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法輪功學員遭毒針迫害案例(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中共迫害法輪功十一年來,為迫使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使盡各種手段,其中最惡毒的手段之一,就是用藥物摧殘法輪功學員。唐山市惡警將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綁架到公安局安康醫院注射損害神經的毒劑。

據知情人透露,凡是被綁架到安康醫院的法輪功學員都被注射毒針,毒針分多種類型,被注射毒針後留下的後遺症也表現不同。唐鋼退休職工梁志芹如今骨瘦如柴,開平倪英琴被迫害後出現腦血栓症狀,生活不能自理近三年,於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八日含冤離世。唐山軋鋼廠技術員邵麗燕被安康醫院迫害精神失常。唐鋼職工梁淑芬被劫持到精神病院曾兩次被注射這種毒針。仍被非法關押在豐南看守所的尚世瑩在安康醫院也被注射了不明藥物,那種藥物被注射過後痛苦得眼神發直,眼珠也不會動了,舌根僵直,神智模糊不清,那種痛苦真的會使人精神崩潰。唐海縣李鳳珍在安康醫院被迫害失憶......

二零零零年,被非法關押在唐山市第一看守所的多名法輪功學員,因不放棄信仰被綁架到唐山公安局安康醫院注射毒針迫害。當時在安康醫院被麼淑君、張X注射這種藥物的有邵麗燕、吳淑霞、梁志芹、倪英琴、董樹桂、馬晉(冀)華、趙惠霞、張淑娟、某老師等十幾人。其中受害最重的是梁志芹。董樹桂心情煩躁、坐不下、呆不住,滿腦子亂哄哄不知如何是好,滿地亂轉圈。吳淑霞、馬晉(冀)華躺在床上,一種從未有過的精神壓力、痛苦,侵擾她們不能安寧,無法入睡,一會一醒。每個人都有渾身軟綿無力的感覺,像中樞神經不起作用,四肢不聽指揮,連簡單的搓洗能力都沒有了,這種情況持續多日。惡警麼淑君最為殘忍,下手狠毒,她當時在安康醫院任主任。

(一)唐山市個體經營者倪英琴被迫害離世

倪英琴
倪英琴

倪英琴女士,河北省唐山市開平區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二日,倪英琴到北京上訪講清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被綁架並被送回唐山第一看守所,期間遭受各種迫害,如被戴上大腳鐐,逼著跑步、被長期關在小號、二十四小時坐特製鐵椅子無法動彈且連續幾次被抬起來往地上摔、被電擊及野蠻灌食、後被抬到安康醫院強迫打毒針。自被打針後,倪英琴走路都需要攙扶,腳站不穩抖動、心揪的難受。

倪英琴在看守所被折磨近一年後,又被送到開平勞教所繼續迫害。後倪英琴從勞教所回家,又不斷受到開平派出所和開平街道辦事處等的騷擾。後來,倪英琴被迫害致出現腦血栓症狀,生活不能自理近三年,最終於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八日被迫害致死,六十一歲。

(二)曾遭毒針、電擊折磨 梁志芹如今骨瘦如柴


遭毒針、電擊迫害前後的梁志芹,判若兩人

二零零零年秋季,梁志芹等多名法輪功學員因不放棄信仰,被綁架到唐山市安康醫院,注射毒針。其中受害最重的是梁志芹,曾被兩次注射這種毒針。

第一次被注射後,立即昏迷,心臟出現衰竭,半夜才甦醒。她回憶說:「半夜從心臟巨大的痛苦中醒來,是從自己的一聲聲難受叫喊聲中震醒來的,一看兩個戒毒人員按著她,手腳被綁在床上,同屋的一個精神病患被嚇得又嚷又叫的犯了病。當時痛苦的程度無法用語言形容,心臟窒息得像要爆裂一樣,被捆綁著,死命地掙扎,只感覺天塌地陷的死亡就在眼前,痛苦得眼神都直了,眼珠也不會動了,舌根僵直,神智模糊不清。」

