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龍潭分局山前派出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綜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三日】(明慧通訊員吉林報導)吉林省吉林市龍潭分局山前派出所以所長閆家富、岳海平為首的惡警們十年來跟隨中共惡黨瘋狂迫害法輪功。據不完全統計,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張俊英、王忠元、鄭銳、史桂榮、王佳太、王金霞、紹豔秋、聶鐘、劉中平、鄧世美、鄧芳、關玉鳳、丁美蘭、侯春香、閆維榮、遲忠華、高淑珍、陳瑞蘭、張英菊、史桂榮、劉月志、王宏、呂桂芹、馬振宇、董淑蘭、劉紅霞、李廣軍等法輪功學員,他們中有被非法判刑的,有被非法勞教二年的,非法勞教一年的,非法拘留半個月的、關洗腦班的。關玉鳳被非法判刑七年。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二日下午一點多鐘左右,吉林市龍潭分局國保大隊和山前派出所惡警們闖到法輪功學員呂桂芹家中,將呂桂芹及其客人史桂榮、董淑蘭、李廣君等五人一起綁架後抄家。接著市龍潭分局國保大隊大隊長惡警韓福元帶人趕到,並對搜出的法輪功書籍、真相資料等進行拍照。為了掩蓋他們違法犯罪事實,惡警韓福元打電話通知市龍潭分局補開「搜查令」。

當晚八點三十分左右,惡警將呂桂芹、史桂榮、董淑蘭、李廣君等五名法輪功學員非法送進吉林市第一看守所,所謂罪名是「擾亂社會秩序」。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四日下午一點二十分,被綁架法輪功學員的家屬一行數人,來到龍潭公安分局國保大隊要求立即釋放五名被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接待他(她)們的是國保大隊的大隊長惡警韓福元和副隊長徐××。當家屬問:我們不知現在人被拘押在哪,沒有接到任何通知和手續。韓福元態度蠻橫的說:要甚麼手續,都在派出所,只要你煉法輪功就違法。家屬們讓他們拿出法律依據,甚麼法律條文能證明煉法輪功違法?韓福元惱羞成怒,兇惡的大吼道:共產黨說誰有罪誰就有罪。跟我們講人權,××黨說的算,我看你們個個都像煉法輪功的,馬上打電話聯繫都抓起來。並詢問法輪功學員家屬誰是煉法輪功的,並說我這不接待你們,一邊說一邊強制把法輪功學員家屬推出屋外,不讓進屋。韓福元當時態度惡劣。家屬們當時幾人要求給他們一個明確答覆。韓福元大聲嚷道:我就不接見你們,讓找當地派出所,還說你們愛上哪告去就上哪告,我就相信××黨,就聽××黨的。我們不管你們是不是好人,我們就抓人,吃××黨的飯,就聽××黨的話,我們是上指下派。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五日八時三十分,法輪功學員家屬又來到山前派出所,要求釋放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派出所所長閻家富、具體辦案人員井玉文、許立新等蠻橫的說:為甚麼抓人,就是因為法輪功人員聚會,犯的是擾亂社會治安秩序罪,其它的沒有必要和你們解釋……

當家屬質問他們幾個老人在自己家裏就能違犯社會秩序嗎?並告訴他們抓人是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並表示我們已經諮詢過律師。其中派出所一名惡警大聲嚷道:甚麼律師,根本不懂法,黨中央不讓煉,就不能煉,誰煉就抓誰。家屬在與他們理論時,所長閻家富等人暴跳如雷,強行把家屬們推出門外,並鎖上防盜門,猖狂的說:不服你們就去告,上哪都行。當時的場面,惡警就像一群流氓土匪一樣,就連去派出所去辦其他事情的人,也要敲上幾分鐘的門。經過他們從窗口辨認,不是法輪功學員家屬,才可以進去,然後大門馬上又被反鎖上。

董淑蘭遭迫害事實

董淑蘭,女,六十二歲,修煉前身患多種疾病,如肺結核、膿胸,做大手術左側摘除五根肋骨,還有膽結石、腎結石、頸椎、游離腎等,最嚴重的病是世界罕見的病叫作「惡網」,就是骨髓裏的網狀細胞惡化,它比惡性腫瘤,白血病都嚴重,根本治不了,看專家、教授,住遍各大醫院都無法醫治,苦不堪言。吉林市附屬醫院將其介紹給天津血液研究所,國家拿董淑蘭做病例研究,因治病欠債太多沒有希望了,就等著了,葬老衣服都做好了。

