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李敬意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六日】(明慧通訊員遼寧報導)大連法輪功學員李敬意2000年進京上訪被非法勞教,被大連教養院迫害;二零零三年八月十四日被中山分局綁架勞教,闖出馬三家時骨瘦如柴、奄奄一息。零七年九月十二日,被中山區清泥街道上海社區協助中山區公安分局天津派出所綁架,送瀋陽馬三家教養院未遂。下面是李敬意遭受的部份迫害經歷。

李敬意2007年9月12日到社區辦事,被天津街派出所和上海社區勾結綁架,劫持送往中山公安分局,分局未受理,後非法關押在天津街派出所二樓專門關押罪犯的黑屋子裏兩天兩夜,第三天一大早六點多鐘,警察將李敬意帶到辦公室讓她在勞教書上簽字,李敬意將勞教書接到手裏後,告訴這個警察不承認非法勞教,並將手中的勞教書撕得粉碎。警察一把搶過來,將碎紙用膠水一點點的拼湊的粘貼起來,跟著所長和另一名警察還有兩個女巡防,把李敬意劫持往瀋陽馬三家勞教所。

到了馬三家早已是中午了,馬三家公安醫院都午休了,他們樓上樓下的找了好久才請來個大夫,李敬意告訴主治大夫:「你不能收我,迫害大法弟子是有罪的,真的是有罪。我上次就是從馬三家奄奄一息的抬出去的,病案還在你們的檔案櫃子裏,收了我你們就準備往醫院貼錢吧,我沒有錢。」李敬意還告訴這個大夫:「我的腰椎在多次迫害中受過重傷、在大連教養院還上過大掛遭過殘酷的毒打已經導致嚴重變形……」聽完她的陳述,大夫檢查了她的腰椎後說沒有事,李敬意告訴這個大夫「那你是沒有站在公正的立場上說話」。大夫說:「那你說我是站在那個立場上說話的?」李敬意告訴大夫:「你是站在警察的立場上說著昧著良心的假話。」然後開出來多項體檢的單子:血、尿、心電圖、透視。一切結果出來後,又測量了血壓,大夫問:你的心臟還有問題嗎?李敬意說:「有,一次在公交車站等車時心臟突然就不跳了,足有一分鐘,當時要不是已經得了大法心沒有慌,並請師父加持,肯定就完了。」李敬意又對這個大夫說:「你真的不能接收我,也是在給你自己擺放位置,積功德的。」檢查完後,再次不合格,才給拉了回來。

二零零四年十月在獄中被迫害一年多的李敬意與其他六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從大連教養院被秘密轉移到了瀋陽馬三家,李敬意一直抗議要求無罪釋放,在迫害中,她的身體每況愈下,後來在多日飯水不能進,警察多次想灌而大夫又不敢灌食(身體太弱,而且進多少就出多少),後來強行拉到中國醫大瀋陽第一人民醫院進行體檢。李敬意資金卡上本有的七百元,被強行購買服裝和床單扣去一百多,餘下五百多(她除了買手紙之類的必用品外從不捨得多花一分錢)被他們竊用強行體檢和往返車費。僅車費一次就得一百元,兩次就是二百元,全扣在大法弟子的身上。體檢回來儘管醫大的專家大夫診斷病很重,他們仍保守秘密,到處電話聯繫尋找親屬和親友「拔毛」補償他們貼上的資金,可是找不到。當他們想通要放人的時候,聯繫當地的街道和派出所來接人時,又因不放棄信仰,街道和大連方面的派出所不肯接大法弟子,致使本已飯水都多日不進的她又在無端的推諉中延續了近十天。

