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編輯當地真相資料中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三日】我能在正法修煉的路上走到今天,全憑師尊的慈悲呵護。在這「值千金,值萬金」的最後時刻,我感恩師尊給我這千載難逢的機緣,成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把近期修煉的情況誠心向師尊彙報,與同修交流。

一、「開放的」大腦

我基本上一直參與當地真相資料的傳遞、製作,原來是從同修那兒傳底稿複印,後來有了一體機,仍然只是用複印功能。文字的部份複印效果還可以,圖形的複印效果就很差,尤其是明慧畫報等圖形多的真相資料。通過學師尊新的講法,悟到隨著修煉境界的提高,大法弟子的技能也應該隨之提高,不能再只滿足於數量多、速度快、保證同修的經文、週刊、真相資料的需求就可以了,應該做出更精美的真相資料救度更多的眾生。我想我必須學電腦了。

自己有了學電腦的願望,在師尊的呵護下一切都水到渠成:零七年六月份我用自己的積蓄,請搞技術的同修買了台很好的二手筆記本電腦,又有另一個技術同修熱情主動上門教我技術,我年齡較大、文化程度又不高(初中)、也沒學過英語,但我從師父的法理中明白我是師父選中的大法徒,為做出更好的真相資料來救度世人,在做好三件事的過程中修去人心,把自己溶於法中我就會開智開慧。在同修的耐心幫助下,我基本掌握了使用技術,又購買了新的打印機,遇到技術同修不在面前,而我要及時給其他同修打印甚麼資料時,有很多技術我還是不會。

一次我市一個鎮上的同修們覺的一首民謠很受農村老百姓的歡迎,想讓我把這首民謠做成粘貼,貼在村子裏讓鄉親們得到救度。我想找同修去做吧,會編輯的同修也很忙,還不知道同修在不在家,跑來跑去太浪費時間,我就想不要再等、靠、要了,自己動手做吧。遇到不會的地方腦子經常會想點一下這兒試試吧,三點兩點就解決了問題。慢慢我周圍聯繫的同修需要一些有針對性的救度世人的真相資料,我都可以滿足大家的需求了。有同修被非法綁架關押的消息傳來後,及時做出緊急營救的粘貼立即散發張貼出去。

後來教我電腦的同修說我的大腦好像是「開放的」,一點就通。我深深知道,根本不是因為我多麼聰明,只是因為我所做的不是為自己怎麼樣,是為了及時做出更精美、更有針對性的真相資料救度更多的眾生,師尊給了我能力和智慧,如果說我的大腦真的是「開放的」,那也是師尊賜給我的。

二、編輯製作當地真相資料

零八年二月份因為周圍的同修過大年紛紛回老家講真相救度眾生,不能及時給我傳U盤,我就買了無線上網卡學上網下載,徹底獨立了。因為我在當地一直參與真相資料的傳遞、製作等,接觸網絡後發現,有一些同修揭露當地邪惡迫害的文章我都沒見過,尤其是篇幅較長的,其實《明慧週報》當地版同修已經做了幾年了,對揭露本地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救度當地的父老鄉親起到很大作用,而且已經很成熟了。我想因為版面有限吧,就想編輯一些揭露迫害的文章散發出去,揭露邪惡、抑制邪惡、救度眾生。

本市另一個區的一個同修從保定勞教所的非法迫害中闖出來以後,讓我從其他上網下載的同修處搜集了一些當地迫害的資料信息傳過去,想編輯揭露當地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資料,後來這個同修被非法抓捕、判刑,至今仍然被非法關押在監獄遭受迫害。我想這件事既然我知道了(找同修搜集當地迫害的資料信息時我沒有說明誰要),我有責任接著做下去,我不知道我修煉的這條路是否包括這一步,也不知道那久遠的神聖誓約中是否有這些內容,我想我動了這一念可能也不是偶然的,只要是對揭露邪惡、救度眾生有利的事,我就應該積極主動的儘量做好。我想應該配合好《明慧週報》當地版的同修,把揭露當地邪惡、救度眾生做的更好。(因為《明慧週報》當地版的同修已經做的很好了。)