一九九六年四月中旬,董淑蘭經人介紹有幸喜得大法,通過學法煉功,心裏一天比一天亮堂,身體一天比一天好,不到一個月,久治不癒的十多種疾病都不見了。幹活有勁了,走路一身輕,上樓上多高也不累。鄰居們看到董淑蘭的變化,都說法輪功真神奇,為此,有十多人走進大法修煉中。董淑蘭從內心感恩師尊,是法輪大法給了她第二次生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邪黨瘋狂迫害法輪功,在這十年多中,曾三次被邪黨非法勞教關押五年之多。在被綁架後遭受過酷刑折磨。吉林市刑警二大隊惡警把董淑蘭綁在老虎凳上,三名惡警強行讓董淑蘭按手印,董淑蘭不配合,結果把大拇指扳傷,左手無名指指甲被全部剝落,也沒按上。又來了三四名惡警,打開老虎凳之後把董淑蘭拖到一個地方,董淑蘭看見牆上有根鐵管子,鐵管子上有好幾個手銬,牆上有血跡,這時一個惡警說,你看見這個槓子了嗎?比你厲害的人都沒逃過這個刑具,你要不配合就給你吃搖頭丸。然後三、四名惡警又強行把董淑蘭左手吊了起來,腳剛剛能碰到地,不知過了多長時間,他們又回來按右手印,然後又把董淑蘭右手吊起來按董淑蘭左手手印,強按完手印後董淑蘭又被吊銬了很長時間,惡警又強行讓董淑蘭坐老虎凳。

惡警將董淑蘭劫持入黑嘴子勞教所勞教一年,在非法勞教期間強迫她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不寫「五書」(放棄信仰的悔過書等)惡警就拳打腳踢,靠牆站立,用電棍電。不讓和別人說話,不讓睡覺,每天強行奴役勞動十六至十七個小時。經常加班,完不成任務就說給加期,不讓家人接見。身心受到了極大的摧殘。她的家人及親友也不同程度的受到了傷害。

劉紅霞遭迫害事實

劉紅霞,女,三十三歲,原吉林市十一中日雜批發市場業主。二零零六年七月十四日上午十點左右,劉紅霞正在吉林市日雜批發市場賣貨,吉林市龍潭分局山前派出所所長閆家富帶領七八個惡警闖進日雜商場,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劉紅霞。在沒有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閆家富帶領著這伙惡人對法輪功學員劉紅霞拳打腳踢。井玉文和其他幾個惡警,分別拉扯劉紅霞的四肢,當時劉紅霞被折磨的處於半昏迷狀態。她的姐姐也被這伙惡人當眾打傷,頭髮被拽下來好幾綹。當家屬質問為甚麼抓人,惡警閆家富不敢正面回答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就誣蔑法輪功學員劉紅霞是「殺人犯、刑事犯」。當時商場圍觀的群眾有上百人,惡警不斷重複這句話,以便掩人耳目。同時打電話給昌邑分局和蓮花派出所,之後調來十多名警察,把處於昏迷中的法輪功學員劉紅霞強行抬上警車帶走。拉到吉林市龍潭分局山前派出所。

當時圍觀的群眾裏有人說:如果真是殺人犯早跑了,怎麼會在這裏做生意呢?警察又在騙人了。

下午他們把劉紅霞帶到審訊室,他們甚麼也沒問劉紅霞,就一直寫材料,這時非法辦案的警察讓一個職員幫他寫,這個職員問辦案人說:「這些都寫嗎?」他說:「都寫,反正對法輪功不用講甚麼法律,急眼把商場那些人都抓起來,妨礙公務。劉紅霞你如果配合點,就讓你在看守所少呆些日子,否則關你一個月。」

大約下午三點左右他們把劉紅霞帶到龍潭分局,讓劉紅霞在一份材料上按手印,劉紅霞看上面寫著說有大量光碟和磁帶。劉紅霞說「我沒有這些東西,我不按。」五點鐘左右,他們把劉紅霞送到吉林市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一個月。八月十四日上午山前派出所和龍潭分局的惡警讓劉紅霞在一份看守所釋放通知書上簽字,說:「劉紅霞快簽個字吧,我們把你放了,讓你回家。」劉紅霞說「我得看一看。」然後劉紅霞把釋放票子拿開,見底下是一份勞教劉紅霞一年零三個月的執行書,劉紅霞說:「你們憑甚麼勞教我?」劉紅霞堅決不簽。當時分局的人氣急敗壞的說:「不用她簽了,把她給反銬上。」然後就直接把劉紅霞送到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

