爸的工作給剝奪了,下放到邊遠山區的煤礦,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還吃不飽肚子。無法忍受,然後就跑回來了。半夜三更,我媽打開門,我爸就倒在地上了。所以從小我們對共產黨確實沒甚麼好印象。

我覺得家庭生長的環境很重要,尤其是父母對子女的影響。我媽是信佛的,初一十五都會上廟裏去,會帶著我去拜佛,拜神。我媽也比較喜歡講關於如來佛、菩薩的故事,我爸也喜歡講一些傳統的故事,比如像楊家將啊,西遊記啊。我父親修過道。所以共產黨再怎麼誤導中國人,我們家沒受太多影響。當時聽了這個打壓,我給父母寄了天安門自焚真相的光盤回去。後來我們(父母)家電話被(中共)監控。

記者:從你個人來講,修煉了法輪功之後,你都有甚麼特別的感受?跟以前相比在哪些方面有改變?

迎春:我身體有很多病,要沒修煉,吃藥不可能改變。你比如胃痛,吃藥打針也不好使,偏頭痛,失眠,再吃甚麼藥也不解決問題。修煉法輪功後,我身體上所有的病痛都好了。

我記得(修法輪功之前)有一年我得痢疾,病的很厲害,上吐下瀉,吃不了東西,起不了床。我媽跟我講,我們家供著觀音菩薩,你要請觀音菩薩保祐你。我從小就嚮往南海,希望到那裏能看到觀音菩薩,所以我就很虔誠的請觀音菩薩幫我。說來也很奇怪,我的病就在好轉,(為甚麼?)後來修煉了法輪功,像這樣以前比較困惑、弄不懂的事情,都得到了解答,明白了很多。

記者:你剛才講的,除了身體之外,你的精神方面也有一些不愉快的經歷,這在修煉了法輪功以後有改變嗎?

迎春:在修煉法輪功以後可以說有了根本的改變了。因為我以前就把這些東西當成我人生裏的一個包袱,覺得我自己拖著一個很重的包袱,我活在這個世界上感到很累,就想到了死。那時候我真的對我家裏任何人沒有留下一個字,我就去死了,然後被搶救。

記者:你真有過自殺的經歷?

迎春:真的,我吃了很多藥,大概搶救了兩天兩夜才活過來。學了法輪功,讓我明白到自己生命的價值,所以我很珍惜我的生命。(修煉法輪功)讓人活的很明白。

記者:你覺得你明白到甚麼了呢?

迎春:以前活著是為私為我的,基點都是在自己個人的圈子裏,你想著自己怎麼樣過好,甚至有時損害到別人利益了都還不覺得,跟別人發生矛盾了老是指責別人,或者跟家裏人有甚麼矛盾了,也是在找別人的不對。修煉了法輪功,這個問題你從根子上就能解決,真善忍就是指導你怎麼把自己不好的思想言行在修煉中把它修去。

記者:境界提高了,就不會陷於原來那個自我的小圈子裏,心胸也就自然開闊了。

迎春:沒錯,因為我們在修煉的過程當中,可能有做得不夠好的,但在修的過程中我們會去完善。作為一個修煉人,他會去向內找,看自己哪裏沒做好,看自己是不是違背了「真、善、忍」。就像你上學,上小學,再上中學,這一層的法理他要求你如何做,因為你自己的言行中修去了一些不好的東西,你的境界提升了以後,然後又有更高的標準要求你,那你用這一層的理又要求自己怎麼做,怎麼對待別人、家庭、同修,怎麼對待身邊所發生的事,那麼你就會知道怎麼做好。

記者:就是說,修煉讓你更清醒要怎麼生活下去、走好自己人生的路。你修煉的十多年也正好伴隨著中共對法輪功長達十多年的迫害,身居海外,你的生活是否受到中共打壓法輪功這件事情的影響?

迎春:受到影響,很具體的事情。在紐約我記得我們當時有三個人去試工(找工作),老闆當時比較樂意要用我,讓我禮拜一就去上班,另兩個沒錄取。到禮拜天晚上(老闆)又給我來電話,告訴我不用去上班了,我問原因,他說我記得你好像是煉法輪功的。

記者:噢?他怎麼知道呢?

迎春:因為當時試工的時候,問我有甚麼業餘愛好,我說我有信仰,他問,你是基督徒?我說不是,我煉法輪功。(因為害怕和誤解),人家一聽是煉法輪功的,工作就黃了。所以中共的迫害真是誤導了善良的中國人。

記者:你父母還在中國大陸嗎?這些年你有沒有機會回去看他們?

迎春:經常跟父母聯繫,但是我老爸說電話裏面你們不要說其它的,我們講的話有時會在廣播裏播出去。我父親現在得了絕症,開刀了。我的(中國)護照到期了,(去年)去延期,想回去看我爸。他們說現在辦奧運,這個事情往後拖,你等三個月再來拿。

等了三個月,我再去中領館,一位女士她說,你是煉法輪功的嗎?我當時愣了下神,說是啊。她說那你要寫個聲明,你都參加甚麼活動,你自己要填寫,然後遞給我一張紙。我一下子感覺到好像是面對大陸監獄似的,我就寫下了自己開始修煉法輪功的實際情況,我說我身心受益了,會向有緣人介紹我受益的事例,我不苟同一夥邪惡之徒誤導善良的中國人,我們只是呼籲停止迫害,像西方社會的人民那樣過民主、信仰自由的生活。我就寫了這些。

記者:結果你就拿不到你的護照?

迎春:我遞進去了之後,那位女士就說,你等一會兒,我打電話問一問。過了一會兒,她就告訴我,「你現在拿不到了,他們已經送中國公安部了。」我問為甚麼,她回答:「不知道。」

像我現在這種情況,我也沒法回國去,沒法回去看我病危的爸爸。我爸在電話那邊哭,我也只能在這邊掉眼淚。我爸也明白中國這個情況嘛,他在電話裏說,你現在不要回來,等情況好轉了再回來。所以你想了,誰家都有父母姐妹兄弟,我們這樣被隔開,想回去看家人都不能回去。

記者:你是說,這場迫害傷害了很多很多的中國人。

迎春:這種迫害還危及了我國內的親人,我家裏有個親戚都害怕我打電話過去。他說,你打電話千萬不要講法輪功的事情,一提這個,電話自動就會被監控,你為了我們過的安寧你也不要打這個電話。

記者:就是說,中共這場迫害,讓你在大陸的親人感覺到害怕,不敢正常對待自己在海外的煉功親屬?

迎春:對。

記者:現在人們一般都追求物質利益的滿足,但法輪功學員在這十多年裏堅持不懈的講真相、反迫害,放棄了很多一般人所追求的幸福。在這個過程中,你有沒有對你的選擇猶豫、動搖或者後悔過?

迎春:沒有。我可以這麼說,在修煉這條路上,我從來就沒有動搖過。那麼多中國人,不管海內海外的,他們因為沒有明白真相,還在信中共謊言的宣傳。我們就是希望人們明白真相,內心改變了,就不會有假、惡、恨那種心態。有人要改變自己的命運,想健康,如果他真的能用心了解法輪功真相的話,他能獲得他在任何地方花錢都求不到的東西。

我記得,有一個西方的十幾歲的孩子處對像,他很認真,這事(後來)黃了,他就很看不開,遇到了人生一個很大的打擊。看了法輪功被迫害的事,他觸動很大,讓他一下就想到人生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就改變了(消極)想法。

記者:謝謝你跟明慧網的讀者分享你的人生經歷。謝謝你接受我們的採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