我利用給同修傳資料的U盤裏面的當地同修揭露迫害事實的文章,簡單編排一些真相資料,當時覺的全部文章都是來自明慧網,編輯後就在一定範圍內印發了。我學會上網後覺得還是請明慧同修把一下關,心裏才放心坦然,就發到明慧網當地的第一張真相資料,沒想到幾天後明慧網就發表了。

看到明慧網,給我打開一個全新的了解海內外大法形勢的窗口。《明慧週報》我們每期不落都做很多分給同修們,我就想應該把《明慧週報》沒刊登的一些大法洪傳、聲援三退、眾生明真相得福報等消息選擇一些在當地的真相資料上,也給同修和世人增加一個了解真相的窗口。

明慧網發表的那張真相資料對我是一個很大的鼓勵,我覺的應該繼續把當地的真相資料做下去,做的過程中多次感覺難度很大,也不只一次想放棄,感覺就像剛剛會走,馬上就必須快跑一樣的感覺。無論是從內容選擇、語言組織、版面安排、圖片複製等許多問題,對於剛剛學電腦半年多、學上網只有幾天的我來說都是有難度的,很多東西都是在師尊的點化下慢慢摸索做出來的。我文化本來就不高,上學外語學的還是俄語,僅僅基本認識英文二十六個字母。每期當地的真相資料發到明慧發表之前,明慧編輯同修都會仔細修改。前幾期甚至有的修改的地方都比較多,看到後第一念是: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編輯的都白費了,覺的有點可惜了。這一念出來馬上我問自己,為甚麼覺的可惜?因為是我花了時間精力做的被修改了,我覺的精心挑選的內容刪掉了……,全是我、我、我,挖挖自己的心,放不下的是自我,是證實自己的心在那兒作祟。回過頭來再從新看看明慧編輯同修修改的地方,就感到真的內容更全面了,救度眾生的效果會好的多。沒有人心做怪,就會被明慧編輯同修對法負責、對眾生負責、對同修負責、也是對自己負責的境界所感動,感到海內外大法弟子真的是一個整體,我們互相圓容,協調一致救度更多的眾生。

以後每期真相資料明慧發表後我都會仔細看明白,甚麼地方修改了,找出原因以後要注意做好,儘量少給同修添麻煩,儘量節省明慧編輯同修的時間,儘量提高自己的編輯水平。從海外同修的切磋文章中,我知道做明慧編輯的同修大部份都是上班族,業餘時間編輯明慧稿件,很辛苦!在此也謝謝明慧編輯同修長期以來的幫助!

三、製作賀卡

很早我就想親手做一張賀卡發到明慧,恭祝師尊節日快樂。原來只能委託其他同修代表我的心意,我學會電腦後,就用WORD文檔做了一張賀卡,寫了賀詞發到明慧網,結果賀卡沒有發表。直到明慧編輯部發了關於賀卡的說明通知,我才懂得還要轉換格式才行。

到了零九年一月份過年前,我自己下定決心做一張賀卡,但怎麼做還是一頭霧水。在我冥思苦想中,腦子中突然來了「靈感」,想起來搞技術的同修在教別的同修如何做光盤盤貼時,說用甚麼軟件的抓拍功能就可以。我就找找自己的電腦上發現也有抓拍功能的軟件,心想能不能抓拍賀卡呀?打開試試吧,左點點,右點點,終於做成了第一張向師尊拜年的賀卡。夜深人靜中當打開圖形文件看到終於做成的賀卡時,我不禁雙手合十,淚水順著臉流個不止,謝謝師尊讓我的願望得以實現。

第二天,我告訴和我協調做資料的同修,可以代表她給師尊拜年了,同修也挺高興,她問我:誰教給你的?我告訴她,是師尊給我的智慧!也把我自己製作賀卡的方法告訴給其他同修,讓大家都了卻自己給師尊祝賀節日的心願。