在勞教所被迫害期間,劉紅霞不寫「五書」(放棄信仰的悔過書等),她們就不允許劉紅霞正常洗漱,關禁閉整整八十天。造成劉紅霞全身長滿了疥,也不許劉紅霞與家人正常接見,使劉紅霞的家人多次往返於吉林與長春兩地,增加了家人的擔憂。劉紅霞八十五歲的姥姥特意從吉林來看劉紅霞,也不讓見,家人給劉紅霞送的棉衣、棉鞋等物品被扣在管教室不給劉紅霞,更不允許劉紅霞報貨(買東西)包括糖、醬、鹹菜等。劉紅霞因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失去了人身自由,連起碼吃的權利都沒有,健康權完全被剝奪了

張俊英遭迫害事實

法輪功學員張俊英,女,六十歲。吉林市江北汽車配件廠退休職工。家住山前街二委四組。1998年5月得法後,身心受益,按「真、善、忍」做好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黨瘋狂迫害法輪功開始後,張俊英於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中旬進京上訪,後被吉林市龍潭分局山前派出所接回,非法關押在吉林市第三看守所,二零零一年農曆年前夕,被送往長春黑嘴子勞教所進行迫害,因心律快,血壓高,勞教所拒收,可龍潭分局山前派出所仍不放人,讓張俊英天天去派出所報到,還讓給他們做飯,被張俊英拒絕。後來張俊英提出不再來派出所報到時,他們讓交五百元錢後才回家。

從二零零六年八月至二零零九年九月,僅四年中,龍潭分局山前派出所曾三次到家中綁架張俊英,惡警劉陽、井玉文、指導員仲力權等多名惡警參與對法輪功學員張俊英的非法綁架,非法抄家。其中,惡警劉陽、指導員仲力權三次都參與對法輪功學員張俊英的綁架。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三日(邪黨開十七大前夕),張俊英在家中做晚飯,龍潭分局山前派出所劉陽、井玉文兩名惡警闖進家中,問張俊英還煉不煉,張俊英說:煉,接下去同他們講真相,一會姓井的手機響了,他就出去了,十分鐘後,領進十多個惡警,帶著照相機,進屋就翻,連翻帶照。抄走大法經書,《轉法輪》、煉功帶、講法帶、光碟、師父法像、香爐、香、真相資料等,將張俊英強行綁架到山前派出所,晚十點多送往吉林市看守所非法關押。

當家人得知消息,於八月二十四日上午八點左右就來到山前派出所要人。家人問警察為甚麼抓人?當時片警劉陽態度蠻橫,反問家屬:你們是她甚麼人?當其中一家屬沒有回答他的問題時,竟然被他們攆出來。過一會家屬還想進屋,再一次被惡警井玉文擋在門外。後來閆家富路過,家屬上前想和閆家富說明張俊英被抓的情況,居然遭到閆家富無理拒絕,閆家富野蠻的說:你不說姓名,不跟你談。沒過一會兒,片警劉陽給家屬開了一份所謂拘留票子,竟然沒有寫辦案人的姓名,同時還強迫家屬簽名否則不給。當家屬索要抄家清單時,他們無理拒絕。

八月二十五日,張俊英的家人來到龍潭分局國保大隊,家人詢問為何抓張俊英?她是好人,國保大隊警察說:國家定法輪功是××,煉就是犯罪。你要煉的話也會給你勞教,那警察又開始搜身,家人阻擋不准搜身,警察抵賴的說:我這不是搜,是摸。因為沒有翻到手機,就氣急敗壞的威脅家人說:趕快走,別妨礙我們辦公,否則的話以擾亂司法人員辦公罪拘留你。

