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慶陽曹桂芳阿姨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二日】我從明慧網上驚聞慶陽大法弟子曹桂芳阿姨遭迫害去世的消息,心情久久不能平靜。回憶起和曹姨接觸的點滴往事,把它寫出來,一方面是對曹姨表示尊敬和懷念,另一方面是想要告訴世人:大法弟子真的是很善良的,希望世人能夠珍惜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善待大法弟子。

曹姨今年五十多歲,在修煉前是大字不識一個的農村家庭婦女,她沒上過學,修煉後不到一年時間就能通讀《轉法輪》。她是在當地商場做賣服裝的小生意。記得一同修曾對我說,迫害前,他曾到曹姨所在村去洪法,曹姨看到《轉法輪》,一個字也不識,就急得抱著書哭了起來,哭著哭著就抱著書在桌子上睡著了。以後就慢慢的能夠通讀《轉法輪》了,真是奇蹟。

修煉法輪功後,曹姨在當地最有影響的是曾經在商場撿到一個裝有一萬兩千元的一個黑皮包,最後找到失主,把錢歸還給了失主。那個失主當時給她回報,她沒要。當地政府為此還表揚了她,曹姨還曾開玩笑的對我說,她的丈夫罵她是「冷松」,那當然了,常人怎麼能理解修煉人的思想境界呢。走進曹姨家裏,到處都可以看到她家的牆上掛著許多當地政府表彰她的各種獎狀,有的是「先進模範人物」、有的是「優秀個體戶」、有的是「模範帶頭人」等。

曹姨最初給我影響最深的是,有一個初秋的一天在一同修家裏,那天下午正下著毛毛小雨,我正在單位辦公室上班,手機突然響了,一接是曹姨打來的,她告訴我她正在一同修家裏,想和我見面。我一看天正在下小雨,加之路途遙遠,行路不便,我又在上班,就在電話裏想推脫掉。不想曹姨在電話裏笑著說:「誰也擋不住咱們!」我當時就感到很慚愧。於是我就匆忙離開辦公室。剛出辦公室的門,天就放晴了,還出了太陽,我一下驚喜的不得了。

趕到了她那裏,曹姨很熱情的迎了上來,和我交流了一些修煉中的事情,並給我帶來了師父的《洪吟二》,當時我的心情非常感動,我感覺到曹姨對待我就像親生的父母一樣那樣好。晚上,我們乘車到另一同修家裏開了個小法會,進行了交流。我注意到曹姨一邊聽一邊在抹眼淚,我就問她為何這樣傷心,曹姨說:「我們的同修多好啊!見了同修就像見了親人一樣,我是激動的流眼淚!」

有一年春季,我去曹姨所在地,曹姨為了我能有個多落腳的地方,就為我跑前跑後聯繫了幾個同修家裏,還專門找了幾個同修和我們進行了交流。除了在法會上我們切磋外,我和曹姨還單獨進行了幾次交流,慢慢的我知道了曹姨修煉中經歷的一些苦難:除了在明慧網上報導的有關她的迫害外,曹姨家庭環境並不好,曹姨說她的丈夫是一個不太管事的常人,曹姨的家裏內外都要靠她一個人支撐,她曾指著她家的幾座屋子說,都是她一個人蓋起來的,丈夫一點事都不管,為蓋這幾座屋子,差點把她累死了。一個女人能蓋起這幾所大屋子,能想像的到她是怎樣吃苦的!

我在講真相中遭到迫害後,曹姨曾經多次幫助過我。有一次我被邪惡拉去打了一下午,晚上放出來時,投奔到一同修家,早上去曹姨家,曹姨看我穿的很單薄,就把她的一個貼身穿的夾衣脫下來,送給我。還給了我一些錢,這件夾衣到現在還穿在我身上。又有一次,由於迫害,我沒地方去了,曹姨把我送到了一個她的親戚家裏住了一段時間,在此期間,曹姨多次帶著禮物來看望我,問寒問暖,無微不至。使我特別感動的是,有一年臘月接近過年,我回不了家,曹姨囑咐我一定要到她家裏過個年,我因在外地有事沒去她家過年,聽她兒子後來對我說,曹姨一直惦記著我。為了使我有個安身之處,曹姨還準備為我在一商城租個攤位和她一起賣衣服謀生,解決我的生活問題,可惜當時沒聯繫到。

除此之外,曹姨每次見到我,都關心的問我生活上的一些事情,也給我送了幾次衣服和一些錢,還關心的在法理上對我的修煉進行了幫助,可惜我有時悟性不好,還誤解了幾次,現在回想起來很內疚,曹姨對我的幫助是多麼的珍貴和無私。曹姨的突然離世,使我真正理解了師父說的一定要珍惜同修之間的緣份,本想打算過一段時間回去看她,不想成了永別,再也見不到她了。

曹姨在生前講真相救人這方面做的非常好。幾乎凡是她接觸的人,她都講了真相,因為做生意接觸的人多,曹姨講的人也多,由於曹姨對她接觸的每一個人都很和善,最後甚至連一些當地的商場管理也都很佩服她。記得前年我到曹姨那裏去,她對我說,家裏很忙脫不開,本打算不想賣衣服了,但是為了救人,她就一直開著那個小店。我雖遠在外地,心裏對曹姨在救人這一方面一直很佩服。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22/2202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