四、棒喝

我們當地的真相資料做了一年多後,有一期真相資料發到明慧上一個星期過去了,始終沒有發表。剛開始我只是從版面上找表面,是不是神韻演出的照片不應該裁剪,是不是文章選的存在問題……,在學法的過程中我悟到最根本上得從自己的心性上找。我近幾個月的狀態不好,常常陷入單純做事的狀態中去,忙完這事忙那事,經常會把學法的時間擠的很少,甚至沒有時間學法,學法也靜不下心來,甚至想著安排學完法先幹甚麼後幹甚麼。有時急急忙忙做完真相資料發到明慧網,就和同修去外地參與營救被非法抓捕的同修,回來後就又忙當周該做的資料、刻錄神韻晚會光盤等,有時忙到後半夜,早上煉功就起不來。學法、煉功跟不上,人經常處於疲憊的狀態,常常想忙完這事就好好學法、把煉功補上,可是堆著的事情做完一些,馬上又有別的事擺在面前,讓我處於好像忙不過來的狀態。

我覺的明慧編輯同修一下子把我從這種單純忙事的不正確狀態中敲醒了,靜下心來找找自己,自己都嚇一跳。由於沒有把學法擺在首位,在做事中狀態就是常人做事,陷入舊勢力安排的忙不過來的怪圈。雖然也知道自己的這些能力都是師父給予的,也知道編輯真相資料的過程是修自己的過程,由於學法沒跟上,陷入人幹事的危險狀態,後幾期甚至有完成任務的感覺,有時看看自己編輯的真相也覺的挺好,愛面子的心、求名的心、證實自己的心、放不下自我的心,都暴露出來了。挖挖根子還是為私的那些舊宇宙生命的本性,不想吃苦,求安逸,不想負責任,怕出錯同修們指出沒面子,只想聽好聽的。一個「忙」字掩蓋了我堅持自我、證實自己等很多的執著心,現在想想真的很汗顏。

我找到了自己修煉的不足,給明慧編輯同修寫了一篇交流文章發了出去。兩天後網上就發表了我們當地的真相資料,打開一看正是遲遲未發表的那一期。明慧編輯同修也同時給我回了一封短信,表示非常抱歉,那一期真相資料是他們在工作程序中漏掉了。並且鼓勵我「……做的挺好,請堅持做下去。讓我們共同提高,兌現我們助師正法的神聖誓約。」我看了就更覺的慚愧,這哪是明慧同修漏發了啊,分明是師父棒喝我一下,讓我修好自己、去掉人心。只有用大法弟子最純淨的心態編輯、製作、散發的真相資料,才能帶有大法弟子的慈悲正念之場,才更體現出大法救度眾生的威力。

五、在協調一致中修自己

我剛剛開始編輯當地真相資料時,逐步學會編輯的過程真的是一個修自己的過程,由於自己帶有不同程度的在大法中求名、證實自我、爭鬥心、求完美、不讓人說等人心、人的觀念,是在師尊的呵護下一點點修過來的。

我們市的《明慧週報》地方版已經做了好幾年了,我開始做真相資料時首先起了爭鬥心,有自己認為好的新聞信息就搶著快編輯在真相資料中發表,常常和明慧週報地方版做同樣的內容。有一次聽同修說起此情況:都是同樣的內容,真相資料就多餘做,有明慧週報地方版就足矣。我心裏一驚,為甚麼讓我聽到這些呢?師尊借同修的嘴在點化我甚麼?是不是我不該編輯真相資料?反覆學法後我悟到不是不該做,而是不能帶著骯髒的人心做。師尊講過信息共享的法理,我的理解就是大法弟子要協調一致、互相補充,相互配合,形成圓容不破的整體機制,才能最有效的救度更多的眾生。

隨著一期一期真相資料的編輯發表,我的心也慢慢變的平和起來。現在我每期真相資料的編輯,都等《明慧週報》地方版的同修發表後,我再適當的編輯真相資料的內容,共同把揭露當地邪惡、抑制邪惡、救度眾生做的更好。有時因為有要營救被非法迫害的同修需要去外地,時間實在安排不開的情況下,我就貪晚做出A、B兩版的版本發往明慧網,請明慧編輯同修給把握一下,儘量做到不重複。實際上在做的過程中還有很多我暫時意識不到的人心或人的觀念,懇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目前我因為家務事離開家鄉,來到另一個城市生活,面臨的是新的修煉環境。請師尊放心,弟子一定儘量做好三件事,和新同修們協調好,有問題多為別人著想,有矛盾先找自己心性,救度更多的眾生,讓師尊多一些欣慰,少一些操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