第三天山前派出所惡警劉陽等人到看守所,讓張俊英在勞教票上簽字,張俊英不簽,惡警劉陽說:「簽也送不簽也送」。九月十三日將張俊英送往長春黑嘴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在非法勞教期間,黑嘴子勞教所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強行洗腦,讓邪惡猶大給念污衊大法和師父的黑書,看他們的造假錄像,逼迫寫所謂的「五書」(放棄信仰的悔過書等),不寫不讓睡覺靠牆站,並超強勞動,張俊英身心受到了很大的傷害和摧殘。最後被迫害的雙眼看不清東西,飯桌上盤中的菜只能看是一個堆,看不清是甚麼菜。張俊英於二零零七年八月末回到家中後,得戴七百多度的眼鏡才勉強看清大法經書。但經過堅持學法煉功,很快眼睛視力恢復正常。張俊英所居住地的山前派出所、山前街道多次上家、打電話、叫人傳話進行騷擾。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邪黨開奧運前夕)晚三點半在家中,吉林市龍潭分局山前派出所副所長岳海平、片警劉陽、警車司機,三個惡人闖入張俊英的家,非法把五十九歲的婦女張俊英再次綁架到山前派出所。當時她一人在家,張俊英是被強行拖走的,連鞋都沒穿。是鄰居給送的鞋,過一會,惡警又來非法抄家,還恬不知恥的問鄰居誰能打開她家門,鄰居說:「沒有鑰匙」。惡警回派出所裏拿來工具將門撬開,偷走家中所有大法書籍、音像、光碟等物品。鄰居打電話告訴張俊英的女兒,兩個女兒從家裏趕到山前派出所,山前派出所讓她女兒交五十元「抓捕費」。不法警察勒索了她女兒五十元錢後,當晚把張俊英劫持到吉林市龍潭分局,後非法關押在吉林市看守所。

山前派出所不法惡警又到一法輪功學員家抓人,當時法輪功學員不在家,強迫她親人寫不煉功保證,讓法輪功學員簽字,否則就抓人,還美其名曰:他夠意思,有的該抓的我都沒抓,夠照顧的了。

張俊英非法關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十天後又被非法勞教一年,送長春黑嘴子勞教所遭受迫害。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五日回到家中,僅四個月,身體還沒完全恢復,又於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五日,(邪黨十一前夕)下午張俊英在家中,又被吉林市龍潭分局,山前派出所惡警劉陽,指導員仲力全等四人非法綁架抄家。非法關押在吉林市拘留所。在拘留所其間張俊英身體不適,山前派出所惡警帶張俊英去醫院檢查身體,其丈夫及女兒得知消息後,趕去陪檢。山前派出所惡警不准再通知其他親屬,還威脅張俊英的丈夫及女兒,如果通知其他親屬,就打「110」來錄像,那時會影響到張俊英女兒的前途等。還怕其他親屬來,又臨時改去別的醫院。可見惡警迫害無辜好人,是多麼的心虛害怕,見不得陽光。傍晚又將身體虛弱的張俊英送回拘留所,繼續劫持。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六日張俊英家屬去山前派出所要人,山前派出所所長態度蠻橫無理,自己不說姓名卻問家屬姓名,還要看其身份證。家屬拒絕報姓名,就將其家屬趕到門外。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八日清晨,張俊英家屬從琿春市、舒蘭市等地趕到吉林市,早八點半再次來到山前派出所要人,找所長。派出所職員謊稱所長不在,家屬質問為甚麼三番五次到家裏非法抓人,抄家?開「十七大」時上家抓人,開「奧運會」時上家抓人,又到「十一」了,又上家抓人,你們是土匪呀。你們不抓壞人,專門抓好人。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太太你們老整她幹啥,她煉法輪功身體好了,要不煉法輪功她早癱瘓。才從勞教所回來不到四個月你們又到家抓人,你們還讓不讓老百姓過好日子啦。後來一個姓仲的指導員接待了家屬,拿出一本《轉法輪》說是犯罪證據,還假仁假義的說要家屬配合轉化,將家屬的電話號碼,身份證號碼都記了去,而他只給家屬留了派出所的公用電話,不給留自己手機號碼,欺騙家屬。

九月二十五日,張俊英的姐弟們大清早又從外市趕到吉林市山前派出所,正是上班時間,山前派出所警員謊稱辦案人員劉陽還沒來,教導員仲力權辦別的案去了,欺騙家屬。而這邊卻由惡警姜海濤、樊永利等人開車去拘留所拉張俊英,送長春女子勞教所。當家屬質問惡警姜海濤為甚麼迫害好人,並要求放人,惡警姜海濤說;「你讓上面把法律改了吧。」家屬們打出租車趕到吉林市拘留所,看到張俊英是由兩個人攙著上的警車,身體狀況特別不好。拘留所大門外等候探視的人們也非常氣憤,一位司機從車窗伸出頭來說;當今的警察「連土匪都不如。」

張俊英於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五日在家中被非法綁架關進吉林市拘留所,到九月二十五日送往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半。家屬們沒有接到任何走法律程序的手續。