梁志芹在被打針一個月內,竟三次突然昏死,每次都是眼睛睜的大大的,嘴張著,小便失禁。據醫務人員講,這種狀態是人死亡前的表現,如不及時搶救是很危險的。

梁志芹在被注射這種毒針後,身體和精神出現很多異常反應,心臟最為明顯,二零零零年從心臟至後背不舒服,四肢冰冷,像血液不暢所致,精神異常痛苦,持續半年左右,晚上無法入睡,穿多少、蓋多少都無濟於事,一分一秒都在無法形容的痛苦中度過。

(三)唐山軋鋼廠邵麗燕被安康醫院迫害精神失常

唐山市第一軋鋼廠技術員邵麗燕,於二零零零年去北京為法輪大法鳴冤,先後被綁架到唐山第一看守所、開平勞教所、安康醫院遭受迫害,導致精神失常,至今未能康復。據與邵麗燕一同被綁架到安康醫院的法輪功學員回憶,被迫服用藥物或被強行注射毒針後,經常出現四肢抽搐、麻木,渾身無力、意識不清、坐臥不寧,焦躁不安、無法入睡甚至昏死等等症狀。邵麗燕清醒的時候,她跟家人說在安康醫院時,手和腳都被綁在床上動不了,被注射了不明藥物,不清醒的時候連父母都不認識。

據悉,與邵麗燕同單位的另一名男性法輪功學員宋文泉,也因進京為法輪功鳴冤而被綁架到唐山市第五醫院(精神病醫院),多次被注射迫害中樞神經的藥物、被高伏電壓電擊手腳,兩年的迫害,造成宋文泉精神萎靡,渾身奇癢,邋裏邋遢(沒迫害之前非常乾淨),二零零四年三月,宋文泉剛釋放不久便從家中走失,至今無任何下落。

(四)冀東監獄五支隊幹警李淑波曾在唐山安康醫院被嚴重迫害

冀東監獄五支隊幹警李淑波,修煉法輪功前身患多種疾病,生活和工作都很困難,連小孩(四歲)都照顧不了,只好將小孩送老家由老人照顧。修煉法輪功後,不到一個月全身的病就不翼而飛。二零零零年李淑波因進京上訪,被冀東監獄「六一零」(專司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凌駕於公檢法之上)公安處劫持到唐山市第一看守所迫害,在那裏,李淑波兩次被送至唐山安康醫院(唐山市公安局醫院)迫害。在那裏因煉功經常被折磨,被用繩子捆綁,被戴手銬。最嚴重的是,被惡警麼淑君強行注射了一種毒針,出現了行動、說話障礙,思維反應遲緩,手腳活動不能協調,連端碗吃飯都困難,頭腦中出現類似強烈的火光、閃電樣的令人恐怖的東西,每天二十四小時難以入睡,身體在床上躺不平,直到第三天,一夜只能睡三十分鐘,經過七、八天才逐漸恢復。曾有一天突然昏倒在地。

(五)唐山工人醫院尚世瑩曾被注射不明藥物

'尚世瑩'
尚世瑩

二零零零年十月,尚世瑩在唐山第一看守所關押期間,曾經被關過一人禁閉,被加戴過腳鐐,坐鐵椅子。坐鐵椅子時,大小便的權利都被剝奪。尚世瑩絕食抗議,被唐山市第一看守所轉到唐山安康醫院(戒毒所)迫害。

尚世瑩在安康醫院被注射了不明藥物,那種藥物被注射過後痛苦得眼神發直,眼珠也不會動了,舌根僵直,神智模糊不清,如果不是尚世瑩堅信大法根本挺不過來,那種痛苦真的會使人精神崩潰。而今天,尚世瑩、單煥榮妯娌倆自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四日無辜被抓後,仍被關押在唐山豐南看守所。

(六)唐山市李鳳珍被迫害失憶


五十多歲的李鳳珍被迫害的失去記憶

河北省唐山市家住唐海縣城五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李鳳珍,二零零八年六月十日被唐海縣公安局以李富國、王民為首的惡徒綁架迫害,六月二十五日被送唐山安康醫院。僅五十多天,原本健康善良的李鳳珍就被迫害的意識不清,失去記憶,身體骨瘦如柴,不能站立、行走,生活不能自理。

