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生死 我終於衝過了病業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二日】我於一九九八年九月得法修煉,得法時我就堅信大法是世界上最好的,在心中從沒懷疑過,非常堅定。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黨開始迫害大法後,我就去北京上訪,我覺的大法太好了,太正了,想去說句公道話。誰知去北京還沒證實法,就被當地警察抓回來關到拘留所,之後又關到洗腦班四十多天才放回家,從那以後幾年中邪惡迫害不斷,被拘留、抄家數次,非法勞教二次共四年。丈夫、孩子一直承受很大壓力,以前丈夫也學法煉功,但在我被非法勞教後他就放棄了,還對我產生了怨恨心理。

零一年被迫害勞教一年,那時雖受折磨,但出來不久身體就恢復了。零三年二月再次被邪惡勞教三年,這次勞教所的惡人們是變本加厲的迫害,為了達到迫使我「轉化」的目地,長期不讓我睡覺,不准上廁所,強迫我面壁站軍姿,指使包夾、吸毒人員對我拳打腳踢,致使我身體受到嚴重傷害,但我絕不向她們妥協,後來她們把我迫害致出現嚴重的病態,不能吃飯、腿腫、胸積水、咳嗽,勞教所怕我死裏頭,於零四年五月份讓我辦了保外就醫。

回家後我學法,但煉功煉不全,因腿沒力氣站不住。家人怕我再遭迫害,不許同修接觸我,加上自己正念不足,過了一段時間身體也沒有好轉,家人就把我送去醫院搶救,醫生給家人講:胃壞死三分之一,貧血、胸積水、肺結核,病的很重。住院一星期回家,在家學法煉功後才慢慢好起來。但到零六年正月,又出現了同樣病業。我想上次沒過好關,這次我一定不把它當作病。我也學法、煉功、發正念,但因心性沒有真正提高,直到最後連站都站不起來,家人再次把我送到醫院住院,這時兒媳不高興,說話也不好聽,我心裏著急。我明白大法是好的,是自己心性沒提高,沒有真正放下生死,沒有做到真正的信師信法,這一關又沒過去。

直到零七年,邪惡再次迫害我,藉口補勞教期,將我關了十個月,那時我身體非常瘦,勞教所檢查說我肺結核非常嚴重,強迫吃藥、打針。我晚上起來煉功,被吸毒人員誣告,第二天惡警罰我掃走廊,不掃就罰站黑板。零七年冬天冰凍,我沒棉衣穿,只穿一件毛衣加一件外衣,惡警叫我和一些吸毒人員坐在大屋子冰冷的地上,導致我又一次感冒加上咳嗽,一直吐血,在勞教所吐了半年才回家。

回家後去檢查,聽兒子說非常嚴重,右邊的肺部完全失去功能,左邊也不好。他拿藥回來對我說,你這個病起碼要吃一年半的藥,而且不吃會產生抗藥性,永遠治不好。我回家後一直吐血痰,這種狀態持續了一年左右。胸肺經常痛,睡覺左右邊都不能睡,有時整晚無法睡。我就打坐,聽師父講法,感覺好了很多。但聽兒子說我病嚴重時,心裏就沒穩住,又再一次吃藥。

可能師父看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還不悟,很著急,記的剛吃三天藥,零八年六月二十六日晚十點多鐘,忽然口吐鮮血,鼻子也流血,但我沒忘記自己是修煉人,這一次穩住了心,也沒告訴家人。到七月七日,再次大吐血,鼻子流血,當時正是十二點發正念,這次我怕自己不行,稍後我去把丈夫叫醒,我心裏想要告訴他,如果有意外,千萬不要講是煉法輪功煉的。他陪我坐一會,看我沒事他去睡了。也許是我剛才怕給法帶來損害的那一念,師父幫我平安度過。

從那以後我徹底清醒了,把藥丟掉,真正放下生死,真的做到去留由師父安排。當時有了這一念,馬上身體一輕,真的沒病啦,一天比一天好,很快就恢復正常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好壞出自一念」,這一念真是太重要了。兒子、兒媳看到我身體好了,都非常高興,他們由此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支持大法,丈夫現在也學法,有時也講真相,我講真相時他也幫著。

我現在寫出自己過病業關的經歷是想與還走沒出此關的同修交流共勉,修煉真的很嚴肅,只有真正做到信師信法,才能走出來。

寫到這,羞愧難當,十幾年的老弟子還這麼差勁,三番五次才過了病業關。恩師為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操盡了心,想起這些我淚流滿面。只有努力做好三件事,兌現自己的誓約,以報師恩之萬一。寫的不好,請同修幫助,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