直到二零零五年七月,在李敬意骨瘦如柴、多種綜合症並奄奄一息的狀態下,馬三家勞教所,用抬大蒜的編織袋子將李敬意抬到了大門口,馬三家教養院大隊長 、跟班警察和一個司機警察給送回大連,當時受到三個派出所的拒收,第一個派出所是戶籍所在地的青泥窪橋派出所,兩個馬三家的隊長帶著派出所的人出來接人時,派出所的警察嚇了一跳,立刻揮手:這個人我們不能收!不能收!立刻轉身回到所裏。第二個派出所是當時落腳地天津街派出所,派出所的值班警察見後說:「你們早幹甚麼了?也就你們馬三家有這樣的人,就留著吧,還送回來幹甚麼?!第三個派出所是參與非法綁架的桂林派出所,送去時已是下午五點多了,正常班的警察都下班了。在吸取了上兩次碰壁經驗之後兩個馬三家的隊長不知用甚麼方法將值班所長從樓上請了下來,所長一見人,倒吸了口涼氣,連連改口說:「我們不能收不能收。」一路上他們隨時將情況和碰到的事情及時向勞教所的領導蘇靜請示彙報。當他們把李敬意脫手後,車旋即逃遁的無影無蹤。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底,身體還在恢復中的李敬意,在大連日報社的報業大廈,遭惡人舉報。已經走出大門口完全可以走脫的她,看到跑出來詢問的保安,面對這個氣喘吁吁的可憐人,還是決定留下來救他。可是他非但不聽救度還越過報社的保安部長直接稟報給了報社的社長。這個保安在遭到頂頭上司保安部長的訓斥後又撥打了110,還隨著警車到了派出所做偽證。為了請功領賞,天津街派出所委託具體辦案的警察王世祥和另一個王姓警察在雨雪交加天氣驟然惡化的情況下將李敬意用警車送到了分局,企圖將責任推到分局身上。法制科的警察上下打量著眼前的李敬意,自言自語的說出:「幾年時間腰彎了、腿也瘸了、人也變老了……」。原來這個警察竟是九九年中山分局派出一輛小麵包專車到北京劫持大法弟子的片警。在沒有任何配合的情況下,警察自問自答的形成了一份所謂的筆錄,也沒有任何簽字,天津街派出所兩個辦案警察又將她劫持到姚家看守所。

在看守所,李敬意告訴負責接收的警察:「我是不久前才從馬三家抬出來的,身體不符合你們接收的標準。」警察說:「不符合得有醫院的診斷才行。」在李敬意強烈抗議下,劫持她的兩個警察不得不立即驅車爭取在下班前趕往了大連第三人民醫院,還是碰上了交接班,做了化驗和體檢後。兩個警察嘀嘀咕咕著說「沒事,可以送進去」,又驅車趕回了看守所。接收的警察不敢做主,就將值班所長找來,所長看完體檢表告訴辦案警察:不能接受,你們回去吧。兩個警察就是不肯走,執意要求將人留下。所長火了:出了事你們負責嗎?就將他們送到了門崗,在通往門崗的路上所長看著腰彎腿瘸的李敬意說:「這個天你出來幹甚麼?」李敬意真誠的告訴所長:「救人哪,救人哪。」年輕的辦案警察在門崗還是不走,並用手機和上級請示準備第二天早晨再送。看守所的所長告訴兩個辦案警察:明天送也不收!,兩名警察只好掃興,不得不將李敬意拉回了派出所。又關押了一宿第二天上午得到街道證實確實身體不行才放了人。

事情並沒有完結,負責辦案的無知警察王世祥不聽大法弟子對他們勸告,更聽不進講真相,仍執意羅織罪名申報了兩年勞教才罷手。因而零七年九月十二日 再次綁架的那一幕,雖然距他們非法的勞教期只剩下三個多月的時間,他們仍還是要繼續作惡。

在從馬三家回返的途中,李敬意問一直都皺著眉兇巴巴的所長:你送進去了多少個大法弟子?這個剛調來一年左右的所長說:「只你一個」,李敬意真誠、善意、而又嚴肅的對所長說:那太好了,我是你抓到的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絕不可以再有此類事情的發生,對你們和你們的家人都不好。」並且對車上的其他警巡人員說:「今天你們沒有把我送進去是你們的福份,如果送進去了,老天爺都不會饒恕你們,法輪大法讓人修心向善,道德回升。有百利無一害,牢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一定是要遭惡報,不希望看到你們發生甚麼不幸。」

到了派出所的門口,所長對李敬意說:「大姐,快回家休息休息吧,你都三天沒吃沒喝了,不打不成交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