在所謂的醫院中,中共人員整天給李鳳珍輸液,不知道使用了甚麼藥物,兩個月的時間使李鳳珍由一個身心健康,思維正常的人,幾乎失去記憶力,變得精神恍惚,看到以前很熟悉的人半晌才能想起來,說話顛三倒四,身體骨瘦如柴,視物模糊,總用衛生紙擦眼睛,而且一隻眼睛睜開費力,不能站立和行走,左肋裏邊疼痛,生活不能自理。

唐山安康醫院

迫害責任人:
河北省唐山市的惡警麼淑君,她當時在安康醫院任主任,後調第一看守所,後又調回安康醫院當副院長。

(電話: 13832981250)

(七)唐山市開平勞教所歹徒犯罪記錄

二零零零年,被非法關押在唐山開平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張德義、邱立英、段晶晶、何靜都曾因絕食被關進精神病院被灌入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

張德義、邱立英、段晶晶、何靜都曾因絕食被關進精神病院。因長期插胃管不取出,導致咽喉膿腫、潰爛,被摧毀中樞神經的「威力200」所折磨,目的是摧毀她們頑強的意志,使她們成為痴呆。這些藥物導致何靜等昏迷,段晶晶舌頭伸出一寸不能縮回。當她們被殘害得生命垂危時,醫德喪盡的「醫生」請示勞教所是否繼續用藥,教育科一個戴眼鏡的幹部兇狠地說:「繼續用藥!」直到同年十二月十七日,法輪功學員才有機會向趙處長反映此事,趙處長居然說:「我們為了她們的健康著想,才把她們送進精神病院,至於精神病院採取甚麼措施,那是他們的責任,與我們無關。」

(八)唐鋼梁淑芬遭五年精神病院折磨

梁淑芬

梁淑芬,四十六歲,唐鋼生活處的職工,二零零零年十月,孩子剛剛七個月的時候,梁淑芬因進京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而被當地警察抓、打、搜身、關押。唐鋼公安處的付瑞軍、處長潘某將梁淑芬關押到唐鋼西樓宿舍,非法關押七天七夜。唐鋼生活處的不法人員鄭武為逼迫梁淑芬放棄信仰,在單位宿舍七天不許她看孩子一眼,不讓她給孩子餵奶,更不讓她睡覺,梁淑芬在這種折磨中痛不欲生,但她更知道按「真善忍」做好人沒錯。因梁淑芬不放棄信仰,單位居然把梁淑芬送入位於唐山小山的精神病院殘酷折磨,而且一關就是五年,差點死裏頭。主治醫師是孫賀祥,給注射不明藥物,每月讓鋼廠付醫療費一千元,住院五年,導致梁淑芬精神失常,自殺未遂,造成身體多處受傷,三級致殘和憂鬱症。五年後出院,工資低,生活困難。

(九)李麗農在安康醫院遭受藥物迫害兩個月

李麗農,陡河熱電廠小學教員。她因為修煉法輪功,曾被單位強行以精神病患者名義送往安康醫院達兩個月之久,每天被強迫服用治療精神病人及吸毒者的藥物,並被綁在床上三天三夜。身心受到極度摧殘,如果不是修煉人,在慘無人道的摧殘下早已成了他們期望的精神病患者了。據李麗農回憶,用了他們的藥物或被強行注射後,經常出現:意識不清、呆滯、心慌、走路需要人攙扶、說話不清等症狀。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李麗英、李麗農又被非法綁架,關押到內蒙古呼和浩特市第一女子監獄。

把正常人關進精神病院,使用各種對待精神病人的方法折磨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對他們長期使用會破壞中樞神經,使人出現呆傻等症狀的藥物。這樣對待一個正常人,等於變相的謀殺。這就是中共對付不放棄「真善忍」信仰的法輪功修煉人的殘酷迫害手段之一。只有中共才能幹出這種邪惡的事來。我們把這些事情揭露出來希望更多的民眾認清中共邪惡本質,遠離中共。同時也希望仍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者趕快了解真相,為了自己也為了家人,做出正確的抉擇,不要為中共殉葬。趕快退出中共的黨、團、隊,誠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用行動救贖自己的生命、爭取能夠有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