中共邪黨吉林市龍潭分局,山前派出所執法犯法,迫害善良民眾天理不容。張俊英因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符合憲法賦予公民信仰自由的權利,卻慘遭迫害,被誣陷扣上所謂「擾亂社會治安」的罪名,五次被非法抓捕,四次被非法勞教,身心遭受了嚴重的傷害和痛苦,她的家人及親友也不同程度的受到了傷害。

二零零九年九月三十日晚十點鐘左右,吉林市龍潭區山前派出所兩名公安不法之徒到法輪功學員李廣軍的父母家中騷擾,並追問李廣軍家庭住址和電話號碼,然後去找李廣軍家(不在山前派出所管轄之內),因沒找到住址又返回到李廣軍父母家,欺騙、恐嚇李廣軍的母親說:「我們是執行公務,必須帶我們去找你兒子,我們只要隔窗戶看一眼就行。」李廣軍的母親被逼無奈只好帶他們到兒子家,家中無人,敲了半天門,鬧的四鄰都不得安寧。

吉林省吉林市龍潭分局,山前派出所以所長為首的惡警們十年來對法輪大法。對法輪功學員犯下了滔天大罪,從他們的所說所做的一切來看,地地道道的是一群法盲,根本就不懂法,只是被邪惡流氓集團利用的工具而已,是執法犯法的帶證土匪。

憲法規定人有信仰自由,言論自由。法輪功所做的一切都是合法的,修煉法輪大法合法,講真相合法。法輪功在這被迫害的十年中,一直是和平、理性、的向人們講述法輪功真相,講述法輪功被迫害真相。告訴民眾真實情況。十年來國內國外的法輪功學員就做這一件事情,告訴人們真相,使人們從邪黨的謊言中擺脫回來,認同善良,為自己及家人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在此勸告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不法人員,由其所長閆家富,副所長富岳海平,惡警劉陽、井玉文、指導員仲力權三次到家中野蠻綁架六十歲的法輪功學員張俊英,姜海濤、樊永利助紂為虐,其不知你們是最可憐的,你們被邪黨指使利用非法綁架法輪功學員,然後才造成非法拘留、非法勞教、非法判刑、酷刑折磨、迫害致死等惡性事件發生。你們犯的罪還小嗎?善惡有報是天理,要知道人做甚麼都要承擔的,不是說你幹完壞事就完事了,是要清算的,是要承擔歷史責任的,必將受到人間法律和道德法庭的審判的。這只是時間問題了。而且就在眼前。

西班牙國家法庭做出了該國一項史無前例的裁定,以「群體滅絕罪」及「酷刑罪」起訴江澤民、羅幹、薄熙來、賈慶林、吳官正五名迫害法輪功的元凶。這是歷史的必然,是天意。

你們應當好好反思自己的出路了。元凶自身都難保,你們原以為有主子撐腰的幫兇走卒們還能有甚麼出路嗎?!唯有懸崖勒馬、回頭是岸。相信在不久的將來,這些迫害法輪功的元凶、中國民眾的公敵,將受到中國大陸法庭的審判和嚴懲。「歷史上迫害正信的從來都沒有成功過。」

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不法人員,該清醒了,中共幾十年暴政,造成八千萬中國人非正常死亡,今天又迫害善良的法輪功修煉者,已是天怒人怨,天滅中共是歷史的必然,不要一意孤行成為中共惡黨的殉葬品。不但害己,也殃及家人。立即停止對法輪大法的迫害。為自己及家人贖回自己的未來。

附電話:區號0432
山前派出所電話: 3044843 ,2193107所長:閆家富   指導員:仲力權   副所長:岳海平
警察:姜海濤 、樊永利、樸哲奎 、劉陽 、王瑛偉 、呂志剛、 張敏、陳元珠、 井玉文
龍潭國保大隊辦公室:3039385 2193025
吉林市龍潭公安分局地址:濱江路2號
郵編:132021 電話:3039658 刑警調度室:3038715
傳真 3067720 、2193057 、3418617 、 2193058
龍潭分局國保大隊惡警大隊長韓福元:3039385 、 2193025(國保大隊辦公室)
惡警副大隊長徐××:3039385
局 長:王 毅 辦公室:3037105 宅電:2024868
政 委:李玉林 辦公室:3039853 宅電:2579011
副局長:孫 偉 辦公室:3039860
副局長:郝壯(兼紀檢書記)辦公室:3039647 宅電:2443666 手機:13904404438
政治處主任:貝紹光 辦公室:3418331 宅電:2563399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